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52章 豆腐脑

第五十二章 豆腐脑(求PK票)

年前做的豆腐乳可以吃了哦,虽是第一次做豆腐乳,却是十分的成功,豆腐乳的质地细滑松软,表面橙黄透明,味道鲜美奇香,增进食欲。

腐乳出坛的当天,邵记又有口福了。“腐乳蛋”“腐乳鸡翅”“腐乳汁肉”“豆腐乳烧排骨”。祝雪迎的神仙师兄,居然对豆腐乳情有独钟,其他的菜式只动了一筷,就专攻豆腐乳了。一口馒头一小口豆腐乳,竟比平时多吃了一个馒头,惹得小涵不时地瞄一眼自家的公子,为自家公子展现的惊人的食量而感到丢脸。

面点铺里用餐点馒头的所有客人面前的小菜,也换成了一块豆腐乳。如此鲜美的小菜,小小的一块如何能够?想再加一块?可以,一小块只要两文钱哦。只有买馒头的才允许购买豆腐乳,因为量少,没人还限买五块。

这一天邵记的馒头空前火爆,就为了获得购买豆腐乳的权利。不到中午的时候,豆腐乳就赠送加出售殆尽。任君轶眼巴巴地看着他喜欢的豆腐乳一块块减少,直到只剩下汤汁,然后无比幽怨地望着小师妹。小师妹去厨房,他幽怨地飘到厨房,小师妹去屋后菜园,他幽怨地飘到菜园,小师妹去铺子,他也幽怨地……

祝雪迎被他烦得没有办法,哭笑不得地回望过去。任君轶一脸委屈,幽怨无比地道:“我的豆腐乳……赔我豆腐乳——”

祝雪迎返身回厨房,任君轶幽幽地跟了过去,嘴里还喃喃:“豆腐乳没了……”

进了厨房的祝雪迎,踮起脚尖从调料架上有些吃力地取下一个密封的陶罐,递给大师兄,示意他打开。

任君轶捧着陶罐,耸耸鼻子,脸上的笑容让晓雪晃了眼,多么的明媚,多么的灿烂。

任君轶对小师妹的惊艳视若无睹,宝贝似的捧着装满豆腐乳的陶罐,径自回到屋中藏起来,生怕小师妹见钱眼开,把这唯一一点腐乳卖给他人了。小涵又一次为自家公子感到丢人,掩面假装不认识这个小家子气的公子。

祝雪迎好笑地看着大师兄防贼似的,用洁白的袖口笼住装腐乳的陶罐,避开她的目光,回了里屋。

“小老板在吗?小老板——”一个尖锐的公鸭嗓又一次出现了。祝雪迎收起笑容,出了铺子,又是他——豆腐店的豆腐郎君。看他一脸谄媚的笑和算计的眼神,晓雪就知道他来找自家准没好处。

“小老板,恭喜发财呀!”豆腐郎君已经不再年轻的脸上,挤出一朵花,“小老板好手段啊,我们一块豆腐卖五文钱,到小老板手里一块豆腐切成九小块,每小块卖两文,啧啧……一下子就比我们多赚了十三文,真是一本万利。”他卖弄着自己刚刚学来的成语。

祝雪迎抿着嘴,看着他的嘴脸,不高兴地道:“我们的腌渍豆腐乳的调料不要钱?我们的人工不要钱?我们免费送的豆腐乳不要钱?王家夫郎,你可别忘了,谁在你豆腐卖不出去的时候,把豆腐全买下来,使你们免于豆腐发臭血本无归。现在你来讲这些,什么意思?”

卖豆腐的王老实红着老脸,偷偷拽了拽自家夫郎。豆腐郎君一把甩开妻主的手,假笑着,道:“小老板,别误会,我这是赞你做生意手段好呢,没有其他意思,嘿嘿……”怕晓雪不高兴地陪着笑。

祝雪迎心中暗自摇头,口中道:“王家夫郎,你来这不会就为了夸我会做生意吧,没有其他什么目的?”

豆腐郎君脸色微微一变,笑着上前两步,弓着腰小声对晓雪说道:“不瞒小老板,还真有事相求。”王老实一脸为难地又扯了扯夫郎的后襟,她觉得上次过期的豆腐卖给邵记就很不仗义了,幸好小老板把豆腐腌渍成腐乳没有浪费。这次的要求似乎就更过分了,还是在夫郎提出之前阻止他吧,免得让邻里耻笑。

豆腐郎君狠狠地打掉妻主的手,剜了她一眼,警告她不要打退堂鼓。旁边没买到腐乳的街坊邻居,看到他那一脸算计的样子,打趣道:“怎么?王家夫郎,你们家的豆腐又没卖出去,准备销给小老板?”

