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47章 邵记的汤圆,圆又圆

第四十七章 邵记的汤圆,圆又圆

心情不错的祝雪迎回到家中,又把她的精致小磨搬出来。问过娘亲,得知这里过元宵节虽然也吃汤圆,但是那汤圆就是简单的面团,下到锅里煮熟,沾糖和芝麻吃,不用想也知道好吃不到哪儿去。不行,一定得做几种汤圆出来,一方面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一方面再小赚一笔。

“小姐,你想磨什么,让奴才们帮您吧。”说话的是自动跟母亲请缨,被韩管事派来伺候少主子的,双胞胎的老二韩秋。他们俩兄弟不开口旁人很难认出谁跟谁,一开口差别就大了,老大韩夏说话慢吞吞,有点少年老成,老二韩秋喜欢叽叽喳喳,活泼好动。

祝雪迎想了想,需要准备的东西确实不少,的确需要帮手。她冲隔壁喊一声:“小豆子——你们家的小型石磨还有存货吗?搬两个过来,我有用。”

林豆蔻答应一声,叫上王海棠,哼哧哼哧地搬来石磨,在祝雪迎的指挥下,放在大院子的阳光充足处。

祝雪迎让兄弟俩先把糯米粉洗净,浸泡。然后三个人坐在暖暖的阳光里,悠闲自在地将炒熟的芝麻、花生磨成细细的粉末,把煮好的红豆磨成红豆沙,剥好的核桃与红枣混合,磨成核桃枣泥馅,封罐保存。

第二天一早,祝雪迎把泡好的糯米,用磨磨细放入布袋内悬空吊浆,制成糯米粉。让韩夏把糯米粉掺水和成面团,她自己将磨碎的芝麻拌上猪油、白砂糖,三者比例大致为2:1:2,做成芝麻馅料。猪油是晚上在外面冻一夜的,掺了猪油的馅料煮熟后,一口咬下去,会有稠稠的汤汁流出哦。按照这种方法,晓雪又做成花生馅,豆沙馅和核桃枣泥馅。

韩夏的糯米面团和好了,正是晓雪要求的软硬适中、不粘手,晓雪先给他示范,把揉搓成长条,用刀成小块;将小块糯米团逐一在掌心揉成球状,用拇指在球顶压一小窝,拿筷子挑适量芝麻馅放入;用手指将窝口逐渐捏拢,再放在掌心中轻轻搓圆,包好后有如山楂大小,浑圆小巧,散发出莹白的光,像一颗上好的珍珠。晓雪把包好的汤圆,放进糯米粉中滚上一滚,防止它沾在一起。

接下来全民总动员,大家齐手包汤圆,四种馅料的汤圆分放在四个浅箩筐里,端到铺子前的长桌上出售。每种馅料的都煮上一份,供客人免费品尝,挑选自己喜欢的口味。

汤团皮薄而滑,白如羊脂,油光发亮,具有香、甜、鲜、滑、糯的特点,糯米粉柔软、韧滑、香糯,咬开皮子,油香四溢,糯而不黏,鲜爽可口,令人称绝。生意想不火爆都难,邵记门口又排起了令人熟悉的长龙。从正月十三的下午开始,买汤圆的客人络绎不绝。

正月十三的晚上直到戍时将尽,邵记的所有员工才得以休息,祝雪迎看着钱匣子里满满当当的银钱,小手一挥,做出了让员工再累也觉得高兴的决定——但凡加班,每人奖励100文的工钱。就连韩管事的俩双胞胎儿子也不落下。员工们揣着刚刚到手的奖金,兴高采烈地回家去,一扫刚才的疲累。

邵家和林家人现在已经不分家了,狄奕可认了林爷爷和林奶奶为干爹干妈,林豆蔻跟祝雪迎成了表姐妹。两家院子里的那堵围墙已经打通,用餐什么的都在一起,两家人的房屋正好五间,林家老两口一间,邵紫茹夫妇一间,林豆蔻一间,谷化风一间,沉默稳重的韩夏被分去侍候小风,住在谷化风那间的耳房里。祝雪迎分到一间,韩秋歇在旁边的耳房内。

现在全家人围坐在一张大圆桌旁,准备分享香甜的汤圆。就连韩氏兄弟也被命令一同坐下。门外响起了敲门声,韩秋抢着去开门。敲门的是一位十四五岁,面貌清秀的小厮,他笑得很喜气:“小哥您好,请问胡晓蝶前辈是住这儿的吗?”

