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101章 订婚戒指

第二卷万马之兴 第一百零一章订婚戒指

生气的九王见晨儿那么卑微地放下姿态,晓雪却一言不发。火登时冲上头脑:我九王的儿子还愁嫁吗?你个小小的商人,不就一小小的厨艺在手吗?居然看不上我九王捧在手心十五年的宝贝她拽起小儿子的胳膊,就要将他拉回东苑。

薛晨用了挣了挣,他知道如果他就这样被拉走了,就永远没有跟晓雪在一起的机会了。他抬起头,用哀求的目光看着母王,泪水无声的从眼角滑落。

九王心中那个气呀,人家对你弃若敝履不屑一顾,你还这样痴迷不悟,这不是跟打你母王的脸一样吗?九王沉着脸,眼睛里充满了不容反抗的坚决。

薛晨苍白的小脸爬上了绝望的哀伤,难道他和晓雪有缘无分,从此形同陌路了吗?小世子胸中剧痛,一口气差点没上来,腿脚绵软,几乎支撑不住就要倒下来。王夫见状,赶忙扶住他,和桑子一起半扶半抱地将薛晨带回他的居室。

正在给瓶中大丽菊换水的小锁,见九王殿下阴沉着脸,怒气冲冲地进来,忙行了一礼,然后屏气宁息小心翼翼,生怕扫到台风尾,可还是没逃过去:“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去扶小世子你们这些个蠢奴才,是干什么吃的?在主子做出不合规矩有悖‘夫德’的时候,不知道提点些儿,只知道顺着他、惯着他。要你们这些个奴才有什么用??”越说越气的九王,一把将旁边花架上价值千金的古董花瓶,扫到地上,碎了满地。

“奴才该死,请王爷恕罪……”小世子屋里的下人们都跪在地上,以头抢地,浑身发颤。

王夫将小世子扶到床边坐下,此时的薛晨像一个没有思想的木偶,呆呆地坐在床沿,眼泪不住地顺着腮边流下,滴在淡蓝色的锦衣上,水晕渐渐扩大。

九王看着也心疼呀,她气急败坏地吼道:“以后再给你们算账,还不去给世子打水,擦擦脸?”

“是”一屋的下人们神色慌乱,却静而有序地行动起来。小锁接过一小厮手中的水盆,拧了毛巾,轻轻地擦着小世子脸上的泪水。可是,越擦越多,怎么也擦不完。小锁苦着脸,怯怯地看了九王一眼。

九王一把夺过小锁手上的毛巾,大声呵斥:“没用的奴才,都给本王滚出去”屋里的下人们,纷纷弓着腰,退了出去。

“晨儿”九王强压住心中的怒火,尽量放柔声音,对薛晨说道,“不知道珍惜你的那种人,不值得你为她难过。来,母王帮你擦干泪水。”

小世子缓缓地转过头来,脸色惨白如纸,漂亮的大眼睛失去了原有的神采。他抿了抿嘴,喃喃道:“母王,我不相信她对晨儿没有一点感情,她对晨儿那么好,无论晨儿提出多么荒谬的要求,她都会想尽方法地满足我。她一定是喜欢我的,只是她还没意识到而已……我去找她,我要陪她想清楚,等她想明白……”

九王眉头皱成川字型,声音却依然温柔:“晨儿,她已经说了,她对你,就像母王对你一样,是疼爱,不是爱情,你别执迷不悟了”

“不是的不是的我去问问她,我要再去问问她。”薛晨猛地站起身来,想要往门外奔去。

“晨儿”九王一声暴喝,阻止住薛晨,“你堂堂九王府的小世子,何至于这么低声下气,丧失尊严地去求她?天下间比她好的女子,一抓就是一大把,你清醒点吧再说了,她这么不顾我九王的面子,三番五次地拒绝。即使她想通了,再来求婚,我也会将她打出去的所以,你就别对她抱有幻想了”

“母王……”小世子用他特有的,惹人怜爱的大眼睛,楚楚可怜地看着九王。

九王硬下心肠,冷哼一声:“乳爹小锁,好好看着小世子,不许他出东苑一步,否则,唯你们是问夫君,我们走。”说完一甩袖子,头也不回地走出东苑。

王夫看了看脚步踉跄,被魏乳爹扶住的薛晨,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如何安慰他,便长长地叹了口气,跟着九王走了出去。

小世子胸中一闷,身心交悴,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魏乳爹大惊,忙吩咐小锁去请大夫。

很快九王府的专属大夫,挎着药箱来了,经诊脉后,得出“急气攻心”的结论,开了一些安神药,并嘱咐放开心怀,不要再想不开心的事云云。

醒来后的小世子,拒绝吃药,不吃也不喝也不说话,整日垂泪。九王见他为了一个女子,如此不珍惜自己的身体,当下就放出话来:“如果你再这样不爱惜自己,我就命人砍了邵晓雪的脑袋”

