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92章 咦?砸场子的

第 094 章 咦?砸场子的

“邵记快餐”的火可不是一时的,但凡进过快餐店用餐的客人们,再去吃别的地方的饭食,那还能叫饭食吗?喂猪都没有人吃,再加上快餐店低廉的价格,每天吃上一餐,普通的家庭还是允许的。

这华焱在大陆三国中,可是出了名的富饶呢,华焱的当今女皇轻徭薄赋,还出台了一系列的惠民政策,让华焱的子民们生活倍儿宽裕,所以商业才那么兴盛啊,所以才有八大商家的诞生啊。

不过朝廷对商人的限制还是比其他的“士农工”严苛多了,例如商人极其后代不能做官啦,对其穿衣、建房、乘车都有歧视性规定啦,对商人们收取高额的税收啦,士族官员不得与商人通婚啦,等等。让晓雪很是不爽。轻徭薄赋后政府的一半以上的税收都来自商人,还这么的打压商人。这不是人家拿钱养着你,你还把人踩在脚底下嘛,晓雪心里是相当的不平衡呀。

不说这些了,就说这邵记快餐吧,它的日进斗金让那些个同行虾米的很是眼红呀,尤其是把店面转让给邵记的梅老板,以前她的生意惨淡,一个风水先生说店面的风水不好,聚不了财,她才做出出售的决定啊。现在好了,人家邵记在“她的”店面里,银子哗哗的流进,谁说聚不了财来着。于是梅老板闯进那风水先生的家了,就要砸人家饭碗。

风水先生再去邵记实地考察一番,做出了这样的结论:本来茶楼前门和后院之间的门户大开,前门进财后面流出,所以聚不来财。人家邵记把后院改为和前厅连着的大厨房,只留一个过道通往后院,这就形成了只进不出的局面,所以财源滚滚啊。

梅老板那个恨呀,早知道她也将通往后院的门封上了,那现在抱着账本数钱玩的就是她了。跟她一样心里严重不爽的,还有梅芬儿啊。

此时的梅芬儿正在“邵记快餐”对面客栈一间窗户正冲着快餐店大门的客房里。她恨恨地看着邵记络绎不绝的客人,牙咬得吱吱响:邵晓雪啊,邵晓雪,你三番两次地拒绝我的合作不说,还大力扶植我们的竞争对手“福祥酒楼”。(最近福祥推出的几道精品菜肴,把梅家“味源”的客人拉走大半。)既然你对我不仁,休怪我不义!!梅芬儿手里的筷子被折成两段。

“小南!”梅芬儿冲门外大吼一声,随声而进一个壮硕高大,一脸横肉,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的女子。

“小姐有什么吩咐。”小南躬身进来,一脸谄媚的样子令人作呕。

梅芬儿冲她勾了勾手指,等她凑过来,在她耳边如此这般的一吩咐。小南那本来就猥琐的脸上,表情更加的龌龊,绿豆般的小眼睛更是眯成一条线,咧开的大嘴里露出一嘴黑黄切参差不起的大板牙。

“嘿嘿……”小南发出让人想赏她巴掌的贱笑,“小姐放心,办这样的事,小的最拿手。您就瞧好吧,包您满意。”说着踢踏着出了客栈。梅芬儿回头从窗户里看了眼邵记的快餐店,眼睛里的狠毒让人惊心……

“晓雪,晓雪——”小世子从来都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在书房里捣腾大烤炉设计图的祝雪迎,听到这声音,就知道今日设计出做烤鸭的炉子的计划肯定是泡汤了。她收起笔墨,走出书房,向声音传来处迎过去。

“晓雪……”小世子一路奔跑着过来,一点大家闺男的风范都没有,亏得九王这两年还请来宫里的宫人来教儿子规矩,两年多了也不见有任何的效果。(宫人:冤枉哪,摊上那个宠儿子的王爷,只要小世子一皱眉一撇嘴,恨不得摘星星采月亮的,任谁也教不下去呀。)

小世子跑得气喘吁吁,后面同样跟着气喘吁吁的小锁,小锁边跑边碎碎念着:“世子,您慢点儿,别摔着……”

一个转弯,小世子差点一头撞到迎过来的晓雪,被晓雪一个眼疾手快扶住了肩膀。因为奔跑脸蛋红扑扑的小世子,眼睛亮晶晶地望着晓雪(他只要有求于晓雪总是只要的表情),萌得一塌糊涂,让正太控的晓雪总是不知不觉中满足他的要求。

“晓雪,你答应过要带我去快餐店尝尝快餐的,这开业都一个多月了,你总是以店里刚开业人多、你最近很忙没空为由打发我。今天说什么我都要吃到快餐店里的饭菜!”小晨晨撅嘴气鼓鼓的模样,跟个大玩偶似的。

