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80章 来龙去脉

第八十章 来龙去脉

?在社会主义旗帜下成长了二十八年的祝晓雪,听到这儿,心中很是不以为然。在她的心中男女是平等的,男的就该像他这样高大威猛强壮有力,女的体型上高大瘦小都没有关系,在能力上是顶半边天的。于是晓雪很自然地安慰黎昕道:“你母亲说的不错,萝卜青菜,各有所爱,自会有喜爱你这种类型的女子出现的。再说了,皮囊只是表象,以色事人者,是不会长久的,毕竟随着年华的老去,再美的人也逃不过鹤发鸡皮,皱纹纵横的下场,还是保持自己独特的性格魅力和气质,才更能获得永远的青睐。”?

晓雪见黎昕阴郁的脸色微霁,转移话题道:“你们家在衡阳,离我们铭岩相隔何止千万里,你怎么会受伤昏迷在这里的呢?”?

黎昕英挺的眉毛扬了扬,有些得意地答道:“我娘对门下弟子定下一项门规,就是成年弟子每隔两年就要出门闯荡一次,除暴安良。每年都会根据弟子这一年中在江湖的所作所为,重新排师门位序。目前大师姐排第一的原因,是她曾经捉了臭名昭著的‘采花圣手’魏兰丹。这魏兰丹糟蹋了不少良家少年,可她偏偏手上功夫很是了得,轻功又好,不少江湖豪杰,虽有心除掉她,却总是让她逃脱。我大师姐十九岁那年,撞见那厮正要对一男子不轨,跟她斗了一天一夜,才一招险胜。当年她就从五师姐,直接升到师门第一,大家都心服口服的称她大师姐。”?

“哦?你被砍得遍体鳞伤,差点嗝屁,就是遵照门规出来闯荡江湖建功立业的呀”晓雪很是不以为然,要那虚名做什么,师门第一又怎么样?为了这个师门第一,把小命给绕掉了可就得不偿失了。这小子如果不是遇到晓雪和她师父,估计现在已经给阎王当女婿去了。?

“嗯我几年三月成年,按照门规可以出来历练了。虽然我爹对我这次出门不怎么支持,我娘倒是很赞成的。我娘说我的内外功夫江湖上一般的高手,已经不是我的对手了,只是缺乏临阵对敌的能力,应该出来闯闯了。我从四月出门以来,开始只捉了几个小毛贼,一点成就感都没有。我听八大商号之一洪家的护卫说,华焱的几座高山中,都隐藏着丧心病狂的山贼匪徒,就琢磨着如果能挑了她们的山寨,既能为民除害,又能在门中立威,何乐而不为?所以,就直奔这巴彦克拉山来了”黎昕神采飞扬,眼中闪耀着自信的光芒,让人移不开眼睛。?

“你不是说江湖上一般高手都不是你的对手吗?怎么会这么惨,差点把小命给送了……莫非这巴彦克拉山的山匪中还有绝世高手不成?”晓雪没想到自己安逸了一年的小山镇,还存在着如此的安全隐患。要是哪天山上的匪徒捞不到油水了,打铭岩镇的主意,邵记是很有可能首当其冲,被贼惦记的。?

黎昕的眉头皱起来,显得很有个性:“我就是低估了山贼的实力,谁能料到,江湖上有名的凶徒‘狼图五霸’是山寨的五位寨主啊……也是我大意了,这‘狼图寨’可不是就照着她们五姐妹的名头命名的吗?”?

“狼图五霸?她们很厉害吗?她们的娘还真有本事,能生出五个女儿……”晓雪的思维跳跃性不是一般人能跟得上的。?

黎昕酷帅的脸上露出了性感的笑容,胸膛上的伤口因为笑声的起伏而疼痛不已,他的笑转而变成痛并快乐着,他拒绝了晓雪查看伤口的好意,吸了一口气,道:?

“狼图五霸,并非一母同胞,而是结拜的姐妹。她们如果单人对敌的话,也不过是江湖上的二流角色,上不了台面。可是她们所练的功夫是相辅相成的,如果五人联合的话,英雄榜上的七八名的高手,都未必能在她们手上讨着好处去。?~”?

黎昕为这次的莽撞和惊险而感到后怕,狼图五霸的老大的鸳鸯刀使得是出神入化,极尽刁钻;老2的峨眉刺疾如风快似闪电;老三的狼牙棒虎虎生风、招招致命;老四的阴风爪阴毒狠辣,剧毒无比;老五的掌法配合雄浑的内力,每招每式都带着令人窒息的掌风。如果不是凭着家传的“流星赶月”步法,和滴水不漏的“落英缤纷”剑法,只怕自己早就交代在山上了,哪里还有机会逃进山脚的树林,为晓雪所救??

黎昕看着晓雪亮亮的充满崇拜的眼睛,苦笑一下道:“别把我想的太过伟大,如果不是采取避其锋芒,各个击破的战术,凭我的实力,别说战胜她们,就是保住小命也是妄想。”他凭借着轻盈闪速、幻化多变的步法,迷惑了对手的眼睛,先砍了老四淬毒的爪子,又一招“一枝独秀”刺进老2的喉头,也付出了左臂深可见骨,小腿被狼牙棒击中的代价。?

