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42章 斗地主喽

第四十二章 斗地主喽

大年初一,又一场瑞雪飘洒在铭岩镇上空。新年的习俗大年初一要走亲访友,互相拜年。邵紫茹因被家族赶出来,在铭岩镇也没什么亲人,但是她人缘好,天一亮来拜年的人络绎不绝,大多是本镇跟邵记有生意往来,或者是店里的熟客。她们带着孩子登门拜访,闲话几句,又去别家拜年去了。

邵家早就准备好了招待孩子的糖果:花生糖和芝麻糖,放置于一盘子里,任来拜年的孩子们抓。孩子们对这种香甜可口的糖甚是喜爱。

祝雪迎也打扮得花枝招展地,踩着咯吱咯吱的雪,去给相熟的赵家和周家去拜年,不过所得的点心果子都是从邵记买去的,镇民们只至亲好友才舍得用邵记的点心去招待呢,不相熟的只用自家的普通灶糖招待就行了。

吃过午饭,祝雪迎趴在炕上,看着坐在炕边的谷化风缝荷包。她真想把那在她看来很不该男子做的活计给扯掉扔得远远的。

“风哥哥,不要练针线了,咱又不准备开成衣铺子,练那个做什么?”祝雪迎终于看不下去了,扑到谷化风身上捣乱。

谷化风赶紧放下手中的荷包,扶着差点扑下炕的晓雪,紧张地道:“怎么突然就扑过来了?要是针扎着你怎么办?你看,还差点掉到地上,小心摔着。”

“我不喜欢风哥哥做针线,看起来真别扭。以后不许再学针线活了。”祝雪迎开始无理取闹。

谷化风一脸无奈:“晓雪,无论是穷人家的男孩,还是富家的公子,从小都是要学针线绣工的。要不然……到了婆家会不受待见的。”

祝雪迎坏坏地笑着:“风哥哥,你放心,我不会因为你不会针线就不待见你的,爹娘也不会。这劳什子你就别学了,劳神劳力费工夫还伤眼睛的。”

谷化风脸红红的,眼睛不敢看向晓雪,吞吞吐吐地道:“可是……可是我想学,我想让晓雪……穿我亲手做的衣服,戴我亲手绣的荷包……”他的头低得就快埋进自己的怀里了。

祝雪迎看见他羞怯的表情,那个汗毛都竖起来了:“风哥哥,抬起头来看着我。”

谷化风缓缓抬起头,看着晓雪专注盯着他的眼睛,脸更红了。祝雪迎心中哀叹一声,决定要有计划地培养富有男子气概的好男人形象。那个……即使不那么有男人味,也绝对不能像现在,整个一小受形象。

“风哥哥,你不要动不动就脸红嘛。喜欢和被喜欢,都是天经地义的,没有什么好害羞的。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就明确的表达出来。我喜欢的是自然的小风哥,不是扭扭捏捏,拖泥带水的小风哥。”祝雪迎决定先让他知道自己的喜好,她相信一直把她当做自己的一切的小风哥,一定会向着自己喜欢的方向发展的。

谷化风深深地看着祝雪迎,重重地点了点头,然后坐直了身子,露出一抹自信地笑容,道:“好!我就做晓雪最自然最真诚的小风哥,如果我哪点做的不到,晓雪要提醒我啊。”

祝雪迎开心地点了点头,又滚进了暖暖的被窝里,舒服地眯着眼睛,道:“风哥哥,自从我在破庙醒来,是你一直守护在我的身边,把我看得比自己的一切都重要。我即使做再奇怪的事,你也总是毫不迟疑地支持我。有了你在身边,我才可以这样毫无烦恼无忧无虑,才可以毫无顾忌地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因为我知道,即使全世界抛弃了我,也会有你在我身边。风哥哥,一会一直一直都在我身边,永远不离开我吧。”

谷化风柔柔地看着晓雪,抚着她的软软的发丝,感受到她坚强外表下的脆弱和无助。虽然她忘记了以前的一切,那场灾难还是在她的心理留下了创伤和阴影,才会使她偶尔表现出没有安全感吧:“晓雪,你放心,即使你拿着刀剑逼我,我也不会离开你。我会向你的影子一样,跟你是一体的,无论谁也别想把我们分开。”

其实谷化风料错了,祝雪迎对他的感情,正像所谓的雏鸟情结,再加上来邵家前共同度过的那段艰苦的日子,又增加了共患难的革命友谊,所以不希望失去这一情意。

“小风哥,你还有三年就成年了。而我还有六年才能娶亲,你会等我长大的吧。不许喜欢上别人哦。”祝雪迎看着十二岁的谷化风已经初具美男子雏形的俊脸,决定先下手为强,把这个小正太贴上自己的标签,别人禁止肖想。

谷化风的脸又出现了淡粉色,这次他没有低下头,而是看进晓雪的眼睛,立下自己的誓言:“我,谷化风,这辈子只做祝雪迎的夫侍,只为祝雪迎一个人披嫁衣……”

在他郑重严肃的眼神里,祝雪迎居然也没用地脸红了下。她忙翻身坐起,假装若无其事地道:“小风哥,这过年好无聊哦,外边又下着雪……你去拿些竹片来,我们来做个好玩的东东。”

“好,你等着。”谷化风,下了炕,就要出去。祝雪迎赶忙拿起雪狼皮做的披风,披在他的身上。

“外边冷,小心受凉。”谷化风回眸冲她笑了笑,在一阵冷风中出了门。

祝雪迎跟谷化风,将薄薄的竹片切成一样大小的长方形,然后用毛笔写上“红心a”“方块四”“黑桃六”等字样。

哈哈,不错,晓雪所做的玩意儿,正是前世的扑克牌。前世晓雪上学住校的时候,寝室里每天晚上都来一场惊心动魄的“斗地主”,或者“八十分”,这小小的扑克牌给学生时代的她,带来了无限的欢乐呢。

祝雪迎把爹爹和娘亲都叫来,给她们讲解j、q、k、a的大小,和斗地主的规则后,四人就如火如荼地斗起地主来。

邵紫茹天生地主命,总是抓到地主牌。而且一当地主就爆掉,很快她的额头上,鼻子上,腮帮子上,下巴上都贴满了纸条,几乎看不出她的本来面貌是什么样了。

整个下午,邵家的内院里笑声朗朗,把小豆子和隔壁的都吸引来了。她们很快被这新奇又好玩的游戏吸引住了,在旁边急得恨不得自己上场才好。狄爹爹玩了几把,就很绅士地让给在旁边早就跃跃欲试的林豆蔻。很快邵家人联手,把小豆子的满脸也糊上了纸条……

用竹叶做纸牌的“斗地主”游戏,很快传开了,坊间有眼力劲的,开始加工各种材料的纸牌出来小赚一笔,这是后话。

谢谢魔力仙人球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