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61章 邀请

第六十一章 邀请(求PK票)

贺谨一脸真拿你没办法的表情,无奈地拍了拍自己的脑壳,看到小世子嘴巴里含着饼干,一脸焦急却有口难言的样子,忙阻止小锁道:“锁哥儿,快快放开,这饼干不是乱七八糟的人给的,这位就是邵记的小老板!你手上夺的,是她刚刚研制出来不久的点心——饼干!”

“啊?”小锁一听,愣住了,手上的劲儿自然就松了下来,还在用力捍卫饼干的小世子,没料到他突然松手,整个人往后就倒下去,亏得祝雪迎站在他旁边,又扶住他瘦的一把骨头的小身板儿,再次使他免于跟地面来次亲密接触。就在薛晨要摔倒的一瞬间,他的两只白玉般的小手,还紧紧地抱着饼干盒子,生怕撒出来一颗。

小锁呆愣地看着眼前这个漂亮的小不点,全然没有了刚刚的盛气凌人和理直气壮。他哪里会想到那么能干,被传成仙人下凡般的邵记小老板,居然是眼前这个有点男儿态的漂亮女孩呢。

“喂!嘴巴合起来,口水要流出来了。”祝雪迎趁机取笑这个小辣椒。

小锁连忙闭上嘴巴,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他无意识地擦了擦嘴角,对赵明英她们的哈哈大笑,也没心思去批判,只是结结巴巴地问道:“你……你就是邵记的小老板?”

祝雪迎假装不高兴地冷哼一声,不待见这个刺儿头想给他点教训,半阴半阳地道:“不愧是你主子的忠实奴才,问的话都一样!”薛晨抽空抬起头往这边看看,嘴巴里鼓鼓的,努力地咀嚼着。发觉赵小四垂涎的目光,忙背过身去,把饼干盒揽在身前,生怕被抢走似的,猛塞一块饼干进嘴巴,突然抚着脖子,一脸痛苦的模样。

祝雪迎见了无奈地笑道:“你慢点,没人跟你抢,风哥哥,我带的豆浆呢?”接过谷化风递过来的竹筒,打开盖子,就要喂薛晨喝上一口。

有点回过神的小锁看到竹筒里白白的豆浆,以为是牛奶,忙阻止道:“小老板,我们家公子喝不惯牛奶,一喝就吐……”

谷化风一脸不悦地抢着道:“你哪只耳朵听见晓雪说这是牛奶的,这是豆浆!豆浆听说过吗?”小锁收回阻止晓雪的手,期期艾艾地摇了摇头。

“这是将大豆用水泡后磨碎、过滤、煮沸而成。豆浆营养非常丰富,且易于消化吸收,还可以治疗贫血。你家公子长期喝很有好处,喝的时候,小口小口在嘴里焐暖了再喝,豆浆有点凉了。”祝雪迎把竹筒递给小锁,薛晨的两只手抱着饼干盒,腾不出手来自己喝,她又是个从来没伺候过人的,怕小晨晨豆浆没喝进嘴里,全喝衣服上了。小锁是他的贴身小厮,使唤惯了应该顺手。

薛晨凑着小锁的手,喝了口豆浆,浓郁的豆香在口齿间晕开,真是齿颊生香。豆浆里加了点白糖,甜度恰到好处,很合小世子的脾胃。又赶忙凑上去喝上一口。

“小……公子喝慢点,小老板不是说要在嘴里暖一暖再咽下去吗?要不咱带回去热热再喝?”小锁见小世子对豆浆不排斥,还喝得津津有味,露出开心的笑脸。

“我看……小晨晨你还是带回去热了再喝吧,冷的喝下肚会肚子痛的哦。”晓雪她们身体棒棒,春天喝冷的倒不觉得什么,可是小世子那瘦弱的缺乏抵抗力的身体可就难说了。

薛晨知道这样是为他好,也不坚持,他看了看天色,道:“就要中午了呢,这里距我们的山庄不远,晓雪去坐坐,陪我用午餐吧。”

小锁脑子转得飞快:这可是难得的机会呢,要是小老板能指点厨子几招,我们小世子今后用餐就不会让人这么头痛了呢。忙热情地附和他主子道:“是呀是呀,小老板跟你的朋友们即使现在下山也赶不上用午饭了,您带的点心都送给我们家公子了,多过意不去呀,就让我们尽尽地主之谊吧。”

小辣椒性子虽呛,说话办事还挺是那么回事,祝雪迎也想跟薛晨谈谈油菜花种子的问题,于是道:“既然小晨晨盛情邀请,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薛晨见晓雪答应了,大喜过望,小心地盖好饼干盒抱在怀里,吩咐回山庄。侍卫贺谨刘苏抬来肩舆,薛晨心情大好,觉得身上也有了些力气,拒绝让她们抬,要和晓雪她们一起徒步在花海中穿行。

小锁刚要说什么,听到晓雪点头同意,说:“适量的运动对身体有好处……”就闭上了嘴巴,默默地帮小世子收拾亭中的物品。

薛晨跟晓雪并排走在前头,谷化风、小锁紧跟在后,赵明英马芯兰和赵小四背着篓子跟在后头,最后的是抬着空肩舆的俩侍卫。

薛晨走在油菜花田的小路上,不时腾出一只手去骚扰下路旁及胸深的金色油菜花,心思却早已回到一开始晓雪说的“油菜炒虾仁”上了,寻思着明年油菜刚发芽的时候要摘上一些,做来尝尝。

毕竟是身子弱,不一会儿工夫,薛晨就累得头晕眼花了,晓雪忙扶着他坐上肩舆,自己打算跟在旁边。薛晨心情莫名地低落下来:“我这身子,可真没用——”

晓雪赶忙安慰他:“会好起来的,慢慢来,哪能一口吃个大胖子呢?”

赵明英凑趣道:“是啊,是啊,我这弟弟的一身肥肉是积累了十来年才这么壮观的。”赵小四听出姐姐在消遣他,不乐意地要捶打她,赵明英哪能让他如愿,猴子一般窜到前头去了,赵小四甩着一身肥肉,不依地去追她,跑了几步喘得跟驴似的。

薛晨差点被她们逗笑了,他看看肩舆下的晓雪,显得那么的瘦小,于是提议道:“这肩舆够大,晓雪也上来坐吧。”

“公子,不妥吧,小老板毕竟是个女子……”小锁瞧着主子的脸色,声音越来越小。

祝雪迎笑着拒绝道:“别看我年龄小,我身体可棒了,上山下水,对我来说不在话下,我就不坐上去了。”

薛晨皱眉道:“你若不坐上来,我还下去陪你走路得了,虽然我累得太阳穴阵阵地疼,眼冒金星,脑袋发晕,我还是可以坚持下去的……”说着作势要下来。

小锁赶忙拦住小世子,上次小世子跟随九王上京,路上累着了,病了一个多月才渐渐好起来,这要是再累着,九王不扒了他的皮。小锁用哀求地目光看着晓雪,希望她能明白自己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