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98章 世子选亲

第 100 章 世子选亲

圣元(当今华焱女帝的年号)二十二年,明宗女帝颁布推行《荒田法》和《工商管理法》。

《荒田法》的颁布实施,使华焱的耕地激增三成不止,华焱农户的种田热情空前高涨,农民们普遍垦荒种田,从家里粮食勉强果腹,到家家有余粮,户户堆满仓。农民们对当今圣上感恩戴德,有的甚至在祠堂立了女皇和太子的长生牌,日日香火供应不停。

《工商管理法》使商业活动更加规范化,再加上商人地位的提高,使一些家有余钱的中等农户,也兴起做生意的念头。《荒田法》的施行,让农户手中多有余钱,购买力上升,城市市场变得空前繁荣起来。

圣元二十二年,对于邵记来说,也有了很大的发展。晓雪已经派出尤茗涓和一名在尤掌柜锻炼了一年多的培训班出身的孙管事,各自带些人手,分别前往京城和另一座历史名城也是全国数一数二的大城——樊湘郡,按照万马的标准,建立“邵记快餐”的分店。

圣元二十二年,如果硬说还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本年,小世子和祝雪迎同时成年。小世子刚好比晓雪大两岁,虽然晓雪一直在他面前自称老大。男子十五成年,女子十三成年,刚巧俩人同一年成年。不过小世子是在十月,而晓雪是在年底腊月。

小世子薛晨的样貌性情(那是不在晓雪面前,要和晓雪在一起,什么形象都没了),别说在万马,就是再加上京城,都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所以在这近两年里,上门定亲的人是多不胜数呀!其中多是名门贵女,高官世家,就连太师也为她老年得女宝贝得不像话的女儿,亲自上门要求定亲呢。

这不,小世子的成人礼刚刚过去没几天,九王和她的王夫就在为他选妻而发愁呢。

王府的大花园此时红叶似火,分外妖娆,园中的“致然亭”内,九王两口子对着一匝女子画像反复地掂量着。王夫不时地从画像中选一两张出来,放置于一旁。

王夫用保养得当的青葱玉手,拈起一幅,道:“奴以为,这辅国公的孙女不错,斯文儒雅,学问也好,小小年纪就官拜五品太史令,前途无限哪!”

九王皱了皱眉,道:“这小家伙我见过几次,那时还是垂髫之龄,满口之乎者也,一副酸儒迂腐的书呆子样,一点情趣都没有,如果晨儿嫁给她,不闷死!”pass,画像扔一边。

王夫点头不已,又拿起一副,询问道:“骠骑大将军的小女儿呢,据说深得大将军真传,领兵打仗青出于蓝。”

“这妮子就别提了,粗大麻拉黑,跟个大笨熊似的,脾气又暴躁,喝醉了还打小侍出气。我们家晨儿细皮嫩肉的,可禁不住她的一个小指头。”九王对这种打弱男子之徒,是深恶痛绝,直接画像往地上一扔,就差没踩上一脚了。

王夫一听,没事打小侍,可真是没品的行为,也鄙夷地撇撇嘴,又拿起一幅画像:“这新科状元如何,据说文武全才,样貌堂堂,性情温和有礼……”

九王一听,一把夺过画像搁置在一旁道:“这个咱就甭想了,我皇姐早就给她的十二皇儿定下了,人家过了年可就是驸马了。”

“哦……这开国侯的女儿呢?”王夫锲而不舍地问道。

“嗯……这小妮子倒是不错,诗文充满灵气,品格脱俗不凡,早在为成年时已名动京城,被誉为‘京都四小姐’之一。”终于找到九王能看得上眼的了,还真不容易。

“可是——夫君哪,你觉得咱们这宝贝儿子的金贵舌头,普天之下,谁能养得了他?”是呀,没遇到晓雪之前,九王是费尽力气,挖空心思,举国招揽名厨,就连女皇都把宫里最好的御厨送到王府上,厨房里十数个厨子绞尽脑汁,在菜品上精细再精细。可是,还是满足不了挑嘴的小世子。把这宝贝疙瘩养得跟豆芽菜似的,还三天一小病,五天一大病的,有好几次,如果不是“小医仙”给吊命的话,早就一命呜呼了。也就碰到晓雪以后,才活蹦乱跳,健康活泼起来。

王夫一听,那个愁呀!千算万算,怎么就没算到这一茬呢?这小世子挑嘴到人神共愤的习惯,天下间还能有第二个能满足他口腹之欲的吗?现在是有晓雪做邻居,一天三顿,小世子几乎是顿顿跟着蹭饭,就差没住到人家家里了。如果小世子出嫁了,人家晓雪不能陪嫁过去吧。这时日一长,恐怕白嫩可爱的小世子,又会像从前一样,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的苍白无力样!渐渐习惯小世子健康快乐的模样,再回想以前……王夫不禁打了个激灵。

