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110章 名不虚传

第一百一十章名不虚传

事实证明这十五年前的第一巧匠,功力不是盖的,(钟芳那种以阴谋诡计胜之不武的第一,只不过是个垃圾。人品低劣的人,做出的首饰怎么可能是完美的?)七天以后,晓雪接到房东莘递来的消息,让她去看看有什么需要改进的不。

祝雪迎忙放下手中的活儿,屁颠屁颠地来到了近峦巷鲁广欣的简陋的家中,开门的依然是那个八、九岁的小男孩小武子,他见了晓雪,不吝啬自己灿烂的笑容,上次晓雪除了给他们家做了好吃的红薯饼和叶子饼外,还用红薯给孩子们炸了甜甜酥酥的薯条,赢得了孩子们的好感。

男孩将晓雪引进院子,晓雪给他一包自己家做的动物饼干,拍拍他的小脑袋,问道:“你母亲亲又去上工了?”

小男孩看着手里各种各种的小动物,散发出诱人的香味,才知道这些是用来吃的,虽然他很想尝尝,却忍了下来,重新把饼干包好,很得体地回答晓雪的问话:“娘亲去沙家屯给王地主家挖荷花池去了,王地主也是听说‘聚锦农庄’的荷花池,又产莲藕,又产菱角,还养鱼,才兴起挖荷花池的念头呢。”

“你不尝一块吗?”晓雪见他咽着口水,却将饼干包起来,有些诧异地问道。

“闻着就知道很香了,一会给弟弟们一人分几块,剩下的等娘亲回来,让她也尝尝。娘亲要知道小老板送点心过来,一定很高兴,她最爱美食了,可惜我们家穷……等姐姐领工钱了,就能让娘亲每个月吃上一顿邵记快餐了。”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么小就知道心疼娘亲了。

“乖孩子,”晓雪抚摸着小男孩的后脑勺,“你母亲亲劳累一天能赚多少?”

“一般去码头搬货物的体力活,好的话一天能赚上一百五十个铜板,大多时候有几十个铜板就不错了,有时候一连好几天都等不到活儿呢。”小家伙把家底都透露给晓雪了,显然已经不把晓雪当外人呢。

看来贫困老百姓的日子真不好过呢,难怪以前包子铺里的员工,听说有二两银子的工钱,都挤破头想应征,贫苦人家两个月的收入都不一定能有这个数呢。

正想着,不觉间已经来到了房东莘的房间,小男孩放高些声音,通报道:“主夫爹爹,小老板来看戒子了。还给儿子们带了些点心呢。”

房东莘闻声从屋里出来,淡淡地扫了眼男孩手中的饼干,小男孩一脸的紧张,生怕主夫爹爹责怪他乱收别人的礼物,更怕他让自己把饼干还回去。

还好,房东莘只是客气地跟晓雪道谢:“小老板破费了,来了就来了,还带什么礼物。”

“自家做的,给孩子们解解馋,又不是什么贵重的物件儿。”晓雪笑笑,给小男孩使了个眼色,让他赶快将饼干收好。

“不贵重?房某虽不出门,也听说过,一品斋的点心,千金难买呢。”鲁广欣不止一次地在他跟前说邵记如何如何,一品斋怎样怎样,想不知道都难。

“这只是一些小零嘴儿,上不得桌面的。用料也很简单,只是些面粉,加些糖烤出来的,不值几个钱,如果房大叔再推辞的话,可是看不起我晓雪,不屑于要我送的东西?”晓雪知道房东莘的傲骨铮铮,对于别人的资助和帮忙,非常的敏感,生怕被别人看轻了。

“既然小老板这么说,我们再不收下,就太不给面子了。武子,拿过去跟弟弟们分了吧。”小武子答应一声,飞快地跑走了,生怕主夫爹爹改变主意,到嘴的肥肉飞没了。

房东莘将晓雪让进屋里,从袖子中小心地掏出一个绒布包,递给了晓雪:“看看,还有需要改动的地方不?”

晓雪轻轻打开绒布包,三枚闪着银光的戒指躺在暗红色的绒布上,戒身的抛光很到位,也极为均匀,戒面上的“LOVE”大气端庄,中间“O”字中的红宝石,被切割得精致无比。整个戒指的工艺,堪称一绝,晓雪这个见过无数戒指的现代人,也不禁为之赞叹不已:“房大叔,这正是我要的,你做出了我心目中的珍品真不知道如何感谢你呢。”

房东莘本来攥得有些紧的手指,终于松开了,他脸上微微露出难得的笑意:“小老板满意就好,这三枚戒指还真真让我伤了些脑筋呢。单单是这戒身的抛光,我就试了数十次,才接近小老板说的那种光泽。雕的这四个图形,也颇费了些工夫。老实说,这三枚戒指,应该是我出师以来,最为满意的代表作了。”

“太棒了,找房大叔做戒指的决定,真是太对了。太谢谢了,如果没有您,我这戒指估计只有泡汤的份儿了。房大叔,您重新出山的决定将造福多少爱美的男男女女呀这其中还得有我的功劳呢,是我说服您出山的呀”晓雪有些得意忘形了。

房东莘温婉地笑了笑,没说什么。晓雪将属于自己的那枚套在无名指上,刚刚好。洁白如玉的纤纤玉指,在戒指的映衬下,仿佛精美的艺术品般。晓雪翻过来掉过去的欣赏着,嘴巴也没闲着:“房大叔今后有什么打算?准备去首饰店里工作吗?”

