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一百一十一章 求亲记

一百一十一章 求亲记

华焱男子的成年礼,跟古代男子冠礼的程序大致相同。先是由筮人占卜出良辰吉日,然后提前三天通知所有宾客前去观礼。

九王早已将祝雪迎列为拒绝来往户,所以根本没想到下帖子通知她。山不来就我,我便去就山。

晓雪起了个大早,把自己收拾得格外体面:一头三尺青丝编作三股,一股盘于后脑,用血红桔梗花的簪子挽起。斜插入流云似的乌发,另两股随意飘散在肩上。身着一袭淡彩锦绣描花正装,上绣几朵莲花,简单却不失华贵。外罩一件雪绫袄青缎掐牙背心,下系一条浅碧烟撒花绫裙,行步之间风流秀曼,顾盼生辉。晓雪肤色白如新剥鲜菱,衬着那修长的双眉,眉目间隐然有一股洒脱自如的清气,虽然俏美鲜活,却浑然没有男儿之态。

晓雪看着镜中已臻完美的装扮,却还是总觉得不那么自信,毕竟头一次求婚,还在这么隆重的场合里。她不住地询问:“怎么样,还有哪儿需要改善的不?你看这个簪子是不是要换一支庄重点的?簪花的角度要不要调整……”

韩秋捂着嘴笑个不停:“我的小姐哎,你又不是男子,这么注意打扮做什么?莫非是和小世子比比谁更漂亮些?”

谷化风帮着晓雪整理衣饰,感觉到她的紧张和焦虑,便轻轻地搂着她的肩膀,慢慢地拍着她的背,温柔的动作,柔和的微笑,使晓雪渐渐平静下来。她用力地回抱下风哥哥,然后放开手,吩咐韩秋道:“小秋,去将我床头那个青色的小盒子那过来。”

晓雪接过盒子,单膝跪地。谷化风一惊,伸手便要扶起她。她轻轻拨开风哥哥伸过来的手,将精致的小方盒子打开,里面躺着闪着温暖光线的“爱之戒”。晓雪掏出戒指,想着前世男子向女孩求婚的程序,将戒指举到谷化风的面前,目光坚定又期待:“风哥哥,自从我有记忆以来,你总是默默地陪伴着我。在饥寒交迫中,你总是把最好的让给,宁可自己忍饥挨饿也不让我受一丝的委屈。每当我开心的时候,你总是微笑着分享我的快乐;我难过的时候,你总是第一个察觉并给我温柔的安慰,使我走出悲伤。你值得最好的,本来,我承诺过给你唯一,承诺过‘一生一世一双人’。可是,我却食言了。风哥哥,虽然你不能成为唯一,我却可以许诺第一,你在我心中位置永远是别人无法取代的。风哥哥,你愿意嫁给我吗?”

谷化风没有想到她会来这么一出,听着晓雪的表白和求婚,他愣住了,有些不知所措:“晓雪,我们从小就定下婚约了呀,我本来就是要嫁给你的……”

“风哥哥,不要管那个婚约,倾听你自己的心声,你还愿意嫁给不能给你唯一的晓雪吗?”晓雪眼神无比的真诚,她期待着,又有些不确定的惶恐。

“我……我不要你的唯一,也不要你的第一,只要晓雪的心中有一个角落是属于我的,我就心满意足了。晓雪,我用了六年等你长大,今后,我将用一生将你守护,请允许我陪伴在你的身边,哪怕是个安静的影子,我也愿意!”谷化风,脸颊红红的。经过那次事故以后,他只为晓雪而活,只要晓雪能快乐开心,要他做什么都可以。

什么情况,怎么求婚变成,被求婚了。不过无论如何,晓雪的目的是达到了。晓雪露出无比幸福的笑容,将戒指套进了谷化风的无名指上,顺着风哥哥的扶持站了起来,她笑着解释:“戒指代表圆满真挚的爱情,无名指是距离心脏最近的地方,我愿将我们的爱情,放进内心深处,好好地呵护。”

谷化风知道今天晓雪是要到九王府中,在小世子成年礼上向他提亲的。虽然从小被灌输三夫四侍理所当然,贤良的夫侍,应该主动帮妻主张罗纳侍事宜。可是想到自己小心呵护的小姐,从爱耍小性子有些小脾气的孩子,成长为有才华有能力能够独当一面的,华焱饮食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邵记小老板,现在却要被别人抢走了,心中还是觉得有些酸酸的,空落落的。

谷化风知道,以自己的身份,母亲是大官人的护院,虽然是为了报恩没有签卖身契,在别人眼里也是下人之子,配不起晓雪的身份。谷化风也从来没有奢望能成为晓雪的主夫,更不会有独占的心思,他只有个小小的心愿,能陪在晓雪跟前,哪怕只是个通房,他也愿意。现在,他尊贵的小姐,居然跪在他面前,郑重地向他求婚,还承诺他在她心中永远是独一无二,无人能取代的,能不让他热泪盈眶吗?

