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74章 钓黄鳝

第 076 章 钓黄鳝

晓雪由于天气热,身上穿的是自己设计,让爹爹给坐的七分裤和短袖衫。她脱了鞋子,踩进水边的浅水中,凉凉的,挺舒服。她看了眼蹲在湖边的小晨晨,恶作剧地把小脚在水里踩了几下,溅起的水花洒的小晨晨一头一脸全是的,见他鼓起腮帮子生气,故意道:“我不是怕你热嘛,洗把脸降降温,呵呵。”

不等小世子回话,晓雪赶忙把他的注意力转移到虾洞那儿:“你看这堆淤泥,是虾子挖洞扩充洞穴弄出来的,只要洞口有湿淤泥的小洞里准有虾子。”说着她把那堆淤泥移开,露出洞口,把小手伸进洞里摸了摸,眼睛一亮,小手飞快地钳住洞里的活物,又飞快地收回来,将手中的活物往岸上一甩,小锁赶忙过去看,果然是一只身上沾着烂泥的大龙虾。小锁捏住虾背,在水里洗了洗放进篓子里。

小世子觉得新奇,也开始沿着湖边找淤泥,嘿!别说,还真叫他找到了。他十分高兴地学者晓雪刚才的样子,把手伸进去,晓雪在旁边提醒他道:“速度要快,不要给虾子夹你手指的机会哦。”

小世子点点头,眼睛飞快地转了转,然后也一脸喜悦,看来手中已经有收获了,他迅速地将手中的战利品甩到岸上,洗了洗手,去抓自己刚刚掏上来的龙虾,脸上满是开心的笑容。

小锁见主子也掏出一个龙虾,手痒痒的,也瞪大了眼睛去找洞口,不久,也给他找到一个。小锁大喜过望,期待着能像主子和小老板那样掏出一个红红的大龙虾。他伸手进去,咦?有动静,嘿!肯定是个大个的龙虾。他准确地用手指钳住了那个活物,把手从洞里缩回来,手刚离开洞口,他看到了手中那条乱动的家伙,大惊失色,惨叫一声:“啊——蛇!”忙松开手指,像被火烧了屁股似的蹦起来,飞也似的逃到岸上去了,任那长长的家伙又掉回了洞里。

小世子也被他的惨叫吓了一跳,手在一个洞口附近停顿,一听有蛇,这手犹豫着要不要伸进去。

祝雪迎在小锁惨叫的时候,目光已经调转过去,在那条被称为“蛇”的生物掉入洞中的那一刹那,捕捉住它的身影,咦?那不是……

小锁脸色苍白,一脸惊恐,小世子放弃了那个洞口,来安慰自己的小厮。祝雪迎拿出一根针,用内力把它弯成一个鱼钩状,一边打趣地对小锁说:“小锁啊,别怕,看我为你出气。”

小世子的注意力又被晓雪吸引去了,看着晓雪用小铲子,在岸边挖了几下,又停下来。他凑过去,晓雪突然把一条细长的东东,猛地拎到他眼前,把他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后发出恶作剧得逞的笑声:“嘿嘿……别怕,这是蚯蚓,看着恶心,不咬人的。别看它丑,可是益虫呢。”

口里说着人家是益虫,手上却狠心地把它一揪两半,一半串在了刚刚弯成的鱼钩上。鱼钩上穿上了渔线,晓雪就拎着渔线走近刚刚小锁掏的那个洞口。小锁还是惊魂未定,不敢凑过去看。小世子倒是大着胆子跟在晓雪的后头,脑袋伸老长。侍卫贺谨赶紧过来,保护小世子和小老板不被蛇咬伤。

晓雪一边弯腰蹲下,把钩子尖端朝下慢慢地伸进去,一边对小世子说:“你看这个洞口,和虾子藏匿的洞口不同,这洞口附近有光滑的游痕,洞里的水也上下微动。这不是小龙虾的洞府,而是黄鳝的。”

