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95章 一品斋里的一品菜

第 097 章 一品斋里的一品菜

十月初八,九王大寿,早在一个月前,小世子就在母王的示意下,假装不经意地在祝雪迎面前提起。晓雪是谁呀,人精似的,很快就明白了九王的目的——想让她帮忙承办寿宴呗。木有办法,人家是万马的最高直接领导者,邵记在万马那么顺利地很快打下根基,也不能说跟九王没有关系,再说了,人家还送了邵家一个院子不是。

于是晓雪乖觉地跑到九王跟前自动请缨,承办九王的寿宴。消息传开后,万马及周边的达官贵人们,都纷纷钻破头地跟九王府拉关系,既能拍拍这位大神的马屁,又能品尝邵记小老板难得的厨艺。

自上次在“福祥”开业设宴以来,但凡参加的都对那天的菜式,魂牵梦萦念念不忘哪。万马上流圈子里,有好长一段时间的热门话题,除了那天的宴席,就是晓雪那精美如艺术品似的菜肴了。可惜,打从那次开业大宴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品尝小老板的手艺了。

九王寿宴又给了吃过还念想着,或者没吃过惦记着的一干老饕们,有了这样一次机会。于是乎,九王本年的寿宴,来宾空前积极,哪怕是擦了一点点边的关系,也备下重礼前来祝贺。

寿宴在众所瞩目中开始了,唱菜名的韩秋口中,一道道美味佳肴层出不穷:“果香糯香藕”“?山珍雪球”“?稻香金丝豆腐”“?金丝燕归巢”“?一掌定乾坤”“?山珍八宝蟹粥”“?灯影鱼片”……

光听这菜名就让人垂涎三尺,吃得人更是赞不绝口,九王的那桌是按品级环坐的官员们。九王看了眼名叫“一掌定乾坤”的佳肴,盘子正中是一油光闪亮的“脚掌”,四周点缀着青的瓜片,和红的圆球状豆腐,色彩搭配和谐,让人看着就十分有食欲。九王轻轻夹起一片,送入口中,口感鲜香,美味无比,九王不禁眯起眼睛,一脸享受状。

其他官员等九王放下手中的筷子,才方动筷,然后是一片赞不绝口的声音。九王招手让人把唱菜名的韩秋叫过去,问道:“你知道这道菜用什么做的吗?本王吃着不像是熊掌呀?”

韩秋礼节周到地回道:“回殿下,这道菜是用精选鸵掌制作而成。我们少主子说,鸵掌含大量的胶原蛋白及对人体有益的有机物,是上佳的食补品。在烹饪时,选用肉质肥厚的鸵掌去甲、去异味,然后加入肥鸡、火腿等煨制八小时成菜。口味糯烂鲜香,以鸵掌为食材,又精心摆成脚掌状,故名‘一掌定乾坤’?”。

总督大人抚掌大赞:“妙呀,色、形、味、香俱全,菜妙名更妙呀!”

九王点头道:“韩秋,你家少主子是不是让你把每道菜的妙处都背熟了,要不你怎么知道的那么详细呢?”

韩秋躬身道:“殿下英明,我们少主子正如殿下所说,让小的把所有菜的菜名、食材、火候、特点,都背得滚瓜烂熟,若宴席上的来宾有什么疑问,好一一回复。”

“嗯!这个菜叫什么?”九王指着刚刚端上来的一盘金黄剔透,周围用白萝卜雕成樱桃状,用番茄汁染色的菜肴,问道。

“回殿下,这盘叫‘水晶樱桃咕佬肉’,是用最嫩的里脊肉炸制而成,裹上秘制酱汁。颜色金黄闪亮,口感嫩滑鲜美。”

“嗯……”九王尝了一口,连连点头,“好了,这没你事儿了,下去吧。”韩秋躬身而下,没走几步又被别桌拦去,帮她们做解说员去了。

在厨房里忙乎的祝雪迎,有九王府搜罗的几个名厨,和厨艺已经和她旗鼓相当的谷化风的帮忙,倒也是得心应手游刃有余。最后一个菜完成后,晓雪在风哥哥的帮助下,去了套袖和围裙,端起一盘,准备亲自给九王上菜祝寿。

九王一场寿宴吃下来,心中大悦,极品尝了美味,又在宾客面前长了脸。看到晓雪上来,脸上露出满意的微笑:“晓雪啊,你手上这盘,又叫做什么名堂?”