王家夫郎白了看热闹的人一眼,又堆着笑对祝雪迎道:“这次是刚做好的,不是剩下的。是这样,我和妻主在前头卖豆腐,您知道冬天这会儿青菜少,豆腐生意比较好一点。我们家妻主那没用的侧夫,让他照看下第二锅豆腐,结果出了这事,真是不叫人省心的。唉!我容易吗,又要照顾铺子,又得想着豆腐坊,离开一会就闹下这档子事。”王家夫郎虽然脾气尖刻,爱占小便宜,做活上却是一把好手。她的妻主老实到懦弱,说个话都窝窝囊囊不利索,侧夫也是个蔫了吧唧的主儿,家里里里外外被他操持着,这做豆腐的手艺还是他从娘家带过来的呢。

“说吧,豆腐怎么了?”祝雪迎也知道他家情况比较困难,他尖酸刻薄,一毛不拔的性子,也是被生活所逼造成的。

“唉……豆腐被那个没用的,做得太软了,都成不了型……白白浪费了几十斤豆子。小老板,您看看,能做出其他的吃食不?”豆腐郎君一脸希冀的望着晓雪。

祝雪迎走到他妻主推来的板车旁,在韩秋的帮助下,爬上板车,往车上的大缸里一瞧,嘿!这不是豆腐脑吗?她心中虽然欣喜若狂,面上却一脸愁色,嘴巴抿成一条线。

豆腐郎君望着她的脸色,心中忐忑不已,生怕晓雪不愿买下这缸废豆腐,忙道:“小老板,看在街坊的面子上,照顾下吧,还给您算成本价。”

他看祝雪迎一脸为难,没打算买的意思,拿出他一贯撒泼耍赖的嘴脸:“我怎么这么命苦啊!摊了这样一个无能的妻主不说,家里没有一个顶事儿的,这可叫我怎么过呀——”

看热闹的酒铺的当家夫郎一脸鄙夷地道:“这一冬你们豆腐铺生意兴旺着嘞,赚了不知多少,还损失不起一锅豆腐?”

“就是,他家儿子在邵记做工,一个月二两银子呢,据说这年节加班又多发了几百文的奖励,还说日子过不下去!”

王老实脸红得像喝了一斤老白干似的,拽着夫郎的胳膊,半天憋一句:“咱走吧……”

豆腐郎君一叉腰,对妻主吼道:“走?这一锅豆腐钱你给我?你这个只会吃饭,不会挣钱的窝囊废,你要有小老板十分之一的生意头脑,我还至于这么辛苦嘛我……”

在后院蒸馒头的王新和,实在听不下去爹爹的胡搅蛮缠,出来劝阻道:“爹爹,回家吧,让人看笑话。”

“什么!连你也看不起爹爹!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妻主窝囊,儿子不孝啊——”他哭坐在地上,捶胸顿足。

周围的观众指指点点,任君轶抱着他的腐乳坛子目瞪口呆,没见过这样的泼夫。当看猴戏一样的晓雪,看够了,是时候让这场闹剧结束了,清了清嗓子,道:“嗯哼……把缸抬下来吧,我想出一种吃食来,这个可能用得上。”

豆腐郎君大喜,一下子从地上蹦起来,催促着妻主把缸搬下来,收了钱,怕祝雪迎反悔似的,推着板车,走了。

没买到豆腐乳留下看热闹的,见这小老板买了一缸软的一碰就烂的豆腐,听她说有心的吃食,都留下来不走了,买不到豆腐乳买到新吃食也不赖呀!

祝雪迎已经进了厨房,吩咐着烧一锅鸡汤,加上豆皮海带做成味道鲜美的面筋汤。将软豆腐盛入碗中,脚上鸡汤,一碗美味的鸡汤豆腐脑就出炉了。豆腐脑最佳之处在于细嫩如脑,才名副其实。它的口味应咸淡适口,细嫩鲜美,脑嫩而不散,清香扑鼻。凡尝过的都说:“不愧是美食金手指,变废为宝,点石成金啊。”

于是“鸡汤豆腐脑”又被列为邵记美食谱之一。

求pk票,粉红票哦,《娶夫纳侍》pk掉到25名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