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84章 小世子吃醋了

第二卷万马之兴 第八十四章小世子吃醋了

祝雪迎回到邵家后,拎着那个从地上可以到她脖子的战利品,兴冲冲地踏入本来风哥哥的房间。

黎昕睡了一个多时辰,刚刚醒来,就看到晓雪拎着条,她必须把胳膊抬高才能使它不拖到地上的大鱼,兴高采烈地进来了。

晓雪见黎昕醒着,便换了只手拎着鱼,冲他甩了甩,道:“看到了吗?这么大的黑鱼,没见过吧。嘿嘿……中午用它熬汤,有助你伤口愈合。”

黎昕看了看她沾着泥点的,还未干透的白色上衣,感动地抿嘴一笑,道:“先去换身衣服吧,湿的衣服穿着多难受”

“好,我先去换衣服。韩秋……把鱼拿下去收拾干净,按我以前做水煮鱼的方法,拆骨切片,再把我腌制的酸菜也取两碗出来,今天主菜‘酸菜鱼’。还有,拆下的鱼排不要扔掉,可以做香酥的‘炸鱼排’。这只大的鱼尾部分切段,用水浸泡去腥,给小昕做‘乳香黑鱼汤’用的,其余部分切成薄薄地片,做成‘玉带黑鱼卷’……”晓雪脑子里关于黑鱼的菜式,一样接一样的涌出来,好像是脱缰的野马似的不受控制。

午饭时分,黎昕看着晓雪端过来的熬成乳白色的“乳香黑鱼汤”和晶莹剔透玉雕般的“玉带黑鱼卷”,和一碗熬得到位的浓浓的白粥,迫不及待地拿起勺子尝了口汤,鲜美浓厚的香味浸染着他的舌头,又夹起一卷“玉带黑鱼卷”软嫩的鱼肉中夹杂着说不出是什么的肉菜,在嘴里行程丰富的口感,好吃地让他差点把舌头都吞下去了。

黎昕又夹起一条黑鱼卷,塞进嘴巴,含含糊糊地问:“这怎么做的,怎么这么好吃啊。”

晓雪耐心地向他解释:“外边一层是薄薄的黑鱼片,越薄越好。里面的馅是卤过的后腿肉、鸡脯肉、香菇和玉兰片切成丝混合在一起的。黑鱼片将这些馅料卷好以后,再用蛋清糊收口,用韭菜系好。放在盘中蒸上片刻,高汤勾芡淋在黑鱼卷上,再点几滴香油,就成了。怎么样,给句评价”

“质嫩洁白,咸鲜爽滑。”黎昕赠与她八个字,然后又投入到黑鱼卷的战斗中去,很快干掉六个黑鱼卷的黎昕还觉得意犹未尽。江湖上传闻邵记小老板做的美味,此味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寻哪。果然确实如此嘿嘿,在这养伤期间,可有口福喽

晓雪见他吃完了几卷“玉带黑鱼卷”,帮他盛了碗汤,并细心地捡了几块没刺的鱼肉放进去,道:“你现在还是以流质食物为主吧,黑鱼卷吃多了,加重肠胃的负担,会使内伤加重的。”

“我的内伤已经全好了,你的灵药挺有用的。”黎昕不是为了吃食而这样说的。刚刚晓雪她们出门抓鱼的时候,他已经打坐运功,发现不但内伤痊愈,内力还凭空增加了一半不止呢。而晓雪却把他的话当做是借口。

韩夏端着一个托盘进来了,他把托盘放在床边的桌子上,接过晓雪手中的汤碗,道:“少主子,我来喂黎公子喝汤,你忙了半天,还没来得及吃饭呢。奴才把厨房里的各式菜肴都取来一份端来了,您赶快吃吧。”

晓雪将手中的碗递给韩夏,忙了半天,还真有点饿了呢:“赵明英和马芯兰走了吗?”

韩夏回道:“回少主子,赵小姐和马小姐,在酸菜鱼起锅后,就端着回家了,还借走了厨房里的两个锅子呢。”

“嗯,两个家伙不可能只端了酸菜鱼一样菜吧?”晓雪还是了解两个损友的品行的。

韩夏捂着嘴笑了,道:“少主子猜的真准,两位小姐还偷偷地包了炸鱼排、鱼肉煎饼和黄金鱼子卷呢。其他的要不是不好带的话,估计也难逃她们的黑手。”

黎昕在她们谈话的时候,伸头看了看桌上的五六样菜肴,除了“玉带黑鱼卷”和自己的一样,其他的自己都没有,不禁问了句:“晓雪,桌上那些都叫些什么名堂,看起来好漂亮哦。”

晓雪指着一份颜色金黄的菜肴,道:“这是‘黄金乌鱼子卷’是用薄薄的面皮包乌鱼子炸成的,特色是香酥焦脆。”

又一一指过去:“这是‘酸菜鱼’,汤酸香鲜美,微辣不腻;鱼片嫩黄爽滑。这是‘炸黑鱼排’,色泽金黄,外焦里嫩。这是‘油泼黑鱼’,肉质细嫩,鲜香味美。这是‘血旺财鱼花’油亮美观,味鲜微辣。这是‘脆椒鱼丁’,红白分明,香脆微辣,风味独特。”

黎昕听了她的介绍,悄悄地咽了口唾沫,竭力掩饰自己的嘴馋。却没有逃过晓雪的目光。祝雪迎微笑着解释道:“不是我舍不得这些菜,是这些菜不是油炸,就是酸辣,对你伤口愈合不利。你现在的情况,吃鲇鱼炖的汤或者鸽子汤,可以加速伤口愈合和减轻疤痕的突起。

少吃点辛辣以及容易发的食物,象辣椒,腊肉,羊肉,牛肉等等。尽量别吃或者少吃酱、醋等上色调味品这样容易加重伤口颜色……”

黎昕也知道晓雪是为了自己好,可是面对美食的诱惑,谁有能淡定呢?

