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46章 温室大棚

第四十六章 温室大棚

这韩管事做事向来雷厉风行,加上她想让新主子看到自己的实力,第二天天未明就匆匆出发,到万马郡买来透明的绡纱。走之前让小管事去请周边的菜农来调理花园。正值隆冬菜农们都赋闲在家,现在有人一天三十文的工钱请人做工,当然是难得的好机会。在广大青壮年劳力的齐心协力下,一天下来,原本雅致的花园不见了,只余下锄得干净翻得彻底的土地。

祝雪迎检查完毕后,很满意地没人多发了十文工钱。有机灵的菜农发现庄子换主人了,悄悄打听开春田地是否继续佃给农户。祝雪迎早已打听好了,以前佃农们一亩田一年能收入八百文,但是类似大锅饭的形式,种好种差一个样,导致部分菜农种菜不用心,产量受到影响。

于是祝雪迎接着今天雇用的菜农之口,传话给附近的菜农们:田地继续佃给菜农们,每亩的费用涨到一贯钱。如果产量高于平均数值的话,按比例奖励金钱;同样,如果低于一般产量的话,按比例扣钱。每户按青壮年劳力分派田地,不限性别。

菜农们先听说佃田的费用上涨了,面上都现出喜悦的神色。又听说种得好,还有更多的奖励,心中就暗暗憋足劲,谁也不想被扣钱,谁都像获得奖励。所以开春分到土地的每户人家,伺弄蔬菜更加上心,那产量是杠杠滴。

次日,韩管事派人请来专业的泥瓦匠,在少主子的指导下,盖起来北边墙高,南边墙低的温室大棚框架。在下人房里,韩管事的夫郎们带领会针线的下人,把买来的绡纱,用细密的针脚缝成适用的大小。庄子里的大家伙上下齐心,不到两日,咱们华焱第一座温室大棚就诞生了。

祝雪迎决定大棚一大半种短周期成熟的蔬菜:空心菜、韭菜、青江菜、油麦菜、菠菜和小青菜,这些从播种到可以采摘,只需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也就是说,当这些大棚蔬菜上市的时候,正是春天播种时。

另一小半大棚种上茄子、豆角、黄瓜和西红柿这些常见的蔬菜。再怎么说,也比应季蔬菜要早两个多月成熟,经历了一冬的蔬菜匮乏之后,这些大棚蔬菜一定畅销。

祝雪迎在庄子一待就是六天,终于把温室大棚搞定了,蔬菜播种完成。正月十二的一大早,本来打算回家的晓雪,惊喜地看到谷化风出现在庄子的门前。祝雪迎看着他身后的马车,喜笑颜开:“风哥哥,我正准备回去,你就来接我了,这就是所谓的心有灵犀不点也通吧。”

谷化风揉揉她的秀发,温柔地笑道:“这里的一切都安排好了?”

祝雪迎抱着他的胳膊甩呀甩的,爱娇地道:“都好了,只等开春播种了。这几天,家里都好吧。”各种包子的馅料调味,谷化风和邵紫茹两口子都尽得真传,调出来的味道不输晓雪了。

谷化风看着那对双胞胎把晓雪的东西放上马车,嘴里不忘回答道:“嗯,都好,每天的的进账都很稳定。对了万马郡梅家的大小姐前来拜访,说是要亲见邵记的小老板,已经在景安客栈住下了。”

祝雪迎心里纳闷,梅家虽然比不得八大商号,但是在万马郡也算得上有点家底的商号,以前和她们并无交集,这会儿她们家的大小姐找上门来所为何事?

当她们的马车停在邵记门口的时候,在邵记等待的梅家的婢女迎上来,施了一礼恭敬地道:“谷公子,接到小老板了吗?”

