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89章 买铺风波

第 091 章 买铺风波

尤茗涓的办事效率真不错!晓雪以为至少也得十天半个月的才能有房子的消息,所以次日就回了铭岩等消息。谁知第三天,万马就传来消息说,找到合适的房子了,让小老板去看看。

晓雪骑上十岁生日那天,大师兄送的礼物——一匹赤骥宝马。赤骥马浑身毛色赤红如火,据说可以一日千里,不过晓雪还没有试验的机会,骑上去只感觉到比一般的马快一些,不过它腾空落地稳且轻,所以骑上去一点也不觉得累。晓雪对这匹马喜欢的紧,不但每天亲自照料它的饮食,还给它起了个自以为很拉风的名字——火云(也不怕火云邪神抗议盗版)

说到晓雪的大师兄任君轶,每年出门行医,总会有那么一两次机会“路过”铭岩,“借宿”在晓雪家里。其实说穿了,就是嘴馋了,专门来蹭吃蹭喝连吃带拿的。不过晓雪也得了许多好处,千金难求的驻颜圣品“盗骊丹”、疗伤圣药“金晶玉露丸”、能解百毒的“驱毒散”……她的小药箱都快装不下了,只念叨着如果有穿越修仙文里的储物戒指火储物手镯就好了。总而言之,大师兄任君轶什么好的东西即使自己不留,也要先紧着她。

晓雪骑上火云直奔万马郡,普通马匹要三个时辰的路程,火云只要一半时间都到达了,整个过程晓雪都是放开缰绳,任火云自由跑的,平时火云难得有恣意奔跑的机会,今天可好好地发挥的一把,到了万马郡还意犹未尽地喷着响鼻呢。

尤茗涓惊诧她来的迅速,知道她对选址的重视,忙带着小老板去了那座要出售的店面,并且在途中将这店面的来历汇报给她。

店面本来是梅家的一位纨绔女,异想天开想开个万马郡最大最豪华的茶楼,可惜选址不对,加上装修摆设极尽奢华,完全没有茶楼所需要的宁静、雅致。所以,有钱的风雅之士不屑光顾,没钱的一看这门面架势,连进都不敢进啊。所以这茶楼一直是门前冷落车马稀呀。别说回本了,每个月还得填一部分银子进去。那纨绔勉强支撑了半年,亏得脸色发青,赶忙找来牙侩让帮着把这要命的茶楼卖出去。

店面的位置非常的符合晓雪提的要求,在海川街的闹市区,恰巧是楼上楼下的格局,有六间房子的大小。不过这纨绔的品味实在是让人不敢苟同,整个楼面金光闪闪,跟个暴发户似的。

万马郡最有名的牙侩已经等在店面里了,她也是个有眼力劲的,见晓雪看着只皱眉,忙解释道:“这家店面,梅小姐买来时就花费了八千两银子,装修用去四千两,共计一万二千两。给您小老板的报价才一万两整,还是很划算的。”

祝雪迎的眉头依然没有松开,没说要也没说不要,只是有些惋惜地道:“这店面的装修跟我要的简单大方何止相差千里?如果买入的话,必须彻头彻脸地推翻重新装。这可比梅小姐那会儿麻烦多了。”的确,要把原来的零零碎碎全部拆除后,才能装她想要的模式。

“走,进店去看看!”祝雪迎没等牙侩再说什么,走进了正在营业的茶楼。

一进茶楼看见了一场闹剧。一个穿着跟这座茶楼气质很搭的胖子,一身肥肉裹在金光闪闪的华丽绸缎中,脖子、耳朵、头发、手上环佩叮当,让晓雪看着都觉得累。她喝得满面通红,脚下踉跄着站都站不稳,此时,这个暴发户胖子正用手揪住茶楼的茶博士模样女子,她满是红血丝眼睛瞪得跟牛一样,嘴里不清不楚地纠缠着:“叫你们上酒,你竟然不给老娘上,怕老娘不给钱可是……老娘有的是钱……”说着从怀里掏出一把银票,拍在茶博士的脸上,“给老娘上一壶上好的‘女儿红’,再来碟花生米……”

茶博士看样子就被她纠缠半天了,领口衣襟早已被她抓得皱皱巴巴,可是依然好脾气地劝道:“这位客官,我们这是茶楼,只供应茶水点心,不供应酒水菜品……如果您想喝酒的话,请到‘味源酒家’去……”

“老娘就是要在这喝酒,怎么?看不起老娘这个商人怎么滴,老娘的钱不是钱怎么滴?给老娘上酒,不然打得你满地找牙。”说着还把她肥硕的,四个指头上都套着金的玉的指环的拳头,用力地挥了挥。自己差点因用力过大,而跌倒,还是茶博士好心地扶了她一下。

“这位客官……”茶博士一脸无奈,正待继续劝说下去,一个伙计模样的从外边跑进来,叫道:“公孙掌柜,梅老板来了。”

随后进来两位年轻女子,一位二十二三岁左右,锦衣华服,头上坠马髻插满各色玉簪子,手上拿着一把不合时宜的扇子,不时地在手上敲一敲。另一位是晓雪的熟人——梅家的少主子梅芬儿。

拿扇子的女子满脸不耐,看着这混乱的场面,直道掌柜的没有用:“这么点小事都处理不了,怎么当掌柜的,一个个白领工钱的废物。她要喝酒就到隔壁给她打两斤过来就是,结账的时候狠狠地敲上她一顿,就说我们茶楼卖的酒是全华焱最好的,她醉成那样能尝出个好坏来?还愣着干什么,去!打酒去!”

