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102章 悔青你的肠子!

第一百零二章悔青你的肠子!

回到东苑的小锁,将遇到晓雪的事情和晓雪说的话,一学给小世子听。薛晨先是愣住了,那双显眼的大眼睛,不相信似的望着小锁,见小锁脸上的欣喜不似作伪。他的内心涌上一股狂喜,冲的他几乎晕厥过去。小世子的脸上绽开的笑,如同雪后初霁,比鲜花更艳丽,比骄阳更耀眼,他的久已干涸的眼中,涌上了喜极的泪水。

小锁忙扶着小世子坐在桌边,虽然替小世子高兴,却依然为主子抱不平:“世子,她那样伤害你,还差点害你送命,千万不要那么轻易的原谅她。她不是拒绝过你吗,你也拒绝她,让她也尝尝悲痛欲绝的滋味。”

“不要,我怎么会拒绝她呢,我怎么舍得拒绝她呢?能陪她一起白头携手,正是我梦寐以求的啊。”小世子生怕这重得的幸福又离他而去,对小锁的馊主意示以白眼。

“菩萨保佑,小世子可得放宽心情,好好吃饭,不要再像以前那样食不知味,像是完成任务一样扒完饭食了哦。你看您现在瘦的,小心晓雪姑娘都认不出你了。”心疼他的魏乳爹真心为小主子感到高兴。

小世子一听,跑到妆台拿起镜子一看,呀真的,好丑呢万一晓雪见了不喜欢怎么办?不行,一定要把脸颊上的肉肉养回来,晓雪最喜欢掐自己的脸了呢。

“小锁,有什么吃的吗?我有些饿了呢。”小世子心中有了目标,马上行动。

“有,有。晓雪姑娘特地给您做的点心,让我捎给您呢,世子您尝尝。我去给您煮杯牛奶去。”小锁欢天喜地地去了小厨房。

小世子一脸幸福地吃着晓雪做的爱心甜点,憧憬着今后的幸福生活的时候。晓雪已经和脸红红的谷化风十指紧扣,在繁华的街道上享受二人世界的甜蜜逛街之旅了。

她们逛的这条明阳街,正处于达官贵族云集的富人区中心,街道宽敞明亮不说,就连地面也是青砖铺成大理石镶边的。街道两边的店铺,经营的也都是高档的商品,一件不起眼的小木雕,都成百上千两银子,那几十两的低价商品,有身份有地位有money的客人们根本不屑一顾。

晓雪发挥前世跟好姐妹逛街的劲头,一条街从头开始逛,不到街尾不罢休。咦?布店,逛给风哥哥买点上好的布料,缝制嫁衣。

晓雪牵着风哥哥的手,进了“锦缎布庄”。一般大的布庄都提供上门服务,哪家贵胄需要布匹,让下人来知会声,布庄的管事就带着新品请主夫们挑选样子,定下数量,商家送货上门,很是方便。因此,布庄里只有一位客人,一身华丽庸俗的锦袍,高耸的云髻上环佩叮当,好像个挂满礼物的圣诞树,也不怕把脖子坠断了。

那女子一副财大气粗的模样,吩咐身边一脸堆笑点头哈腰的伙计:“这个,这个,这个,本夫人全要了,花满楼的亲亲小梓心早就缠着我要匹云锦了,嘿嘿。小明,这一匹我带走,剩下的两匹给主夫、侧夫分别送去。”那个叫小明的贴身小厮,扭着身子,幽怨地望着女子。

那女子一脸猥亵地伸手拧了他屁屁一下,哄道:“这些布料不是你能穿的,待会给你买匹蜀锦,怎么会忘了你呢,乖,快送回去,晚上点你守夜……”

小明这才笑颜如花地扭着腰走了。那女子携了一匹云锦,很豪气地付了银子,还打赏了伙计五两银子。那伙计点头哈腰谄媚不已地拍着马屁,将女子送走了。

和那女子交会而过的晓雪,看着“圣诞树”走远,心中窃笑不已:暴发户呀,终于见到典型的暴发户装扮了,只求贵,不求配,真真是庸俗不堪哪。

那名伙计一脸贪婪地看了会银子,然后小心地放进怀里。这才发现顾客上门,马上堆起笑脸,准备迎客。可是一看到晓雪和谷化风两人的衣饰,脸马上垮下来,比川剧的变脸变得还快。

晓雪的服装一般都是以舒服的精棉布为主,因为锦缎在做事的时候容易勾出丝来。衣柜里就几件出门应酬时穿的华贵衣物。今天,晓雪是从厨房里一出来就直奔街上了,没换下工作时的衣服,仔细闻闻,还有点油烟味呢。

那个狗眼看人低的伙计,将鼻孔朝天,用眼角斜睨着俩人,阴阳怪气地道:“买布啊?建议你们到海川街去,咱们店里的布匹衣物可不是你们能买得起的。快走,快走,别耽误我们做生意。”

晓雪看着他那势力的模样,又好气又好笑,便故意道:“你们打开大门做生意,哪有将客人往外撵的道理?没听过‘客人至上’吗?”

