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99章 九王逼亲

第 101 章 九王逼亲

王夫见妻主有意,便顺着她的话来:“这么看来,晨儿只有嫁给晓雪是最佳的选择。您看,邵家就在我们隔壁,想儿子了,只要过了那扇角门,就可以看到。离得近,晨儿要受了什么委屈,咱也能跟着撑撑腰不是?”

九王对这个儿子可是疼在了心坎儿里,要是嫁远了三五年的见不着一面,她可舍不得,不过一听给儿子撑腰倒笑了:“嫁出去的儿子,泼出去的水。到时候人家小夫妻的事儿,咱们两个老家伙搀和什么。我看晓雪的性子不错,待人和善,虽然有时候喜欢逗逗晨儿,不过确实是打心里疼爱晨儿的,还能亏待了咱晨儿?”关键是普天之下,只有晓雪能把小世子喂得白白胖胖滴。

王夫看见晓雪又宠爱地捏捏小世子的面颊,笑了笑。九王和王夫对于晓雪这种小动作已经见怪不怪了。“只是……这晓雪不是有个青梅竹马的未婚夫侍吗?”

“哪个女人不是三夫四侍的,再说那个谷化风,也是个温和贤淑的,也不比晓雪少疼晨儿一点儿。再说了,咱们晨儿那天真烂漫的性子,是个能管起家的?我看那谷化风,里里外外都是一把好手。我们晨儿和他共侍一妻,绝对不会吃亏了去,而且还可以像现在一样,什么都不用cao心地,没心没肺地开心生活下去。”九王连这些都帮小世子想到了,不愧为“儿奴”一帮的。

“既然王爷也觉得晓雪是上上之选,何不趁此机会给她点暗示,让她家里早日来提亲,也好了却王爷的一桩心事。”王夫看着晓雪,越看越喜欢,大有“丈母娘看儿妻,越看越有趣。”之势。

王爷点点头,高声对着弯腰祸害她花园的俩人叫道:“晨儿,晓雪,做什么呢?过来一趟,本王有话跟你们说。”

晓雪的衣襟里兜着满怀的新摘下来的棉花,一听见九王的声音,浑身一僵,心道:坏了,做坏事被逮着了。自己将九王花园里最珍贵的“花”全给摘了,九王一定会大发雷霆的。她和小晨晨对视了一眼,见他也一脸被逮住的心虚。晓雪向小世子使了个眼色,准备脚底抹油——溜!

可惜她的小心思被九王识破了:“晓雪,你们在那磨蹭什么呢?祸害我的花我可以既往不咎,如果让你过来再假装听不见的话,哼哼,两罪并罚,罪加一等。还不给我过来!”

既然不追究采花的责任,还有什么可怕的。晓雪猫着的腰,站直了,兜着一抱棉花,昂首挺胸,以雄赳赳气昂昂之势,走向了亭子。小世子也学着她的样子,怪模怪样地跟着过来了。

晓雪进了亭子,冲俩boss粲然一笑,很亲热地招呼道:“王爷,王夫,怎么这么有兴致,在公园里赏花呀?”

一扫眼看见石桌上那一叠画像,便腾出一只手来翻了翻,眼睛转了转,便明白作何用处了,便笑道:“我说王爷王夫怎么有如此好兴致呢,原来醉翁之意不在酒呀!”说着,一脸看好戏的样子,视线在小世子的脸上逡巡着。

小世子还一脸雾煞煞,不知道怎么回事呢,他也学着晓雪的样子在画像中翻了翻,看到一张后,嘻嘻笑道:“晓雪,你看这家伙,长的跟你画的《西游记》中的孙猴子似的,哈哈,这个好像你讲的故事中的‘张飞’哦……”小世子兴致勃勃地进行着评论。

王夫拉过小世子,让他坐在自己身旁,九王也示意晓雪坐着说话。晓雪谢过落座后,道:“殿下,如何?选出理想的人选了吗?”

“人选?什么人选?”小世子还是一脸的天真。

“当然是我们小晨晨妻主的人选喽——”祝雪迎一脸促狭地冲薛晨挤眉弄眼。

小世子一愣,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他可爱剔透的小脸,皱了起来,冲着母王一脸哀怨地道:“母王,您不疼孩儿,不要孩儿了吗?您要像嫁大哥和二哥那样把我也嫁掉吗?晨儿不要,晨儿不要嫁得远远的,一年到头见不得母王一面。”

九王望着小儿子一脸泫然欲滴的模样,心疼得一把将儿子揽入怀中:“晨儿别怕,母王怎么舍得把你嫁得远远的呢?放心,母王给你找了一门近的亲事,你想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母王想什么时候去看你,就什么时候去看你。”

晓雪听了,嘴角直抽抽,你干脆招个上门的儿妻得了。不过人家是谁,堂堂九王,当今圣上的亲亲妹子,她开口了谁敢不从。晓雪开始同情小世子未来的妻主了,心中还有那么一点的幸灾乐祸。

