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50章 上元节

第一卷小镇起家 第五十章 上元节

任君轶在小师妹家住下后,自觉白吃白喝白住很不好意思,也要求帮忙做汤圆。不光是祝雪迎,所有邵记的员工,都用怀疑的目光看着这位白衣皎皎的公子哥,这吃饭穿衣都有人伺候的大少爷,能胜任这项技术活吗?

嗨!你还别说,这任君轶上手得比她们这些做惯活的还要快。这就要归功于“小医仙”任君轶团药丸子的功劳了。任君轶做出的汤圆不但均匀而且圆润,卖相极佳。

从正月十三下午到十四晚上,一天半的时间,邵记光出售汤圆的利润,达到三百两之多,一家人都十分欢喜。小涵却不以为然,心中暗道:毕竟是小商小贩,这么点利润就开心成这样,还不及我们公子一颗药丸的十分之一呢。

他看到自家公子也看着他师妹的笑脸傻笑,不禁为公子和自己的将来担忧。从小到大,同夫人提过跟公子结娃娃亲的名门贵胄不知几何,自从公子懂事起,京城那些大家闺秀,全没放在眼里。京城谁不知道“京城第一公子”眼高于顶,都在猜测即将成年礼的公子会钟情什么样的女子。难道风神俊秀的公子,会屈尊下嫁于这小门小户,整日柴米油盐打交道?

小涵一脸无奈地看着这小小的院子,简陋的房间。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希望小老板不是那种迂腐的,空有一身傲骨,不屑于用男人钱的别性子,凭公子的本事,也会过得不错。

他家公子任君轶不知道自己的小厮,因为自己看着小师妹阳光为之黯然的笑容,而自然流露出的神情,想到八百里以外了。还在于小师妹和她的家人们畅聊:“今日生意果真不错,午饭都顾不上吃不停的做汤圆,还是供不上铺子的需求。明日上元节了,应该能轻松了吧。”

祝雪迎也是这么认为的,可是到了上元节那天,准备放假一天,让大家伙儿轻松过个节的邵记,一大早又被敲开了门户,悲催的邵家和林家人加上“小医仙”主仆,又开始了搓汤圆的机械式活动。

直到午饭时,上门的客人渐渐稀少,刚刚要关铺子的韩夏和韩秋,被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吸引住了。一骑快马,从镇东直奔过来,几息之间,已经来到邵记门前。那骑士一勒缰绳,彪悍的骏马人立而起,前蹄在空中蹬了几下方落地。骑士飞身下马,三两步来到邵记门前。她的发丝和眉毛上结了白霜,鼻子通红,呼吸间白色的雾气升起。

骑士冲这对双胞胎一礼,道:“两位小哥儿,四种汤圆,每样各给我来两斤,装进这个食盒。”那是一个做工精致的四层方形紫杉木食盒,一看就知道是大户人家才能用得起的器物。

韩秋没有去接食盒,只好奇地看着她。韩夏还是一贯的慢条斯理:“对不住,小店打烊了,请明日再来。”

那骑士听了,面露焦急的神色,却依然礼节到位:“小哥儿,我远从万马郡,天未亮就快马赶来,就是为了买这汤圆,还要是晚饭之前赶回去,你看,能通融下,每样卖我两斤吗?”

韩夏听他从万马郡而来,在寒风中骑了两个多时辰的快马,单为了邵记的汤圆,心中不禁产生一丝骄傲和怜惜。他慢吞吞地道:“客官请稍候,奴才去禀明主子,看能冲内院中均出一些不?”

骑士忙是一礼,感谢万分,道:“多谢小哥儿。”

韩秋早已小跑进内院,向少主子禀告这个消息:“小姐!外边有个从万马郡快马来买汤圆的,咱卖不卖?”