晓雪将菜品轻轻置于桌上,回道:“此菜名叫‘富贵一品金瓜盅’,外面乃是大小适宜的整南瓜,雕上松鹤延年,寓意健康长寿。此菜以清淡和营养为主,菜品里面放的粗粮比较多,南瓜、燕麦、玉米、红苕、海参等,在营养、味和档次上体现出来。这道菜花的时间主要是在汤上,仅熬汤就用了两天时间,用土鸡、鸭、火腿等进行煨制,将一桶水熬到二碗水,汤头浓郁,口感鲜香。”

“好,好!晓雪今日劳苦功高,理当嘉奖,赐坐……”立即?有下人在九王那桌的末席上加了个座位,旁边正好是个熟人。

祝雨落此时还一脸陶醉,她见晓雪坐于自己旁边,边迫不及待地表达自己的敬意:“晓雪,真有你的。说实话,你这手绝活儿,宫里的御厨都难及你一分。你要是有意,我可以让我娘在皇上面前举荐你进宫做御厨。”

祝雪迎连连摆手,道:“我乃一介乡野村人,在外边自在惯了,你?要我进宫,不跟孙猴子带了紧箍咒一样吗?说不定哪天一不留神,触犯了宫里的条律,被咔嚓了,雨落姐姐再想吃我的菜可就再没有机会了。哎?对了,你怎么在这桌啊?莫非姐姐年纪轻轻便有功名在身?”

祝雨落脸色有些不太自然,她笑道:“我母亲乃九王殿下的陪读,幼年便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如今边关有些不稳定,我母亲前往边关无暇来给挚友祝寿,便派我代表她前来。至于功名嘛,唉,不过是祖上余荫而已,不足挂齿。如果可能,我宁可不要这功名。”

“哈哈……雨落姐姐好志气,虽然自己博得的功名更可贵,不过,如果在自己的位置上,能为国出力,为上分忧,余荫又如何?”晓雪以为她被人口舌,便出言安慰。

“我……”祝雨落嘴巴张了张,没有再说什么,将跟前的酒一饮而尽。

晓雪正要再开导开导这个,她虽只有一面之缘,却从心里想去亲近的女子,却被九王殿下的话语打断了:“晓雪啊,你这如此卓绝的手艺,整天藏起来不让人欣赏,可太不厚道了哦?”

晓雪眨巴几下眼睛,很奇怪地道:“殿下何出此言哪?”

“本王已经不止一次听人提及,‘邵记快餐’的菜品,虽然美味,却只能自己一人,或携三两家人前去品尝,要是想宴请客人,或者家族聚会,邵记就没有这样的条件了。虽说‘福祥’的菜肴,有那么几分意思。可是对于被上次你的开业大宴惯刁了口味的人们来说,无异于隔靴搔痒哪。”九王见晓雪还是一脸迷糊,便皱起了眉头,这人怎么有时候挺聪明伶俐的,有时候却迷糊无比呢。

知府大人马上接过话头,帮晓雪解惑:“九王殿下跟我们的意思一致,就是想邵记能不能开个,做今日这样精品菜式的地儿,让我们这些老饕们,能不时地去饱饱口福,打打牙祭。”

“哦……我明白了,殿下和大人们的意思是,让我再开个菜馆,是吧。”晓雪终于明白九王说了那么大一通中的精华所在了。

“是啊,是啊。自从上次在‘福祥’吃过小老板亲手做的菜,我是到哪儿吃都觉得没味,去了几次快餐店吧,又觉得不过瘾。我也是早就期盼着小老板能开个正儿八经的菜馆、酒店什么的。年纪大了,没别的爱好,就好美食这一口了。不知小老板能成全不?”说话的是告老还乡的三朝元老,年过古稀却精神矍铄的老丞相。

