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96章 一品斋的贵客

第九十六章 一品斋的贵客

转眼,又是雪花飞舞时节。梨花庙会步入尾声,“邵记快餐”的所有员工们,纷纷在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这梨花庙会的前两天,各地商客云集万马,客满为患的除了客栈,就是饭馆了。饭馆中最最红火的,当然属“邵记快餐”了。什么?还问为什么,你外地来的吧,原因只有四个字——“味美价廉独特”……咦?好像是六个字哦,某某掰着指头犹豫着。

确实如此啊,快餐店比开业那会儿还要火爆,每天从早上开门到晚上打烊,店里的座位一直处于抢手状态,客人们也对旁边站着一两位等桌位的现象习以为常。连着半天连轴转的高强度劳动,铁打的人也受不了,何况店里大多是男性员工呢。因此仁慈的小老板将员工们从原来的两班倒,变为三班倒,人员不够就从庄子和邵府里调。人性化的管理和高额的薪水,让员工们都以身为邵记人为荣,也引来很多人的羡慕,打听邵记缺不缺人。听说员工都要到庄子上去培训,又把主意打到庄子上,不过自有狐狸般的韩管事撑着,不需要晓雪操心。

“聚锦农庄”的大棚蔬菜已经规模扩大化了,不但能供应“福祥”和“邵记快餐”的蔬菜需求,万马一部分富贵人家也从晓雪的农庄里买菜来改善伙食。当然九王府里的一直都是晓雪免费供应的,这让晓雪还肉疼了好一阵子呢。

虽说是庙会的最后一天,街道上还是有不少人的,不过大多都是普通贫民百姓,看能不能淘到便宜物件儿的。最后一天,远来的商贩不想带剩货回去,在最后一天都会打折出售的。

因此,庙会市场上那两个衣着光鲜的女子,就显得格外的扎眼了。“主子,让赈灾队伍先回去,是不是有些不妥……”那个高大结实,眼中精光闪烁,一看就是练家子的女子,满脸无奈地向另一个二十岁左右,浑身贵气的女子道。

“好了!徐永梅,你都念叨多少次了,年纪不大,怎么称了婆婆嘴了。你就放心吧,本殿下只在万马耽搁一两天,给九姨请个安。再快马加鞭追上队伍就是了,这一路速度跟龟爬似的,真让人不爽。”皇太女殿下薛尔容,被派往西南赈灾,回程路上转道万马郡,探望下从小就疼她的九姨——也就是九王殿下。

徐永梅一脸的无可奈何,太女殿下决定的事,除了皇上,谁的帐都不买。看来只有祈求菩萨保佑,这一路可别出什么岔子,徐永梅暗叹一声,给隐在暗处的暗卫们打了个暗号,盯紧点!

就在距九王府不远处,皇太女突然站住了,徐永梅心中一紧,右手放在胯上的九龙刀上,眼神机警的左望右看。薛尔容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徐永梅刀出半鞘,浑身的肌肉绷紧,仿佛一把即将离弦的利箭。

皇太女殿下缓缓张开双眼,以一种似乎有些压抑的语调,对自己的贴身侍卫道:“徐永梅,你感觉到没有?”

徐永梅打开五识,静静地去感受,除了过往的行人车马,没觉察到什么异样,便惭愧地道:“永梅惭愧,毫无发现,请太女殿下指点迷津。”

“又来了,你察觉到没?甜而不腻、香气清醇、清新隽永的香味,你还没闻到?”薛尔容又深深地吸了一口饱含香味的空气。

徐永梅额角那个黑线哪,白担惊受怕一场,还以为太女殿下发现什么不对了呢。她将刀入鞘,也抽抽鼻子道:“嗯!好香啊,太女殿下。”

“不是太女殿下香,是菜香,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一定是菜香!这么香的味道,即便是母皇的专用御厨也从没做出过。徐永梅,赶快去打探打探,这附近是不是有酒楼饭馆什么的。记得上次来这条街上也就‘福祥’和‘味源’两家酒楼呀。”皇太女一时兴起,决定寻访味道的来源。

“东家,你闻到没有,好香哪!‘一品斋’开始做菜了呢!这邢老板可真是有诚意,居然定到了‘一品斋’的桌位来宴请东家,就光这份心意可不容小觑呀!”身边路过一长随模样的女子,一脸兴奋地道。

“嗯!上次我来‘一品斋’定桌位,居然排到了一个半月以后才有位置。这‘一品斋’的菜式精美如画、味道鲜美如诗,吃过一顿一辈子都忘不了呀!可惜,她们一天只招待一桌,让许多美食老饕们扼腕不已哪!如果这‘一品斋’开放定量的话,估计不出一年,这万马的首富,江家就要让位喽。”被称作东家的五旬女子,感慨地摇了摇头,加快了步子,从薛尔容主仆二人身边走了过去。

