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88章 新居

第 090 章 新居

九王听到这里,才觉察到晓雪是那种要么就不做,要么就做大的人,她在头脑中过滤了下手下那批忠诚的死士,觉得晓雪缺的这两样她都能提供,于是咬了咬牙,道:“我府里有这样的人才,你若信得过,我可以为你提供!”

“好!那就多谢王爷了,为了表达晓雪深深的谢意,草民送两成股权给王爷,望笑纳!”晓雪现在是彻底歪曲了王爷的用意,她以为王爷说服她进军万马郡,主动提供帮助,是为了分一杯羹,所以很爽快地主动奉上。

九王的脸刷地拉了下来,这次真的是咬牙切齿了:“你以为我会把你那两成的利润看在眼里,本王拔根汗毛都比你的大腿粗,留着做资金倒腾你的新花样吧。”

晓雪彻底迷惑了,不是为了钱,九王这么热心是为了什么?九王很快又接着说道:“别想得那么复杂,我要不是为了晨儿,才懒得理你呢!住的院子我给你准备好了,不需要另外买或者租了。店铺的位置你自己去选,搞不定的再来找我!好了,本王日理万机,就不在你这浪费时间了。”说着,起身打道回府。

祝雪迎一边恭敬地送至门口,一边寻思着:敢情,我是沾了小晨晨的光呀!

等两天后去万马郡为店铺选址的时候,顺道去看了王爷给准备的院子的时候,晓雪终于明白为什么王爷这么热心地帮助她了。

新院子是紧挨着九王府的,确切的说,是王府里分出来的一个独立的院子,重新开了个大门上面金灿灿地提上了“邵府”两个大字。院子十分的雅致,殿宇亭台、楼阁回廊、幽深庭?院、?假山流水,让晓雪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里。尤其是那坐北朝南的两层阁楼,下边正中有会客之所,两边分别是书房和客房。上层分别是邵家人的卧房,房中各自配有耳房。晓雪的那间最靠近王府,推开房间的小窗,能看到王府中的小花园。

院子和王府可以说是一墙之隔,中间有个小角门没有封上,正当晓雪诧异为什么这儿还留个小门时,小世子从角门那边窜进来,一脸兴奋的模样:“晓雪,晓雪,以后我们是邻居了呢,你看,以后我们来往多方便?”

已经过完十三岁生日的小世子,身形已经初长成,他有着当下男子都非常羡慕的身材,和令晓雪羡慕不已的白皙皮肤,就像刚刚剥皮的鸡蛋,嫩嫩的,像是风一吹就会被刮破,长长密密的睫毛微微上卷,覆盖在像黑水晶一样闪烁着的双眸里,此时满是纯真的喜悦,身上还飘散出一股淡淡的清香……

“呃……小晨晨什么时候回的王府呀?”昨天小世子还到邵记面点打劫了一笼红豆发糕呢。

“母王说这两天晓雪就搬到万马郡了,你都不在铭岩了,我当然也回来了。没想到母王会把西苑划给你们做府邸呢,一会要好好谢谢母王。”小世子还在沉浸于跟晓雪做邻居的喜悦中。

现在晓雪是彻底明白九王的用意了,敢情她是让咱给小世子当保姆兼厨师呢。不过看在小晨晨这么可爱乖巧,长的又漂亮的份上,就欣然接受吧。

“晨儿也在呀?”九王的声音从角门那边传来,她的后边跟着一位三十多岁成熟干练的女子,“晓雪啊,这是尤茗涓,王府的二总管,本王分封时得的铺子庄子,都由她管理,能力方面你不用担心。”

“君子不夺人所爱,晓雪这么敢用王府的总管呢……”晓雪有些诚惶诚恐,最大的疑虑是王府里出来的人,会不会自觉高人一等,不服调遣?

“得了,得了,你就别矫情了。尤总管是自愿过来的,不要担心她有什么情绪,尤茗涓出身商贾之家,也不会自觉不凡……总之啊,本王手下,还就没有比她更适合给你当助手的。”九王也看出她的担心来,打消了她心中的疑虑。

尤茗涓顺势拜见新东家,悄悄地打量着未来的小主子:一双晶亮的眸子夺人眼球,明净澄澈、灿若繁星,当她灿然一笑时,眼睛完成一对小月牙儿,所有的灵韵都都从这对能看穿一切的眼眸中溢出来。

尤茗涓在四年前就对邵记的小老板充满了好奇,那一件件稀奇却美味的调味品,层出不穷的产出;那一道道色香味俱全的菜肴的出炉,尤其是体弱多病,挑嘴到了极致的小世子在她手上,变得活蹦乱跳,白嫩健康,她就知道小老板是个不凡之人。所以,当王爷在府里召集所有的管事,提出小老板身边缺个左右手时,她毅然放弃了府中令人尊崇的职位,主动提出过来时。让其他个管事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暗暗笑她傻。岂知三年以后,那些个管事追悔莫及,恨自己当初没有眼光。

