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75章 夏日午后的片刻悠闲

第 077 章 夏日午后的片刻悠闲

祝雪迎惬意地躺在后院那棵粗壮梧桐树下的躺椅上,这躺椅当然是晓雪画图,让镇上的木匠给专门打制的。躺椅椅面是有间隔的竹板条,透气凉爽,躺椅下是小木马那种可以摇晃的弧形木板,躺着可以上下摇晃非常舒服。

此时的晓雪就微闭双目,似乎睡得很熟,身旁为她打扇的是韩管事的双胞胎之一韩秋,夏天本来就是瞌睡的季节,韩秋一手支在躺椅的扶手上,一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扇着扇子,脑袋还点呀点的。

谷化风处理完前院铺子中的杂事,来到后院,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情景:晓雪轻闭双眸,翘起的小脚丫子不时地上下晃动几下,她常常的睫毛在下眼睑上投下了浓密的阴影。她的闲适引得旁边的韩秋瞌睡连连,头点得如小鸡啄米。

谷化风不由得放轻了脚步,蹑手蹑脚地粥到晓雪身边,接过韩秋手中的团扇,示意他去休息,自己坐在韩秋的位置上,轻轻地为晓雪打扇。

他静静地望着晓雪恬静的睡颜,晓雪的肌肤入夏后,由于被闲不下来的小世子缠着,陪他上山下水的疯跑,而晒成了健康漂亮的蜜色,衬着她深邃秀美的五官,更增加了女子的独特魅力。可是晓雪却不这么认为,她不止一次抱怨说:“臭晨晨,赔我白皙亮丽的肌肤!不公平啊,为什么晒一样的太阳,你的皮肤这么也晒不黑,还是像牛奶果冻般的洁白无瑕,你看看我,都快成小炭疙瘩了……”

身为一个女子,晓雪是有点过度在意自己的容貌了,哪怕是长了个小小的痘子,都大惊小怪个半天,还不停地用茄子片擦涂。为了这晓雪经常被赵明英那群损友戏称“男男腔”“假小子”,不过晓雪可不管这些,依然我行我素,最近因皮肤晒黑,晓雪又开始折腾牛奶、蜂蜜、蛋清面膜,说是可以美白,还缠着谷化风陪她一起敷。

想到这里,谷化风手上打扇的动作一顿,无声地笑了笑。长的清秀俊美如男儿又怎样,爱惜容貌男儿气又如何?她都是他捧在手心的至宝。是的,这样率真可爱,才华横溢的晓雪,是他的,完全属于他的。可是,像这样完完全全属于他,有能有多久呢?谷化风想到梨花寺门前算命先生的话,想到晓雪的大师兄,那个清冷如月,高洁圣洁的任君轶离去时,眸子中的无限依依;想到那个整日黏着晓雪的可爱乖巧又有点笨笨的小世子,那满心满脸的完全依赖……谷化风手中的扇,渐渐慢了下来。

祝雪迎并没有睡着,只是在闭目养神。炎热的午后,清凉的树荫,凉风阵阵的扇……正是闭目养神的大好时机。夏天的晓雪总是这样懒懒的。

谷化风进入后院虽然刻意放轻了脚步,依然逃不过晓雪的耳朵。自从师父胡晓蝶帮她洗髓,并且打通经脉后,她体内凭空多了三四十年的功力,要是在江湖上得羡煞多少人啊。如果她再服下大师兄送的可以增长一甲子功力的“灵禅丹”,那么她绝对会成为叱咤江湖的一代怪杰。可是晓雪志不在此,她认为灵丹可遇不可求,用一颗少一颗,应该留给最最需要它的人,说不定将来她还得靠这个保命呢。不光灵丹不愿意吃,就连师父教的内功心法,也只每日睡觉之前盘膝演练一遍,怎么劝说都不肯下功夫去练,气得胡晓蝶甩手离去,不过两天后又回来了,舍不得徒儿的好手艺嘛。

拜晓雪体内功力所赐,她的五感六识变得格外灵敏,夜静时,几百米以外的轻声细语都能清楚地听见,她还因此对听人家夫妻的床脚而乐此不疲。她对细微的辨识度很高,可以从呼吸声来准确地辨别来者是谁,更别说是脚步声了。所以,当谷化风自以为很小心地坐到她身旁,晓雪也看似熟睡地瘫在躺椅上,睫毛都没动一下,却已经知晓风哥哥就在身边。

晓雪依然静静地躺着,耳边除了前院铺子里的嘈杂,就剩下树上知了没命似的扯开嗓子,嘶哑地鸣叫。听着这响亮的知了声,晓雪的心思又回到前世,阿爸总喜欢在夏夜,带着孩子们,去村子附近的林子里摸知了。每到这时候,是晓雪和哥哥姐姐们最快乐的时光,不但可以享受到其中的乐趣,第二天还可以加餐呢。

夏天晚上,尤其是刚刚下过雨,知了猴在夜色的掩护下,从湿润松软的泥土中钻出来,爬上附近的树干,褪掉它那褐色的丑陋外壳,蜕变成有透明翅膀的歌唱精灵。刚刚入夜时是摸知了最好的时机,如果早了,知了还没出土;如果晚了,知了已经蜕皮无法食用了。所以,一入夜,村子附近灯光绰绰,那是拿着手电筒和蓄电灯去摸知了的村民们,其中也包括晓雪一家。

“风哥哥……”晓雪依然闭着眼睛,她怕自己睁开眼睛,回忆的泪水会流淌而出,“铺子里没什么事吧?”现在铺子里的一切事宜都由谷化风和林豆蔻分工处理。谷化风的管理才能已经初露头角,晓雪已经着手有计划地把他培养成自己的左右手,成为前世总经理型?的人才。将来如果有机会扩成铺子的话,有了风哥哥这个帮手,她依然可以做个闲散的甩手掌柜。

“嗯,铺子里的事宜早已上了轨道,大家各司其职,没什么事儿好忙的。”谷化风为晓雪高明的管理用人所折服,经晓雪安排的人事工作,往往事半功倍。

“啊……”晓雪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真舒服啊,难道粘人虫没来烦我们……”

“刚刚贺护卫传信说,小世子昨儿摘菱角,晒伤了皮肤,现在脸上红红肿肿,又抹了药。小世子觉得自己丑丑地,不敢出来见人,所以这几日,都不会来缠你了。”

“自作自受了吧,哼!那小白脸仗着自己晒不黑的体质,大中午地步带帽子,不晒伤才怪。嘿嘿……咱黑也有黑的好处,可以抵挡紫外线的袭击。”祝雪迎幸灾乐祸加自我心理建设。

“晓雪……小白脸是用来形容靠男子吃饭生活的不学无术的女子的。”谷化风无奈地纠正晓雪的错误。

“哦!”晓雪虽然来这个世界一年多了,还是不太习惯这些乾坤颠倒的习惯,“小晨晨的皮肤太白了,才容易晒伤。”

晓雪抬眼看了看谷化风小麦色的棱角分明的俊脸,道:“还是风哥哥的肤色看着舒服,健康、阳光,充满活力的感觉。”

谷化风在晓雪的潜移默化下,不似别的男子那么在意自己的容貌肤色,在见惯了小世子的纯洁俊秀,任君轶的飘逸俊朗后,他认知到自己无法在外表上超越他们,就刻意忽视自己的外在,陶冶自己的内涵,争取在晓雪身边最大限度地帮助她,让自己成为她离不开的左右手。他知道晓雪不喜欢男子像菟丝花一样依赖着妻主,她更喜欢独立自信有自我的男子,他一定会成为她期待的那样的夫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