“‘一品斋’?什么时候开的这菜馆,还真没听说过。”薛尔容看看那主仆二人的背景,小声自言自语。

“你们外地来的吧?”旁边一个文人打扮的女子,望着薛尔容笑着搭话道。

“是啊,本……本小姐进京办事,路过万马。这‘一品斋’是最近两年才开的吧。我两年前来的时候,还没听说有这个菜馆呢。”薛尔容道。

“‘一品斋’开业方月余,小姐没听过也是理所当然。”文士打扮的女子微微一笑。

“唉!订餐队伍都排到年后了,看来本次无缘品尝了。”薛尔容闻着这四散的飘香,失望异常。

“小姐可以打听打听最近这几日的订餐人,多给些银两,或许有人愿意多等一个半月,让出此次订餐也不无可能。”那女子给她出了个主意。

“主子,我这就着人去办。”徐永梅接收到太女殿下的讯息,给附近一暗卫使了个眼色,躬身回话。

第二天中午,皇太女殿下已经坐在“一品斋”雅致精巧的厢房里,身旁陪坐的是万马郡的知府大人。说来也巧,昨日暗卫经过查访,得知次日的那桌是万马知府所订。徐永梅便拿着皇太女的令牌找到知府大人,并令她不要声张,说是皇太女是私服暗访。知府大人见能扒上太女的裙角,当然竭尽所能的拿出最好的招待太女殿下了。于是通知第二天宴请的客人宴席取消,用好不容易排来的“一品斋”的桌位来招待皇太女殿下。

“钦差大人,请点餐!”知府大人恭敬地呈上点菜单。薛尔容已经交代她,不要叫她太女殿下,她此次出来是作为钦差大臣出来办差的,所以知府才如此称呼。

薛尔容没有接过菜单,而是对屋里伺候的小厮道:“据说你们一品斋的小老板夸口,这世上没有她做不出来的菜式?”

韩秋伶牙俐齿地道:“禀大人,不是我们小老板自诩的,是客人们抬爱,如此称赞我们少主子的。”

“我来之前听说,你们一品斋的菜式如诗如画,那么,就请你们小老板以菜作诗吧!”薛尔容早在听说“一品斋”每日只接一桌生意时,就存了刁难的心了。

韩秋撅着嘴巴气哼哼地来到厨房,正巧今日晓雪正在厨房闹谷化风呢。平时一品斋的菜都是交给谷化风的。

“少主子,厢房里的知府大人宴请的客人,不像是来吃饭的,倒像是来闹场子的。”

正在想方设法逗风哥哥,想看他脸红样子的晓雪听了,停下来,风哥哥面对她的挑逗越来越淡定,越来越不好玩了。晓雪问一脸不悦的韩秋道:“客人怎么了?”

韩秋将菜单一拍,道:“那个什么钦差大人,让少主子以菜作诗,这不明摆着是刁难吗?菜就是菜,怎么作诗呀?”

晓雪拍拍他的肩头,安抚道:“人家是钦差大人,又是我们的客人。咱们一品斋的宗旨不就是顾客至上吗?不就以菜作诗嘛,难不倒你主子我的,闪开,看我的。”

晓雪拿出两只咸鸭蛋,将蛋黄取出,拿出她拿手绝活——雕工,雕出了两只憨态可掬的小鸟儿,放于盘中,再拿出一棵高汤煮熟的青菜,淋上麻油。

鸭蛋白切成丝,摆成整齐的一排,下面铺着青菜叶子。又是一盘。

豆腐挖空,里面放置香菇、鸡丁、虾仁、火腿、香肠等,用高汤蒸熟,盛放在一方形盘子中。

最后一盘是浓稠冰莹的银耳莲子羹上,飘着三两片煮熟的百合片儿。

晓雪将套袖往锅台一扔,吩咐了风哥哥几句,亲自端着放着这几样菜式餐盘去了厢房。

知府大人一见,笑道:“劳烦小老板亲自上菜,真是荣幸之至呀!钦差大人,这就是邵记的小老板——邵晓雪姑娘。”

晓雪将菜按顺序摆放好,笑盈盈地打量着眼前这位钦差大人,年纪轻轻不过二十郎当岁,举手投足透露出一种难掩的尊贵,再看知府大人小心翼翼陪着笑脸,生怕一个不小心得罪了她似的。印象中钦差大人一般是皇上宠信的朝臣,要么就是皇子皇女们。据小晨晨无意间透露,皇太女的年纪大约就在二十左右,莫非这位就是小晨晨的大表姐,皇太女薛尔容?

薛尔容此时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经被晓雪猜到,她扫了一眼桌上这几样简单的菜式,再看看眼前这位毛还没长齐的小姑娘,有些轻视地问道:“小老板,是吧?”

晓雪不卑不亢地行了一礼,回道:“不敢,钦差大人叫草民晓雪便是。”

“怎么称呼不重要,你能给解释下,你作的诗在哪儿吗?”皇太女指着桌上的菜,问道。

“晓雪所作的诗名为《绝句》,”晓雪指着蛋黄和青菜的那盘,道,“两个黄鹂鸣翠柳”

点了点一排蛋白,菜叶铺底的那盘:“一行白鹭上青天”

指了指方盘放豆腐的:“窗含西岭千秋雪”

最后那盘汤品:“门泊东吴万里船”

此时的皇太女殿下眼中已经毫无半点轻视,她轻轻念道:“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好诗,好诗呀!黄鹂、翠柳、白鹭、青天,一幅多么明媚秀丽的天然画,而黄鹂的叫声,白鹭的动态,更使画面充满勃勃生机。诗中寄托了浓厚而美好的生活情趣,和对山水自然的无限深情。果然是难得的好诗呀!”

韩秋在一旁得意非常:“那当然!我们少主子的先生说,以我们少主子之才,要取状元之位如囊中取物……”

“多嘴!”晓雪假意斥了韩秋一声,“小厮不知礼节,钦差大人恕罪。还不去厨房催催菜,愣在这里干什么。”

“不过,以小老板之才,做个商人,确实太屈才了。”知府大人也是科举出身,她将诗反复念了几遍,自叹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