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83章 黑鱼

第二卷万马之兴 第八十三章黑鱼

祝雪迎带着小跟屁虫到书院的时候,看了看天色,lucky正赶上陆先生宣布课间休息一会。晓雪小心地避开陆先生的视线,从窗户里冲赵明英挤眉弄眼打暗号。可是赵明英不知道跟霍晓东他们聊什么,眉飞色舞,兴致勃勃,就是不往窗外看。

晓雪那个气呀,却又不敢大声嚷嚷,叫陆先生发现了可不得了,别说捉鱼了,就是中午都别想回家吃饭了。她眼珠一转,撮起小嘴,学了一声响亮的鸟叫,然后像暗号似的,两短一长,很是清脆。薛晨看着那个羡慕啊,拉拉晓雪的衣袖道:“晓雪,你回去教我吹这个口哨吧。”

清脆的鸟鸣果然吸引住了赵明英,她左望右看,终于发现窗户底下冒出的那颗鬼鬼祟祟的脑袋。她直接从窗户就翻了出去,跟晓雪一样半蹲着,偷偷摸摸地走出学堂的范围。

马芯兰发现赵明英不见了,心里有底了,她捂着肚子到陆先生那请假,说是吃坏了肚子,找先生给开副药去。等以出了学堂,就拔腿去追晓雪她们,追上后还气喘嘘嘘地抱怨:“小英子太不厚道,晓雪找你出来玩,怎么不叫上我啊。还好我机灵,请假出来了。”

赵明英嘿嘿憨笑了几声,把晓雪刚刚问她的问题,又向马芯兰问了一遍:“兰子,你见过脑袋大,嘴巴大,嘴里有细小的牙齿,浑身呈灰黑色,背上和头顶色较暗黑,腹部淡白,身上还有各有不规则黑色斑块的比较凶猛的鱼吗?”

马芯兰听了,头摇得向拨浪鼓似的,赵明英嗤之以鼻:“不知道,叫你来也没有什么用啊”

马芯兰想了个法子:“我可以带你们去问李打渔的,我们酒楼用的鱼都是她家送的。她打了几十年的鱼,如果咱这有你说的那种鱼,她一定见过。”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直奔河边李打渔的家。李打渔的刚刚送货回来,见这几个小盆友进了她家的院子,满脸堆笑地问道:“马小姐,邵小老板,你们光临寒舍,有什么事吗?”晓雪忙把自己想要的那种鱼的样子形容给她听。

李打渔的挠了挠头发,不敢肯定地道:“山脚那个池塘里有一种叫‘乌狗子’的鱼,挺像你说的那种。这鱼可凶了,不但捕食其他的鱼类,还吃小鹅小鸭呢……这乌狗子应该不能吃吧?”

晓雪听她这样一说,觉得这乌狗子九成九是黑鱼,便笑着向她道了谢:“如果乌狗子是我说的黑鱼的话,就能吃,你放心的抓吧。黑鱼的肉质非常的鲜美,还有给伤口消炎的作用呢。”

告别了李打渔的,晓雪率众来到她说的那个小池塘。这个小池塘,水流平静,池底泥沙细软,水草丛生,正是黑鱼生长的大好环境,心底便有十成把握了。

这个小池塘东边深,西边浅。浅水区域可以看到水底摇曳的水草,和水中的浮游生物。晓雪来到这里,脱掉鞋子,卷起裤管,就要下池塘。薛晨忙拦住她:“晓雪别下,那打渔的不是说黑鱼很凶吗?要是咬掉你脚趾头怎么办?”

祝雪迎哈哈大笑,道:“小晨晨,你真是太可爱了。鱼都是怕人的,怎么会主动攻击人呢?再说了,黑鱼那满嘴的细牙,别说咬掉脚趾头,就是留下牙印都困难。别担心,看姐姐我怎么抓鱼的。”

“真的没有危险吗?”小世子还是挺担心的。

“你就瞧好吧等着姐姐中午给你做酸菜鱼吧,鲜掉你的舌头”晓雪点了点薛晨的俏鼻子。在跟薛晨相处时,晓雪的保护欲总会不自觉地无限膨胀,虽然小了他两岁,却一直以姐姐自居。谁较小晨晨这么的我见犹怜呢。

晓雪往四周看了看,发现了一枝称心的长树枝,用自己随身携带的小匕首,把一头削尖,拿在手中掂量着,挺趁手。就带着这支简易“长矛”下了水。

池塘水源是山上的山泉,夏天里水温比较低,脚踩进去凉凉的,很是舒服。池底都是细细的沙子,脚趾陷进去,软软的,很好玩。晓雪在水中踩呀踩,玩上了瘾。赵明英和马芯兰看着心里也痒痒的,她们也学着晓雪那样,弄了个怪模怪样的原始“长矛”,下了水乱扑腾,顿时水花四溅,不一会儿,三个人的衣衫都已经湿了七七八八。她们谁也没在意这个,夏天嘛,太阳底下晒上片刻,就会干的,回家不会被家长逮到。

薛晨看她们玩得高兴,在岸边跃跃欲试,却被小锁死死地拽住,口里哀求着:“小公子,你是男子,不能像她们这样露胳膊露腿的,影响闺誉啊。男子要是露出小腿,会被人说不正经的,那闺誉可就全毁了。小公子,咱们不能下去,就在这岸边看着吧。”

祝雪迎见薛晨一脸不高兴,便逗他开心:“小晨晨,你别下来了。水挺凉的,你身子弱,冻有病了,你母亲铁定不会让你再下山玩了。你在岸边等着,姐姐抓到鱼,还要你给拿着呢。”这样说着,薛晨的脸色才好了那么一点。

晓雪转身看看被搅得混浊的池水,一脸黑线,冲着兀自玩得很开心的两位,大吼一声:“好了别玩了,捉鱼要紧”

赵明英和马芯兰像停了电的机器似的,马上安静下来。晓雪往池塘里面走了几步,睁大了眼睛,瞅着水底的动静。赵明英腆着脸凑上来,道:“那个——我们抓到的鱼,晓雪中午也顺手帮料理下吧?”

