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一百一十四章 相认难难相认

第一卷 小镇起家 第一百一十四章 相认难,难相认

自打小世子成年礼后,晓雪可谓是轰动万马,成为少年少女们广为追捧的偶像。现在,晓雪都不敢出门,她终于体会到世界巨星的苦恼了,到哪都被围观,到哪都造成交通堵塞。万马县令都跟她抱怨过几回了:小老板,您没事少出门吧,您这一出门不打紧,您到哪条街,哪条街交通瘫痪,为了万马的和谐,为了减轻我们衙门的负担,请您减少出门次数,行不?我给您作揖了!

可怜的晓雪,被变相软禁了。她不愿出门的原因不单单是给县令面子,也是被万马郡少男们的热情给吓怕了。她本以为这世界女子为尊,对男子的要求倒没有前世古代女子那么苛刻,可男子们本应是含蓄的,内敛的,万万没想到,外放的,热情的也不再少数。

三天前,晓雪一时兴起,打算到快餐店去溜达一圈,顺便去近峦巷给房东莘送图纸,是她根据前世看《红楼梦》电视剧中贾宝玉头上的紫金冠,给风哥哥设计的发饰,还有给小晨晨设计的嵌宝抹额。结果快到海川街的时候,被一伙年轻人围住了,而且围堵的圈子是越来越大。年轻小伙子们边围观边红着脸吃吃笑,有的还趁乱拉拉她的胳膊,拽拽她的袖子的。大胆一些的,居然把自己绣的荷包塞入晓雪的手中。后来场面失控,拥挤不堪,晓雪的怀里,袖子中都被塞满了各色的帕子荷包……等晓雪好不容易挤出包围圈的时候,头发也乱了,发钗不知道被谁拽去了,衣襟被扯破,袖子也被拽去一片,更不要说腰上的络子丝结什么的了……

晓雪狼狈地回到府中,谷化风看着吓了一跳,以为晓雪遇到劫匪被抢劫了呢。劫后余生的晓雪,看着自己身上能被揪下的,一丁点儿都没余下,只能苦中作乐,假装庆幸今天没带什么值钱的东东出门。打那以后,晓雪就再也没出过门,过着被变相软禁的生活。

正当祝雪迎不得不拘于邵府的一片小天地中,唉声叹气,苦不堪言时。一匹千里名驹快马加鞭驰入京城,不久,女皇的御书房里跪着一位风尘仆仆的便衣禁卫。

“什么?那个贡献了菜籽油制作方子和菜籽,解了西南旱灾的燃眉之急,并且提出鼓励垦荒,提倡以商养农概念的邵晓雪,极有可能是祝将军六年前失踪的女儿?黄统领,到底是怎么回事?”女皇英武威严的脸上露出讶异之色。

“启禀陛下,在九王小世子成年礼上,祝将军曾失态地抓住邵小老板,称她是她失散的雪儿,情绪之激动,引得很多人侧目。”禁卫统领回禀道。

“那邵晓雪的长相,定是与祝将军的女儿有相似之处。”女皇陛下皱着眉头自言自语道。

禁卫统领忙附和道:“微臣曾在祝将军书房中看过祝二小姐的画像,跟这邵小老板倒是有七八分的相似。”皇帝的爪牙果然无处不在,人说皇帝多疑,确是不错。何况这祝将军把持着华焱军政大权,军队里一半以上的将领,都是祝老将军提拔培养出来的,女皇对她有些忌惮也是难免。让女皇稍稍放心的是,祝家到祝清波这一代,只剩她一枝独秀,她的女儿还有半个皇室血统。这几年,祝清波的精力大半集中在找寻女儿和夫侍上,在训练军队上完全没了当初的一腔热情。

黄统领偷看了眼皇帝,见她沉默不语便接着道:“微臣曾到铭岩暗访,这邵记小老板并非邵老板亲生,而是六年前还是‘邵记馒头店’的老板的邵紫茹收养的,一开始是扮成男孩的样子,后来知道是女儿后,疼得比亲生的还要更甚。日子久了,很多人都以为邵小老板是邵老板的亲生女儿呢!”

“六年前……么?”女皇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是的,陛下,臣推算了下,跟祝将军女儿失踪的时间,还是能吻合上的。”

“这么说,这邵晓雪,果真是祝将军的女儿喽?那祝雪迎在出事时也七八岁了,应该记事了,为什么不认这个当将军的娘呢?”女皇进一步确认。

“禀陛下,这邵小老板在六年前,失足落水染上风寒,发烧加上惊吓,失忆了。”这消息费了她好大工夫才探得的。

“嗯……黄统领,你去铭岩布置一番,务必让所有人都咬死——邵晓雪就是邵紫茹的亲生女儿。你亲自去,尤其是祝将军派去的人,绝对不能让祝将军知道晓雪是她亲生女儿这件事。”

“是,臣遵旨——”禁卫统领领旨而去。

“唉——”女皇站在窗边凝望天空,许久,才叹了口气,喃喃自语道,“祝爱卿,你们母女暂时还不能相认。朕,亏待你了!”

