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93章 陪你玩玩儿

第 095 章 陪你玩玩儿

对面客栈里正对“邵记快餐”的那间房里,梅芬儿站在窗户边皮笑肉不笑地看着邵记门前的一幕,对站在她身后的小南赞赏地道:“事儿办得不错,本小姐必有厚赏。”

小南嘿嘿笑道:“多谢小姐,小的下去给您打探些详情,看看那邵记的小老板是如何惊慌,如何失了名誉,如何狼狈不堪的,再回来向大小姐回报。”

“嗯!去吧。”梅芬儿狞笑道,“邵晓雪啊,邵晓雪,你挡了本小姐的财路,本小姐也不会让你好过,你就等着身败名裂吧。哈哈……”

“邵记快餐”前,祝雪迎淡定地向着人群灿然一笑,道:“各位乡亲父老,江湖上有名的‘武医双绝’胡晓蝶胡老前辈,大家都听说过吧。”

邵记里一位侠客打扮的女子道:“‘武医双绝’老前辈,江湖上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她的医术和武艺都皆以入化境。在她手上捡回性命的江湖豪杰不计其数,我家恩师就曾蒙胡老前辈救治,免于瘫痪在床的厄运。”人群中但凡有些江湖阅历的都纷纷点头称是。

晓雪的笑容更加明媚:“胡老前辈现在就在万马郡,如果大家伙儿不相信邵记的饭食没有问题的话,晓雪可以请胡老前辈来给大家诊脉。我想胡老前辈说的话,你们不会不相信了吧。”

还是那位侠客打扮的女子回道:“胡老前辈盛名已久,德高望重,她的话自然信得过。”晓雪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就她?还德高望重,切——

“只是,胡老前辈性格怪异,行医诊脉全靠心情,高兴时,即便街上的乞丐也免费医治;不高兴,即便天王老子捧着千金来求医,也闭门不见。小老板,你能确定你请得动胡老前辈?”那侠客语气中带着十分的不确定。

“当然请得动,胡老前辈跟我的关系那是非同一般啊。春梅啊,你快马加鞭去府里请胡老前辈,就说我在店里做了一道新菜,请她来品尝。”晓雪的大丫鬟领命奔马而去。

一直默默站在晓雪身后的小世子,突然轻轻拉了拉晓雪的衣袖,道:“那个躺地上的人死了吗?”

祝雪迎光顾看好戏了,忘记了身后这个娇生惯养的小世子了,忙转身安慰道:“小晨晨,别害怕,有姐姐呢!”

小世子一挺胸膛,小声道:“我才不怕呢,我刚刚观察地上那人,好像是装的哦,她刚刚手指还动了动呢。”

晓雪听了,赞许地拍了拍小晨晨的脑袋,看向大冷天躺在地上装死的那人,眼里满是幸灾乐祸:你想装,我就让你多躺会,看冻不毁你!

坐在地上哭喊的男子刚刚声音已经小下来,见晓雪望过来,马上又可着嗓子嚎起来:“妻主啊,你死得冤哪……”

“这位大叔,你妻主在邵记吃了哪些食物,你们都点了哪些菜品,我也好看看到底问题出在哪儿啊?”晓雪要笑不笑地看着男子的眼睛。

男子眼中闪过一丝惊慌,没等他回答,邵记的一位服务员对晓雪一礼道:“回小老板,这三位客人领的是46号牌,坐的是二楼靠窗的位置。是小的给她们送的饭菜,她们点了‘红烧排骨卤肉饭’‘火腿蛋炒饭’‘水晶烧卖’和‘经典儿童套餐’。小的将46号的点菜单拿来了,请您过目。”

晓雪对自己店员的这一举动很是满意,接过菜单看了看,问那男子道:“这位大叔,你能把你们进餐的情形细细说给我们听听吗?”

那男子想了想道:“‘红烧排骨饭’是妻主为我点的,她知道我喜欢吃排骨,‘火腿炒饭’是妻主吃的,?‘水晶烧卖’我和儿子各吃了一个,剩下的都是妻主吃了。‘儿童套餐’自然是点给孩儿的……”

“既然‘水晶烧卖’你们都吃了,你和孩子没事,所以可以排除有毒的可能。问题就出在这‘火腿蛋炒饭’上了?今天的炒饭系列是谁负责做的?”晓雪问在旁边静静听着的尤茗涓道。

尤掌柜忙道:“是韩冬儿。”韩冬儿便是山庄里韩管事的小女儿,别看她年纪小,才十五岁,是所有厨子里手艺最?好的,尤其是蛋炒饭,粒粒分明,每个蛋花上五六颗米饭。炒菜,越是简单的越能看出一个人的手艺。

韩冬儿一米七五的个头,五官棱角分明,虽然面临此情景却毫不见慌乱,她过来给晓雪施了一礼道:“今日的炒饭是小的负责的。”

“嗯!这位大叔说,他的妻主是吃了你的‘火腿蛋炒饭’而中毒身亡的,你有什么要说的吗?”晓雪单刀直入地问道。

韩冬儿眉头一皱,斩钉截铁地道:“这不可能!!”她过度果断的回答,引来围观者的一阵窃窃私语。

“为什么你敢这么肯定?”晓雪目光含笑地望着她,鼓励她说下去。

“店里生意一直比较兴隆,这是大家伙都知道的,由于客人比较多,同时点同一样饭菜的客人也不在少数。为了让客人们尽快吃到自己点的饭菜,我们厨房往往都是一锅炒上四五份,给不同的客人端去。小的清楚地记得,这位客人点的‘火腿蛋炒饭’,一锅炒了四份的,分别给27号、35号、46号和69号牌的客人分盘装去的。如果这位客人是吃了蛋炒饭中毒身亡的,那为什么其他客人吃了和她一锅出来的蛋炒饭却没事呢?”韩冬儿据理力争,分析得头头是道。

晓雪微笑着看向快餐店内,高声问道:“27号、35号和69号的客人,还有谁在店内的呀?”