两口子正在这愁着呢,花园入口处传来小世子欢乐活泼的声音:“晓雪,你前些日子不是在研究以花入菜吗?我家花园里栽了一种新花,七月份的时候开过一次花了,现在又开一次,而且跟前次开的一点都不一样,这次的花白得像雪一样。你看看,能不能吃!”归根结底,小世子关心的只有一个“吃”字。

被拽着往前走的晓雪,心中那个悔呀,为啥上次一时手贱,给小世子做了道“菊花鲈鱼”,加上以前的“酥炸木槿花”、“桂花糕”和“玫瑰露”,让小世子错误的以为,凡是花朵都可以入菜。于是乎,王府的大小花园们,就成了小世子经常流连之处。他不但自己老在花丛里转悠,还得拉着晓雪啊。只要有一样花开了,他都会拉着晓雪过来看看,能入菜否?就连曼陀罗花也不放过。今天,不知道又发现什么花了,不过这深秋十月了,还能有什么花新开的?

就这样,小世子和祝雪迎手拉手地,走进了九王和王夫的视线。即将成年的晓雪已经不复六年前小巧可爱的身形了,现在她的身高已经窜到一米七四,基本上女子身高发育到十五才定型,所以还有发展的空间。晓雪这几年跟着师傅练功,虽说三天打渔两天晒网吧,功夫也练了个**不离十。因此,即使晓雪的五官非常的秀美,尤其大眼睛,跟洋娃娃似的,但浑身上下充盈着女子的自信与魅力,倒是没有人觉得她是“男人腔”。

一米七四的洋娃娃似的晓雪,跟一米七左右玉娃娃似的小世子,这样手牵手的进来,让人觉得甚是和谐美好,天生的一对。九王跟王夫对视一眼,没有做声,静观其变。

“就是这里!”小世子把晓雪领到花园的一角,指着一簇簇洁白如云的花朵,一脸期盼地望着晓雪。

晓雪目光所及,顿时欣喜异常:“棉花!居然是棉花!!哈哈,太好了。”

小世子见晓雪这么高兴,也顿时兴奋起来:“晓雪真厉害,居然真的认识这种花。怎么样?怎么样!这花能吃吗?”

晓雪亲昵地用手一点小晨晨的额头,道:“就知道吃!这棉花可不是用来吃的,它可以纺成棉布,柔软透气,穿着很舒服。还可以做成棉袄、棉被、棉鞋……”

这个世界棉花还未广泛种植,只凤毛麟角地出现在贵族的花园里。人们穿的棉衣,盖的棉被都是以用的丝麻棉。保暖效果差不说,还比较硬,穿着极不舒服。就因为这,晓雪两年前让爹爹给用鸭绒做棉袄棉裤棉被什么的,为了给全家都配上羽绒的过冬设备,晓雪不知道拔了多少鸭子的羽毛。到后来没办法了,就用这些鸭子做成咸水鸭和桂花鸭卖钱。

现在好了,如果能大力种植这种经济作物,将来即使冬天再冷,也不用怕了,我的温暖柔软的棉袄呀!祝雪迎的眼睛里出现了数钱时的晶晶亮。

小世子听了晓雪的话,脸顿时垮下来了:“又不能吃呀!哼哼……”

晓雪一脸兴奋地看着这一处棉花,至少有五六十株,有的棉桃已经绽开,吐出雪白的棉絮;有的才刚刚半开,咧开小嘴露出白牙;有的还只是一球可爱的小棉桃呢。她小心地摘着已经吐絮的棉花,一边道:“小晨晨,快帮姐姐把棉花摘下来。冬天快到了,你一到这季节就手脚冰冷,有了这棉花,姐姐给你做成手套和棉袜子。今年冬天你就不用老是窝在炕上,不愿意下来了。”

小世子一听,又高兴起来了,他眨巴着可爱的大眼睛,道:“给我做棉手套和棉袜子?好耶——晓雪亲手给我做吗?”

“呃……我的手拿得炒菜勺,用得菜刀,就是没使过针线。让风哥哥,或者我爹爹给你做,行不?”晓雪突然想到前世今生,貌似自己连个口子都不会缝的。

小世子撅了撅嘴巴,小声嘟囔着:“对吼,女子是使不得针线的。还说给我做手套,说大话。”

“这邵晓雪也快成年了吧……”九王望着两小无猜的晨儿和晓雪,寻思着什么。

“王爷,这晓雪各方面都好,可惜出身差了点。要不然啊,晨儿嫁给她是最好不过的了。”王夫看着两人,也情不自禁地露出笑脸。晨儿只有在和晓雪在一起的时候,才露出最自然最开心的一面。如果晨儿嫁给晓雪,应该是最幸福的吧。

“英雄不怕出身低,再说,听尔容说这次的《荒田法》和《工商管理法》可都是晓雪提出来的,这次号召商人济灾救民,晓雪不但提出种植冬油菜的方法,帮灾区度过难关,还免费提供种子,连菜籽油压榨技术的秘方都捐出来了。缓解了连年赈灾导致的国库压力。就凭这个,在朝堂上谋个出身还是可以的。可是尔容说她不想出仕呢!”九王对于晓雪的才干,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她心中有了一番计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