晓雪将自己带着订婚戒指的手,跟谷化风骨节匀称的手,放在一起,喜滋滋地欣赏着:“风哥哥,今后小世子过门以后,还是保持现状,内院的事都交给你管理,免了我的后顾之忧。今后我们邵记,绝对不输于那些所谓的八大商号,我要让全国,甚至整个大陆都有我们邵记快餐的分号,让三国的百姓都能吃到味美价廉的食物……”

谷化风沉默了一会,道:“以小世子的身份,应该娶做主夫的,内院的一切事宜应该是主夫的权利。”

“什么主夫侧夫的,我晓雪的内院不兴这一套,管家大权当然是有能力者居之。风哥哥,你看小晨晨被保护得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能照顾好自己就算不错了,让他管家?败家还差不多。你放心,我会跟小晨晨说清楚的,他那么喜欢你,一定不介意身份地位什么的。依我说啊,要能满足他刁钻的舌头,他就满足了。”也是,要小世子管家,他会看账本吗,他有那耐心处理府中繁琐的杂事吗?估计你要刚提管家的事,他会逃得比兔子还快。

“嗯!这个问题等以后再讨论。你上次把九王殿下给得罪了,这次去求亲她不知道要怎么刁难你呢。她拿话挤兑你的时候,你多忍着点儿,不要还嘴,更不要使小脾气。毕竟她是小世子的母亲,又是当今皇上的亲妹妹,你上次那样拘她的面子,挑战她的权威,这次肯定不会轻易放过你的……”谷化风担心晓雪这次去,当着那么多人被九王落面子,耐心地叮嘱她。

“风哥哥,你放心,我绝对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手’,当她的恶言恶语是唱歌,当她的恶形恶状为看戏,用一个良好的心态去直面火海刀山……我去了,唉,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咳咳,壮士一去兮胜利还。”晓雪故作一脸悲壮上沙场的滑稽表情,惹得谷化风抿嘴一笑,韩秋那家伙更是捂着肚子憋笑憋得一脸通红。

晓雪瞪了他一眼:“去!将本小姐的花和戒指拿来,带好最佳武器,一举拿下阵地!”

祝雪迎雄纠纠气昂昂地来到九王府门前,人喧马嘶,热闹非凡。晓雪见到一熟人,马上笑着上前寒暄:“郝大人,您来这么早呀!来来来,快请进。”她反客为主,竟招待起来宾来了。其他远来的客人搞不清她的身份,见知府大人居然客客气气地同她打招呼,也纷纷拱手为礼。晓雪也热情地回应着,很快,晓雪以她真诚的笑容,和大方有礼的态度,赢得了客人们的好感。

在一旁负责招待客人的大管家,看着晓雪一副半个主人的做法,暗暗地叹气,却又找不出理由来阻止她,毕竟九王殿下只下达了不让邵记小老板进门的命令,却没说她不可以在王府门前跟人寒暄呀!

等人进得差不多了,晓雪理了理身上的衣物,对跟在她旁边,捧着一大束用淡蓝色云纱遮住的鲜花的韩秋,道:“看看,本小姐头发乱了没,衣裳有没有需要再整理的?”

韩秋很负责地细细打量了小姐一圈,用力点了点头道:“没有,小姐今天很完、美!”

晓雪听了,满意地一笑,拿出自以为最潇洒最气质的姿态,施施然,就要向九王府里走去。此时的管家大人,不知道什么原因,被几个貌似贵客小厮模样的下人围住,不知道在争论着什么。大管家哪里还分出身来,去注意晓雪的动向。于是乎,晓雪冲她的背影做了个鬼脸,优哉游哉地在九王府中漫步。

晓雪背着双手,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好像在游园似的。“咦?这不是小老板吗?”一个微微低沉的女声招呼道。

晓雪转头一看,又一熟人:“雨落姐姐呀!你也来参加小晨晨的成年礼?”

“家母跟九王殿下是至交,又待晨弟如亲生,晨弟刚刚出生的时候,差点就人家母为干娘了呢。晨弟成年礼这么重要的大事,当然要来参加了。”祝雨落的声音很好听,不是那种清脆的,而是一种中性的柔和的嗓音,很是迷人。

“上次姐姐来去匆匆,没机会一叙,这次姐姐多待几日,晓雪我做东,尝尝我亲手酿的‘梨花醉’。”晓雪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祝雨落很亲切,生出想结交的念头。

“好呀,我可是对‘一品斋’的菜,垂涎已久了,这次有机会品尝品尝了。”祝雨落欣然应下。

晓雪眼波流转间,发现似乎在寻找什么的大管家,便亲热地执起祝雨落的手,边走边聊。那大管家已经看到晓雪了,可是又不好当着将军小姐的面拿人,在一旁干着急。

祝雨落似乎对晓雪的亲昵表现,很不习惯,想拉开些距离,又怕惹晓雪察觉,只好一脸不自然地任她拉着走。晓雪此时的注意力被大管家分去了,也没有注意到她的尴尬和不自在,依然拉着她当自己的保护伞。

很快,两人已经来到大厅。宾客如云,大多是万马有头有脸的人物,当然也有九王的一些至交好友,此时的祝清波将军正跟前任丞相聊得投机,祝雨落趁机向前两步,不着痕迹地摆脱晓雪的手拉手,先向老丞相一礼,说上两句客套话,便向母亲介绍自己新结交的好朋友:“娘,这位是……”

祝清波此时已经看到晓雪,她表情变得激动起来,一个箭步来到晓雪面前,紧紧抓住晓雪的肩膀。长期的军中锻炼,加上她情绪激动没有控制好力道,疼得晓雪龇牙咧嘴。“雪儿!我的雪儿……娘就知道你没有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