公孙掌柜,也就是那个被抓住衣领的女子,听了老板的话,先是一愣,然后轻声地道:“梅老板,我们这是茶楼……”

“茶楼怎么了?只要有钱赚,她就是把这当客栈都成,一群不知道变通的家伙。好了好了,都散了吧,该干什么干什么去。”梅老板的耐性已经到了极致。

茶楼里仅余的几个客人,也绕道从满是酒臭的胖子旁边过去结账,并摇着头对公孙掌柜地说:“公孙掌柜的茶泡得不错,如果不是冲着您,我们早就不来了。喝茶将就个清静闲适,你看这都快成吵闹的酒肆了,唉!今后谁还敢来这里品茶会友啊。”说着,不顾公孙掌柜的挽留,甩袖出去了。

闹剧结束,晓雪摇了摇头,看来这梅老板还真不是做生意的料。那厢,梅芬儿已经看到她,先是一怔,然后很快换上让人不舒服的笑容,道:“哟!这不是邵记的小掌柜嘛,怎么有空到‘香楼’来喝茶呀?”

梅老板也看到了牙侩,问道:“宁牙侩,你这是??”

宁牙侩忙上前一礼道:“梅老板,有人相中了这座茶楼,宁某正带着客人来看房子呢。”说着把祝雪迎和尤茗涓介绍给她们。

梅芬儿那双小眼睛骨碌碌地转了几圈,假笑着道:“怎么?邵小老板准备来万马郡发展啊,梅某表示无上的欢迎。邵小老板,你看这店面还合您的意不?”

“大小合适,风格不合适,价格偏高。”祝雪迎对于这个梅芬儿,是一点都喜欢不上来,还是应付地回答了她。

梅老板登时脸就拉下来了,声音高亢地叫道:“价格还高?我都亏了两千两银子出售的,还嫌价格高?”

晓雪看都没看她一眼,只是打量着茶楼里的摆设装饰,摇头道:“你这四千两的装修费用,至少三千是‘画蛇添足’,到头来画虎不成反类犬,多花了冤枉银子。况且,你在你开始接手这店铺时候的价格就偏高了。你可以去打听打听,这海川街最大的店铺,也不过值个五千两银子,八千两?可以买两家了。”晓雪的眼光在店铺里转了一圈,回到梅老板的脸上,一副“你成了冤大头”的表情。

“哼!嫌我的店面价格高,你可以不买啊,你还来看什么店铺啊——”梅老板的脸刷地涨得通红,脖子上青筋暴起,一副恼羞成怒的模样。

梅芬儿却自有另一番计较,她拉了拉表姐的袖子,给她一个安抚的目光,然后很谦和地对晓雪笑着说:“邵小老板,可否移驾雅间一叙?”

祝雪迎看了她两眼,想看她到底有什么想法,点头应了。随着公孙掌柜的,一行人进入一个没有一丝地方透出“雅”字的雅间来,晓雪真的对这个梅老板的品味是十分的无语啊。

梅芬儿殷勤地亲自为晓雪斟上一杯茶水,正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果然,梅芬儿斟酌好词句,开口了:“邵小老板,打开天窗说亮话,你不是嫌弃店铺贵吗?我们可以一分不取地将店铺送给邵老板……”

“表妹——”梅老板一听,自己这一万多的银子就要打水漂,忙拉拉表妹的胳膊,一脸焦急。

梅芬儿给她使了个眼色,继续笑道:“我还可以出钱按照小老板希望的样式,重新装修店面。”

晓雪端着茶杯,用杯盖撇了撇上面的茶叶,不动声色地吹了吹,却没有喝又将杯子放下,这才抬眼看向梅芬儿,要笑不笑地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梅大小姐就敞开说吧,你想要什么!”

“好!爽快,店面当然不是白送的,我们要铺子五成的盈利。”梅芬儿狮子大开口。

尤茗涓刷地就站起来了,见过不要脸的,还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呢。晓雪安抚地拍了拍她放在桌子上的手,叫她稍安勿躁。

“梅大小姐不怕到时候我做砸了生意,你们血本无归吗?”祝雪迎笑笑地模样,让人感觉像个老奸巨猾的狐狸。梅老板也在旁边拼命点头,是呀,如果一毛赚不到还亏钱,那店铺不白送了。

梅芬儿果断地道:“我相信小老板的能力!”

晓雪哈哈一笑,道:“谢谢梅大小姐的信任,不过……我拒绝!”

梅芬儿脸色一变,接着又强笑道:“如果你觉得分成不合理的话,我们可以再商量……你看四六开,我四你六,如何?”

祝雪迎伸出食指,冲着她摇了摇,用无比坚决的语气道:“就是一成也不行,此时无需再谈!”

梅芬儿再也保持不了她满脸的假笑,沉下脸道:“你就不怕我们这铺子不卖了吗?”

“不卖?可以啊,你们留着继续亏损吧。这海川街符合我要求的铺子多了去了,不差你们这一家。再说了,你们这间铺子,不是我说啊,除了我敢冒险买下来,别人……哼哼,你们就慢慢等人上门盘铺子吧!尤掌柜,我们走!”晓雪底气那个足呀!威胁?who怕who!说完,带着尤茗涓大摇大摆地走出茶楼,没有一丝留恋的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