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77章 救了美少年

第二卷万马之兴 第七十七章救了美少年

“啊死了?”祝雪迎记得前世的狗血电视剧中,角色的脑袋一歪,就表示嗝屁了,不由得惊呼一声。

谷化风定了定神,伸手摸了摸那少年的颈脉,还好,虽然极其微弱,还是有脉搏的。他心里松了口气,毕竟一个生命在他眼前流逝,不是件令人愉快的事。他收回手对一脸惊魂不定的晓雪摇了摇头,道:“没有,还有脉搏,不过如果不及时救治的话,随时有生命危险。”

晓雪听说那少年脉搏还在跳动,松了口气,还好没死,否则回去非做噩梦不可。她望着少年死白的面色,赶忙道:“咱们赶紧把他弄下山,有老怪物师父在,应该死不了,否则不砸了她‘武医双绝’的名头吗?”

谷化风把手中的灯笼猎物递到晓雪手中,俯身背起呼吸微弱的黑衣少年,疾步往山下走去。晓雪原地静听一会儿,没发现有其他的动静,忙紧走疾步,跟在风哥哥后面为他照明。

晓雪拜胡晓蝶为师后,作为附带条件,必须连谷化风一起教。相对于晓雪的惫懒和滑头,谷化风倒比她这个正牌的徒弟用功多了,天分也不错,一年下来虽然没有晓雪那速成的高深内里,基本功和武术底蕴可扎实多了。练武的好处之一,身板结实不少,背起身量基本已经长成的黑衣少年,倒是一点也不觉得吃力。

很快回到了内院,晓雪并没有惊动已经歇下的父母,径直窜进师父的房间,把躺在**,翘着二郎腿,嚼着肉干的胡晓蝶一把揪起来就前院走,边走边急切地低声叫道:“师父,快等你救命呢”

胡晓蝶在晓雪闯进来的时候,就惊异地望过来,在她揪上自己衣襟时,还嚷嚷道:“干什么啊,这是?”还想去甩开晓雪的桎梏。

听到晓雪焦急的喊救命,顾不上挣扎,由着徒儿拽着自己往前院去,仔细打量了徒儿没发现什么异样,又看到她脸色苍白,一脸焦急,第一反应就是小风厨师了,于是猜测道:“怎么了?小风受伤了吗?”

“不是的,别乱猜。”晓雪转头白了他一眼,依然没有放开扯着她衣襟的手,径直往谷化风的房间里去。

胡晓蝶还想说什么,房子里呛人的血腥味让她忘记自己想说的话,三步两步走进内室,见谷化风好好地站在床边,青色的衣衫干净完好,心里不由送了口气。她移开目光,往**看去,一个衣衫被利器划得残破不堪的少年,面如金纸,死人般地躺在那儿,几乎感觉不到他的呼吸声。

胡晓蝶皱了皱眉头,不满地嘟囔着:“怎么去摸个知了猴,也能捡到个麻烦?”虽有不满,手却已经搭上了少年的脉搏,眉头皱得更紧了。

回头去拎师父药箱的晓雪,见师父皱紧了眉头,不由担心地问道:“师父,他还有救吗?”

胡晓蝶道:“气血微弱,失血过多。脉象紊乱,五脏六腑移位,内伤不轻啊……嗯,的确有些棘手。”

晓雪看了看那个随时都有可能断气的少年,刚想说些什么,却被师父打断了:“小风,脱下他的衣服,先吧外伤处理妥当,再任他流血下去,大罗金仙也救不了他了。”

谷化风听了,急忙去解少年的衣扣。胡晓蝶递给他一把利剪,道:“用剪刀剪开衣袖吧,他的伤还是少动为妙……晓雪,你还是回避下吧。”胡晓蝶瞥见伸长脖子好奇地往前凑的徒儿,对她说道。

晓雪眨巴着眼睛,纳闷道:“为什么要我回避?”

谷化风解释道:“男子如果被女子看了身体的话,是要以身相许的……”

晓雪撇了撇嘴,反驳道:“师父也是女子,要娶也是她娶。”

胡晓蝶道:“医者父母心,治病救人不需死守男女大防。再说了,我要是回避了,谁给他医治啊?”

“我一个小孩子,讲什么男女大防,真是笑话。我救他回来的,就要对他的生命负责,我还是在这看着吧。再说了,徒儿还从没见师父一展医术呢,师父就让我在这长长眼吧。”晓雪胡搅蛮缠,一副我就是赖着不走了的无赖样。

胡晓蝶在谷化风清理完少年身上的血迹后,顾不上和晓雪磕牙,脸色越发的严峻起来。少年浑身上下大小伤痕不计其数。其中胸前一条长长的刀伤,从左胸一直蔓延到右腹。使刀的人是个高手,刀不但划开了他的皮肉,强劲的刀风震断了他的肋骨。腹部的伤口几乎深达内腑。左臂上的那道剑伤,露出了森森臂骨……

地上剪开的黑衣,已经被鲜血浸透,刚刚夜色的昏暗,又是黑色的衣服,晓雪没有意识到少年伤势如此的严重。她看着少年那支离破碎的身躯,艰难地咽了口唾沫,这么严重的伤势,少年能活下来吗?晓雪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师父,他外伤这么重,又流了这么多的血,会不会因失血过多而死去啊。”

“现在这种情形,真不好说。”胡晓蝶难得一脸正经地处理伤口:接断骨,缝合大的伤口。还忍痛割爱,把她整整花费十五年才集齐药材,炼制的王牌金疮药给他涂上。处理好伤口,她有探了探少年的脉搏,从药箱中去除一颗治疗内伤的灵药,捏碎了给他灌进去。接着用内力帮他化开内伤中的淤结,让移位的器脏归位……

折腾了一个多时辰,胡晓蝶才擦了擦额角的汗珠,轻舒一口气道:“能不能挺过今晚,就看他的造化了。”

祝雪迎狗腿地递过湿毛巾,讨好地道:“师父辛苦了,擦把脸歇歇吧……是不是过了今晚,就算是渡过了危险期,没什么大碍了?”

“嗯如果今晚不起烧,脉搏平稳下来,就基本无生命危险。一旦发烧,就凶多吉少了……累死我老人家了,为了补偿师父我的辛劳,明天我要吃到糖醋里脊和酸菜鱼……”胡晓蝶洗净双手,摇头晃脑地道后院她的房间补眠去了。

谷化风对松了口气,一屁股坐到凳子上的晓雪道:“你也累了吧,赶快去休息吧,我在这看着就行了。”

晓雪担忧地看着少年依然惨白的脸色,没有一丝血色的嘴唇,摇头道:“我还是陪你一起守着吧,即使回房了,心总这么悬着也睡不安稳。”

谷化风想想也是,点头道:“你到榻上歪一会儿,如果有什么情况,我再叫醒你。”晓雪点头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