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51章 上元夜

第五十一章 上元夜

毕竟是上元节,铭岩镇的街上灯火辉煌,各式花灯琳琅满目。家家户户都悬挂五色灯彩,彩灯上描绘了各种人物,舞姿翩翩,鸟飞花放,龙腾鱼跃,花灯焰火照耀通宵,鼓乐游乐,喧闹达旦。

“君悦大酒楼”前人流拥挤,祝雪迎依旧坐在娘亲的肩膀上,居高临下地观看酒楼请来的舞龙舞狮、踩高跷和跑旱船的队伍,这些前世只能在电视上看到的民俗表演,极大地激起了晓雪童鞋的热情。

表演过后,酒楼掌柜清清嗓子,宣布猜灯谜活动开始,谁猜中哪个灯上的谜底,这盏灯就属于谁了。

祝雪迎被娘亲扛在肩膀上,看那些灯谜高度刚刚好,正看到一个有趣的,身下的娘亲却不防被一个粗鲁的家伙推了个趔趄,晓雪也因此吓了一跳,还好被旁边的师兄和风哥哥扶了一把,才没摔到。

晓雪睁大怒气的眼睛,向推人的家伙看去。原来是铭岩镇上人称笑面虎的财主。她啊,见了衣着体面的人,就拼命巴结;见了粗衣烂衫的穷人,就吹胡子瞪眼。有个叫王玉的女书生,曾因衣服穿得破烂,一次去借粮时,被他赶出大门。

祝雪迎鄙视地瞄了她一眼,又想起自己刚刚看到的谜语,眼睛一转,大声笑道:“刘财主,你也来猜灯谜呀。这有个灯谜,我觉得跟你挺配的,我读给你听听。”

不等刘财主有反应,祝雪迎就大声念出来:

头尖身细白如银。

称称没有半毫分;

眼睛长到屁股上,

光认衣裳不认人。

周围的人群发出轰然的笑声,刘财主听罢,气得面红耳赤,暴跳如雷,嚷道:“好小子,胆敢来骂本夫人。”说着就要家丁过来逮人,被胡晓蝶一胳膊甩了个屁股蹲儿。

祝雪迎笑嘻嘻地说:“哎,刘夫人莫犯猜疑,我这是读的灯谜,谜底就是‘针’,你想想是不是。这‘针’怎么是对你的呢?莫非是针对你说的,不然你又怎么知道说的是你呢?”笑面虎一想,可不是,只好气得干瞪眼,灰溜溜走了,周围的人都乐得哈哈大笑。

君悦酒楼的掌柜的也附和着笑道:“妙啊,小老板不仅猜出了谜底,还巧用灯谜讽刺了那个势力的家伙,果然是妙啊。小二,把这盏花灯挑下来,给小老板送去。”

祝雪迎脸上挂着天真的笑容,嘴甜地道:“是贵酒楼灯谜出的妙,我只不过有点急智而已,不值一提。”

说着把花灯递给谷化风,撒娇的口吻道:“我赢的第一盏花灯,送给风哥哥。”谷化风心里甜滋滋地接过来。

旁边的任君轶看到谷化风因为收到晓雪的礼物,一脸掩饰不住的开心,心里五味杂陈,口中却状似随意地问了句:“晓雪,怎么只记得自己未来的夫郎,大师兄的呢?”

邵紫茹也凑趣道:“小喜鹊,尾巴长,有了夫郎忘了娘。娘和爹爹的花灯呢?”

祝雪迎接收到大家的打趣,撅着小嘴道:“哼!取笑我,花灯自己去挣,我还真不管了。”

任君轶看到一盏别致的绢灯上的谜题,嘴角微微翘起,口中却惊疑道:“这是什么物品?真是奇怪呢……”

晓雪好奇心比较旺盛:“哪里……哪儿……我来猜。”邵紫茹忙配合着女儿走到任君轶面前。

晓雪伸头一看,冲大师兄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道:“这还能是什么?咱家不是有吗?”