这出门第一次的大战,也是一场艰苦卓绝的苦战,当他的长剑刺进老三的心脏的时候,老五那带着雷霆之势的巨掌,已经拍上他的后心。五脏六腑难忍的疼痛,喷上老三死不瞑目面孔上的鲜血,趋于朦胧的视线,让他以为自己今天铁定交代在这里了。不过不服输的性格和超人的意志力,提醒他绝对不能放弃。?

他脚下的步法飘忽不停,狠咬下自己的舌尖,疼痛让他清醒了不少。“落英剑法”中最后一式“万物复苏”,他练了半年都没能参透其中的奥妙,他娘也是直到三十二岁,才完全领悟,身手达到一个新的境界。就在这一刻,就在面临死亡前的那一刻,体内的潜能被无限的激发,一招“万物复苏”,天地为之变色,日月暗淡无光,狼图五霸中仅存的老大和老五,都丧生在这一招之中。不过老大那临死的一搏,几乎把他砍称两半……?

黎昕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拖着残破的伤体走下山的,或许他的意识已经丧失,只是身体求生的本能,支撑着他走下两个时辰的山路,来到那片小树林时,失血过多的他,终于不支地躺下了。如果没有被一时兴起夜捉知了的晓雪两人捡回来,只怕这会早就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了。?

晓雪听着他平静地叙述着那场惨烈的大战,虽然他只用了简练的语言来描叙,还是从字里行间体会到了血淋淋的刀光剑影。一个只十五岁的孩子,一个以前总在爹娘的保护下无忧成长的孩子,面临这生与死的挑战,和死神擦肩而过,这骄傲的双肩上,承载着的是什么样的感受惊恐?绝望?痛苦?害怕……?

晓雪坐上了床沿,轻轻搂住了那少年的双肩,感受到他的微微的颤抖,眼眶热热的:“没事了,别怕放松……你已经安全了”?

黎昕明知道女孩揽住自己,应该躲开,可是那小小的怀抱,却给人大大的温暖,让他舍不得离开。就让我任性这一次,贪恋她的安慰她的善良吧。黎昕紧绷的心渐渐在她的安抚下松懈下来,像回到爹爹怀抱那样让人感到无比的安定。?

谷化风看到晓雪小大人似的拍着坐着比她高半个头的黎昕的画面,不由得觉得好笑,却又怎么都笑不出来。正在这时,韩秋拉长着脸端着熬好的粥进来了。谷化风接过来,端到床前放置的小几上,冲**的俩人(咳咳……似乎有些暧昧哦)温柔的一笑:“晓雪,喂黎公子用早饭吧。”?

“啊……”祝晓雪尖叫一声,从**蹦下来,“我还没刷牙洗脸呢,哎呀,还离这么近和你说话,真是失礼……韩——夏,你伺候着黎公子漱漱口,再给他擦把脸。”说完自己冲出去,赶紧地洗漱,韩秋追过去,还没给主子梳头呢?

一身利落清爽的祝雪迎一刻钟以后重新出现在黎昕的面前:上身是白色桃红点娃娃装,长度刚刚盖住小屁屁,下身穿着淡蓝色到膝盖下的七分裤,可爱的包子头几条小辫子俏皮的垂下来,她那泉水般纯净的大眼睛镶上一圈乌黑闪亮的长睫毛,眨动之间透出一股聪明伶俐劲儿。?

每到夏天,晓雪就忍不住庆幸这时代女子为尊,对女子的衣着打扮要求很是松泛。夏天女子穿露胳膊露腿的短衫的不在少数,所以晓雪夏天的服装都是自己画图,爹爹给缝制的,样式好看,还很凉快。?

晓雪可爱的装扮,成功地赢得黎昕眼底的赞叹。?

祝雪迎将手里端着的小盅放在小几上,笑吟吟地道:“你伤及内脏,先吃些易于消化的食物,免得增加肠胃负担,加重伤势。我怕你吃白粥太单调,给你蒸了盅蛋羹,你就着白粥趁热吃吧。”?

黎昕想坐起身来,谁知这一动变牵动了伤口,疼得他冷汗直流。晓雪见状,忙小心地避开他的伤口,扶他坐起来,把柔软的靠枕垫在他的身后,让他半坐半躺着:“小心点,别扯裂了伤口……你不方便拿碗,我来喂你吧。”?

黎昕忙推辞:“不敢,哪里敢劳动小老板喂我,我的右手没受伤,还是我自己来吧。”?

晓雪看他窘得耳朵有些红了,便不再坚持:“别叫我小老板,叫我晓雪吧。我帮你端着碗,你左臂伤口很深,没法子端碗。”?

黎昕想了想,便红着脸点头答应了:“那谢谢晓雪了……你也别见外地教我黎公子了,叫我小昕就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