“客人?就你们?你们配吗?”伙计一脸的鄙夷,让晓雪很不爽。

“你什么态度,叫你们掌柜的来”晓雪听了他刻薄的话,有些恼了,要求投诉。

“凭你也想见我们掌柜的?想告状是吧?告诉你,掌柜的可是我嫂子”伙计还是一种不可一世的态度,一点也没把晓雪的威胁放在眼里。

“不叫,是吧?那我就让她主动出来”晓雪扫了眼店中,相中了东墙边最昂贵的一堆布料。她在伙计反应之前,几步冲过去,伸手将那一堆布料扫到地上,还用脚使劲地踩了踩。然后,挑衅似的看着伙计,一脸你能拿我怎么样的表情。

伙计看着地上价值千金的布匹,被粗糙的地面刮得起毛不说,还布满了脚印。突如其来的打击,让他呆住了。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的嘴里发出一声尖利的叫喊:“啊我的布呀这么贵的布就这样腌臜了,叫我们怎么跟老板交代呀你……你别走你要赔偿我们的损失”伙计一把抓住晓雪的衣襟,生怕她跑了似的。

谷化风见状,就要出手相救,晓雪朝他使了个眼色,让他在一旁看好戏就成。

“赔偿?你都认定我们连你们店里最便宜的布料都买不起,你如何觉得我们能赔得起你那千金布料呢?”晓雪故意一脸我很穷,我赔不起的表情。

“我不管,无论如何,你都得把布钱赔给我”伙计不依不饶。

“要钱没有,要命一条”晓雪耍起无赖来。

“没有钱,就把你送官掌柜的,掌柜子,嫂子——你快来呀”小伙计鸡猫乱叫起来。

“叫什么吵什么?把客人吓跑了怎么办?”内堂里走出一个相貌端正,衣着不凡的女子,“阿丹,如果你再算错账目,或者闯了其他货的话,即便你是我内弟,我也要赶你走……”

掌柜的话没说完,就看到地上一片狼藉,登时怒目圆睁:“阿丹这是怎么回事?”

“嫂子啊,不关我的事呀……是她是她将布匹扔到地上的。对她故意找茬来的……”叫阿丹的小伙计哭丧着脸向掌柜的解释,将抓住晓雪衣襟的手紧了紧,看向她的表情瞬间转为愤怒。

“这位姑娘,为何在小店中撒野?”掌柜的看着一脸气定神闲,被抓住却一点都不慌张的晓雪,愤然问道。

“为什么??问问你家小伙计吧”晓雪撇开脸,仰望房梁,一只脚还抖呀抖的。

“阿丹怎么回事,说清楚”掌柜的一听,便知道这个扶不上墙的内弟又闯祸了,便大声喝问。

“我……我什么也没做,是她不讲理,一进来就又摔又砸的。”阿丹眼神闪烁地狡辩着。

“嗤——”晓雪不屑地笑了一声道:“我跟你无怨无仇,我回进来就砸你们的店铺?拜托你编瞎话编的圆一点,你眼睛老躲闪什么的?理直气壮一点呀,你心虚什么?”

掌柜的一见这情况便知道是自己内弟理亏,她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护短地道:“即便我们伙计有些招呼不周之处,姑娘也不能如此野蛮行事。所谓欠债还钱,只要姑娘赔偿了店里的损失,本店就既往不咎。如果姑娘还要胡搅蛮缠下去的话,哼我们东方家能跻身于八大商号,可不是吃素的”

哟哟还威胁上了,晓雪向来是吃软不吃硬,你威胁我?看我怎么整你们。

晓雪使劲甩开阿丹的手,像掸什么脏东西似的,掸了掸衣服,踱着步子来到被她清理出的柜台边,踩着一地的布匹,纵身一跳,坐在了柜台上边,两条腿还晃呀晃的。晓雪毫不在意地冲掌柜龇牙一笑,道:“东方家?八大商号?了不起啊现在八大商号之首是哪家,知道不?”

掌柜的见她这副模样,反而心中有些嘀咕了,八大商号之首?莫非是官家的小姐?不对呀,东方家和官家向来井水不犯河水,她怎么会来砸我们的场子呢?想到这,掌柜的强忍住心中的怒火,瓮声瓮气地回答:“当然知道,是官家。”

“那么排名第二、第三的又是哪家?”晓雪又问了一个问题。

“江家,和刚刚异军突起的邢家。”本来第三的位置是她们东方家的,谁知道邢家家主不知道怎么得了邵记小老板的青睐,将做茶叶的方子给了她。照着小老板方子做出来的茶,不需要煮,只要用开水一泡,边芳香四溢,清甜香醇,只半年多的时间,在八大商号排名上便超过了木材商洪家,和东方家,跃至第三。

“呵呵……”晓雪特有的清脆如铃的笑声响起,“那掌柜的知道,这三家为什么从以往排名靠后,而升到前三甲了呢?尤其是那官家,以前在八大商号可是排名最末的。”

掌柜的听她这么一说,心中一惊,据说邵记的小老板年约十二三岁,长得是貌美如佳男,似乎跟眼前的此人很是相仿。不会这么背吧,得罪了老板一直想拉关系,却一直不得门路的小财神吧。她的语气瞬间软下来,话语中带着些恭敬:“那是因为官家跟邵记小老板合作,赢得醋、酱油和各种素油的经销,财产暴增,跃至榜首。邵记小老板有惊世之才,点金之手。官家、江家和邢家都是经小老板的提点,才有今日之成就。我们家主对小老板仰慕已久,有结交之心,却不得门路……”

“哼人家小老板找人合作也是看对象的好不,像你们这样,服务态度奇差无比,有狗眼看人低的伙计,又有护短不讲理的掌柜,谁会跟你们合作哼”晓雪脸上一副就是看不起你们的表情。

掌柜的一听这话头,便知眼前此人就是邵小老板本尊,又悔又气呀,马上恭恭敬敬地道:“小店伙计欺下瞒上,德行丧失,小人马上就辞退他,还望客人不要生气……”

“嫂子……”阿丹一听,马上尖叫起来。

“你给我闭嘴,你……你坏了我的大事了”掌柜的气急败坏地冲内弟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