女皇派出的人马还未到达铭岩的时候,祝将军的亲信已经去了铭岩查探了。

这祝将军自打在小世子的成年礼,遇到跟她小女儿出奇相似的晓雪后,辗转难眠,心中好似关着二十五只老鼠——百爪挠心呀!为此,她暂时丢下边关事务,流连于万马数日,最终还是觉得应该弄个明白。毕竟这晓雪无论年龄,还是相貌都跟她的雪儿吻合。而且她一见晓雪,就有种血脉相连的亲切感,血浓于水的亲情是骗不了人的。

于是,祝清波派了她的亲信去了铭岩镇,不过探听回来的消息令她很是沮丧。那亲信几乎问遍了铭岩跟邵记相熟的居民,得出的答案都是——晓雪是邵老板和狄官人亲生,从小比较聪慧,跟娘亲学做馒头的过程中,自创了包子的做法,从此以后浸**于厨艺中,无师自通一手绝妙的厨艺,渐渐成就了现在的邵记。

还兀自不死心的祝将军,正要自己亲自去铭岩,京城一道圣旨下来,覃闾十月飞雪,牛羊冻死无数,恐有动荡,命她和女儿速速前往边疆。在军国大事前,认亲的事暂时搁浅了。

祝将军的亲信怎么会探出这样的结果呢?这当然是有先见之名的晓雪,早就料到她有这招,已将铭岩安排妥当。

如今的铭岩镇,跟六年前可大不相同,单单是规模上,就大了一倍不止。铭岩镇在晓雪的带动下,从以前一个热闹山区小镇,成为了繁华的交通要镇。邵家在铭岩的时候,铭岩镇的老住户,几乎没有一户不受益于邵记,晓雪曾经将酱菜的配方、做菜的小窍门、省钱的秘诀等,教给铭岩的百姓们。淳朴的铭岩人,都感恩于她,所以当晓雪有求于她们的时候,知恩图报的铭岩人一致统一口径:晓雪是邵老板亲生,她们从小看着她长大的。因为晓雪告诉她们,如果她是养女的身份暴露了,将有杀身之祸!

在过了几天每日睡到日上三竿,无聊到发狂,又没有其他事情好做,于是就变着法儿折腾“一品斋”的那每日一桌的菜肴。这一折腾不打紧,一品斋的这几天订桌的客人可有了口福,新奇美味的菜式层出不穷,上流社会兴起一股热潮:见面就讨论一品斋出了什么新菜式,味道如何如何。于是乎,“一品斋”的预定单子,已经开到了两个月以后。

“好无聊啊!”这不知道是晓雪第多少次的叹气了,晓雪的下巴趴在书桌上,懒洋洋地盯着窗台上的一盆小雏菊,已经很久没有换动作了。一旁的韩秋,不止一次地随着少主子的目光看过去,弄不清少主子为什么对那盆盆栽这么感兴趣,终于,他忍不住开口了:“小姐,那盆花就这么好看,您都盯着看了一个多时辰了。”

“不是花好看,是……本小姐在透过现象看本质!”晓雪有气无力的样子,有一种特别的慵懒气质。

韩秋已经习惯少主子时不时地冒出句听不懂的话来,并没有追问下去,只是低头继续绣着他的荷包。

晓雪歪过头,脸贴着桌面,看向韩秋。他和韩夏兄弟俩已经跟了她和风哥哥五个年头了,哥俩也各有各的长处。韩夏性子沉稳细心,帮着风哥哥管账是一把好手。韩秋头脑灵敏,能言善辩,在待人接物上帮了晓雪不少。等等——五年了,韩秋兄弟作为贴身小厮跟着她们的时候,是多大来着?十三?十四?嗯,好像是十四岁,这样算来,今年兄弟俩都十九了。呀!大龄青年了呢,再不给两人找婆家,就要嫁不出去了呢。这世界的男子不是说,过了二十就很难聘出去了吗?

晓雪思及此处,心中一惊,差点耽误了一对青年的大好婚姻呢。“韩秋,你今年十九生日过了没?”晓雪假装漫不经心地问道。

“已经过了,十月初二,您当时正为小世子的事费尽心思呢,小的们没敢给小姐添麻烦。不过,风少爷放了我和哥哥一天假呢,娘和爹爹也从庄子里赶来了,小妹也休班,我们到‘福祥’大吃了一顿庆祝生辰——‘福祥’的酒席真贵,而且死难吃。那个什么‘金玉满堂’‘笑口常开’比咱们平时吃的,差得可不只一个档次,还没妹妹做的好吃呢,还好意思订这么高的价。”韩秋伶牙俐齿,把“坑”了他们五十八两银子的“福祥”批了个一无是处。他不知道就这价格,还是人家掌柜的认得他是小老板身边的红人,给打对折的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