“好好,我让人给你打包回来,咱在家里吃行不?”晓雪捏捏他的嫩滑的脸蛋,好声好气地哄着他。

“不行!你也说过在家吃,和在店里吃,气氛是绝对不同的。就连母王都带着王夫爹爹私服去过了,就我……就我没去了,今天说什么我也要到店里去感受下那里的气氛。你要是不带我去,我就自己溜出去,出了事看你内疚不,哼!”小世子的威胁一点效果都模样,反而像在撒娇。

“既然这样,好吧,你去换身随意点的衣服,带个帷帽,我带你去,中午就在店里用餐。”晓雪看了看他那身顶级锦缎水蓝色棉袍,这样出去太扎眼了。

小世子雀跃地奔回小角门。

晓雪住的明阳街距离海川街步行大约要半个多时辰,乘上马车也得两刻多钟,小世子一路上精神极为亢奋,兴致勃勃地不时透过车窗,或者掀开车门帘往外看。

当晓雪提醒他就要到快餐店的时候,薛晨又一次好奇地掀开车门帘看过去,然后一脸惊讶和兴奋:“晓雪,听王府的下人们说,‘邵记快餐’生意极好,门庭若市,经常去了却没有位子,我还不怎么相信,以为她们夸大其词。今日一见,果然如此,离这么远都能看到门前的一大堆人,黑压压的,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个严实。”

祝雪迎听他形容得怎么有些不太对劲,忙探出头去看。这是怎么一个情况,邵记的门前围着一大群看热闹的人群,比梨花庙会上看猴戏的还多。晓雪皱了皱眉,心中颇为蹊跷。

此时马车已经行到人群外,晓雪扶着薛晨下了车,人群外围有眼尖的认出祝雪迎来:“小老板来了,小老板来了!快让让,让小老板进去……”现在晓雪在整个海川街是名人了,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呀。

晓雪小心地护着小世子进了包围圈,一看眼前的架势,心中有谱了:嘿!小说、电视剧中的狗血闹事镜头在邵记门前上演了。

“邵记快餐”门前的空地上,直挺挺地躺着一个口吐白沫的三十岁左右的壮年女子,她的身边跪坐着一个呼天抢地的布衣男子,和一个哀哀啼哭的十来岁的孩子。那名男子眼角瞥见晓雪过来,哭得更加卖力:“妻主啊——你怎么就这么去了啊!你让我们爷儿俩和家里那些侍人和孩子们怎么活呀!!!小老板,你来的正好。”

男子冲着晓雪就扑了过来,被韩秋一把拦了下来,他不依不饶地哭号着:“我们当家的,可是吃了你们邵记的饭食才中毒而死的,你们邵记要不给我们爷儿俩一个交代,我们爷儿俩今天就撞死在邵记的门前。”

“就是,就是。邵记吃死人了,给大家个交代!!”围观人群中传来几声附和。看来闹事儿的还不止这一家三口,人群中还有几个托儿呢。晓雪向人群中未曾进来的贺谨刘苏使了个眼色,贺护卫了悟地点了点头,跟刘苏一块隐没在围观者中。

大冷天急得一身是汗的尤茗涓,走到晓雪身旁低声道:“小老板,事有蹊跷,我……”

晓雪一抬手阻止她下面的话,她径直走到在那兀自哭喊,并不时那眼睛的余光往晓雪身上扫的男子跟前,用极其真诚极其恳切的眼神注视着他,道:“这位大叔,你先别哭,把事情的经过慢慢讲来,如果真是邵记食物出的差错,我们邵记绝对不会推卸责任,必定给你个满意的交代。”

那名男子看着晓雪稚嫩却透露出坚决的俏脸,先是一愣,然后继续带着哭腔陈述着:“今天是小儿十岁生辰,妻主就带着我们爷儿俩来邵记用餐给小儿庆生。我们都知道邵记生意火爆,在用餐的高峰时刻根本等不到位子,还特地早来了个把时辰。谁知道,用完餐刚走出邵记的大门,当家的就中毒躺在地上没气儿了……呜呜……我苦命的妻主啊——你怎么就这么走了,撇下我们一家老小,可让我们怎么活呀……”

“哎呀!!我刚刚也在邵记吃过东西,不会也有事吧,得赶紧找个大夫给看看。”人群中又一个高亢的声音响起。一时间无论是邵记里的客人,还是围观的,都面色惶惶,一派恐慌。贺谨眼光一闪,不动声色地靠近恐慌制造者。

“各位客官,父老乡亲,请大家不要惊慌,我邵晓雪以邵记的名声保证,邵记的饭食绝对没有问题!”晓雪见人们的情绪被煽动,怕愤怒的人群在别有用心者的带领下,做出过激行为,忙出声安抚。

“保证没有问题?都吃死人了还叫没有问题,是不是大家都躺下了才叫有问题啊?”晓雪眼光扫过去,说话的是人群中一个獐头鼠目的女子。她见晓雪冷眼看过去,忙往其他人身后躲去,不敢迎视。这时刘苏出现在她身后,点了穴道,扶着出了人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