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100章 你就从了吧

第一卷 小镇起家 第一百章 你就从了吧

“你,是万般地配不上晨儿,但是有一点,只有你能配得上,就是你做菜的手艺。你不是不知道,晨儿的挑嘴的坏习惯,你说嫁到谁家能让本王放心,啊?前两年,一在铭岩,晨儿就白白嫩嫩可爱无比;回到府里,还有你亲手指点的名厨呢,不出俩月就面黄肌瘦,跟我们虐待了他似的。你说,如果嫁到别家去,我们晨儿会成什么样子?”九王看她一脸抗拒的样子,满肚子火气,如果有唯二的选择的话,早就打发这兔崽子滚了。

“可是,小的家中已定下婚配的对象了。他从小的一无所有就跟随在小的身边,总是默默地照顾我,给我温暖。如果没有他,小的或许早就不在人世了。九王殿下,糟糠之夫不下堂啊!请殿下三思。”或许是雏鸟情怀吧,这些年来晓雪一直把谷化风当做自己的依靠,当做比养父母还要亲的亲人。在她的心里,他就是自己的丈夫,无论贫富都能为自己遮风挡雨。她会在他面前撒娇,因为知道他不会取笑自己男儿态;她会亲亲他,逗他羞红脸,因为知道这是自己未来的夫,占占便宜也没什么。

“谁让你抛弃糟糠了?大女子三夫四侍当属正常,我看你那未婚夫侍也是个懂事的,跟晨儿相处甚欢,两人做个平夫不是顶好?”九王料定她会以此为推脱,说辞早就想好了。

“可是……”

“可是什么!没有可是!!你把晨儿往外推,就是要他的命!你也不想你好不容易养得健健康康,白白嫩嫩的小晨晨,到了别人家形销骨立香消玉殒吧!”九王软硬并施,不择手段。

王夫此时也说话了:“晓雪啊,你对晨儿平日里总是摸摸脑袋,捏捏小脸拉拉手的,这知道的说你对他犹如亲弟弟一样疼爱,不知道的以为你们已经定下盟约两情相许呢。你要是不娶晨儿,晨儿的闺誉何在,你让单纯的晨儿如何面对那些蜚短流长?”

“可是……我,我还是不能娶小世子……”

“为什么?晓雪……是晨儿不乖吗?你不喜欢晨儿吗?为什么你不愿意娶晨儿呢?”小世子脸色苍白如雪,眼睛里满是受伤的痛楚。随着薛晨渐渐长大,爱的萌芽也在心中扎根,发芽,生长……他以为晓雪平日里对他的百依百顺和呵护备至,也是爱他的表现。他以为等他们两个人成年以后,两情相悦,拜堂成亲,是水到渠成的。他以为他和晓雪间最大的阻碍,就是九王,是身份地位,这些只要他在母王跟前撒撒娇,闹闹脾气,就可以解决。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在母王主动提出两家结亲的时候,她,却推三阻四呢?这,给十五年来顺风顺水,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从未收到过一点点挫折的小世子,以灭顶性的打击。

“不是啊,小晨晨!姐姐很喜欢你的——就像风哥哥喜欢你那样,也像九王殿下和王夫殿下一样,是喜欢你的。”晓雪看到小晨晨受伤小白兔般楚楚可怜的眼神,心,像是被谁揪了一把似的。

“这怎么能一样?本王与王夫是晨儿的亲人,小风是同性友人,而你——是即将成年的女子,如何能一样!”九王见自己的宝贝小儿子伤心欲绝的表情,心疼不已,说话也带着三分火气。

“我对小晨晨的感情,也就是亲情,是友情啊!”晓雪那个纠结呀,她是一点也不想伤害小晨晨的,到底是什么时候,这个可爱天真的洋娃娃般的孩子,对自己生出别样的情怀了呢?

“可是,我要的不是亲情,也不是友情……我想像风哥哥那样,名正言顺的站在你的身后,理所当然的接受别人的羡慕和祝福。晓雪,我喜欢你对我视若珍宝的捧在手心的感觉,喜欢你对我投注的怜爱和欣赏的目光,喜欢你对我的恶作剧和不合礼节的动手动脚。请你,让我跟风哥哥一起,陪伴在你的身旁……我不会跟风哥哥争宠的,我也会乖乖的,不再要求这要求那,我会听你的话努力吃饭,把身体养得棒棒的,不生病,不给你添麻烦——”小世子琉璃般明澈的大眼睛里蓄满了晶莹的泪花,想哭又不敢哭,怕晓雪认为他是爱哭鬼,不喜欢了怎么办。

“够了!”九王不忍看到儿子此时委曲求全的样子,“我堂堂九王的儿子,哪里需要祈求别人施舍卑微的爱情?!邵晓雪,从此以后,我九王府和你邵府形同陌路,老死不相往来。来人,将小老板请出去,并把西边的角门封死!”九王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晓雪望着小世子苍白无助的小脸,含泪欲滴的眼睛,感觉揪住自己心脏的,不知道谁的手使劲地拧上几下,痛彻心扉。自己一直守护着的纯净快乐的,如雨后阳光般的笑脸,被自己亲手打碎了。对于薛晨,说她一点也不在乎,绝对是个弥天大谎。她总是那么小心地珍爱地将他捧若珍宝,却努力说服自己这只不过是对他孩子般的疼爱,难道这种疼爱,时间久了也像食物那样,会变味儿吗?

他还是个孩子!她总是这样告诫自己。可是为什么每当他不开心,她就难受;每当他笑颜如花,她就欣喜;每当他病弱无力,她就心痛呢?

