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85章 武林盟主出现

第八十五章武林盟主出现

中午时候,一盘色金黄,皮脆嫩的“脆皮乳鸽”平息了小世子的怒气,在晓雪的许诺下,他喜笑颜开地霸占了整个鸽子。在薛晨津津有味地享受美味时,晓雪忙给韩夏打暗号——趁世子不注意,盛一碗

党参黄芪鸽子汤给黎昕送去。使唤韩秋是不成的,这小子不知哪根筋不对,对黎昕怀有抵触心理,还跟小世子结成统一战线,一唱一和地表达他们对其不爽。

当晓雪把最后一道“酒酿鸽子蛋”做好端到饭桌的时候,小世子已经吃掉了一半脆皮鸽子,并且很懂事的把另一半留下来,对刚刚坐下的晓雪和谷化风道:“晓雪,风哥哥,你们也尝尝脆皮鸽,很好吃呢,哼,就不给那个臭家伙吃。这盘是什么?”小世子指着晓雪刚端上来的鸽子蛋,问道。

“这是‘酒酿鸽子蛋’,特点是:汤清色雅、醇香扑鼻,鸽蛋甜嫩,营养丰富。多吃点……”晓雪给他盛了一小碗,放在他面前。

小世子尝了一颗鸽子蛋,果然如晓雪所言,味道很不错呢,不过他刚刚吃掉半只野鸽子,这野鸽子可不像现在的鸽子小小的,跟土鸡差不多大呢。胃里已经满满的小世子,喝了两口汤,用施恩的口气道:“这个酒酿鸽子蛋给那家伙送一碗吧,免得到时候邵姨和狄叔把他父母找来,他还没养好伤口,反而多在这儿赖几天呢。”

是的,邵紫茹带着夫君出远门了。黎昕的家在衡阳,距离邵紫茹的老家只五六十里路的路程。邵紫茹携夫君出来已经五六年了,这次借着通知黎昕家人的机会,她们也回家看看。虽然是被赶出来的,可是父母亲情是割舍不下的。狄奕可一直都惦记着在邵家做管家的母亲,自从跟着邵紫茹漂流到此后,他就再也没有家人的音信了,不知道母亲和爹爹,还有年幼的弟妹们,会不会因为他的任性,而被邵家赶出来,不知道现在他们的生活过得如何。

正因为他对家人的牵牵念念,在晓雪提出让商队捎信去衡阳通知黎昕的母亲来接人时,毅然决定亲自去衡阳,去的途中趁机转道家乡。对于夫君的提议,邵紫茹是无条件的支持的,她在铭岩是出了名了宠女和宠夫一族呢。

邵紫茹领着黎昕的母亲和爹爹回到铭岩的时候,已经是二十多天以后了。此时的黎昕外伤已经痊愈,一些浅一些的伤口连疤痕都没有留下,这当然身上晓雪从师父那缠来的去疤灵的效果了。就是胸前那道狰狞可怖的伤口,也在晓雪的精心护理下,仅留下淡红色的印迹。据胡晓蝶说,只要坚持使用她的祛疤药膏,一年以后这疤痕虽说不能完全消除,却会淡得让人无视它的存在。

黎昕的爹爹一进门看到院子里帮忙洗菜的儿子,就立刻扑过去,紧紧把儿子拥进怀里,哭喊着:“我的儿呀——我的心肝,你要有个三长两短,可让爹爹怎么活呀……你说你那死鬼老娘,好好一个儿子,非让跟着练什么武啊,弄的一身女子气不说,还差点把小命给丢了……”

黎昕的爹爹身材十分娇小,他紧紧搂住蹲在地上洗菜的小昕宽宽的肩膀,几乎环抱不过来。黎昕张开两只湿淋淋的手,无奈地任情绪激动的爹爹像小猫抱大狗似的拥着自己,听着他心疼的哭诉。

黎昕的爹爹哭喊了一会,有些累了,终于放开儿子,用通红的眼睛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道:“你这个不孝的臭小子,劝慰我一下会死啊。人家生的儿子是爹爹贴心的小棉袄,那小嘴哄起人来,听着都甜到心里。我倒好,生了个木头疙瘩,还是整天让我提心吊胆,懆心不已的木头,唉……”晓雪听着黎爹爹的话,差点笑出声来,看来这黎爹爹不像他外表那么温雅贤淑呀。

黎昕把手上的水甩干,往衣服上擦擦,扯了扯嘴角,道:“经验表明,我越是安慰您,您哭闹的时间便越长。只有让您静静地发泄够了,才能安静下来。”

黎昕用擦干了的双手,轻轻环住爹爹的肩膀,拍了拍,柔柔地安慰道:“爹爹,儿子已经没事了,你看看,儿子不是生龙活虎地站在你面前吗?”说完,还在爹爹面前转了一圈,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很悲催地砸在了未完全恢复的肋骨上,龇牙咧嘴了一番。