“黄鳝?”小锁和小世子都不约而同地重复着这个陌生的名词。

“是的,是黄鳝,也叫鳝鱼,长得有点像蛇,不咬人,可以做菜,肉质细嫩,非常好吃。过来,我教你们钓黄鳝。你们看,鱼钩下去了,这鳝鱼呆呆地,而且跟小晨晨一样是好吃鬼,嘿嘿,看着吧,它准会像饿过几天一样狠命地一口咬上,并立即把钩往里拖。”小世子本来想反驳晓雪说他是好吃鬼,却被眼前鱼钩被拖的场面吸引住,屏气宁息地看着。

“这时,我们趁势左右手交替着用力把钓子缓缓拉出来……半条鳝鱼露出洞外时,就左手把持着钓子,右手伸出中指会同食指与无名指把鳝鱼牢牢地夹住,拖出洞外,迅速扔进竹篓里。”随着晓雪的解说,一条长长的大母手指那么粗的鳝鱼被扔进篓子,那条被钓上来的鳝鱼在篓里先是狂跳一阵后,安静了下来。

小锁现在已经安定下来,跟小世子一起伸着脑袋去看这条新鲜物件儿。那黄鳝体细长呈蛇形,体前圆后部侧扁,尾尖细。头长而圆,嘴巴大,没有鳞,浑身滑溜溜的。小世子看着黄褐色的鳝鱼,迟疑道:“这个真的能吃?”

“当然!美味又营养,咱们找找,看还有没有黄鳝洞,多钓一些回去加餐喽!”晓雪一反刚刚懒洋洋的模样,来了兴致。

小世子也让晓雪帮他做了个钓钩,串上钓饵,高高兴兴地围着水塘找洞口。还别说,到中午的时候钓上来五六条大鳝鱼呢。

“小老板……您过来看看,这应该也是虾子吧!”负责看着瓦罐的贺谨,现在正瞪着眼睛看着罐子里的一种青皮透明的生物。

晓雪把手中的钓钩给小锁,让他继续钓刚刚找到的一个洞口,自己跑过来。首先看到的是水塘边那个小桶里,二十几条两寸、三寸不等的小草鱼,在桶里慢悠悠地游来游去,她龇牙一乐:“收获不小嘛!野生小草鱼,熬汤最补了。”

然后跑到贺谨身边,伸长脑袋往罐子里看,赫!一条大草虾在罐子里扑腾呢。晓雪伸手把草虾捞出来,惊喜地看着它肚子上那一坨已经成型的虾仔,高兴地用肩膀撞了下贺谨道:“不错嘛,继续,多钓几条养起来,赶明儿在庄子上弄个草虾养殖塘,清蒸对虾、香辣虾、黄金虾……嗯!有口福了,还可以大赚一笔呢,哈哈!”晓雪做着养殖发家的美梦。

这季节正是对虾繁殖的时候,贺谨又钓上来几条带崽的对虾。这对虾本来养殖周期就短,而且繁殖快,不出两年,还真让祝雪迎搞出个对虾养殖基地呢,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中午时候,收获满满的一行人回到晓雪的小厨房。祝雪迎又开始大显身手,做了鳝鱼大餐:“泡椒鳝鱼”“红烧鳝段”“?北芪黄鳝汤”“生爆鳝片”“梁溪脆鳝”“蒜香鳝鱼”……

小世子没想到鳝鱼看起来那么丑丑的,吃起来却是分外的鲜嫩可口,直嚷嚷明天还要去钓鳝鱼。晓雪告诉他,想吃鳝鱼不需要那么麻烦。天黑前可以去湖边放钓子,因为鳝鱼在夜间会四处出游觅食。用于散放的钓子,拿种钓鱼线只要两尺左右,一头系在一根大号的缝衣针眼上,拉过来在中部偏向针头部位打两个结,另一头拴在一根小木棒上,就成了。

下午时候,几个人一起总共做了几十把,每把穿上一段大蚯蚓,随意插在池塘的边上,等鳝鱼上钩。鳝鱼若吞吃了就会被缝衣针刺穿身体,牢牢卡住而无法脱身。晚上小世子回去了,晓雪与谷化风合作照着风灯去塘边,像捡拾一样,乐呵呵地捉回好多条鳝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