韩秋刚来没两天,和祝雪迎年前不告而别的便宜师父还没打过照面,加上这两天忙碌异常,竟不知有此号人物,变很礼貌地回道:“不好意思,你找错地儿了,这没有叫胡晓蝶的。”

那小厮回过头来看了看身后的马车,又抬头看了眼“邵记面点铺”的招牌,一脸迷惑地道:“是邵记没错呀!胡前辈来信说她收邵记的小老板为徒,打算在这常住的,怎么会没有呢?”

马车内传来一个清雅的声音:“小涵,今日已晚,咱们明天再来拜见邵老板吧。”

小涵向韩秋道一声:“打扰了。”转身走向马车。

这时韩秋身后探出个可爱的小脑袋,眨巴着大眼睛看着表面看似普通,其实宽大舒适的马车,和目露精光,一看就是练家子的车夫。

祝雪迎好奇地问韩秋:“找谁的呀?”

韩秋挑起嘴角,道:“找错地儿了,说是找个叫什么……胡晓蝶的。咱这没这个人吧?”

“啊!找老怪物的?”祝雪迎赶忙踏出前门,走了两步,抬高声音道,“请问是哪位找我师父呀?”

韩秋缩了缩脖子,摸摸鼻头,原来家里还真有这号人物呢,幸好小姐出来了,要不然误了大事可就遭了。

任君轶在马车内听得这如黄鹂出谷百灵歌唱的声音,禁不住撩起车窗向声音传来处望去,只见邵记门口立着一位如年画娃娃般的小女孩。她身穿火红色琵琶襟滚边绣团寿图案小棉袄,黑色滚边裤脚绣同样图案的棉裤,一双灵活得仿佛会说话的大眼睛,好奇地向这边打量着。总是微笑着的嘴角边,一对醉人的小梨涡……

任君轶叫住正待返身回话的小涵,理了理衣服。车夫赶紧揭开厚厚的车帘,小涵拿出脚踏放在地上,扶着少爷的手下了马车。

祝雪迎小嘴微张,睁大双眼,心中暗叹一声:好一个出尘脱俗的美少年!那少年十三四岁模样,五官清雅,皎洁如月,优雅若华。清浅柔和温润如玉的线条,让人暂时忘记了呼吸。

皎洁的月光柔柔的洒到他的身上,泛出晶莹剔透的银光。他亲切温柔的冲着她微笑,像月光般宁静,像月光般绝美,像月光般皎洁。

那少年移步而来,仿佛月下的精灵,声音如他人一般的清雅:“在下乃‘武医双绝’的大弟子任君轶,你……是小师妹吧。”

什么?那个邋邋遢遢,疯疯癫癫,严重不着调的老怪物,居然有这样谪仙一般的弟子……有没有搞错!(你这样雪玉一样的小人儿不也是她的徒弟?)

“呃……老怪……师父曾经提过她有位医术青出于蓝的弟子,学了不到五年就出师。我没想到大师兄居然这么……年轻——貌美。”后边两个字,她是在心中加上的。

任君轶露出月光为之暗淡的笑容,道:“师父信中说收了个厨艺顶绝的徒弟,今日一见竟觉仙童玉女下凡尘般。”

祝雪迎听闻帅哥哥称赞自己,开心不已,得瑟道:“老怪物其他方面一无是处,这收徒的眼光还是不错滴。大师兄还没吃晚饭吧,快进来同我们一起吃汤圆吧。”

任君轶闻得她的话,嗤然笑出声。难怪师父在信中字里行间流露出对小师妹的无可奈何,看来小师妹还真是世上唯一令师父头痛的人物呢。

祝雪迎非常热情地把神仙般的大师兄让进内院,互相介绍见礼完毕,韩氏兄弟很自觉地退出去,招待任君轶带来的小厮和车夫。

祝雪迎亲自给大师兄盛上桂花酒酿汤圆。任君轶见这汤圆色泽雪白、晶莹光亮、小巧玲珑,闻着一股甜甜的桂花伴着酒酿的香味,令人垂涎。用调羹挑起一颗,放入口中咬下去,香甜滑润,肥而不腻,糯而不黏。难怪老饕师父心甘情愿窝在这个小镇里,舍不得离开呢。

哦也,第三位男主出来冒泡泡喽,花美男呀!表面温柔,内里腹黑,姽婳最爱的类型哦,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