谷化风也挤过来看,谜题是:

楼台接楼台,

层层接起来。

上面冒白气,

下面水开花。

任君轶还在那摸着下巴,冥思苦想,垂下的睫毛挡住了他充满笑意的眼眸。“家里有的?是什么?昨天用来盛汤圆的箩筐吗?”

晓雪不耐地顺口答道:“就是咱们铺子里蒸馒头和包子用的蒸笼呀!一层接着一层,馒头熟了不就网上冒热气了吗?下边开水咕嘟咕嘟地,不就像水开花了吗?也难怪,大师兄这样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哪里接触到我们普通人家的用品,猜不出我也不笑话你。”

任君轶一脸受伤地抬起头,目光里蕴满伤感:“我……在你的眼里,就是这样一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高高在上的大少爷吗?”

祝雪迎看到他委屈的眼神,心像被谁揪了一下似的,忙解释道:“不是,不是,我没有这意思。我的意思是……我没什么意思啦……”她有些语无伦次。

任君轶貌似沮丧地低着头,嘴角却因她的慌乱而翘起。祝雪迎又是解释,又是道歉,急得鼻头直冒汗。他才缓缓抬起头来,露出绝美的微笑:“我知道我除了医术,什么都不会,甚至离了身边伺候的人,我连起码的衣食住行都很难打理……但是,我相信小师妹不会因此看不起我的,对吗?”

祝雪迎现在是能够让他绽放笑脸,你说什么都是对的,头点得如小鸡啄米。

“那……这盏花灯是师兄看上的,是不是要送给师兄呢?”任君轶偷偷瞄了眼谷化风手中的花篮灯,指着方才题有“蒸笼”谜题的灯,望向晓雪的眼睛里写满了“我喜欢,我想要,给我吧……”

祝雪迎马上卖乖地答道:“这盏本来就打算是要送给师兄的,你喜欢就更好了。娘……那个是跑马灯吧,好有意思,我们去看看。”赶快离开这是非之地。

任君轶接过晓雪亲手递给他的花灯,嘴角扬起,哪里还有刚刚的怨天尤人之态。谷化风看看自己手中的花灯,又望望任君轶飘然跟随晓雪而去的背影,心里觉得又好气又好笑:这马上就要成为大人的谪仙一样,享有盛名的“小医仙”居然也有如此幼稚的一面。他……会看上家境一般,还是个孩童的小师妹吗?谷化风的心中产生一丝怅然。

“风哥哥快来……帮我猜猜这个是什么,爹爹一定会喜欢这盏灯的。”晓雪独特的软语传来,扫去了谷化风心中的那丝忧虑。只要晓雪心上有那么一个位置,哪怕是很小的一块地儿是属于他的,他都会永远站在她的身旁……

接下来谷化风猜中个字谜,给狄爹爹赢了一盏宫灯。任君轶也不甘落后地猜中一个他擅长的中药谜,送了晓雪喜欢的走马灯。晓雪又给爹爹赢了盏棱角灯,皆大欢喜。

每人都拎着一盏灯的邵家人离开了君悦酒楼,狄爹爹提议去“走百病”。所谓走百病,属于上元节男子们避灾求福的一种民俗活动,男子们聚合在一起,或走墙边,或过桥或走郊外,目的是驱病除灾。在“走百病”时,还要“摸钉”,方能求吉除疾。“摸钉”,是指到寺观烧香,用手触摸庙中大门上的门钉,以此祈盼家庭人丁兴旺。

说到“摸钉”,祝雪迎还闹了笑话呢,人家嫁过人的小夫郎摸钉求女,盼望能早日生下宝贝闺女。结果走在一群年轻夫郎后边的晓雪,看到人家摸摸钉,以为也是驱灾避邪的,她也上去摸摸,闹得后边的小夫郎们指着她,哄堂大笑,搞得她莫名其妙。

爹爹也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眼泪都笑出来了。任君轶努力保持自己超然的形象,深深吸了几口气,才告诉她摸钉习俗的寓意,把祝雪迎弄了个大红脸。哎呀,太丢人了,赶快走!

她左手扯着风哥哥,右手拉着大师兄,赶快离开这是非之地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