晓雪从尤茗涓身上看到了发自内心的恭敬和忠诚,尤茗涓身上的自信与干练也正是晓雪所需要的,很快晓雪就承认九王推荐的这个二掌柜的能力与才干。

送走了九王,和那个发话晚上来蹭饭的小世子,晓雪和尤茗涓来到了书房。祝雪迎非常老练地给尤二掌柜下达指令:“尤掌柜,你在海川街附近寻一处大一点的店面,最好在五间以上,要两层的。如果实在找不到两层的,买一层的自己盖也成,不过得多费很多功夫。嗯……不着急,我的打算是过了年再开业。”

尤茗涓道了一声是,嘴巴张了张,似乎有话要说。祝雪迎发觉后,露出温和的笑,道:“尤掌柜,有什么提议就直接说出来。我是很乐于听取别人的意见的,博采众长,集思广益嘛!”

尤茗涓也没有客气,用恭敬地语气问出心中的疑问:“小老板,为什么店址选在平民和商贾聚居的海川街,而不选达官贵族富人云集的明阳街呢?离家也近些。”

“这个问题很有价值,据我今天的实地观察,明阳街虽说消费群体的消费能力比较高,但是已经有了江家的‘福祥大酒楼’和梅家的‘味源酒家’,这两家在明阳街已经有了自己固定的客源。即便我有这个自信在两家的夹击下站稳脚跟,并且发展起来,却需要一定的时间。而且还得得罪邵家的一个大客户——江家,此为下策。

海川街虽说聚居的多是家境中等,中上的人家,以及一些商贾。它有个很大的优势,那就是人流量大。海川街距沧洪江在万马郡最大的码头也不过一刻钟的路程,这样有多了一层流动客源。”

“可是,在小老板说的这些客人中,能有几个愿意到大酒楼里,去吃一餐花费掉她们全家半个月或一个月收入的菜席呢?”尤茗涓的脑子还是没转过弯儿来。

祝雪迎笑笑地看着尤掌柜:“谁说我要开大酒楼来的?谁说吃上一餐要一个月的收入来的?”

“那……小老板打算——”尤茗涓有些摸不透小老板的心思,邵家以美食闻名,难道小老板不打算做饮食?

“我要开个‘快餐店’,快餐重在‘快’字,大众化、节时、方便是它的优点。我要让我们的快餐店成为品位特色、卫生安全、营养健康、简便快捷的品牌式餐饮模式。”此时的祝雪迎脸上自信的光芒如此的耀眼,让人不敢正视。

虽然尤茗涓对于“快餐”这个概念还是有些模糊,从小老板那能照亮一切黑暗的阳光板的笑容中,她仿佛已经看到“邵记”的种子在华焱遍地开花,硕果累累……

“还有,我画些桌凳碗盘什么的,还得麻烦尤掌柜找人打制来。”晓雪吩咐韩秋磨墨,自己摊开宣纸开始画起来。

铭岩学堂里,也曾开设绘画课。虽说祝雪迎这几年总是隔三差五的去一趟学堂,这书画功底不能说是自成一家,也可以说是小有所成哪。主要是兴趣,和前世的素描打下底子,才能事半功倍。

晓雪先是画了几种长短不等的宽木桌,分别是单边三人桌、两人桌和一人桌。桌子搭配的椅子就更别致了,一个椅背两面都有椅面,坐上去好似两个人在背靠背,这样放在铺子里可以充分地节约空间。

尤茗涓看着晓雪开始画的,长方形,中间有几个不规则格子的物品,纳闷地问:“这是什么?”

“哦,那个是餐具。你看这最大的一块放米饭,其他的小格子可以放各色的菜品,很是方便。这个最好用竹做的,这样饭菜都会带着一股竹子的清香。再加上一个相同质料的汤碗,尺寸,我都写在旁边了。”晓雪的行草潇洒自如,正如她的性格。

“我再设计几个造型别致的碗啊,盘啊,杯子什么的,你拿去,联系家靠得住的瓷窑,告诉她,将来我们的所有餐具都从她们那烧制,做精致点。”晓雪笔下一个个造型独特的碗盘渐渐成形,尤茗涓看着眼花缭乱,不禁为小老板的独特创意所钦佩。

“好了,等你的店址选好后,我再给些店面装修的图纸,到时候我也会去店里亲自监工,我要我们的‘邵记快餐’还没开张,就成为大家口耳相传的焦点,让那些新意吸引我们的第一批顾客,再用味觉打动她们。”晓雪的眼睛里满是对未来的憧憬。

尤茗涓心中默默地道:“恐怕第一批客人不是为了新鲜,是为了邵记的名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