晓雪眨了眨眼睛,道:“要不……我把这些端到院子里跟小晨晨他们一起吃?”

“不用”黎昕收回自己哀怨的目光,赌气似的,咕嘟咕嘟一口气把鱼汤喝完,剩下的鱼肉,拌进白粥中,三两口扒完,躺回**生闷气。

晓雪见状咧开嘴乐了,个头再大,也还是个十五岁的孩子,果然还是有些孩子气的。晓雪许诺说:“等你伤好了,我给你做一桌大宴,为你庆祝,到时候你想怎么吃就怎么吃,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吃多少就吃多少,不会有人限制你,放开怀的吃……行吗?”

“你,说话要算数哦……”半晌,**才传来黎昕瓮声瓮气的回应。

为了使黎昕的伤口更好的愈合,祝雪迎可谓是绞尽了脑汁。她记得在哪本书上看过,猪皮可以补充胶原蛋白,对伤口的愈合有好处。就做了一盆“猪皮冻”,让小世子的侍卫端着回去,在冰库中冰成果冻状,然后再挖空一块冰,将冻好的猪皮冻带回来。当然,小世子不忘给自己留下一半。晓雪做的好东西,怎么可能让他一个人独享?晓雪这段日子的注意力分在伤员身上不少,已经让小世子很是不爽了晓雪青梅竹马的风哥哥,温柔又会做饭(小风已经学会晓雪八成的做饭功底),晓雪喜欢他小晨晨没有意见。可是,这个半拉拉出现的高壮男子,成天只躺在**指使晓雪做这做那,小世子早就有意见了。

这不,晓雪听说鸽子汤能减轻疤痕的突起,加快伤口愈合的速度,又跑到山林里去逮野鸽子去了。小世子在第N次找晓雪玩,又没见到晓雪的时候,怒了

他冲进被黎昕占据的风哥哥的房间,也是因为他,晓雪和风哥哥没有成亲就住一间房,睡一间床。小世子冲着半躺在**,悠闲地看书的黎昕,很不高兴地嚷道:“你伤口什么时候能好啊别假装伤重,赖在这里舍不得走啊”

黎昕被他说的有些心虚,这是被救的第五天了,那些浅一点的伤口已经只剩下淡淡的一条印子了,就连左臂上深可见骨的伤口,也快要脱痂了。他现在的状态,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只要小心些胸前的伤口和接好的肋骨,完全是可以离开的了。不过这里好吃好喝还有专人伺候,还真像小世子所说的,舍不得走了。谁能舍下晓雪一日三餐,精心准备的药膳呢?

黎昕赶走那抹淡淡的心虚,理直气壮地道:“我肋骨断了,你没听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吗?再说了,我又没住你们家。晓雪都没赶我,你凭什么赶我走?”

小世子活到这么大,还真没跟人吵过架,哪里能说得过经常跟两个姐姐争吵互讽的黎昕,三言两语,就被他堵得说不出话来。只能红着眼睛干跺脚。

就在这时候,祝雪迎从外边进来了,手里拎着两只野鸽子,兜里还揣着几枚鸽子蛋。

小晨晨一见晓雪,那个委屈呀哇的一声,就朝晓雪扑过去,抱着晓雪哭得那个惨烈呦晓雪被他弄蒙了,认识他那么久了,即便是疾病缠身的时候,也没见他这么哭过,到底怎么了这是?

她用眼神询问他的小厮——小锁。小锁刚刚也被小世子出去找晓雪小姐了,他跟晓雪是前脚后脚的进来的,也是一头雾水呀。晓雪看着涕泪纵横小花猫似的薛晨,没有谁哭泣时的样子比小世子更惹人怜惜了。晓雪那个心疼呀,忙安慰他说:“小晨晨乖,不哭啊……姐姐抓到两只野鸽子,中午给你做‘脆皮乳鸽’‘人参肉桂炖乳鸽’好不好?”

小世子一听有吃的,也顾不上流眼泪了,他用手背抹了把眼泪,那模样可爱到爆他嘟着嘴,抬手指着黎昕道:“好但是,做的鸽子不给他吃”晓雪这才明白,原来是跟黎昕斗气呢

“你不要忘了,晓雪是为了我,才去抓的鸽子。所以说,这鸽子是给我抓的,我吃它才是名正言顺,不给我吃?我看不给你吃,还差不多”黎昕悠然地翻着书页,一副我没把你放在眼里的拽样,让小世子更为生气。

他不讲理地大嚷着:“不给你吃,就不给你吃,我不让晓雪给你送,你躺在**下不了床,看你怎么吃”然后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交叉着双手,在那沾沾自喜。

黎昕表现出连理他都懒得理的高姿态,淡淡地白了他一眼,继续看他的书,小世子直接被无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