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44章 买田置产(下)

第四十四章 买田置产(下)

祝雪迎拉了拉邵老板的手,示意她回庄子去,踩在冻得硬硬的泥土小路上,祝雪迎仿佛不经意地问了句:“韩管事在这庄子待了多少年了?”

韩管事一听,笑得更加恭顺了:“回小老板,奴婢自我们少爷出嫁开始管理这庄子,已经十七年了。”

“这庄子是唐大官人出嫁时候,才置办的?”祝雪迎问道。

“是的。”

“韩管事是唐大官人家奴出身,还是后来时候签的卖身契?家里都有些什么人?”祝雪迎状似无意地闲聊。

“奴婢家中一夫两侍,一女儿方十二,三子,一子十七,已出嫁,两子十四即将成年。除出嫁的儿子,其他都在庄子上,奴婢拙夫在厨上,一侍负责洒扫,一侍负责内室。”韩管事介绍得比较细微,明显有示好之意。

祝雪迎的眼睛闪烁一下,又恢复笑眯眯的神态:“唐大官人这次卖的庄子和铺子不少啊,可惜我们家手头比较紧,要不就在万马郡买几间铺子了。”

“我们少爷有两处庄子,四方铺子托冯牙侩出售,这处庄子地势不错,如果小老板有意往万马郡发展,这里离万马郡也一个半时辰的路程,一天来回也是不错的。”韩管事笑道。

祝雪迎一行人又重新踏上通往庄子的那条小路,祝雪迎随口问句:“庄子和铺子里的老人,唐大官人是准备调往别处,还是打算和庄子一起卖出?”

韩管事连忙回答道:“庄子里的下人要看新主子留不留,如果新主人不打算用旧人的话,就打发人牙子领走。”

“那……韩管事认为这庄子上的下人,我们用是不用?”祝雪迎问道。

韩管事心中大喜,面上仍带着一丝微笑答道:“庄子上的下人大多是好的,个别几个敲打下也是可用的。”

言谈间已经回到了庄子,唐大官人正在书房等候多时,站在一旁的冯牙侩,见邵紫茹和祝雪迎从外边进来,忙迎上来,笑问:“邵老板,小老板快进来暖和暖和,这天儿,还真是怪冷的。”

唐大官人请两人坐下,让下人给上了热茶,又看见祝雪迎小脸冻得通红,吩咐身边的贴身小厮:“小鹏,快去给小老板拿手炉来,看把小老板冻的。”

祝雪迎接过小巧精致的手炉,把手炉塞进暖手筒,两只手在暖手筒中抱住手炉,温暖的感觉从手中蔓延。她扬起甜美纯真的笑脸,冲唐大官人表示感谢。

冯牙侩忙见缝插针地道:“邵老板、小老板对这庄子和田地还满意吗?”

邵紫茹和祝雪迎对视了一眼,道:“这庄子太优雅了,我们买庄子不是为了度假和休闲用的,所以离我们心目中农庄的样子有些出入。不过这个好办,可以花点功夫重新动工整理。这田地嘛,只是沙土地占的比重大了些……”

冯牙侩忙接口道:“邵老板放心,这些方面唐大官人都考虑在内了。您看,这市面上的良田一百二十两一亩,中田八十两一亩,沙土地嘛只收您三十两一亩。三百亩良田价值三万六千两银子,中田二百亩就是一万六千两,沙土地一百八十亩要五千四百两银子,共计五万七千四百两,加上庄子,唐大官人开价才五万七千五百两。这庄子等于半卖半送了呢。对了,这庄子的下人您留不留?”

“如果留下的话呢?”祝雪迎眨巴着大眼睛,状似天真地问道。

唐大官人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这庄子上小厮男仆十二人,丫头婆子十八人,小管事六人,管事一人,共三十七人。就……一百两银子吧。”

这普通丫头小厮不值几个钱,好的管事却是难得。这韩管事从刚刚的言谈中,可以看出她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这个价格就十分合理了。

祝雪迎看着邵紫茹,微微点了点头。邵紫茹笑着道:“嗯,唐大官人开的价格还是比较公道的。五万七千六百两银子,您点一点。”她从怀里掏出一匝银票,数出相应的数目,递给了唐大官人。

唐大官人旁边的小厮接过去,点了点,确认好数目,递给了大官人。唐大官人从小匣子里掏出地契房契和管家她们的卖身契,一并交给邵紫茹,道:“这庄子里我的私人用品已经整理完毕,这座庄子现在就是你邵老板的了。我即刻就动身赶回万马郡,这天黑的早,再迟恐怕就赶不上城禁前进城了。”

邵紫茹忙站起身来,道:“唐大官人请自便。”说罢和祝雪迎一起送唐大官人出了书房。

祝雪迎看着唐大官人走远了,回到书房,往软榻上一扑,滚了两滚欢呼一声:“哦……娘亲,这是我们的庄子喽!我们也是地主婆了呢!”

邵紫茹看着女儿开心的样子,由衷地笑了。五万七千六百两银子!如果不是晓雪的到来,恐怕她们家连年底的五十两净夫款,凑出来都很艰难。铺子的壮大和兴隆,置办田产可都是晓雪的功劳呢!

“晓雪,这庄子我来起个名字吧,就叫——‘迎雪山庄’,我们家小雪迎的山庄。行不?”邵紫茹拍拍祝雪迎的背,道。

“娘亲,什么雪迎的山庄,分什么你的我的,这是我们大家的庄子!我看叫‘聚锦农庄’吧,你看这‘锦’字,左边是金,又边是帛,‘聚锦’也就是金子和锦罗绸缎都聚集在我们手中。哈哈!我的目的是打造一个多元化的农畜基地。”祝雪迎眼睛里闪着金光闪闪的$$符号。

韩管事点头附和道:“小老板这名字起的好,预示着招财进宝,财源滚滚。”邵紫茹也觉得这名字颇为不错,就这么定下了,吩咐韩管家尽快着人做个匾额。

门上的应门的那个男仆匆匆赶来回报道:“禀主子,少主子,唐大官人已经驾车离开。”这家伙倒是挺有眼力劲的,改口挺快。

韩管事躬身回道:“主子,少主子,您看是不是让所有下人来拜见新主子,您给她们点训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