祝雪迎一看这架势,不答应是不行了,值得起身抱拳一礼道:“晓雪多谢殿下和各位大人们的抬爱,晓雪这就回去准备,保证各位大人在年前能吃上邵记独有的精品菜式。”此言一出,满桌的官员们,脸上都现出满意的笑容来,老丞相的皱纹更是能夹死蚊子。

晚上,一身疲惫的晓雪,耷拉着肩膀,从王府跟邵府连接的小角门回到了自己舒适的小窝。谷化风亲自伺候着懒洋洋躺在**赖着不起来的晓雪擦脸和洗脚:“累了吧,洗洗就睡吧。”

晓雪像懒骨头似的抱着小熊抱枕瘫在**:“我不是做菜累的,我是应付那些老家伙们累的。这些老家伙们食髓知味,让我开菜馆来满足她们的口腹之欲,哼哼!一群臭老饕!”

谷化风把她的脚擦干净,放在**,又把打横躺在**的晓雪搬正了,正要盖上被子,一个不留神,被晓雪用力一拉扑到在她身上,抱了个满怀。

谷化风已经成年,对于男女之事已经朦胧可知,对于晓雪的亲近羞得满脸通红,结结巴巴地道:“压……压痛了没?”

晓雪舍弃了小熊,把风哥哥充当抱枕,把下巴放在谷化风的肩膀上。嗯!风哥哥身上有种令人心安的味道,抱着真舒服。晓雪摸摸小风的烫得可以煎鸡蛋的脸,逗他道:“风哥哥这么害羞怎么行,明年年底我成年了,就可以把风哥哥娶回家,天天这么抱着,嘿嘿!”

谷化风羞怒地轻轻拍了她一下,转移话题道:“晓雪,你不是答应江蕙小姐不跟她抢生意吗?现在又要开饭店,不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吗?”

晓雪轻轻咬了下谷化风的脖子,满意地看着他的耳朵变成粉红色,向他的耳朵哈着气,道:“我有个法子,既不得罪江家,又能满足那些大佬们的要求,你就放心吧。”

谷化风挣扎着要起身,晓雪故意抱紧他不让起,毕竟晓雪内力上占了便宜,小风好像撞进蛛网的蜜蜂,怎么挣扎也于事无补。谷化风有些恼了:“小姐!小风从小就被定于小姐,如果你……也得等你成年啊……如果大官人泉下有知,会怪罪小风媚惑主子,我……我……”说到最后眼睛里水光一片。

“好啦,好啦……逗你玩的啦,别哭,你一哭,我的心嚯嚯地疼。你放心,在没有给你个隆重的婚礼前,我是不会强迫你跟我圆房的。”晓雪赶忙松开谷化风,好声好气地安抚他。

脱离她魔爪的谷化风站直了身子,理了理被她闹乱的衣裳,不知道该不该跟这个爱闹的小姐生气,只哼了哼,道:“就爱瞎胡闹,不是累了吗,赶紧休息吧。”说着,端了洗脚水,走出门去。

晓雪冲他的背影甜甜地叫了声:“风哥哥晚安,不要梦到我哦。”然后看着谷化风急忙逃去的背景,嘿嘿直乐。

一个月后,邵府临街处辟出一个小巧雅致的院子,门口挂着“邵记一品斋”。于是街头巷尾、茶馆书社都传着关于一品斋的传闻:据说这一品斋可不是随到就能吃的地儿;据说这一品斋每天只招待一桌的客人,一桌过后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盖不招待;据说这一品斋的菜式都是精品中的精品,看着都是一种享受;据说一品斋的价格也是十分不菲,一盘豆腐都要五两银子,不过人家的豆腐比鲍参翅肚味道还棒;据说一品斋的订单都排到一个月以后了;据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