祝雪迎在谷化风的半抱半扶下,下了马车,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这个二十来岁,衣着体面的婢女。她看到晓雪,马上脸上绽开热情的笑脸:“这就是小老板吧,奴婢是梅家大小姐身边的贴身丫头。我们小姐已经在‘君悦酒楼’设下宴席,还请小老板赏光。”

祝雪迎状似天真地道:“我们家外场都是娘亲负责的,你跟娘亲说吧,我一个小孩子赴什么宴呀。”

那婢女眼睛一转,笑容不变,机灵地道:“我们小姐说明是请邵老板跟小老板两位,有重要的事情商谈。”说完,冲着刚刚从铺子里走出来的邵紫茹一礼。

祝雪迎跟娘亲对视一眼,点头应道:“既然这样,我们就却之不恭了哦。”

邵紫茹牵着祝雪迎的小手,在那名婢女的引领下,进入了铭岩镇最豪华的酒楼——“君悦大酒楼”,走进了一间雅间。

在雅间内,耐性已经快用完了的梅芬儿,眉头紧锁,一脸的不耐。自从江蕙年前跟邵家人会晤后,江家的所有酒楼客栈,这一冬层出不穷地推出以前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新菜式,尤其是水晶虾饺和紫菜包饭,手法精致,色香味俱全,许多名门贵胄慕名而来。九王家挑嘴到极点的小世子,也对它们赞誉有加。

江蕙也因此而成为江家下任家主的不二人选,这让在母亲授意下刻意跟她交好的梅芬儿,又是嫉妒又是羡慕。这次她无意中听闻邵家买了一处庄子。经过上次江家跟邵记的交易获得巨大成功,梅芬儿就刻意打探邵记,了解到邵记的兴隆来自于一个关键人物——邵记的小老板邵晓雪(邵家虽然没有要求祝雪迎改名换姓,但她对外都报自己名叫邵晓雪。)

这小老板奇妙的点子层出不穷,这次买庄子,估计又不知道有什么新鲜的物件出现。上次邵家只指点了江家几种菜式,就让江家获得这么大的手艺,她一定要取得与邵家合作的机会,就不愁财源滚滚来。这次还不把江蕙那个家伙比下去?

祝雪迎进来的时候,正巧捕捉到她嘴角露出的一丝不怀好意的笑,这让祝雪迎心中对她的印象大打折扣。

梅芬儿见正主到了,忙打起精神,一脸假笑地道:“邵老板,小老板你们可来了,让我好等呀。”

祝雪迎把她上上下下打量个遍,奇怪地对邵紫茹道:“娘亲,我们认识这个姐姐吗?”

邵紫茹配合地假装想了想,道:“好像不认识吧,面生的很。”

“那她怎么好像跟我们很熟似的,招呼得这么热情。啊……我记得先生教给我们的一个成语,好像叫——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她不会有什么不良动机吧。”祝雪迎一脸惊恐地看向梅芬儿。

梅芬儿本来等了很久心中就窝了一把火,一听这话,差点抱不住火。她强忍住心中的不快,脸上挤出一丝笑容,道:“邵老板和小老板投宿万马郡的福祥客栈,约见江家家主的时候,在下恰巧跟江蕙妹妹在祥福客栈,可惜无缘一见。今日特来拜访,并且想跟邵老板和小老板谈笔生意。”

“谈什么生意?”邵紫茹悠闲地靠在椅背上,看着女儿跟她周旋。

“听说邵家新买了个庄子,不知小老板打算种什么?”梅芬儿先探听有无合作的价值,不见兔子不撒鹰,如果她们只种些普通的作物就得不偿失了。

祝雪迎看穿她的用意,笑得如六月的阳光,一脸灿烂:“我们庄子里的出产,肯定跟醋一样,是独一无二,与众不同的。至于具体是什么嘛,商业机密,恕不奉告。”

梅芬儿一听,大喜过望,忙道:“贵庄出产能否尽数卖给梅家……”

“你迟了一步,我们已经跟八大商号的人签好协议,由她们代理我们庄子的产出。所以,梅小姐,不好意思了。”祝雪迎故作遗憾地道。

“八大商号?哪家?是江家吗?”梅芬儿显得很焦躁,连声问道。

“我想,这就不需要跟梅小姐报备了吧。实在是对不住了——娘亲,我想吃海大叔家的麦芽糖,咱们去买吧。”说着,拉起邵紫茹的手走出了雅间,把梅芬儿撂在那儿。

梅芬儿怒火中烧,使劲一拍桌子,恨恨地道:“一定是江家,又被她们捷足先登了!”

出了君悦酒楼,邵紫茹看着摇头晃脑,心情不错的女儿,问道:“咱们庄子的出产并没有谁预订下来,为什么不卖给她?”

“看她不顺眼呗!心术不正的人,成不了气候。再说,咱们庄子的出产还愁没人买吗?”祝雪迎愉快地哼起了歌。

为了庆祝“蝗虫”弟弟退去,连续一周两更,耶——

撒花,撒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