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79章 盟主之子

第二卷万马之兴 第七十九章盟主之子

谷化风的眼睛在晓雪和那少年之间来回的逡巡着,良久,晓雪那大胆炽热的目光依然黏在人家身上,谷化风重重地咳嗽了几声。

祝雪迎仿佛刚刚从梦中惊醒一样,眨巴几下大眼睛,看见少年微红的面颊和尴尬恼怒的神色,意识到自己刚刚的孟浪,不好意思地挠挠本来就蓬乱的未来得及整理的头发,干笑两声,自我解嘲地道:“呵呵,不好意思啊,你长得太好看了,不自觉地看呆了,嘿嘿……勿怪,勿怪啊……”

黎昕面无表情地垂下了眼睑,掩饰住了他眼底的情绪。腮边的红晕已经消除,而耳后那淡淡的粉色依然遮掩不住。自从他选择这条艰难的道路以后,就再没有人以这样直白的炽热的目光看他了。当年的他也曾较小可爱,人见人爱,被称作玉娃娃。可是,十岁以后,骤然窜起的身高,和越长越像母亲的眉眼,让夸赞越来越淡薄,越来越言不由衷,就连爹爹也只会强笑着安慰他:“身体强壮点好啊,不容易生病嘛。”

是的,他的身材只能被称为强壮:一米七八的身高,宽阔的肩膀,厚实的肩背,再加上长期高强度的练武而练成的匀称有力的肌肉,长期户外活动而晒就的小麦色皮肤……这,哪里还是男孩子?活脱脱的一高大女子。就连疼爱他的娘亲,也偶尔开玩笑地说他托生错了性别,如果是个女孩子就完美了。

女孩子又怎么样?还不是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他偏不信这个邪?谁说男子天生比女子差?近十年的苦练,他的无论刀剑还是拳脚,不都在各位师姐之上吗?女性化的体格有怎么样,再多的取笑又如何,他一定要用实力证明,男子也可以笑傲江湖,男子也可以纵横天下。他要让全武林都拜倒在他的脚下,他要证明男子不只是跟在妻主后边唯唯诺诺、争宠乞怜的弱者。

想到这里,黎昕不自觉地攥紧了拳头,嘴抿成一条线。

一直在不时偷看他的晓雪,发下了他这个小小的动作,马上关心地问道:“怎么啦?是不是伤口疼了,躺下歇会吧。”很神经大条地没有察觉到少年巨人千里之外的戒备,小心地扶着他没有受伤的后背,把枕头放平,让他躺好。

戒备心极强的黎昕,肌肉紧绷着,锐利的目光紧紧地盯住晓雪。虽然晓雪长得甜美可爱没有任何杀伤力,可是他娘亲曾告诫过他,江湖上最不能轻视的就是老人和孩子,而且是看起来天真活泼似乎没有攻击力的孩子。

祝雪迎终于感觉到他的戒备心,她抿嘴冲他一笑,道:“你可以在这安心的养伤,这里是巴彦克拉山山下的镇子,我们是镇上普通的一户人家。昨天晚上我和风哥哥去山林中逮知了,遇到昏倒在草丛中的你,就把你背回来了。”

黎昕皱着两条浓密的剑眉,怀疑地问道:“晚上去捉知了?这个借口你不觉得很可疑吗?”

晓雪也不生气,呵呵笑道:“知了的幼虫,趁晚上的时候从土里爬到树上蜕皮,刚刚入夜的时候是捉知了猴的最佳时机。不信啊,叫韩秋把昨天晚上捉的知了猴拿给你看看。”

韩秋见折腾了少主子一夜,还浪费了一颗珍贵的灵药救回来的少年,不感恩反而怀疑小姐别有用心,恼了,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少主子,知了猴正腌着呢。”

少年闪着寒光的眼眸扫过韩秋,露出一抹傲然的神色。韩秋的小脾气发作了:“少主子,你和风少爷一夜没睡好,竭尽所能地抢救他,还给他服下万金难求的灵药,可是人家不但不感激,还防贼似的防着咱们,真是好心被雷劈。干脆,别管他了,把他扔出去任他自生自灭好了”

祝雪迎还是一派笑呵呵的模样,劝自己的爱仆道:“小秋啊,他刚刚脱离险境,好不容易保住了性命,警惕性高也是应该的。你想啊,受了这么重的伤,面临的一定是可怕的敌人,不机警些,恐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你何必和伤患一般见识啊?去,熬些粥来,这位小公子从昨天就粒米未进,一定饿坏了。这么重的伤,先用些流质食物垫垫吧。”

韩秋撅着嘴巴,气哼哼地去了厨房。

晓雪搬了凳子坐在床边,双肘撑在床沿上,托着小脸,笑眯眯地看着少年,放柔了声音道:“你放心,我们真的是镇上的普通居民,这里是铭岩镇,我们家姓邵……”