“我……我是27号牌的客人,‘火腿蛋烧饭’味道不错,我正打算再点一份打包,带着路上吃呢!”一个十六七岁,英气勃发的女子,此时正站在前台旁,见晓雪询问,忙答道。

小世子转身看清此人的面貌,忙惊呼道:“雨落姐姐!你怎么来万马郡了,来万马也不到府里去找我,跑到这里吃快餐!”

祝雨落看清面前这个布衣少年,笑得很是潇洒,道:“晨儿弟弟呀,你怎么自己出来了呀,也不带个侍卫。九王殿下上次进京到我们府上做客说,晨儿弟弟的身体现在好多了,果然不错。个头长高了,脸色红润了,精神也不错。我这次是有重要任务,路过万马,所以就没到府上去打扰……晨儿弟弟,这里人多不安全,你的侍卫呢?要不我护送你回去吧。”

小世子笑道:“不用了,雨落姐姐,我是跟晓雪一块儿来邵记用餐的,不会有什么危险,你放心吧。”

祝雨落看看有些面熟的晓雪,拱手一礼,晓雪也礼貌地回了一礼。祝雨落笑道:“小老板请便,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

祝雪迎点头道:“谢谢祝小姐,该问的刚刚已经问过了。各位父老乡亲也都听见了吧,跟地上那位,吃了一锅炒饭的这位小姐安然无恙,一点事都没有,足可以证明我们邵记的饭食是没有问题的。”那名男子神色?有些慌张,忙用嚎哭来博取同情,掩盖不自然的情绪。人群中的小南此时也皱紧了眉头。

“徒儿啊,又捣腾出什么好吃的了,没白收你这个徒儿,有了新菜式不忘孝敬你师父我。”听闻此言,就知道我们的馋鬼胡晓蝶驾到了。

刚刚侠客模样的女子忙上前见礼。胡晓蝶不悦地皱眉道:“去去去去,别在这烦我老人家,吃个饭也不让人消停。能有多远就离我老人家多远,别让我看到你的繁缛礼节。”

“好了,‘武医双绝’胡老前辈已经来了,有人觉得不舒服的可以请胡老前辈帮你们把把脉,求个心安。这位祝小姐,要不你先来,毕竟你可是跟出事者同食一锅饭呢。”晓雪对祝雨落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道。

“不用,有没有事我自己最清楚,我敢肯定,我吃的这盘‘火腿蛋炒饭’没有任何问题。”祝雨落拒绝了晓雪的好意。

“好啊!我说你今天怎么这么好,做了新菜请我品尝呢,原来是把我抓来做苦工的,我不干!”胡晓蝶哇啦哇啦说了一通,然后双手胸前一抱,头一撇,甩手不干了。

“一盘‘香酥童子鸡’……”晓雪开出条件来。胡晓蝶把头撇的更远了,鼻子还哼了一声。

“一盘‘海鲜黄瓜卷儿’”晓雪加了筹码,胡晓蝶偷偷看她一眼,又哼了一下。

“再加一盘‘鱼跃龙门’”晓雪脸上现出不耐,胡晓蝶见好就收,忙道一声“成交”。

晓雪哼了两声,转身看看还躺在地上的装死那名女子,阴森森地笑了:“师父,您看这地上躺着的尸体,据说是吃了我们店里的炒饭中毒死的。现在已经有人证实那盘炒饭没有问题,您老看看这女子是因何而死的?”

胡晓蝶也恨这闹事者害自己一会不知道得诊多少脉呢,于是远远地看上一眼,惊讶地大叫道:“啊!这不是传言中的蟮骨病吗?据说这病发病时就像这样口吐白沫,死亡极快。而且有极强的传染性,染上后不出三日必将暴毙无疑。徒儿,赶快站远点,别传染到咱们身上。”围观者一听,刷地一声,仿佛约好了似的,同时向后退去一丈左右,生怕自己被染上。

“哎呀呀!这么凶险啊,那这尸体可不能这么放着,万一像瘟疫那样流行开来怎么办?”晓雪十分配合地装作大惊状。

胡晓蝶大声嚷道:“烧掉!烧掉,赶紧烧掉,要不,不知道要死多少人呢!”

晓雪忙阻止道:“在这烧的话,烟气弥漫,臭味难闻。徒儿这有大师兄给的化尸水,浇上去保证连骨头渣儿都不剩,而且无色无味,干净环保……”晓雪掏出一个密封的瓶子,打开盖,倒了一点在地上,地面马上泛起了一层白沫,还滋滋地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