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39章 小磨麻油

第三十九章 小磨麻油

打烊了的张春兰带着主夫,抱着瞧热闹的心理,在邵记门前张望着。闻到喷香的浓郁的香味,看到红火热闹的场面,在主夫的怂恿下,也排起队准备买羊杂烩汤尝尝。

“哎呀,锅里快见底了。小老板,我们不会白排一场队吧。”快排到的人,看锅里杂烩汤的分量不是很多了,有点担心地皱起了眉头。

“不会,不会,还多呢。小风哥——”祝雪迎朝内院喊了一嗓子。

谷化风端着一大盆在内院煮好的杂烩,续进锅里,又是满满一大锅了。祝雪迎让爹爹多搅拌几下,使先前的和新续的杂烩融为一体,继续收钱,盛菜……

“张大姐,你果然来尝我们的羊杂烩汤了,放心,为了感谢你借我们篮子,叫我爹给你多盛点。”祝雪迎笑盈盈地看着张春兰,伸手收钱,“大碗二十五文,小碗十五文,先交钱再盛菜。”

张春兰肉疼地数了四十文,递给晓雪,道:“一碗大的,一碗小的。小老板可真会做生意,四大碗就把本钱赚回来了,真是一本万利啊。”

“嘿嘿,过奖过奖,张大姐,以后有羊头和羊杂,记得帮我留着哦。”祝雪迎笑得像偷到油的小老鼠。

三大锅的羊杂烩很快就卖光了,帮忙到底的赵明英乐滋滋地端着晓雪给留的一盆羊杂烩走了,心里寻思着:有了这,回去不但不会挨骂,说不定老娘她们还会怂恿我多去邵家帮忙呢。

祝雪迎她们一家并小豆子三口,围坐在一张大桌子周围,忙了一天的她们也开始自己的晚餐。桌上除了用小炭炉炖着的一小锅羊杂烩外,还有“卤羊下水”、“五味炒羊肝”、“羊头汤”(姽婳爱羊头汤甚于羊肉汤,鲜哪,口水……)

谷化风开始他的每日必修课——报账。“今日面点铺的进账是一百九十三两六百九十八文,羊杂烩的进账十三两零七十五文。共二百零六两七百七十三文。除去每日人工费五百三十三文,成本费九十三两二百六十文。今日盈利一百一十二两九百八十文。”

小豆子呼呼地喝着鲜美的一点腥膻味道都没有的羊头汤,为羊脑的滑嫩所征服,听着报账,她眼睛眯成一条线,咽下一口汤,道:“哇,今天的营业额又增长了呢,奶奶,我们今天一天岂不是就有二十二两的进账?”老石匠她们现在已经不出去揽活了,都在邵记帮忙,老两口在她们后院弄了个小磨坊,邵紫茹买了头驴子,她们就专门加工邵记用的面粉。她们以铺子和人工入股,每月分两成的红利。这些专业名词当然都是从祝雪迎那儿学来的了。

林奶奶笑得皱纹能夹死蚊子,跟着晓雪做生意,是她这辈子做的最明智的决定。如果不是晓雪,她们还过着入不敷出的紧巴日子呢,这晓雪真是她们和邵家的贵人呢。

“对了,晓雪,年前每家都要准备点心果子什么的,一方面用来敬神,一方面用来招待来拜年的孩子们。我给你讲啊,这全镇的孩子可都期待着咱们邵记的点心果子呢。”林豆蔻皱起眉头,寻思着得准备多少够呢。

祝雪迎也犯起愁来,是该准备了,记得前世过年前家里都要炸些焦叶子、蚂蚱腿和各种丸子什么的,这世界的点心一般都是蒸的,吃着没什么味道。炸的东西可以放好长时间,而且又酥脆,一定很收欢迎。但是,这如果用猪油炸的话,腻不说了,也不养生呀。

对了,官老板今天早上不是送来几麻袋的芝麻吗?干脆明天用这些芝麻折腾小磨麻油出来,她前世村里有个小油坊,看过他们磨香油,不是很难。

说干就干,第二天一早,祝雪迎把小豆子和小风都折腾起来,到自己家的后院,从林家搬来两个以前打造的小石磨。旁边支起一个简易的炉灶,让胡晓蝶负责炒芝麻,小豆子和小风负责把炒香的芝麻磨成糊状,祝雪迎把芝麻糊放到一个大的陶瓷盆中,倒入适量的开水,用一根木杠在盆中不断地搅拌,成功啦!她的试验成功啦!盆里果然漂出了厚厚地一层油,散发着扑鼻的香味。

祝雪迎大喜过望,她又把木杠放在饭桌上,把泥盆底部放在木杠上,用手握住盆沿晃动泥盆,油越出越多,油层越来越厚……她便用木勺把油撇出来,盛在陶罐中。

祝雪迎在芝麻油磨制中又发现一个关键问题:即芝麻油的香味与芝麻的烘炒火候关系很大。芝麻烘炒火候小了,制出的油香味有些略淡,颜色也浅;芝麻烘炒火候大了,制出的油带有焦糊味,颜色也深;芝麻烘炒火候适中,制出的油不仅香味浓,而且颜色也好看。于是,祝雪迎很快在芝麻油的磨制过程中,掌握了磨制的火候和技术,磨制出来的芝麻油越来越香,引得镇子里的人都纷纷来询问:“小老板又弄出什么新鲜玩意儿了,怎么散发出如此浓郁特殊香味。”

祝雪迎用一天的时间,磨制出一大坛纯正的芝麻香油。晓雪前世一直认为:在调味品中,芝麻酱可称得上是“谦谦君子”,与谁都能融洽相处。芝麻酱与食物搭配,不仅丰富了膳食的风味,也因营养成分互补而提高了膳食的营养价值。

的确,这芝麻酱涂在馒头片上,就是“东方三明治”;伴在粥食里,养生粥更添健康功效;抹在花卷的夹层中,美味香甜又营养;最常见的吃法可能就是拌面条了,各色新鲜蔬菜切成丝,香气四溢的麻酱淋上面,一碗麻酱面条端在手,恐怕给个神仙都不当了。所以又特地磨制一小坛芝麻酱,看着这坛芝麻酱,祝雪迎想起了:麻酱豆角、麻酱凉面、麻酱腰子……

祝雪迎把一开始火候没有掌握好的芝麻油,收集起来,这些也不能浪费呢,虽然味道上稍微次了点,但是可以用来炸果子点心什么的。

祝雪迎已经想好了明天面点铺歇业,专门炸些焦叶子、蚂蚱腿(姽婳家乡一种长条状的炸果子)和丸子卖给镇里的人家,免得她们都惦记着过年来拜年蹭果子吃,不把她们家门槛踩破呀。

咋就恁难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