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73章 惬意

第二卷万马之兴 第七十三章惬意

“聚锦农庄”的调料作坊的产出被一批批运往江家各地的产业。目前作坊每月的产量只能够江家产业的使用,要开调料铺子,是远远不够的。

由于晓雪的惰性,加上调料原料的供应问题,“聚锦弄庄”调料坊最近两年没有扩张的打算。江家见能供应上自家的用度,对打算开调料铺的计划暂时搁浅,也没有什么怨言。

毕竟,物以稀为贵嘛,江家有了这些独门的调料,在饮食界更是一家独大。晓雪除了给江蕙孜然菜肴的菜谱,还写了四个腐乳菜谱,包含了“腐乳虾仁炒蛋”“腐乳排骨”“腐乳鸡”“腐乳蒸肉”;六个泡椒菜谱,有“泡椒牛肉”“泡椒鱼头汤”“辣辣泡椒虾”“泡椒雪花鸭脯”“泡椒花生酱鲤鱼”“泡椒炖鸭肉”,还有红辣椒为主要调料的川菜菜谱,如“水煮鱼”“辣子鸡丁”“川味麻辣锅”等,让江家各地的饭店家家爆满,有的都预约到一个月以后了。有头有脸的人都以能在江家的酒楼中请客为荣,请人办事如果定在江家的酒店中几乎没有办不成的,据说女皇曾私服去江家在京城的“得月楼”,特地品尝这些独特调料做成的菜肴后,龙心大悦,赞不绝口……

江家现任的家主,江蕙的老娘,乐得整日合不拢嘴,眼角的笑纹明显递增。她不住地叮嘱女儿,要她一定多跟她的义妹邵晓雪走动,不说邵记小老板那些稀奇的点子,就是饭桌上那些稀奇的菜式,漏个一式半式的,也能让江家的酒楼火上十天半个月的。当然江蕙也没忘给晓雪包上个大红包。

“聚锦农庄”的一切上了轨道后,能干的韩管事及其手下的各位小管事包揽了大小适宜,就又把祝雪迎晾了下来。

空闲了的祝雪迎又开始了上午学文,下午学武,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学习生涯。教文的陆先生和教武的胡晓蝶,每天对着这个天分极高,热情极低的学生,气得吹胡子瞪眼睛(如果有胡子的话)。陆先生口中出现最多的话是“如果你能花一分研究美食的精力在读书上的话,将来的头名状元非你莫属……”可惜晓雪对考状元做官没什么兴趣,在她心中做官是一门很大的学问,劳心劳力,哪有现在做个小生意,研究个小菜式惬意?

胡晓蝶也对这个自己死缠烂打收来的徒儿没辙,晓雪虽然很懒,经常找各种理由,拿各种美食,只为了躲避习武。可是她偏偏天分极高,一种剑法,只需跟她讲上一遍,示范一次,她就能舞得一分不差,想让她多练几次巩固熟练?门都没有,一个闪神就溜的不见人影了。胡晓蝶经常捶胸顿足,如果这个徒儿认真按照她的进度学习的话,不出五年,天下第一的名头非她莫属啊

到时候,医有大徒儿“小医仙”,武有小徒儿祝雪迎,她这个当师父的多有脸面?可是,这个小徒儿不争气呀,一听练功,跑得比兔子还快。每次都是被她拎回来,才勉为其难地练上个把时辰。

最近,小丫头的轻功在这每天出现的,你追我逃的游戏中渐长,当师父的想要捉住这个刁钻古怪的小滑头,还真得使出点本事呢。估计不久的将来,不使出全身力气,还真逮不住她呢。这让胡晓蝶很是后悔,当初为什么禁不住小徒儿的美食诱惑,答应先教她轻功了呢?

闲暇下来的晓雪,又成了小世子纠缠的对象,现在身体恢复得八九不离十的小世子,在九王回万马郡后,几乎每天都下山来找晓雪带他玩,因为他知道晓雪玩的花样很多也很有趣。下山的路已经摸得挺熟的小世子,现在下山不再那么劳师动众了,一个侍卫——贺谨,一个小厮——小锁。

每次下山前,小世子的俩贴身小厮都要进行一番争斗,都想跟着主子下山玩,可是主子只答应带一个小厮,他们俩当然卯足了劲儿的争夺伴随权,多数都是伶牙俐齿的小锁获胜,文静的桑子只有嘟着嘴生闷气的份儿。

如果下山的小世子赶上晓雪在学堂读书,或者被她师父揪住学武,便不去打扰她,自己跑到湖边钓虾子玩,百玩不厌。学习完毕或者逃课溜出来的晓雪,到湖边去一准能找到玩得不亦乐乎的小世子。

这几日正是盛夏最热的几天,陆先生的学堂放了避暑假。本想好好窝在家里避暑的祝雪迎,又被小世子欢快的叫声所扰乱。小晨晨因赶路和阳光照射,热得脸蛋红扑扑,比三个多月前那苍白无力孱弱惹人怜的模样,可爱到不知多少倍。小世子的皮肤真不知怎么长的,无论如何晒,都一直像牛奶一样白的,一点杂质都木有。每天跟着跑来跑去的小锁倒是晒得跟小黑炭一样,不过这样也阻止不了他跟班的热情。

祝雪迎拿了块帕子,帮小晨晨擦了擦汗珠,笑道:“这么热的天,不好好在山上避暑,还这样乱跑,也不怕中暑。”

薛晨咧开嘴,露出洁白的米粒般的牙齿,道:“到水边去就不热了,咱们去钓虾子吧,我家冰库里的虾子快吃完了。”又钓虾子,祝雪迎有种想撞墙的欲、望,你怎么就钓不厌呢?可是看着小晨晨那亮晶晶的,充满希冀的大眼睛,晓雪愣是说不出拒绝的话。因为怕看到小晨晨失望的没精打采的表情。

“好吧,你等我会,我去准备点东西。”要玩就要玩点新花样,晓雪带了个不大不小的罐子,几根细钢针,一块馒头,一把小铲子,再就是盛龙虾的篓子。

小世子见晓雪拿了馒头,纳闷地道:“晓雪,拿馒头做什么?你早上没吃早餐?别带馒头了,带点小饼干和小面包吧,可以当零嘴吃,嘻嘻……”

“馒头不是给人吃的,是用来当饵的。”晓雪白了他一眼,不过还是带了些小饼干和蜜饯果脯,待会在湖边找个阴凉的地方,可以边钓虾子边野餐。嗯,刚刚榨的西瓜汁,也带上两竹筒吧。

到了湖边,可怜的侍卫高手被派去捉蛤蟆,剥皮做饵。祝雪迎呢,在捯饬她带的罐子,她先用绳子把罐子口拴牢靠,选了三个点各扎根细绳,三根细绳呈三角状集中在一起,系在竹竿上,竹竿拎起来,罐子也平稳地离地而起。放着晓雪嚼碎的馒头的罐子,被放进了湖里。晓雪见小世子他们好奇地看过来,解释道:“这是用来钓小鱼的。”她让侍卫贺谨看着,隔一会就拎起来看看。

晓雪坐在湖边的阴凉处,有点无聊地看小世子和他的小厮小锁,乐此不疲地起杆落杆,眼角扫过一处湿淤泥掩盖着的小洞,招手让小世子他们过来,道:“老这么钓虾子,你们不厌烦啊?看见这处淤泥了没,来我教你们掏龙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