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103章 培养对手,打击敌人

第一卷 小镇起家 第一百零三章 培养对手,打击敌人

“行了,行了!这伙计你也甭辞,要不,回家不好向你夫郎交代。算算这些被我弄坏的布匹多少银子,我付完帐还得继续逛街呢,没时间给你们墨迹。”晓雪从怀里掏出一叠银票,刷地搓成扇状,还故意金额朝外地扇了扇。谷化风见状,知道晓雪爱作弄人的性子又犯了,便默默站在一边,抿嘴笑着看。

阿丹小伙计看清金额以后,眼睛瞪得贼溜圆哪,那一扇排开的银票,最小面额是五千两,其他两万、五万、十万面额的不等。阿丹为自己刚刚的怠慢感到后悔,要知道随身携带这么大面额银票的,这万马郡仅有那么几家有这样的财力啊。

“愣什么,还不快算!”晓雪用银票在阿丹小伙计面前扇了几下,把他的注意力拉了回来。

“小老板息怒,坐下喝杯茶,咱们慢慢聊——阿丹,还不去泡两杯雨前龙井招待小老板!”这雨前龙井的茶名还是晓雪给起的呢。邢家的名茶,除了“雨前龙井”,还有“白毫银针”、“枫露茶”、“敬亭绿雪”、“秦巴雾毫”、“八仙云雾”、“碧螺春”、“大红袍”、“绿牡丹”都是晓雪命名滴,它们被誉为剑川九大名茶,销量更是供不应求,其中“枫露茶”和“碧螺春”被指为贡茶呢。

“茶,我就不喝了,我急着去订几身衣服呢,十日后小晨晨成年礼,我得以玉树临风、一貌堂堂、潇洒漂亮、独具一格之态,赢得佳人和他家人的青睐。风哥哥,这几身衣服我亲手设计的,肯定夺人眼球,到时候我就是那典礼上的焦点了,嘿。”晓雪对着她的设计图纸,眉飞色舞着。

“不瞒小老板,小店的裁缝乃全万马最有名的,手工精致,包您满意。”掌柜的眼睛盯着设计图,虽然只隐约可见,却能辨识出式样的独特与新颖。

“嗤!”晓雪抿嘴笑了,“不敢劳贵店大驾,这五千两银子,就当是赔偿你们布匹损失了,剩下的就便宜你们,当本姑娘的打赏了。风哥哥我们到‘织绣坊’去看看,我也给你设计了几身衣裳,绝对能衬托你的气质,让你的美貌增色。”晓雪将银票往柜台上一拍,不给掌柜的说话的机会,挽着谷化风就出去了布店的大门。

她们的步伐看着不大,却速度奇快,等掌柜的拿着银票追出去的时候,只看到俩人远去的背影。

“晓雪,我们真的去‘织绣坊’吗?”谷化风因两人紧扣的双手引起路人侧目,而感到有些羞涩,却没有挣脱晓雪的牵手。因为晓雪说情侣逛街,就应该手拉手,亲昵又甜蜜。

“当然去了,据说他们店里的布料虽然比‘锦缎布庄’的次那么一点点,可是绣工是一流的,秀出的图案充满了灵气。”晓雪眯起的大眼睛里有阴谋的味道。谷化风侧目看了看她,知道晓雪的小心思,那东方家要倒霉了,得罪了晓雪,等着做八大商号的垫底吧。

“你不是说要找巧手金匠,给小世子打造‘订婚戒子’吗?”谷化风心中有些酸酸的,但还是出言提醒晓雪,免得她玩得过于兴奋,而忘记了正事。

“戒指要打,‘织绣坊’也照逛,今天我们逛到夜幕降临再回去不迟,慢慢逛吧。”晓雪哼着歌儿,把刚刚的不愉快抛之脑后。

“织绣坊”也在这条街,没走多久就到了。晓雪牵着谷化风的手,大摇大摆地进了店铺。这店铺不大,却收拾的井然有序,正对门的架子上挂了样式各异的男女成衣,式样在晓雪看来太一老本整了,不过做工和绣工都十分精致,尤其是那些绣花,很立体很传神。西边的柜台上是高中档的布匹锦缎。东边则是各色的绣品。

晓雪她们一进门,在里面招待两位客人的伙计,对客人说了声抱歉请稍等。然后笑眯眯地露出两个小酒窝,对晓雪和谷化风道:“姑娘带着心上人来挑衣服还是绣品啊?您请先挑着,有什么问题尽管问,会一一向您解答的。”小伙计长得很喜气,态度也很热情。

晓雪道了声“请便”,便拉着风哥哥去挑衣料。那边的两位客人很是刁钻,挑三拣四。一会说这个不好,一会说那个有瑕疵,言词上也颇为尖刻。小伙计不气也不恼,一直好脾气地为他们解释,脸上喜气的小酒窝一直都没消失过。晓雪看了暗自点头。

终于那两个客人挑了几幅绣品,结账走了。小伙计忙过来招呼晓雪她们,未说先笑:“姑娘、公子有没有看中的?”

