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43章 买田置产(上)

第四十三章 买田置产(上)

有了这一新鲜玩意儿,本来无聊的日子变得不那么漫长了。正月初五开市日,祝雪迎考虑到刚刚过完年节,家家办的年货还有的剩,家里的面点铺就只做几种一只销量比较好的包子和汤品,又加上新的品种——饺子,猪肉和羊肉馅的饺子,搭配上香醋和辣椒油,吃得人满嘴流油,回味悠长哪。虽然生意不如平时火,也不算差。

邵紫茹找来镇上口碑最好的人牙子——冯牙侩,她在镇上是出了名的公道实在,让她帮忙留意铭岩镇跟万马郡之间有没有带田地的庄子出售的。祝雪迎接了一句:“如果没有庄子,就问问有没有大片的土地需要出售的,庄子我们可以自己盖。最好能在铭岩和万马正中,这样离两个地方都不是很远,一个多时辰的路,也方便。”

冯牙侩堆着笑,道:“说到带庄子的土地,我这还真有一桩。年前获罪的万马郡同知的正夫,他家是咱铭岩镇的。为了给妻主翻案,把自己的嫁妆铺子和庄子都准备卖了,筹钱找门路。他嫁妆里有一处庄子,离咱们铭岩镇大约一个时辰多一刻时间的路程。庄子附近连着六百亩的良田,价格也比较划算。如果不是赶上年节,估计早就卖出去了。邵老板,您抽时间带小老板去看看,包你们满意。”

“好,明日一早,就请冯牙侩陪我们走一趟看看。对了,那些田地现在种的什么?”邵紫茹想了想,道。

“那一块儿的田地,大都佃给菜农,这冬天的萝卜和白菜刚刚收割,还都空着呢。开春,邵老板想种什么都可以。”冯牙侩觉得邵家买田,绝不会只种庄稼这么简单。

邵紫茹看看女儿,从对方眼中都看出满意两个字,于是相视一笑。

第二天刚用过早饭,冯牙侩早早就带着租好的马车在铺子前等候,邵紫茹带着女儿祝雪迎坐上马车,马车缓缓向铭岩城外走去。

马车走在雪后的冻土上,使本来就摇晃的马车,更加的颠簸。祝雪迎刚刚吃的午饭,差点都给颠出来,祝雪迎寻思着,等师父回来,一定要她先教会自己骑马,否则以后出门都要受一次罪。幸好祝雪迎无论前世今生都不晕车,要不然可有得受了。

马车先是沿着官道,走了快一个时辰的时候,拐向了一条朝南的小路,这条路如果不是天气寒冷,下过雨后,应该会泥泞不堪,车马难行。祝雪迎看着不禁皱了皱眉头:看来,如果要买下这庄子,首先要把路给修起来,要不,庄子里的产出雨雪天出不来,会耽误很多事的。

又行了大约两刻钟,终于结束了这颠簸的路程。祝雪迎迫不及待地钻出马车,眼前出现的是一个不大的庄子,似乎已经有些年头了。灰色花墙围着的青砖瓦屋,古香古色,走过门前一座小桥,便见墨漆大门悬挂着红棕底绿色大字的匾额:“怡然居”。

冯牙侩敲门,一个青衣仆人应声开门。冯牙侩说明来意,那仆人笑着朝邵老板和祝雪迎看过来,回道:“您来得可真巧,我们主子正在庄子里,请稍等,我去通报一声。”

不多久,一群人簇拥着一个三十多岁,削瘦苍白的男子行了过来。冯牙侩马上上前打招呼:“唐大官人,这么巧您今日在庄子上,这位邵老板在铭岩镇邵记面点铺的老板,这位是小老板,她们今天打算看看您的庄子,您看方便不?”

唐大官人向邵紫茹娘俩点头示意:“韩管事,你带着邵老板走一圈,把咱们庄子和田地的具体情况,如实地介绍出来。如果你们看着好,我们再议价格。我身体有恙,就先失陪了。”虽说这世界的对男子的要求不像晓雪前世古代对女子要求这么苛刻,但是能避嫌的时候,还是要回避一下的。

韩管事是一位四十岁左右的憨厚中又带着干练的女子,她笑着对邵紫茹她们道:“邵老板请跟奴婢来,奴婢先带你们看看庄子,再到田里去转转。”说着前边带路,边走边介绍。

整个庄子布局为5个院落,由客厅、书房、住房、后花园和下人房组成。入门,为三间小门房,通过八角门,院内设三间厅房,内悬名人字画,出小院转北,以篱为墙。篱门两侧,露桐几株,枫林一丛,昂首挺秀,淡雅生辉。穿篱西行,是直角走廊环绕的院落,迎面三间高大正厅。

出正厅转西走廊,为两间斗室,即一内一外的书斋,抬头可见龙飞凤舞的棕底绿色的“淡墨”匾额,匾额下有一幅山水画。室内陈设古色古香,西面是格扇木门和木雕花窗,两只老式书架,把“淡墨”隔成东、西两间。过松风轩,穿廊轩小尘世,来到后花园,顺石阶登上园中假山,站在“悠然亭”,可一览整个庄子的景致。走下假山,过弯月桥,便是一排下人房。

这庄子虽不大,却还雅致,庄子不远处还有一座小山丘,山丘下一条小河转了个弯,在这里汇成一片湖泊,此时表面已经结了一层厚厚的冰。

庄子周围三面都是一望无际的旷野,大多田地等待春天的播种,只几块地里,还剩余没有收割的,带着残雪的白菜。

韩管事介绍说,这庄子有六百八十亩农田,其中三百亩良田,二百亩中田,还有一百八十亩的沙土田,大多是佃给附近的农民种植蔬菜,主要是供给万马郡的菜市。一小部分种植粮食和瓜果。

在田里转了一圈,分别看了几块良田中田和沙土地,祝雪迎心里已经有了一番计较。韩管事偷偷打量了邵紫茹一番,试探道:“邵老板,您看这田地和庄子还合您的心意吗?”

邵紫茹低下头看这若有所思的女儿,笑着道:“我们邵记的小老板,你觉得这庄子和田地如何?”

祝雪迎点了点头,道:“虽然跟我想象中有点出入,总体来说差强人意吧。”

韩管事也是个有眼色的,她马上觉察到,这个年纪不大,漂亮可爱的小老板的意见,是交易是否成功的关键。她笑得更加憨厚了:“这庄子虽然不大,依山傍水,环境优美,而且出产也是比较丰足的。您买下来是想种什么的?”

“我们也是想种些蔬菜,供应我们铺子的需求。”祝雪迎笑着道。

“那就更方便了,这有现成的有经验的菜农可用,都是知根知底的老佃户了。”韩管事殷勤地介绍着庄子的好处。

祝雪迎笑而不语。

韩管事眼睛转了转,笑着道:“虽然有一百多亩的沙土地,也不一定完全无用,沙土地种红薯产量也不低。红薯虽是上不了台面的东西,如果邵老板有意养猪的话,这红薯无论是叶子还是结的果子,都是养猪的好料……”

祝雪迎诧异地看了一眼韩管事,见韩管事正一脸恭敬地望过来。她点头一笑,没想到这韩管事还有点见识,居然能想得比一般人长远,看来此人还有点才能。

看文的大人们留下爪印啊。

姽婳申请参加八月的pk了,不为争名次,只为打点知名度,酒香也怕巷子深嘛,请大人们多多支持姽婳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