晓雪白了她一眼,吐槽道:“那你也得能抓到鱼才行呀?”说话间,她的眼睛仍然没有离开水底,突然,她眼睛闪过一抹亮光,嘿那个水底黑乎乎的影子,不正是她要找的黑鱼吗

晓雪小心翼翼地靠近那个黑影,高高扬起手中的鱼叉,瞅准时机就正对着那个影子插了过去。哎呀很可惜,没有叉到。赵明英哈哈取笑:“瞧你那什么技术,看我的”

黑鱼的鲜美没有被人认可,加上它又十分凶狠,所以它们安逸的生活很少有人打扰。因此,浅水区散步的黑鱼还是不少滴。很快,赵明英的眼睛也锁定了一只黑鱼,她自制的鱼叉也准确地叉了过去,可惜,也连人家的尾巴都没碰到。赵明英闹了个灰头土脸,发狠道:“奶奶滴,我就不相信捉不到你,你给我等着”

水中的三个人,鱼叉不停地抛向水里,可惜,两刻钟过去了,三人手中依旧空空如也。薛晨在岸边急得直跺脚:“你们到底行不行啊,要不,咱们去请刚刚那个李打渔的来帮忙吧,别到了中午,一个鱼也叉不上来。我的酸菜鱼不就得泡汤了?”感情他只是担心吃不到鱼而已。

晓雪的牛脾气上来了,她不服输地哼了一声:“求助于人有什么意思,还是自己亲手捉来的吃起来更美味。我还真不信邪了,不抓到一只,我今天就不回去了。”她瞅准了一只黑鱼,又快又准地叉过去。可惜还是没得手。那条黑鱼,悠哉游哉地甩着尾巴游走了,一副我一点儿也没把你放在眼中的模样。

晓雪开始反思了,为什么明明很准确地投向了那只鱼,却叉不中呢?晓雪将鱼叉拄在水中,靠在上面。突然她发现本来笔直的鱼叉,在水中的部分却看起来弯曲成一个角度了。她恍然大悟,一拍脑袋:“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折射物理学中的折射原理。哎呦,你看我的这笨脑袋。小英子,兰子,我知道怎么能抓到鱼了。”

等赵明英和马芯兰聚集过来,她开始给她们讲解简单的折射原理:光从空气斜射入水,传播方向一般会发生变化,也就是说咱们现在看到的鱼,其实并不是鱼真实所在的位置,当然叉不到了。

那是因为从上面看水,玻璃等透明介质中的物体,会感到物体的位置比实际位置高一些。这是光的折射现象引起的。因此鱼儿在清澈的水里面游动,我们可以看得很清楚。然而,沿着咱们看见鱼的方向去叉它,却叉不到。有经验的渔民都知道,只有瞄准鱼的下方才能把鱼叉到。

晓雪此时又看到一只黑鱼,在水底嚣张地游来游去,如入无人之境。她信心满满地,瞄准眼睛看到的黑鱼的下方,稳稳地叉了过去,果然,那只大约两斤重的黑鱼,被死死地钉在了鱼叉上。晓雪把鱼从叉子上取下来,扔向岸边拍手叫好的薛晨,继续用她雷达似的目光,搜寻着黑鱼的影踪。

赵明英和马芯兰将信将疑地按照晓雪的方法试了几次,果然也有所收获。当将近午时的时候,薛晨手上已经提着用草绳拴着的五条“乌狗子”了,薛晨满脸笑容地看着手中的战利品,高兴地道:“晓雪,差不多够今天中午吃的了,太多吃不完的话,你们家没有冰库,会放臭的。”

晓雪此时正瞄准一个大家伙,在水中初步估计,至少在五斤以上。她听见薛晨的话,怕惊动那只黑鱼,没有搭腔,只是挥了挥左手,右手中的鱼叉缓缓地举起,刹那间像离弦的箭一样,带着风声,刺向了目标……

“嘿看我捉了只大家伙”晓雪使了点力气,才举起手中串了那只黑鱼的鱼叉,向赵明英她们显摆着。

“哇果然不小,有差不多十斤吧晓雪,可真有你的。”赵明英羡慕地赞叹着。

“你们收获怎么样?”晓雪亲手用草绳拴了这尾有将近一米长的黑鱼,打算胜利班师。

“我才抓了三条两斤多重的。”赵明英不好意思地,晃了晃自己的战利品。

“我才两只呢……”马芯兰不满意地撇了撇嘴。

“差不多够了,你们家一顿能吃多少啊,又不当饭吃。走喽回去收拾黑鱼去。”晓雪振臂一呼,得到了大家的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