房东莘轻轻摇了摇头,道:“蒙小老板照顾,娟儿有了份好工作,今后家里的境况会慢慢好转,我也就不抛头露面了,再说孩子他娘也不会同意我出去工作的。”

晓雪脸上露出惋惜的表情:“房大叔这么好的手艺,太浪费了。鲁婷娟今后的工钱虽说也不少,可是您想想啊,娟儿已经成年了,这两年要娶夫纳侍,生儿育女,得需要钱吧。娟儿还有三个弟弟,老2我看着也不小了,嫁妆也该慢慢的准备了,将来好找个好人家。”这世界里男子的嫁妆是他在婆家地位评判的一个标准。如果一个男子的嫁妆寒酸,他在婆家很难抬得起头来,即便是主夫,侧夫和侍夫们也对他恭敬不起来,甚至有可能宠侍灭夫哦。还有家境贫寒的男子,拿不出嫁妆,只能被送去做通房,地位还不如个小厮呢。

房东莘沉吟了下,仍坚决地说道:“如果新的创意和设计,我宁可不做,那些世俗的饰品,只会使手艺退步。阿彩就是给‘名流’早早地聘去,才总达不到一级匠师的级别。”阿彩就是给晓雪指路的房东莘的师妹。

“房大叔,你知道做菜,最难的是什么吗?”晓雪知道强行劝说对于固执古怪的房东莘来说,只会激起反作用,便采取曲线救国的策略。

“最难做的?大概是‘一品斋’那些精致的大菜吧。”房东莘有些心不在焉地回答道。

“不是最难做好的,往往是那些看似简单的普通菜。你知道吗?学厨一般都从蛋炒饭入手,如果你能把蛋炒饭炒出一定的境界出来,估计再复杂的菜肴也难不倒你了。我说这些的意思是,一件简单的饰品,我们可以用不简单的手法进行雕琢,那么最终这件简单的饰品会经过您的手,变得不简单。”晓雪边说边看房东莘的脸色,只见他眼睛里写满了深沉,整个人也陷入的沉思中。

祝雪迎知道自己的话,房东莘已经听进去了,以他的聪明和智慧,应该很快能领悟其中的道理,便起身道:“这是当初商议好的手工费,九十五两银子,加上上次的定金正好一百两。”晓雪知道房东莘不喜欢占别人的便宜,也就没有多给工钱。

她将银子放到桌子上,见他还在出神,不愿再打扰他,告辞道:“谢谢房大叔,晓雪还有些事,先告辞了。”

房东莘心不在焉地点点头,叫来小武子送客。晓雪走了几步,又站定,回身道:“如果房大叔追求繁复和新奇的话,晓雪可以提供几种图样,只是我对于饰品所知不多,仅供参考罢了。”

房东莘眼睛一亮,张了张嘴,欲言又止。晓雪见状便道:“过几天我把图样和原材料拿来,就当是我定制的吧。告辞”

晓雪揣着仨戒指,哼着歌骑马走在回家的路上,手不自觉地老想伸进怀中,摸摸包着戒指的绒布包,咧开嘴露出傻乎乎的笑。

就在离家门还有五百米不到的时候,突然一阵剧烈的马蹄声,从后边传来,很快就超越了晓雪,留下一阵烟尘,呛得她直咳嗽。带头的那个乌骓马上的骑手,在认出晓雪以后,“吁——”一拉缰绳,停在前面不远处。

被尘土弄得灰头土脸的晓雪,正要发脾气骂脏话,看清前面停下的骑手,立马换上谄媚讨好的笑:“九王殿下,您老人家这是准备回家呀?”废话,前边不远处就是她家邻着的九王府,往那方向,不是回家是干什么?

九王皮笑肉不笑地道:“小老板,有时间遛马啊,真是好兴致”

晓雪忙点头哈腰地回道:“不敢不敢……”

“听说,你前些日子在知府大人手上,买了一枚接近金胞果的极品胞胎果,送给了你心爱的未婚夫。小老板可真是个知道疼人的主啊”九王话里带刺,听得晓雪汗毛直竖。

“呃……风哥哥自幼孤苦一人,又是晓雪的救命恩人,晓雪帮他置办嫁妆,情理之中,情理之中,嘿嘿……”

“好一个情理之中哼走——”九王一夹马腹,疾驰而去,身边的几个侍卫也跟上去。留给晓雪的只是一声冷哼,和一阵尘土飞扬……

晓雪苦笑一声,这九王是彻底给得罪了,三日后,可得花一番苦功夫了。晓雪摸了摸怀里的戒指,马上又斗志昂扬:小晨晨,等着我,一定不会让你再失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