黎爹爹的眼睛又红了,马上抓住儿子的手,不让他继续虐待自己,关心地道:“怎么了?哪儿疼?让爹爹看看。听说伤得可不轻呢,差点连小命都没了。你说你,就不能像男儿家那样老老实实待在家里绣绣花、看看书、写写大字吗?非学着你那些个师姐,出来历什么练啊。本来就长这样了,要再弄一身的伤疤,你这辈子就呆在家里当‘老少爷’吧”黎爹爹紧箍咒跟唐僧,那是有得一拼。

“当老少爷好啊,我天天在爹爹身边伺候着,娘亲一年有半年不在家,有我陪着,您不孤单啊。”黎昕接到晓雪的示意,拉着爹爹的手,往会客厅走去。

“你就玩嘴儿吧,这两年,你母亲出门,那次没带你了。又说什么不出嫁陪我,我看是陪你母亲还差不多……儿子,你真没事了?”黎爹爹又不放心地问一句。黎昕重重地点头,表示肯定。

“小弟,你这次玩的也太大了吧。姐姐送你四个字‘量力而行’,别把小命玩儿掉了,让二爹爹伤心。”晓雪从她的话语中,很快明白说话的是黎昕口中的“臭嘴二人组”,他的双胞胎姐姐之一。

之二也开始说话了:“不过我挺佩服你的,‘狼图五霸’你也敢惹?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小弟啊,你运气还真不错,歪打正着了。今年的年会老大的位置非你莫属啊”她的口气酸酸的,看来她们门派要出个“大师兄”喽。

进入会客厅后,晓雪吩咐着上茶。给武林盟主上的是自家炒制的清茶,晓雪偶尔喝一次这世界煮过的茶砖后,诧异那些权贵怎么能将这样苦涩的茶水喝下口的。于是,今年春天,晓雪找来学院的同窗们上山采野茶,亲手炒制了十来斤茶叶。不过,陆先生分一些,九王喝过强取豪夺了一些,师父偷走一些,自家娘亲喝了一些,现下家里仅有两斤左右,用来待客了。

“盟主,自家炒制的茶叶泡的清茶,不成敬意,将就喝着吧。”邵紫茹客气地对黎姿颖道。

黎姿颖双手接过,掀开茶杯的盖子轻轻一羞,香气清高持久,香馥若兰;定睛一看,外形挺直削尖、扁平俊秀、光滑匀齐、色泽绿中显黄。汤色杏绿,清澈明亮,叶底嫩绿,匀齐成朵,芽芽直立,栩栩如生。低头品饮茶汤,沁人心脾,齿间流芳,回味无穷。黎姿颖不由得脱口而出:“好茶刚刚邵老板说,这是你们自己炒制的茶叶?”

邵紫茹面带骄傲地道:“是小女亲手炒制的茶叶,怎么样,味道还中吃吗?”

“你女儿炒制的?”黎姿颖眼睛捕捉到那个年纪小小,个头小小的女娃儿,不敢相信如此好茶是出自她的手中。

祝雪迎赶忙上前行礼道:“晚辈祝雪迎,见过盟主前辈。”在黎姿颖一进门的时候,晓雪已经把她打量个清楚了。果然不愧是武林盟主,浑身透出内敛的英气,两道浓眉,一对细长的凤眼精光不时乍闪,英挺的鼻梁,宽厚的嘴唇,高大魁伟的身材。她跟黎昕站一起,谁也不会怀疑她们是母子,因为黎昕出来嘴唇不像她,其他都跟她似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黎昕刚得空从他爹爹的无限关心中脱身出来,他好似炫耀自己珍爱的玩具一样,向母亲得意地道:“娘亲,晓雪可厉害呢,不但各色茶汤可口,饭菜更是极美味。您看我这手中的西瓜奶茶,消暑解渴又甘甜无比。爹爹,您大热天,赶路辛苦了,多喝点冰镇的水果茶。”

说着,给爹爹又倒了杯西瓜茶。黎爹爹甜蜜地享受着儿子的孝心,茶甜,心更甜哪。

黎家双胞胎姐妹中的妹妹黎纯凡喝着手中醇香的清茶,眼睛还不时地盯着小弟手中的奶茶,典型的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类型。晓雪又让人上了些椒盐西瓜子。喝茶吃瓜子唠嗑,搭配得多么恰当呀

双胞胎中的姐姐黎纯仙咂咂嘴,道:“感情小弟这些日子不是在养伤,而是在享福呢。不愧是传闻中的邵家,端出的东西果然与众不同哪。”

黎姿颖还没进门就感受到这简陋小院里的不简单啊。前头临街铺子里错落有致的桌子摆放,不显拥挤却能极大程度的容纳最多的人;员工整齐划一干净利落的打扮,不卑不亢宾至如归的态度;小院树荫下看起来就舒适得让人想躺上去的摇椅;更别说这独特的待客之物了。黎姿颖又品了口茶水,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