不舍得晓雪因为自己而丧命的小世子,擦干了眼泪,不再绝食,但再也不会笑了,也很少说话。叫他吃,他就吃,叫他喝,他也喝。即便是再难吃的东西,他也不挑剔地咽下去;即使再美味的点心,他脸上也没有以往的幸福滋味。这样的小世子,像个失去味觉的行尸走肉。

纵然他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一顿也没少用,小世子还是很快地消瘦下去。本来鼓登登的面颊,陷了下去,下颏尖得仿佛能戳死人,一对眼睛显得格外的大,却没有一丝光彩……

这些,晓雪全然不知道。走出牛角尖的她正思忖着,在即将来临的小世子的成年礼上,给他一个惊喜,送他一个特别而有意义的礼物。

她首先想到的就是“戒指”,因为她的前世里,戒指是爱情的信物。送人戒指,代表了真挚无私的倾慕与爱意。于是晓雪用自制的炭笔,设计这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饰品。

晓雪决定舍弃庸俗不堪的金,而用银,再加上稀有金属铂来增加硬度。戒指用多面抛光法,使其散发出钻石般的亮光,上面略粗刻有“LOVE”字样,那个O的字母,用红宝石镶嵌,闪亮耀眼又不失贵气典雅。

精益求精的晓雪,改了又改,修了又修,终于达到自己满意的效果。于是,当天中午,炒完“一品斋”最后一道菜的晓雪,拽上了谷化风:“走,逛街去”

谷化风见她走出了那天的阴霾,笑容灿烂,任她抱住自己的胳膊,喜滋滋地走出邵府大门。

一出大门,顶头遇到为小世子买细点回来的小锁。本来性子就泼辣的小锁,一见晓雪一脸笑逐颜开,神采飞扬的模样,想到整日愁眉不展黯然神伤的小世子,护主心切的小锁,登时就爆发了:“姓邵的你有没有良心啊,我们家小世子为了你,茶不思饭不想,整日以泪洗面,都快瘦成一把骨头了。而你却好酒好菜吃着,美男陪着,一副喜笑颜开的滋润模样。我真替我们家小世子不值得,为了你这个狼心狗肺的家伙,搞得自己人不人鬼不鬼的。”

晓雪一听小晨晨瘦了病了,脸色一下就变了。她一把抓住小锁的胳膊,心中的焦急和担心让她没控制好力道,把小锁抓得龇牙咧嘴,嗷嗷直叫。

晓雪抓着小锁的胳膊使劲摇了摇,急切地问道:“你说什么?小晨晨怎么了?生病了吗?怎么会这样?”

小锁疼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用右手去掰晓雪老虎钳子般的手。谷化风见状,忙拉开晓雪的手,用一贯温和的声音安抚道:“晓雪,你别急,先放开小锁让他慢慢说。”

然后又对揉着胳膊的小锁道:“小锁,你家世子怎么了?”

“怎么了?你还有脸问。要不是你霸占住邵晓雪,让她拒绝九王替小世子的提亲,惹恼了王爷,我们家小世子何至于被王爷禁足。如果不是邵晓雪辜负了我们家世子一片心意,我们家世子如何会伤心欲绝,心灰意冷?小世子那么好的一个人,怎么配不上你了,啊?他对你一腔深情,你却冷漠以对,即便是这样,小世子还不舍得让王爷伤害你。要是我,哼早就让王爷把你大卸八块了。”小锁这几天的心痛、担心,终于有了发泄口。他叉着腰,一笔一笔地跟晓雪算着她对小世子的亏欠。

晓雪听了也不恼,心中充斥了对小晨晨的怜爱和心疼:“这个傻小子,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自己的身体本来底子就弱,还这么糟蹋我辛辛苦苦养出来的成果。”

她抬头坚定地望着满脸不忿的小锁,口气十分郑重地道:“小锁,是我对不起你们家世子,让他受了那么多的苦。我已经想通了,我对你们世子并非没有一丝的感情,相反,我喜欢他,就同喜欢风哥哥一样,我想和他永远在一起,一辈子疼他宠他,给他做好吃的。你问他还愿意吗?”

小锁听了,脸色好了很多,依然撅着嘴道:“哼不喜欢也是你,喜欢也是你,你当我们世子是什么,任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好啦,话我会给带到了,如果世子不愿意,你就等着后悔去吧,早干嘛去了”

“谢谢你,好小锁。我做了些新点心,你拿去给小晨晨吃。让他好好吃饭,放松心情,高高兴兴、健健康康地等着我去求亲啊”晓雪进屋拿了包威化饼干,递给小锁。

小锁接到手中,想到了什么,道:“我们王爷很生你的气,你要想过王爷那一关,肯定不容易。”

“你放心,我自有办法。多帮我开导开导小晨晨。”晓雪一点也没把九王的愤怒放在心里,因为她知道疼爱儿子的九王,即使会刁难于她,为了儿子的幸福,最终还是会妥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