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62章 听泉小筑

第六十二章 听泉小筑

谷化风悄悄戳了晓雪一下,小声道:“你就陪他一起坐肩舆吧,你看他脸色白成那样,还硬逞能,别出什么乱子。”

祝雪迎勉为其难地上了肩舆,果然有足够的空间,俩人——确切地说是俩孩子坐上头还不怎么挤。薛晨见又人跟自己共患难,又高兴起来,打开饼干盒子就要再吃一块饼干。

晓雪拦住了:“就要吃午饭了,少吃点零嘴,一会没胃口吃正餐,你的身子什么时候能强壮起来。我还想你身子好了,带你去采蘑菇,抓野兔,掏鸟蛋呢。”

薛晨一听,那是一脸的向往哪,想想一个整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圈在家里像金丝鸟一样的他,何曾经历过这样有趣的事,竟乖乖地听话,依依不舍地盖上了饼干盒。

小锁哪见过小世子这么听话的,经常九王的劝告他都当做耳边风的,今天居然这么乖巧,怎能不让了解世子脾气的小锁心中讶异?

晓雪全然不知道小锁对自己的崇拜,从一开始上肩舆的不自然,到后来变为悠然自得,真是由俭入奢易啊。走着走着,祝雪迎视力范围内的金色消失了,转而是一潭碧水,那湖的蓝,蓝的纯净,蓝得深湛,也蓝得温柔恬雅,那蓝锦缎似的湖面上,起伏着一层微微的涟漪。像是小姑娘那水灵灵、蓝晶晶的眸子。

湖的尽头便是山谷的尽头,一帘飞瀑从高悬的山涧、从峭壁断崖上飞泻下来,像无数闪耀的银链。这飞泻下来的清流,在山谷中汇成冲激的溪流,浪花往上抛,形成千万朵盛开的白莲。这白莲渐渐消失在一汪凝碧中,慢慢归于平静。

一座朴素淡雅的山庄就建筑在这一汪碧绿的湖面上,以山村野趣为格调,取自然山水之本色。山庄的规模不大,房屋和围墙多采用青砖灰瓦、原木本色,淡雅庄重,简朴适度。真正做到了“人为之美入自然,符合自然而又超越自然”。山庄外的湖面上长廊环绕,楼台隐现,曲径通幽,有迷阵一般的感觉。

俩侍卫抬着小世子和邵记小老板,踏上了湖上曲曲折折,造型各异的回廊,晓雪看看山庄后的瀑布,又看看回廊下静得如一潭死水般的湖面,问出心底的疑问:“小晨晨,没见有小溪在山谷中流过,瀑布经年累月地流下,这湖里的水不会涨吗?”

薛晨歪着头想了想道:“从来没涨过呀,听母……亲说,这山体中有暗沟,水从暗沟中流到山外去了。如果如你所说,这山谷不早就成为汪洋一片了,哪里还有满山谷的金色花海,哪里还有我们的‘听泉小筑’?”

原来这山庄的名字叫“听泉小筑”呀,果然名副其实,听着叮咚水声入眠,别有一番风味呢。

“小世子回来了,快去通知魏乳爹……”未到山庄,门前已经聚集了几位翘首以望的小厮们,见到小世子的肩舆马上迎过来,小锁快步过去,低声吩咐了几句,几个小厮连声露出惊异的表情,一个小厮飞奔进庄子,去交代其他人。

晓雪从放下的肩舆中跳下来,小心扶了一把脸色还没有回复过来的小晨晨,当触到他皮包骨头的小细胳膊时,心中像被针扎了一样,既然小晨晨是她的朋友,调理他的身体她责无旁贷,一定要把小晨晨的尖尖脸喂成肉肉的,胖胖的小白兔比瘦不郎当的小白兔要可爱的多吧。

“哎呦喂!我的小……公子来,您今日怎么回来这么迟啊,身体有没有不舒服啊,脸色怎么这么白啊?”从山庄里快步走出一个四十多岁干净利索的男子,见到薛晨就絮絮叨叨地说个不停。

“乳爹,我好着呢,吩咐下去,让厨房多做点饭菜,我几个朋友在这用午饭。”薛晨见乳爹围着自己转,嘴里唠叨个不停,明知道他是在关心自己,在晓雪她们的目光里还是红了脸,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咦?你不就是魏家那个老大吗?我记得娘说过你在九王府当乳爹,怎么会出现在这儿?”赵明英记起他回铭岩探亲的时候,曾来铺子里买过肉,赵老三指着他的背影又羡慕又嫉妒地说了好久呢。

祝雪迎听了一愣,赵明英虽然在学业上不怎么突出,在一些歪门邪道八卦事件上还是挺专精的。莫非今日认识的小白兔,就是传闻中挑嘴到天怒人怨的小世子?

魏乳爹仔细打量了赵明英一番,恍然想起道:“你是肉铺赵老三的嫡女吧,都这么大了,差点没认出来……这些都是铭岩镇的孩子吧,你们来……挖野菜的?”魏乳爹眼角扫到了她们背后的竹篓。

“嗯,这是邵记的小老板——晓雪,我们跟她一块儿来挖野菜的……”赵明英一下就把晓雪给卖了。

“邵记的小老板?哎呀,一看就是个与众不同的非凡人才呢……”魏乳爹知道小世子对邵记的美食没有一丝的抵抗力,就全力做好公关工作,只要把小老板为好了,说不定小世子以后每天都有不同的菜式和点心呢。小世子身体养好了,自己还愁没有赏赐吗?

祝雪迎没有理睬他的过度热情,而是要笑不笑地看着薛晨:“小晨晨居然是九王最疼爱的小世子呢,可笑我刚刚还以为是被谁虐待不给吃饱,饿得瘦骨如柴的受虐儿童呢。”

小世子的眼中闪过一缕担忧:“晓雪又没有问我,我也不好直接说我是九王府的小世子,再说了朋友相交贵在知心,身份神马的不过是浮云……晓雪不会因为我的身份而疏远我吧……”

他脸上写满了孤单,也是,作为九王府的小世子,又体弱多病,接触的人群本来就少,更何况脾胃相投的朋友呢?

祝雪迎忍不住拍拍他的脑袋,道:“不会,小晨晨永远是晓雪的好朋友。”眼角扫过魏乳爹和小锁因为她的动作大惊的神色,又恶作剧地揉乱小世子的头发。虽然薛晨比她大了两岁,在晓雪的心目中,小晨晨不过是个需要照顾,缺乏安全感的小弟弟而已,所以会不自觉地做出疼爱的动作。

只是在魏乳爹和小锁眼中男女有别,怎可做出如此亲密的动作。于是魏乳爹自以为很不动神色地拉开小世子和小老板之间的距离。谷化风也悄悄提醒晓雪举止不可太过,换来晓雪一个恶作剧般的笑容。

假期一个多月每天睡到自然醒,今天第一天培训很不适应,先是昨天晚上辗转睡不着,早上睡不醒,中午时间紧又没时间午休,所以姽婳现在的眼睛是处在半眯缝的状态,那个困哪!培训三天,暑期继续教育又三天,折腾折腾着,就要开学了,唉!暑假怎么就那么短呢?为什么不四个月呢?呵呵!

求pk、粉红,《娶夫纳侍》掉到21名去了,前几天还top20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