“铭岩镇?姓邵?你们跟铭岩的邵记面点铺,有什么关系?”黎昕一听铭岩镇,自然想起大师姐曾经吹嘘得天上地下绝无仅有的铺子,让他对邵记的食品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次历练选择巴彦克拉山的目的之一,也是想就近来品尝下大师姐口中的美味。

晓雪的眼睛弯的像个小月牙,很尽心地回答道:“这里就是邵记的内院,我,就是邵记的小老板。”啊没想到我们邵记的名声还真的不小呢,随便抓个人都听过咱们店铺的名称。

黎昕睁大了眼睛,眼底流过一丝诧异:“你……你是邵记的小老板?那个被传得无所不能的邵记小老板,居然是个长的跟漂亮小男孩似的小女孩?”

“喂喂……我怎么听着不像是称赞的话语呢?想称赞咱漂亮就直截了当的称赞,什么漂亮小男孩,说我‘假小子’可是?”晓雪故意装作不高兴地语气。

“呃……抱歉”黎昕也觉得自己刚刚的形容有些不妥,真诚地跟她道歉。

祝雪迎咧了咧嘴,不在意地道:“算了,也没多大的事。现在你相信我们不是坏人了吧。”黎昕点点头。

“那你方便告诉我你为什么会重伤倒在林子里吗?谁这么舍得对一个年轻的孩子下这么重的手?”晓雪的天性中充满了八卦的色彩。

黎昕犹豫了一会,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包括自己的身世背景,都一五一十的告诉的晓雪。

原来黎昕是现任武林盟主最小的儿子。武林盟主黎姿颖在江湖上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显赫人物。她少年成名,仗着一把三尺青峰,在江湖上闯出一番作为。因她处事公道,侠义心肠,在黑白两道都很能吃得开。更因一身卓绝的武艺,在十年一届的武林大会上,力败群雄,被公认为武林盟主。

黎姿颖的阙元心法和落英剑法可以说是难逢敌手,使得她在江湖上的排名一直处于前三之列,加上她德才兼备,武林后起之秀纷纷来拜师。因此黎昕的师姐就有十数个之多。

黎姿颖娶了两房夫侍,他们不分大小为平夫。黎昕的大爹爹生了两个双胞胎女儿,可惜资质平平。黎昕虽然身为男子,他学武的天赋远远高于两个姐姐,也因此深得娘亲的喜爱。

黎昕从小在一群姐姐师姐中长大,他的娘亲也不拘他的性子,什么都由着他,让他跟师姐姐姐们一起练功习武。由于他天分极高,那些比他大个三五岁的师姐们,没有能比得过他的,所以养成了他事事好强,不愿输人一等的傲气。

等到黎昕十三岁快成年议亲的时候,他的爹爹可犯了愁。光他那一米七八的高壮个头,就让许多名媛望而却步了。再加上他那两道浓黑的英气十足的剑眉,以及长期跟姐姐师姐一群女子混在一起,浑身上下没有一点男子气。

也不是一个来提亲的都没有,黎姿颖一个曾在襁褓中见过他的旧年好友,想亲上加亲。可是在见过他以后,就打了退堂鼓,言辞间说是令郎秉承了娘亲的豪迈和爽朗,将来必继承盟主的衣钵大有作为,自己的犬女不才,配不上令郎云云。说白了,就是看不上黎昕的五大三粗和没学过男戒和男德,不想给女儿娶个公老虎回家。气得黎姿颖当场跟旧友割袍断义,不相往来。

黎昕倒是没有生气,反而觉得做一代大侠闯荡江湖,行侠仗义也不错,至少比只能跟在妻主身后低头轻语,唯唯诺诺强多了,于是更加苦练武功。

在一次因缘际会之下,他又得了一粒紫转九金丹,内力大增,在他十五岁生日前的同门武会中,轻松打败了成名多年的大师姐,成为同门中一等一的高手。他的娘亲当代武林盟主黎姿颖的性别观念倒是没有那么重,更加重视对他的培养,大有把他当成继承人的做法。

他的受宠,引得两个姐姐的嫉恨,总和他过不去。每次见了他,不是冷嘲就是热讽。“不在房间里绣花,练什么功啊?”“男子没有男子的样子,将来看谁愿意娶你?别到时候成了嫁不出去的老处男。”“功夫再高有什么用?一个男子还想当武林盟主不成?”“看看你那副模样,你不嫌丢人,我们还替你感到丢人”……

黎昕把这些嘲讽当做自己前进的动力,他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出人头地,哪怕付出比女子多十倍的努力。

成年礼过后,黎家依然没有迎来为儿子提亲的媒人,黎昕的爹爹有些发愁,他娘亲倒没有放在心上:“昕儿才十五,距离二十岁的大龄男孩还有五年呢,愁什么,一定会有懂得欣赏咱们儿子好的人出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