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76章 夏夜里的“尸体”

第 078 章 夏夜里的“尸体”

“风哥哥——”晓雪的呼唤把谷化风从思绪中拉出来,他温柔地微笑着回望她。

祝雪迎坐直了身子,冲他灿然一笑,满心期待地道:“风哥哥,今天晚上咱们上山去摸知了吧,很有趣的呢。”晓雪想找到遥远的童年回忆。

“晚上上山?不好吧,夜里山上有猛兽出没的,周猎户家的老二不就是打猎回来晚了,被吊睛虎咬掉整个肩膀,差点没命回来吗?想上山,还是等白天吧,晚上不安全。”谷化风婉转地否决晚上上山这个提议,主要还是以晓雪的安全为考量,他不想自己真爱的宝贝受到一点点伤害,哪怕只是种可能。

“咱们又不到深山里去,只在山脚边缘的小树林里活动,不会遇到什么猛兽的。再说?,咱俩跟老怪物学了这么久的功夫,如果还被猛兽所伤,只能说老怪物的本领太水太菜,以后没必要再跟她学这劳什子武功,受她虐待了。”胡晓蝶要听了这番话一定气得跳脚,她不认真学功夫,还把错误怪罪到师父头上。在晓雪看来,弟子有错师父服其劳,教不严师之惰嘛。前世的教育界不是有句名言“没有教不会的学生,只有不会教的老师”嘛(在身为教师的姽婳眼里,这句话狗屁不通。唉!老师难为啊!)。

“要是你在不放心的话,咱们把老怪物带上,充当保镖。上次遇到那么大一群狼,不是也有惊无险嘛。去吧,去嘛……好不好。”祝雪迎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居然连撒娇这一招都使出来了。喺——快而立之年的灵魂,居然对着一个十二三岁的男孩撒娇,也不害臊。

谷化风迎着祝雪迎期待满满的眼神,加上她难得的嗲嗲的撒娇声,哪里还舍得拒绝她,让她失望?在他听到晓雪欣喜的欢呼时,才意识到自己已经点头答应了。

天色还未转暗,心急的祝雪迎就已经开始忙乎开了:在**的手脚胳膊上擦上从师父那a来的防虫药水;装知了猴的窄口小竹篓,用透明纸糊成的透光性很好的灯笼;防御用的削铁如泥的小匕首……

谷化风还是觉得不放心,真的去请师父帮忙充当保镖,却被胡晓蝶一阵臭骂,轰了出来。还说什么“不好好练功,就知道跟着那小家伙瞎胡闹!”“我胡晓蝶的徒弟,还怕那四脚的野兽?”“身怀三十多年功力的高手夜走山路,还需要保镖,不怕人笑掉大牙!”……巴拉巴拉……

谷化风被骂得灰头土脸的,晓雪却在旁边没心没肺地笑看着。本来韩秋韩夏俩双胞兄弟要跟去当跑腿,却被晓雪以自顾不暇,哪里有工夫去照顾他们为由,拒绝了。

夜幕,终于在晓雪的期盼下,悄悄降临。整个巴彦克拉山被裹上一层浓黑的天幕。夜虫在草丛中、叶片下,拉起悠扬的小提琴。萤火虫提着小灯笼,呼朋引伴地做游戏。

突然,一只夜枭仿佛受了惊似的冲天而起,夜虫像约好了似的,琴声戛然而止,萤火虫也惊慌失措地四散而逃。林间的小路上,两个亮点,忽明忽暗。

静寂的山林里忽然传来一声清脆的充满喜悦的声音:“风哥哥,看!这儿有一只……啊!这棵树上有两只呢!好多知了猴呀!今天晚上一定能满载而归,嘻嘻……”那声音甜美得让夜虫也好奇地从叶丛中探出头来,悄悄窥探着,打量着……

那两点亮光自然是趁着夜色出来摸知了的祝雪迎和谷化风两人了,他们顺着弯曲的林间小路,借着风灯微弱的亮光,在树干上树根边寻找幼蝉猴的影踪。巴彦克拉山这个天然的宝库,成千上万年未觅得知音,所储所藏自然丰富。那在晓雪之前从未被迫害的幼蝉,数量颇丰。不到半个时辰,晓雪和谷化风的小篓子,已经装满大半。

