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78章 紧急救护

第二卷万马之兴 第七十八章紧急救护

半夜时分,晓雪还没刚眯瞪着,就被风哥哥急切地唤醒。那受伤的少年悲催地发起烧来,而且烧得特别厉害,浑身烧得通红,脸摸上去感觉都能煎鸡蛋了。晓雪吩咐韩夏去厨房拿蒸馏过的烈酒过来,帮少年擦拭全身物理降温。

被半夜拽起来的胡晓蝶,为少年诊过脉后,摇了摇头,道:“脉象微弱,似有似无……唉神仙也难救了——”

晓雪见那少年烧得手脚都开始**起来,不忍地问道:“师父,就没有别的方法了吗?难道就这样看着他等死吗?”

胡晓蝶摸摸下巴,说道:“办法不是没有,就看你舍得不舍得了。”

祝雪迎一听还有得救,连声问道:“什么办法,什么办法?只要能救活他,没有什么舍不得的。还有什么比人命更重要的吗?”

胡晓蝶道:“你还记得你大师兄临走前,送你的‘灵禅丹’吗?那可是生死人肉白骨的仙丹妙药,只要有一口气在阎王保证不敢收。如果你舍得把这么贵重的灵药,给一个不知道好人歹人的陌生人用,那他绝对死不了了。”

祝雪迎从衣服内袋中掏出那个精巧的玉瓶,大师兄嘱咐过这灵药一定贴身放好,以备不时之需,所以“灵禅丹”她是一直贴身放好的。

晓雪小心地倒出一颗散发着淡淡银光的丹药,突然转向胡晓蝶,道:“师父,我记得你也有一颗‘灵禅丹’呢。你不说医者父母心吗,怎么不拿出来救人?”

“呃——我的那颗……你给我的那颗早就用掉了,没了……对,是用掉了。”胡晓蝶的目光闪烁着,支支吾吾地道。

“哼小气鬼,铁公鸡,吝啬鬼,葛朗台……”晓雪看穿她的谎言,嘟嘟囔囔地指责她的见死不救。

胡晓蝶眼睛一瞪:“你不是有八颗吗?何必老惦记着我这一颗,这一颗我留着还有重用呢”

晓雪也不再去闹她,而是去捏开少年的嘴巴,想把药丸塞进去。可是,那少年牙关咬得紧紧的,费了半天劲怎么也撬不开。怎么办?不会让我学着电视上那样,含着药丸哺给他吧晓雪满头黑线地想道。切——才不能把初吻浪费给一个不认识的臭男生,虽然他长得还挺正点的。咳咳……不是欣赏人家美貌的时候,不过,咱的初吻还是留给风哥哥吧。

“要不,把他的牙齿打掉几颗,这样就可以塞药丸进去了。”晓雪出着馊主意。

胡晓蝶像看白痴似的盯着她,让她讪讪地摸了摸鼻子。谷化风好笑又好气地道:“打掉门牙,他还嫁人不,说不定救醒了,他看到自己豁了几颗牙,又给气死过去呢。”对哦,这世界的男人是很重容貌的。

“那你说怎么办?难道看着他死?他烧这么重,再迟,就怕救活了也成白痴了呢。”晓雪使劲拍拍那少年的脸,把他的嘴巴挤成鸡屁股状,也没能挤开他的牙关。

胡晓蝶食指和拇指捏住少年的下巴,使劲往上一提,只听啪的一声,少年的下巴掉下来。胡晓蝶一把夺过晓雪手上的药丸,扔进少年的喉头,又啪地一声,将少年的下巴托了上去。

祝雪迎和谷化风目瞪口呆地看着师傅的动作,嘴角同时抽抽着:天哪,这样也行?

谷化风回过神来,道:“要不要喂他喝点水,药丸挺大的,能咽下去吗?”

“那药丸入口即化,不需要喂水。啊……我继续补眠去了,说你捡回来个麻烦吧,一晚上折腾几次,还要不要人睡觉了呀”胡晓蝶伸着懒腰出去了。

本来祝雪迎对“灵禅丹”的神奇药力抱着似信非信的态度,事实证明了它的药效,不到半个时辰,那少年的烧退了,呼吸变得平稳有力起来,再去把他的脉搏,已经和常人无异了。看来已经没什么大碍了,晓雪绷紧的神经一松,瘫在软榻上呼呼大睡。

铭岩镇受巴彦克拉山影响,即使在盛夏,晚上的温度还是凉飕飕的。谷化风见晓雪仰八叉地睡着了,也没搭个毯子,笑着摇了摇头,帮她盖上薄毯子,抚摸了她可爱的睡颜。又走到占据了他床位的陌生少年跟前,帮他拉了拉被子,又返回到榻前,趴在软榻边上打瞌睡。

清晨,黎昕在悦耳清脆的鸟鸣声中缓缓张开双眼,他静静地躺着,感受到体内源源不息的内力。他有点不敢相信,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做梦。昨天他挑了巴彦克拉山中最大的一个土匪窝——狼图寨。狼图寨能数十年不倒,果然有过人之处,“狼图五霸”果然不是徒有虚名的,那老大的拼死一刀,差点把他劈成两半。老五的内力浑厚,一掌没接住,差点震碎了他的腑脏……

