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60章 弱不禁风惹人怜

第六十章 弱不禁风惹人怜

祝雪迎好笑地看着小白兔发飙,眼睛也开始像小白兔靠拢,脸色从愤怒的红变成无助的苍白,身子一软,居然倒了下来。【叶*子】【悠*悠】离他最近的晓雪大惊,忙扶住晕倒的薛晨。虽说薛晨比祝雪迎大了两岁,男子本身体型本就比女子矮小一些,出生时先天不足,又挑食,后天调养不利,导致薛晨的身高只跟七岁的晓雪差不多,又瘦得一把骨头,晓雪扶着他倒是没费多大的力气。

这世界女子一般都一米七五以上,一百八十公分的也不在少数,这体型在晓雪的前世可是超模的身材呀。女子一米七一下就会被人嘲笑小矮子。成年男子的身高一般在一米六到一米七之间是标准身材,超过一米七五就会被嘲笑五大三粗,没有男人味,假女人……找婆家都不好找呢。

祝雪迎身旁的谷化风在晓雪去扶薛晨的一刹那,也动作起来,他紧紧地护在晓雪身后,生怕她承受不了薛晨的重量,被他带得也倒下来。见晓雪扶住了薛晨,忙扶住薛晨的另一边,减轻晓雪身上的重量。

两个护卫也反应过来,几个人七手八脚地把薛晨扶到亭子边的美人靠上坐好。薛晨软软地倚在亭子边的扶手上,脸色苍白得近乎透明,嘴唇一点血色也没有。晓雪看在眼里,觉得他仿佛随时都会融化在阳光下一样,心底涌上一股心疼的感觉。

赵明英马芯兰这些肇事者,一脸莫名其妙,不知道这漂亮的小公子为什么突然发怒,又为什么突然晕倒:“他怎么晕倒了?”

俩侍卫不好说小世子是为饼干而气晕的,只说公子向来身体不好……

圆滚滚的赵小四一脸自我感觉良好地小声道:“果然爹爹说的对,还是胖点好,胖点不容易生病,他就是太瘦了才会晕倒的。”

“怎么这么多人哪?贺谨、刘苏,你们怎么当侍卫的,让这么一群来历不明的人接近世……公子?”一个十二三岁,清秀麻利的小厮一把推开挡路的马芯兰,进了人圈。

“哎呦!公子这是怎么了?你们怎么照顾公子的?我才去拿斗篷这一会儿的功夫,公子怎么就晕倒了……你们离远点,看不到公子快喘不过气了吗?刘苏,公子的药呢?”这叫小锁的家伙应该改名叫小辣椒,性子怪呛的。

祝雪迎突然想到大师兄除了送给她灵禅丹之外,还有增强体质的玉茗丹,忙从怀中掏出一个瓷瓶,递过去,道:“我这有强身健体的药……”

小锁眼尾扫了一下,用胳膊挡开:“我们公子哪能什么乱七八糟的药随便吃的,刘苏!还不把‘小医仙’给的玉茗丹拿过来!”

祝雪迎悻悻地收回药瓶,切!就你的玉茗丹能吃,我的就不能吃了?我的可是大师兄送的,说不定药效比你那还好呢!

谷化风见一个下人也随便呛他们疼若至宝的晓雪,脸登时就拉下来了,他轻轻将晓雪从薛晨身边扯开,口气不好地道:“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晓雪,我们走,别理这不识好歹的。”

小锁小心地喂小世子服下丹药,听见此言也不乐意了:“我们公子今天一上午,精神也好,心情也好,怎么你们一来就晕倒了?一定是你们冲撞了公子,贺谨刘苏,还不将这些罪魁祸首抓起来,等王……夫人处置。”

刘苏还好,今天首次见着众人。贺谨可就为难了,她与小老板和谷公子相识已久,小老板怜惜她总是万马郡和铭岩两处奔波,经常留她吃午饭不说,还常常在她买食品的时候多送些呢。再说,刚刚小世子见着小老板多高兴啊,如果把她抓了,小世子醒来以后说不定又给气晕了。

正在踌躇之间,薛晨悠悠醒来。“小……公子,你醒了,还有哪里不舒服吗?大夫叮嘱您按时吃饭,多吃点东西,您就是不听,今天早上的珍珠米粥又一口没动。这样下去怎么受得了哦。我看叫贺谨下山把邵记的小老板绑来,给公子做些开胃的食物,也就她的手艺您能多吃一点……”小锁看主子醒来了,忙扶着世子靠在自己身上,让他靠得舒服点。

祝雪迎那个汗哪!哪有当着本尊的面,算计人家还这么理直气壮的?又看看薛晨那张苍白无色的小脸,原来这瘦弱的身躯不是别人不给饭吃糟蹋的,而是自己有饭不吃酿成的,唉!自讨苦吃。刚刚晕倒,不用说,早饭没吃导致低血糖,引起的眩晕。

“小锁!别乱说,晓雪听着呢。”薛晨听得自己小厮的胡言乱语,怕晓雪生气,忙吃力地直起身子,对晓雪道。“晓雪,别听这奴才胡说八道,哪能随便掳人呢?又不是山贼强盗。”

小锁扁扁嘴巴,一脸委屈。公子还从来没有这样大声呵斥他呢,人家又没说错话,这不是为了您好吗?

晓雪也看到他生动的表情,笑道:“呵呵,童言童语,哪能当真呀?他也是一心为你好,忠心可嘉。”小锁又扁了扁嘴:说人家童言童语,人家比你大多了,你还没有到我的鼻尖高呢。不过他性子虽呛,却是知道好歹的,人家这是为他说情呢,再反驳就显得太白目了。

“小晨晨,你身体这么弱,还不吃早饭,怎么能受得了……再吃几块饼干垫垫,中午可要多吃点才行!”祝雪迎看着薛晨苍白无力的样子,心疼得不得了。

一提饼干,小世子的嘴巴又嘟起来,眼睛也向小兔子靠拢:饼干?还吃什么吃,都被这群饿狼给抢光了,人家还没吃过瘾呢,呜呜……咦?晓雪在掏什么?

薛晨瞪大了眼睛,看着晓雪从自己的贴身的,他以为是装饰的粉红色头戴蝴蝶结的小猫包包中,又掏出一个小盒子,比刚刚被抢空的那个稍微小一点,是狄爹爹怕那群饿狼一抢而空,宝贝女儿吃不到几块,特地给晓雪带上的。

祝雪迎好笑地看着薛晨那一脸小猫闻到腥的表情,连盒子加饼干全塞进他手里:“吃点!”

“你给公子什么吃的?我们公子岂是什么东西都随便吃的……公子!您怎么乱吃东西啊,快吐掉!”小锁一脸不置信地看着小世子抱着盒子美滋滋地吃着饼干,一脸的幸福感。

小锁怕世子吃了陌生人的东西肚子不舒服,忙去阻止小世子,想夺下主子手中的饼干盒。

薛晨呢,嘴里叼着一块饼干,双手把饼干盒护在胸前,生怕被夺了去,两人在亭子中形成一幅很洗具的画面。

姽婳身着衣不蔽体褴褛衣衫,头戴破毡帽,脚踩掉底露趾头的破鞋,手里捧着豁了一块的破碗,哆哆嗦嗦,可怜巴巴地呼喊着:好心的头家……可怜可怜偶,施舍点PK票、推荐票和收藏——

O(∩_∩)O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