谷化风看看今晚的收获,对晓雪说:“晓雪,已经捉了不少知了猴了,咱回去吧……”身边的灌木丛里一阵**,打断了他?要说的话。

那个灌木丛中窜起一个黑影,像无头苍蝇似的,直往晓雪身上撞。祝雪迎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那个自投罗网的家伙。谷化风忙提着灯笼照过去,原来是一只被他们惊起的山鸡,这家伙在黑夜中眼神不好,逃的方向错误,成了瓮中之鳖。

祝雪迎眉开眼笑地望着手中的惊喜,拎着扑棱着翅膀的可怜的笨山鸡,调侃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哼哼!到了姑奶奶手里,保证让你生的伟大,死的光荣,名流千古,万古长青……”晓雪乱用成语的功力和《还格格》中的小燕子有的一拼

晓雪看着手中的意外,回头对着风哥哥笑盈盈地道:“风哥哥,咱们再往里走点,说不定还有令人惊喜的收获呢。”

谷化风刚要说什么,祝雪迎已经提着小灯笼,一蹦一跳地向林子深处走去,除了用灯照树干摸知了外,又多了一项任务:不时用脚踢踢一些茂密的灌木丛,看是否隐藏着山鸡野兔之类的小型野物。

林子越走越深,谷化风看她兴致正浓,也就没有扫她的兴,只是全身戒备着,打开双耳倾听附近的动静,以防有什么不测。

突然,走在前边的祝雪迎停住脚步,侧耳静听,神情颇为专注。谷化风也放轻了步子,走到她身边,刚?要张嘴说什么,被晓雪用指尖堵住嘴唇,那细嫩的指尖划过唇瓣,在他心上也划过一丝涟漪。谷化风的脸不禁红了,在夜色的掩映下,没有被晓雪发现。

晓雪放开风哥哥的嘴唇,没有发现自己惹得纯情少男动了春心,只是一味地猫着腰,悄悄地向前迈进。左边大约一百米的草丛中,刚刚传来细微的悉悉索索的声音,虽然极为微弱,却没逃过她灵敏的耳朵。嘿嘿!一定是夜里觅食的野兔,捉住它给娘亲当下酒菜。晓雪现在的身手,捉野兔绝对不在话下。胡晓蝶要知道她的徒儿用自己的绝世武功捉野兔,撞墙的心都有了。

晓雪的脚步轻轻,踩在草地上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她渐渐逼近声音来源处的一丛一尺多深的草丛,周围还有几簇灌木,正是动物掩藏行迹的好地方。

近了,又近了。晓雪轻手轻脚地拨开草丛,咦?怎么没有机警的兔子挑出来?她把手上的灯笼凑上去一看。赫!晓雪看到眼前的情景,吓得手一哆嗦,差点没把手上的灯笼扔掉。

草丛中哪里有什么野兔,地上赫然躺着的是一个脸色煞白,双目紧闭,死人般一动不动躺着的黑衣少年。

刚刚为了不惊动她心目中的猎物,趴在地上拨草丛的祝雪迎,鼻子距离那煞白的面孔仅一拳的距离。前世今生从没这么近距离地接触死尸的晓雪,很没用地抖着嗓子呼唤她的风哥哥:“风……风哥哥,这……这里……有死人……”

谷化风本来也蹑手蹑脚地跟在她后边,在她靠近草丛的时候,他屏息停脚,只等着她传来猎物得手的欢呼。可是却传来她颤抖的受惊的声音,心中忽地一紧,三步并作两步,来到晓雪身边。

他首先关心的是晓雪有没有受到伤害,见她只是脸色有些苍白,嘴唇有些颤抖,并没用受伤后的痛楚。才顺着晓雪的目光望去,看到那具“尸体”也是一惊,仔细辨认,发现不是镇子里的居民,又看看他一身劲装,满身血腥之气,估计是江湖仇杀。

谷化风搂住晓雪的肩膀,安慰地说:“晓雪,别怕,不过是一具尸体而已。”

突然晓雪往前探了探身子,嘴里“咦”了一声,谷化风忙问:“怎么了?”

“他……刚刚好像动了呢……”晓雪小小声地回答。

谷化风也跟着晓雪凑近了那名少年,晓雪上前仔细查看,又慢慢伸出小手,探向少年的鼻息,离少年鼻子还有两寸远时,少年的眼睛猛然张开,那浓黑的眸子亮如星子。晓雪吓了一大跳,少年的眼睛一眨不眨地死盯着晓雪,晓雪正待挤出一丝抱歉的微笑时,那少年的眸子暗淡下来,头一歪,又没动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