想到这里,黎昕又运气检查,发现自己不但内伤痊愈,而且内力更加充沛。黎昕苦笑了一下,一定是在做梦,能在这样的梦中没有痛苦的死去也不错。

黎昕望着头顶那洁白的蚊帐,眼睛往四周瞟了一眼,心中那个纳闷呀:我做梦怎么会来到个陌生人的房间里?看样子,还是个家境一般的人的房间,房中的摆设简单大方又朴素。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黎昕想坐起身子看清房间的全貌,他的动作牵拉着伤口,痛得他丝丝地吸着凉气。他摸着胸前被包扎好的伤口,轻微的碰触,让伤口又霍霍作痛。咦?有痛觉,不是在做梦,难道我没有死?奇怪,我的内伤怎么会这么快痊愈?

黎昕刚刚发出的疼痛声,让趴在软榻边打瞌睡的谷化风惊醒,他揉了揉有些发麻的腿,快步走到床前,看见受伤少年正一脸迷惑不解地抚着伤口发愣,忙微笑着问道:“醒了?要不要喝点水?”

黎昕一脸戒备地望着这个散发出温和气质的少年,叱问道:“你是谁?离我远点,否则我对你不客气了!”

谷化风能够了解他刚从危险的困境中解脱出来,难免会对谁都戒备,毕竟江湖上只要稍一松懈,就会被对手有机可趁,于是他在离床铺两步之遥的地方,停下了脚步。

“风哥哥……什么时辰了。”这边的动静,让软榻上的晓雪揉着双眼坐了起来,然后打了个可爱的哈欠。

这一幕让斜靠在床榻上的黎昕看在了眼里,好可爱的女娃娃,蓬松松的乌发,蒙眬的睡眼,圆张的小嘴,爱娇地揉眼的动作,让她散发出莫名的吸引力,让人舍不得转开眼神……真是……太可爱了——

祝雪迎趿拉着拖鞋,一脸迷蒙地走到风哥哥身边,撒娇似的抱着他的胳膊,闭着眼睛道:“风哥哥,帮我梳头发。”

谷化风瞅了一眼,刚刚还一身刺儿的少年,目光被晓雪牵引着,微张着嘴巴,刚刚竖起的所有的横刺,都消弭无踪,眼睛里写满了:惊艳不错,是惊艳,没想到我们的晓雪小小年纪,招蜂引蝶的功力可不浅啊(晓雪抗议:我可什么都没做啊。众:就是因为你什么都没做,才更显示出你的功力来。)怪不得算命先生说她招桃花呢,看来晓雪的桃花功挡也挡不住呀

耳房中的韩夏匆匆忙忙地出来,对晓雪说道:“少主子,我来帮你梳头发吧。小秋,伺候风少爷先去换身衣服来。”

**半躺着的少年,因韩氏兄弟的介入,而收起了短暂的失神,恢复了他带刺的冷漠。

祝雪迎这时候才刚刚发现**的少年已经醒来。昨晚忙的人仰马翻,根本没有时间去看清楚救来的少年的真实模样,所以,当晓雪的目光落在少年身上,看清他的面貌时,眼中散发出一种炽热和强烈,仿佛守财奴看到金山那样。

晓雪的内心独白:哇哦,宽厚的肩膀,被子滑落处露出微凸的锁骨和纱布外一小部分结实健朗的胸膛,加上小麦色的健康肌肤(喂你朝哪看呢?)这才是男人真正的男人味十足的男人呀口水ing……(你不会饥渴到对一个孩子下手吧)这世界还真难找到这样健壮阳光身材贼棒的男生呢

视线往上移……哇哦,好犀利好桀骜的眼神哦,他那泛着寒光的漂亮黑眸望向哪里,哪里似乎便会被镀上一层金灿灿的光芒,闪得人头晕目眩。细细长长的单凤眼,高挺的鼻梁下是两瓣噙着骄傲的薄唇。这孩子像把利剑,随时都有出鞘的可能,带着涉世未深的尖锐和锋利。

晓雪眼睛一瞬不瞬地黏在少年的身上,虽然心里再三警告自己不准这样色迷迷地盯着人家看,会被当成登徒子的。可是两只眼睛就是不受控制,视线由那张精致绝伦的脸往下挪到,令人兴奋的带着肌肉的胸膛,再由结实地胸膛移回冷峻骄傲的俊脸……

谷化风随着晓雪的视线去大量着少年,心中不由得一暗。好是是打从晓雪落水失去记忆后,就对婀娜柔弱的男子抱着一种敬而远之的态度,对那些扭捏做作的男子更是背后做呕吐状,反而更欣赏那种具有女子气概的男子……**这位受伤的少年,就仿佛是专门按照晓雪的喜好生成的。晓雪……不会是喜欢上人家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