“什么样的一个人?”祝雪迎十分好奇,这万马郡距铭岩马车要三个时辰,一路快马也要两个多时辰,谁家为了吃顿汤圆,不惜舟车劳顿,快马加鞭赶来,这正月天飞马,可不好受。

“看着像大户人家的下人或者侍卫,我觉得是侍卫的面儿居多,她的骑术还真不错,马也是千里良驹呢。”韩秋头一次看到这么神骏的马,兴奋地手舞足蹈。

狄爹爹心软道:“既然人家冒着严寒远道而来,咱们就再辛苦一些,每样给她做上两斤,让她带回去好交差。”

祝雪迎点头道:“请客人屋里做,上杯热姜茶给她去去寒。大师兄,你要不要回避下……”

任君轶淡然地笑道:“你师兄我从十岁开始,就到处行医施药,那些世俗条律在我眼中就如狗屎一坨,我看师妹也不是迂腐之人吧。”

这么纤尘不染的一个谦谦君子,居然吐出“狗屎”之言,真……不愧是老怪物的徒弟,有乃师之风。

谈话间,那名万马郡来的骑士,已经进来。她看到院中又开始忙碌起来的人群,似乎愣了一下。的确,这么个简陋的院子里,一个粉妆玉琢玉女般的娃娃,一位翩然若仙般的少年,一对和煦如春风般的夫妻,一个沉稳俊雅的男孩,就连旁边小厮打扮的三位少年,也俊俏清秀。这么几位围坐在一起,十指疾飞捏做汤圆,如行云流水般,脸上悠闲喜悦的神情,更为之添彩。见到这场景,哪会有人相信这是市侩小铺的后院?这分明是赏心悦目的画卷。

当骑士回到九王府,向九王世子汇报这场面的时候,眼底犹然产生的艳慕,让九王府小世子的心中,对邵记无限向往……

送走了万马郡来的客人,邵家才算真正的闲下来。由于是上元节,邵家的晚饭吃得稍稍早了点。正当她们端起装满汤圆的碗时,一声破锣般的熟悉的嗓音响起:“哎呀,太好了,赶上吃团圆饭了。”

祝雪迎听到这个声音,嘴角不由得抽搐了。唉!好不容易得来的轻松日子又要离她而去了。

任君轶听到这个声音,看似埋怨又似喜悦地回了声:“师父,您老人家可来了,徒儿等你几天了。”

胡晓蝶端起谷化风面前没来得及动的汤圆,拿勺子舀了一颗塞进嘴里,烫的呼呼吸气,却不舍得吐出来,嘴里含含糊糊地道:“我的天才徒儿怎么找到这儿来的?不会是来跟师父抢美食的吧,赶快回家,不然你老娘见了我,又埋怨我整天派活给你,让你们母离子散……嗯,真好吃,不愧是宝贝徒儿的手艺。”最后一句明显带着谄媚和狗腿。

祝雪迎不理她,只是招呼爹娘小风他们:“吃快点,咱们一起去看花灯。”

胡晓蝶呼噜呼噜吃完一碗,吩咐三个小厮中唯一认识的一个:“去,再给老婆子我盛一碗。晓雪啊,你知道这上元节赏花灯的来历吗?”

晓雪不睬她,她已经习惯热脸贴晓雪的冷屁股了,兀自讲起那个神话故事来:

传说在很久很久以前,凶禽猛兽很多,四处伤害人和牲畜,人们就组织起来打它们,有一只神鸟因为迷路而降落人间,却意外的被不知情的猎人给射死了。

天帝知道后十分震怒,立即传旨,下令让天兵于正月十五日到人间放火,把人间的人畜财产通通烧死。天帝的女儿心地善良,不忍心看百姓无辜受难,就冒着生命的危险,偷偷驾着祥云来到人间,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人们。众人听说了这个消息,就如头上响了一个焦雷,吓得不知如何是好。

过了好久,才有个老人家想出个法子,他说:“在正月十四、十五、十六日这三天,每户人家都在家里张灯结彩、点响爆竹、燃放烟火。这样一来,天帝就会以为人们都被烧死了。”

大家听了都点头称是,便分头准备去了。到了正月十五这天晚上,天帝往下一看,发觉人间一片红光,响声震天,连续三个夜晚都是如此,以为是大火燃烧的火焰,心中大快。人们就这样保住了自己的生命及财产。为了纪念这次成功,从此每到正月十五,家家户户都悬挂灯笼,放烟火来纪念这个日子。

“不会讲故事就别糟蹋故事,一点也不精彩,好的故事应该是跌宕起伏,**迭起的。”祝雪迎埋怨着。

哇哦!开始PK了呢,谢谢birdsone的粉红票票,谢谢娉婷袅娜的PK票哦,姽婳查了下,《娶夫纳侍》在PK榜的24名了呢,也希望继续支持,多投票票,没有PK票也不要紧,多给点推荐票啊:-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