晓雪拿了匹雨过天青色缎料,往谷化风身上比一比,道:“风哥哥,这颜色你喜欢吗?我觉得挺适合你温润雅致的性子的。”

谷化风温柔一笑道:“你拿主意就行,我相信晓雪的眼光。”

“姑娘真的好眼光,这颜色挑人的,不过衬着公子的样貌气质更出色了呢。”小伙计两颗小虎牙露出来,眼睛弯弯的,很可爱。

“这匹我们要了,还有雾岚青霭色、蜜合色、淡海沙色……咦?风哥哥你看,这匹红锦颜色真正,用来做嫁衣挺合适的。我们都用一种料做喜服,既登对又显眼,这就是所谓的情侣装了,呵……”晓雪拿起一匹衣料给风哥哥看。

谷化风抚着这匹上等的衣料,温柔的眸子里漾满了幸福。

小伙计又开口了:“公子真是好福气,摊上这么个会疼人的好妻主,小的祝你们百年好合,白头偕老。对了,还有早生贵女哦!”

谷化风刷地脸红了,晓雪听了笑得很是开心,从荷包里掏出一锭五两的小银锞子,扔给他道:“真会说话,本姑娘喜欢,呶,赏你的。”

小伙计满脸的喜悦,高兴地道:“谢姑娘赏。”

“对了,你们掌柜的在不在,我有些事情想跟她谈谈。”晓雪将那红锦和刚刚挑的衣料放一起,然后一脸郑重地对小伙计道。

小伙计先是迟疑了一下,然后回道:“我们掌柜的在后堂,小的这就给您去请,您请稍等。”说着,挑起门帘,进了后堂。

不一会儿,一位三十岁左右的标致男子,从内堂里走出,后面跟着那位小伙计。晓雪看着一愣,没想到除了她以外,居然还有人用男子做掌柜啊。晓雪顿时对“织锦坊”的后台老板——苏家家主起了惺惺相惜之感。

“请问姑娘有何事与范某相商?”那男掌柜态度落落大方,浑身散发出自信、闲适的风采,让本来长的平凡的他,变得吸引人起来。

“好事!”晓雪将自己设计的男女服装的图纸,递给了范掌柜的,然后坐回椅子上,一只手指在桌上悠闲地扣着,笑眯眯地观察着他的表情。

那范掌柜果然是识货的,他看见图纸上新颖的样式,和别致的绣花,眼睛骤然一亮,而且越看越心惊,越看越对这几幅图纸爱不释手。范掌柜激动地手都抖了,说话的声音也变了:“这……这些都是姑娘画的吗?”

“是呀,闲暇时画来打发时间的,最近有个重要的应酬,需要置办新衣,所以,想把这几幅图样做出来穿穿看,也不知道好不好看。”晓雪前世无聊时,就喜欢在纸上画古装美女和古装帅哥,并且用漂亮各异的衣裳和发饰装点她们。因此,画古装设计图,更是不在话下,不但保持古装色彩,还融入的现代元素。怪不得范老板会如此激动呢。

“绝对好看,你看这身男装,衬托了温文的气质,这身使人身材更加修长。这幅女装,简单中透露出高贵,这幅高腰阔摆,出席正式场合正合适……”范掌柜的越说越激昂,有欲罢不能之势。

“范掌柜的,这几套衣服,十天内能不能完成?”晓雪打断了他近乎痴狂的喃喃自语,开门见山地问道。

范掌柜的这才从见猎心喜中苏醒过来,他不舍地看了眼图纸,然后很恭敬地给晓雪倒了杯茶水,答道:“能,一定能,我叫绣工们加班加点,保证耽误不了姑娘的大事。”

“好!本姑娘就喜欢你这样的爽快人,这几套衣服的布料我选好了,这个是做这套的,这匹是做这套的……红锦再给我留一匹,我设计好我的喜服图纸,就让人给你们送来。这匹红锦我们拿回去,风哥哥说过要亲手绣制自己的嫁衣的。好了!这些布料,加上做工,一共多少银子?”晓雪的手已经伸进怀中去掏银票了。

“不急,不急……”范掌柜的反复地看着手中的图纸,心中涌上一个想法,“范某有件事想跟姑娘商议商议。”

晓雪掏银票的动作停了下来,故作诧异地道:“范掌柜的还有何事?”

“范某很喜欢姑娘的设计,您能否把这些图纸卖给本店?”范掌柜别看是个男子,商业头脑很敏锐的。

“不卖!”晓雪坚定地回绝,范掌柜的脸色一暗,很是失望。“但是……可以合作!”

范掌柜的心像做云霄飞车一样,先是降到谷底,现在又升了上来,他忙追问道:“怎么个合作法?”

“跟官家的合作一样,我每季提供你们苏家两套衣裳的设计图纸,苏家分我两成红利。”晓雪的合作方式公平交易、童叟无欺。

“官家?合作?”范掌柜喃喃地重复着,认真地打量了晓雪几眼。突然他圆眼暴睁,像天上掉了金饼子似的,欣喜若狂:“莫非……莫非你就是……传说中的邵……邵……”

晓雪带着淡淡地笑,微微点了点头:“不错,正如你所猜,我正是传说中的邵晓雪!”晓雪右手从额角向头顶一抚,头也随着向上一甩。一副“不要迷恋姐,姐只是个传说”的傲娇模样。

范掌柜的激动加兴奋,全身都发抖,说话也更磕巴了:“天哪……邵……邵记的小老板,居然主动找我们合作!这……这不是在做梦吧!大公子……我们,我们苏家有救了!”说话间,泪水随之而下,那是情不自禁的喜极而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