如果,这是爱情,那她和风哥哥呢?那种毫无保留的依恋和依赖,那种一个眼神一个微笑都能使她心安的感觉,又是什么呢?爱情,不应该是除却巫山不是云的一心一意吗?前世今生没有什么恋爱经验的晓雪,突然觉得自己是个三心二意、朝秦暮楚的花花女郎。这样的自己哪里还配得上全心全意的小风,和纯洁未经世事的小晨晨。

祝雪迎的心中产生了严重的自我怀疑,和自我厌弃之感,陷入苦思的她,错过了最佳的申诉表达时间。当两个人高马大的王府护卫,钳住她的双臂,准备将她拖出王府的时候,晓雪才恍然醒来,却只看到九王决绝的身影,和王夫扶着的脚步不稳,失魂落魄的小晨晨的背影。

“哎——”没等晓雪喊出声,俩武功高强、忠心耿耿的护卫已经把她从角门扔出去,并且招来工匠,用木石把门封得死死的。

晓雪怔怔地站在原处,愣愣地看着侍卫和工匠们的行为,好像看在眼里,又仿佛没进入眼底。

工匠们叮叮当当的劳作,终于引来邵府的关注,仆人们都窃窃地议论着,猜测着。闻讯而来的谷化风和邵氏夫妇,看着祝雪迎失魂落魄的模样,大吃一惊。邵紫茹将晓雪从头打量到脚,见没什么异样,便问道:“晓雪,怎么了这是?”

谷化风见晓雪左手死死地抓住心脏处的衣服,脸色异常难看,眼睛也没有焦距,以为她受了内伤,便飞快地执起她垂于体侧的右手,手指搭上了她的脉搏,确认无恙后,才小心地呼唤着一直默不作声的晓雪:“晓雪,晓雪!你怎么啦?”

晓雪将头缓缓地转向谷化风,眼神还是呆呆的,左手依然抓在心脏处,声音里充满了痛楚:“风哥哥,好痛,这里好痛!”

邵紫茹一听,马上大惊小怪地道:“快,快把晓雪扶到屋里去,韩秋,赶快去请胡晓蝶胡老前辈。”

韩秋匆匆跑了几步,想起什么,忙道:“胡老前辈去江宁访友去了,停几天才回来呢。”

“先把晓雪扶进屋吧。”狄爹爹扶着晓雪的另一边,和谷化风一起将晓雪扶进屋。而邵紫茹则跟在后头,急得团团转。

坐在**的晓雪,心神已经大半回来了,她接过风哥哥递过来的水,慢慢喝了一口,道:“娘,爹爹,晓雪没事了,我想静一静。”

邵紫茹跟夫郎对视了一眼,道:“好,好,我们先出去。晓雪啊,有什么事一定要跟娘亲说啊,虽然娘亲没你那么能干,在毕竟活了一把年纪了,阅历上还是有的,能给你参谋些意见的。”才三十刚冒头的邵紫茹,居然连一把年纪都出来了。

她见晓雪点点头,便拉着一脸担忧的夫郎,出去了。韩秋也轻手轻脚地出了门。

晓雪对转身也要向外走的谷化风,用可怜兮兮的口气道:“风哥哥,能陪我会儿吗?”

谷化风闻言停下了脚步,走到晓雪身边默默地蹲下身子。晓雪像小时候那样,趴在他的背上。每当晓雪彷徨无助,心情欠佳的时候,谷化风总是将她背在自己的背上,来回地走动,这样总能使晓雪躁动的心灵沉寂下来,驱散了所有的负面情绪。

谷化风托着晓雪的屁屁,在房间里慢慢地踱着。房里一片静默,晓雪不想说话,谷化风也没有开口问。良久,晓雪才幽幽地道:“风哥哥,人有几颗心呀?”

谷化风闻言,脚步一顿,又继续踱步的状态,虽然问题很可笑很幼稚,他还是回答了她:“傻晓雪,人当然只有一颗心了。”

“一颗心,能分成几瓣儿吗?”晓雪的问题越来越傻。

“心脏怎么能分成几瓣儿呢?心脏要是有一点点损伤,人就没命了。”谷化风知道受胡晓蝶逼迫教育的晓雪,不会连这点的常识都不知道。

“那只有一颗心的人能同时喜欢几个人吗?爱情,不是要全心全意吗?”晓雪问出了困惑她的问题。

谷化风闻言,将她轻轻放到床沿,定定地与晓雪对视,从她的眼中,他看到了迷惘和困惑。谷化风知道她的心中,已经有了另一个人的影子。他心痛,不是因为她喜欢上别人,而是为她对自身的怀疑和逼迫。

谷化风知道晓雪一直很向往养父母“执子之手与子携老”的不离不弃,相依相守。可是他也知道优秀抢眼的晓雪,不可能只属于自己一个人。晓雪身边出现了很多优秀的男子,他们也对她或多或少地投注情分。

此时晓雪或许已经意识到,自己对他之外的某个人动了心。这在别的女子身上再普通,再平常不过的事,晓雪居然像背负了所有罪责一样,自我厌弃,自我怀疑。

这,就足够了!曾经有那么一个女子,想把唯一给了你,那就足够了。谷化风的脸上现出一抹发自内心的微笑:“晓雪,爱情不是自私的占有。只要你的心里有那么一个位置,是属于我的,就足够了。不止是我,其他的男子也都会这样想的。所以,心不能分割,心意却能够分配。只要你面对他们的那一刻,心里全心全意,就足够了。不要再难为自己了,没有人会怪你,相反,我们会以有你这样重情重义的好妻主而感到骄傲的。”

纠结的晓雪,在风哥哥的温言相劝下,渐渐解开心中的死结,眉头渐渐舒展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