娶夫纳侍

第38章 变废为宝(下)

第三十八章 变废为宝(下)

祝雪迎拿出二两银子并数出两百文铜钱,踮着脚放在铺台上。张春兰数了数,把多出的七十文递回来,笑着道:“小老板,给多了。”

祝雪迎腼腆地笑了笑,道:“多出来的七十文,我想买张大姐家的羊架子,羊内脏。”

张春兰眼睛一转,满脸笑容地道:“小老板既然要买,肯定有大用。这样吧,我把羊架子和您用得着羊内脏论斤称给小老板,每斤嘛……就算五文钱吧。”

按前世的行情,一斤羊杂和羊架子一块钱一斤确实不贵,但是现在这张春兰把一直当垃圾扔的东西,拿来出售,确实有点不太厚道。赵明英蹦出来,气哼哼地道:“张大姐,太不厚道了吧,这乡里乡亲的,一点破骨头和内脏也拿出来卖,想钱想疯了吧。”

“骨头和内脏要真的没用处的话,我想小老板也不会想要的,小老板买回去转手一卖,不知道能多赚多少钱呢,反正她又折不了本。”张春兰兀自强词夺理。

“我再加三十文,一百文要你们店里和后院剩下的所有羊架子和内脏,卖是不卖,再高的话,你就留着扔后山吧。”祝雪迎老神在在地双臂交叉于胸前,笑笑地望着张春兰。

张春兰的主夫,一个干干净净的瘦小男子,拉拉她的衣角,悄悄地道:“妻主,这一百文是白赚的,以前这些东西不都是丢掉的吗?既然她肯出钱,就给她就是了。她要是走了,你到哪去弄这一百文钱去?一百文可以给慈儿买几斤灶糖呢。”

“好吧,我去内院给你把羊内脏整理出来,你等着啊。”张春兰把钱收好,就往院子走去。

“张大姐,心、肝、肺、大肠、肚子、食管什么的我都要哦。”祝雪迎不放心地叮嘱着。

“我先帮你把这几副羊架子用绳子捆起来,你方便拎着。”张春兰的主夫在前边张罗着。

“张家姐夫,这堆羊耳朵也送给我吧。”祝雪迎笑眯眯地,一脸可爱样,让人看了,很轻易地就答应她的要求。

张家主夫用油纸包起来,见她不好拿,从自家拿出一个篮子,把羊肉和耳朵装进去,道:“这篮子是姐夫借给你用的,你用完有空再给送回来吧。”

这时候,张春兰把清理好的羊内脏拿出来,全放在篮子里,笑道:“这东西气味这么重,能吃吗?”

“能!不但能吃,而且特别好吃,晚上我们家卖‘羊杂烩’,欢迎来购买品尝。”祝雪迎开始打起广告来,“我做的羊杂烩,形色繁多,肉质各异,味道酸辣兼宜,无腥不腻,汤鲜味美,入口生津,营养丰富,这时候吃正好,可御冷逐寒,食者往往半碗才下肚,便遍体生热,一碗吃完,则热汗淋漓。既经济实惠,又食用方便。”

“哇!我要吃,多少钱一碗,一会我找娘要钱去。”赵明英一听就按捺不住,第一个跳出来要购买。

“你呀!咱也不让你白出力气,你晚上去吃免费,管吃不管外带的哦。”祝雪迎利用人工可不是白利用的,所以学堂里的人一听她有活儿干都争抢着上前,唯恐落后。

祝雪迎到家的时候,邵紫茹还没回来,她寻思着先弄“羊杂烩”出来吧。她让赵明英把羊架子和内脏倒入一个大的和面盆中,倒进清水准备清洗。谷化风看着她弄了这么多的不能吃的东东,感到很奇怪。

“风哥哥,别傻站着了,快来帮忙,晚上给你做好吃的。”祝雪迎冲他招手。

“用……这些人家不要的东西,能做出什么好吃的?”狄爹爹充满疑惑地眼神,嫌恶地看着盆里的那一坨一坨的内脏和骨架。

“嘿嘿,爹爹,您就等着瞧好吧。”

“晓雪啊,让我也来帮忙吧。”赵明英腆着脸凑上来。

“你不回去帮你娘杀猪去?”祝雪迎瞥了她一眼。

“家里帮忙的人多了去了,不差我一个。需要我做什么尽管吩咐。”赵明英立马表明态度。

“好吧,你把肥肠用筷子里外翻一个个儿,这样,一会儿才能洗干净肠子。小风哥,你用凉水洗净肚子内的脏物,再用开水烫肚子,趁热把肚渣用刀剥下来,把肚渣扔掉。接着拿一个大盆,把像黄色花蕊的水肚洗干净,再把黄色蜂窝一样的花肚洗净,最后把有一百个褶子的细肚也洗干净。”祝雪迎开始分派任务了,这做羊杂烩的前期准备工作还是比较复杂滴。

“爹爹,您把羊头用夹子夹住,慢慢放入火炉,用火把毛烧焦。把四只养踢也用夹子夹住慢慢放入火炉,把毛烧焦。用刀把烧焦的毛刮掉。然后把羊蹄的壳用刀撬下来。再把羊头、羊蹄放进火炉里烧一遍,成为黑焦壳,再用开水烫一遍。然后用铁刷子把残毛、黑焦壳刷一遍,对,就是这样,让它露出烫的焦黄、没有毛的羊头、羊蹄儿。爹爹,你再用斧头把羊下巴切成两半,用刀割下烧焦的肉。”

大家伙儿在祝雪迎的指挥下,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前期准备工作。半个事成后,大家的工作都告一段落。

祝雪迎开始亲自上阵,她把羊耳朵割一半,用到把羊耳朵根部割成两半。用凉水把羊内脏、羊头和羊的四肢蹄子泡一遍,泡完后,用开水煮一个时辰。

接着把羊内脏、羊头、羊蹄、土豆、姜切成小块煮进开水锅,在加些盐。吃的时候煮熟的羊杂碎盛出来,加上香菜末,就可以了。

祝雪迎住羊杂烩特地在铺子外的一个炭炉上熬的,一锅汤用文火常熬不断,到了傍晚时分,已经十分入味,汤稠如油,色酽如酱,杂碎酥烂绵软,醇美味存于汤。当锅盖掀起的时候,整条街都沉醉在这羊杂烩的香味之中。

“小老板,这杂烩汤卖不卖?”几个赶不及回家过年的商贩闻着香气,动心不已,巴巴地看着。

“卖,当然卖,小碗十五文,大碗二十五文。”祝雪迎先给口水流老长,忙了一下午的赵明英盛了一大碗,看着她美滋滋地在铺子里找了张桌子坐下来,大快朵颐。

“给我来一大碗。”

“我也要大碗的,早就听说小老板手艺非凡,能吃到小老板亲手烹制食物的人少之又少。小老板,你什么时候开个饭馆酒楼什么的,给我们解解馋呗!”说话的是一个经常走这条线的商人。

“晓雪……给我盛一碗,也要大碗的。跟晓雪做邻居,可真是个煎熬呀!每天闻得香,吃不着,干急人。好容易晓雪拿做的菜来卖,不得过过瘾?”这是隔壁的隔壁,也算是邻居吧。

“哇!真好吃!质绵,爽口,味美!好!”吃的人无不赞不绝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