小世子还是扭着身子,一脸的不乐意:“母王——晨儿不要嫁,晨儿就在家中陪着母王和王夫爹爹,晨儿不要嫁个自己不认得的人,晨儿会怕的。”

“那,母王就给你选一家你认识的妻主,不就行了?”九王抚摸着儿子乌黑油亮的发丝,宠溺地安抚道。

“小晨晨,听九王殿下的口气,这人选已经定下来了,你先听听殿下所说那人,如果不合你意,再拒绝不迟。”晓雪在一旁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样。

薛晨小世子对晓雪可以说是到了盲目崇拜的地步,她说的话都是对的,她让听听人选是谁,就听听吧。薛晨还是一脸的心不甘情不愿地问道:“好吧,母王,您给儿子选的是谁?”

九王理了理鬓边垂下的一缕发丝,卖了会关子,才摇头晃脑地答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天边?眼前?”晓雪四处张望了一周,去找这个“眼前”在哪儿。小世子也沿着她的视线瞅了那么一大圈,未有所得。俩人便同时将目光投向那个一脸高深莫测的九王殿下,顺着她笑盈盈的视线看去……

晓雪左右看了看,又转身看看身后,然后迟疑地用食指对着自己,一脸震惊地道:“我??”小世子也把视线投注到她的身上,从刚刚的一脸不情愿,到满脸羞红的表情,过渡得是那么的迅速,而又自然。

九王拍了拍薛晨的手,笑着道:“怎么样?母王没骗你吧,是不是离咱家很近,又是你认得的?我儿可满意否?”

小世子的玉脸已经烧得像天边的彩霞,他望着晓雪欲言又止,害羞得将脸埋进王夫的怀里扭啊扭的,小男儿态毕露。而晓雪此时还是一脸的震惊,兜着的棉花掉了一地,还未觉察。

九王瞥了她一眼,一厢情愿地把她的这种状态理解为——高兴地呆掉了。便学着晓雪平时逗小世子的样子,戏谑地问儿子道:“晨儿,你看母王选的还合你意不?”

薛晨此时的心像揣了只不安分的小兔子,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以前他对感情这回事一直处于懵懂无知的状态,他不知道自己对晓雪的感情已经由开始时的崇拜仰慕,渐渐转为倾慕依恋。所以当九王提出给他选妻时,最直接的反应就是抗拒。在他单纯天真的小心眼里,嫁人就不能天天见到晓雪了,嫁人就不能时时跟在晓雪的屁股后边转悠了,嫁人就不能在第一时间品尝到晓雪新发明的美食了……在他的世界里,晓雪已经无处不在。离开了她,他的世界将天崩地裂。

当他听到母王给他选的居然是晓雪时,他青春萌动的心开始雀跃起来。嫁给晓雪?那当然好了,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跟着晓雪,再也不用介意别人怪异的目光了,他再也不用羡慕风哥哥能时时陪伴在晓雪的身边了。他的心中高兴是高兴,小男儿的羞怯和朦胧的情感,一时涌上心头,让他选择窝在正夫爹爹的怀里,不好意思起来。

九王见状更加兴起逗他的念头:“晨儿不乐意啊?嗯……本王也觉得身份上,悬殊太大了……”

“不是的!母王……我愿意……”小世子猛地从王夫怀里抬起头来,急切地回答,见母王一脸的促狭,便捂着脸害羞地跑走了。

晓雪这才从这个重磅炸弹的轰炸中苏醒,她结结巴巴地道:“九王殿下,使不得呀!万万使不得!”开玩笑,她虽然遇到漂亮的男子就眼睛发光,口水直流,譬如大师兄任君轶;或者是口头上,行动上占占便宜,譬如肌肉男黎昕;或是像爱抚宠物似的,捏捏脸蛋,摸摸头发的,譬如小世子薛晨。可这都是单纯的爱美之心,这是对美的一种欣赏与变相的称赞。她对于这些美男,只有欣赏之意,没有占有之心哪。

晓雪来到这个女尊的世界已经六年了,可是从内心深处“一夫一妻”相守到白头的观念,还是根深蒂固的。虽然六年前梨花寺旁的算命先生说她桃花朵朵开,可她认定人家是装神弄鬼骗钱的。她还守着跟风哥哥“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承诺,准备过养父女那样恩爱相守不离不弃的二人世界。怎么突然就……

九王脸色一沉,眯起眼睛,充满里危险的意味,沉声道:“怎么?我们家晨儿配不上你?”

“不是,不是!我晓雪配不上世子殿下。世子殿下像天上洁白无瑕的云朵,如冬天冰洁剔透的雪花,那么的无邪,那么的纯真,那么的可爱。草民一个市井小商贩,满身铜臭,一身恶习,哪里是世子殿下的良配。请九王殿下收回成命啊!”晓雪把小世子捧得高高,将自己贬得一文不值,如此自污,就为了让九王看不上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