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一百一十六章 青楼开荤之旅

第一百一十六章 青楼开荤之旅

晓雪开始未来的计划了,邵记快餐将来的工作重点,主要放在京城,万马这块儿就‘交’给娘亲和狄爹爹了。 晓雪已经跟娘亲商议过此事,邵紫茹的意思是已经习惯了这儿的生活,不打算再换地儿了,再说,万马离她们的老家也近些。

邵紫茹甩手掌柜做顺手了,无论是快餐店还是“一品斋”都未曾过问,所以晓雪得替爹娘打算呀。快餐店里的一切都已经上了轨道,掌柜的又是个稳妥有能力的,不需要邵紫茹cao心了。麻烦的是“一品斋”,目前一品斋的菜肴,都是晓雪和谷化风亲自掌勺的,客人们的胃口也给她们养刁了,连“福祥大酒楼”以前倍受好评的名菜,都不能满足她们的口腹之‘欲’了。

晓雪如果去了京城,绝对不会舍得将未婚夫谷化风扔这儿的,而且晓雪已经习惯身边有他无微不至的照顾,离了他就好像没了主心骨似的。可是如果她带风哥哥去了京城,这“一品斋”可没了大厨,自然开不下去。关键是,现在的“一品斋”的客人,囊括了万马所有的达官贵人,名流贵胄,一旦关‘门’大吉,这些被养刁了胃口的客人,不反了天才怪。这些人中,可没一个晓雪能得罪起的,何况还包含她那个刺儿头未来岳母。

“一品斋”是必须得开下去的,现在起就得培养个大厨出来。这大厨可不是那么好培养的,不但要求学习用心能吃苦耐劳,最重要的还需要天分。其他都好找,在她的厨师培训班中,一抓一把,可是这“天分”就比较难办了。晓雪思前想后,在脑中将培训班里拔尖的厨师都过了一遍,终于将目标锁定在韩冬身上。

韩冬,乃韩夏、韩秋的小妹是也,年仅十七,却是所有厨师中手艺最出‘色’的,学东西特别快,还能举一反三。她能做到晓雪在旁稍一指点,便能做出令晓雪也为之一亮的美味菜式来。别看她年纪轻轻,现在已经是快餐店的厨师长了呢。

以后的日子,晓雪便专心地调教韩冬这个“一品斋”大厨接班人。晓雪手中已经编撰了一本“邵氏菜谱”,里面几乎囊括了“一品斋”里的所有菜式,还有一些没出现过的新菜式。菜谱里从配料到烹制方法,再到火候把握,都有详细记载。她让韩冬将里面所有的菜谱都背下来,记在脑子里,然后将做菜的一些诀窍,毫无保留的传授给了她。

韩冬的表现,晓雪非常之满意,两个月不到,“一品斋”的厨房就让她掌勺,做出的菜肴连最挑嘴的客人,也觉察不到换厨师了。

转眼间,又是一年年末时,晓雪也度过了她人生中的一个重要里程——成年礼。晓雪的成年礼,要说有什么独特之处,就是宾客出乎想象的多,很多都是身份很高,不请自来的。就连年逾古稀的老丞相也自告奋勇,充当晓雪的簪发司仪。说穿了,就是想在成年礼的宴席上,品尝只有在“一品斋”排了一个多月,才能排到的美味呢。晓雪事后感叹不已:咱家美食的‘诱’‘惑’力比我大,我这是沾了美食的光呢。

成年礼过后的第三天傍晚,晓雪的义姐江蕙前来拜访,屁股没坐热呢,就拉起晓雪就往外走,问她有什么事,一脸神神秘秘答非所问。出了邵府,被晓雪问急了,才一脸暧昧地道:“妹子,姐姐晚上带你去长长见识。”

晓雪心中一个‘激’灵,一脸惊愕地问道:“你……你不会想带我去逛青楼吧!”虽然晓雪对这个世界的青楼很是好奇,却总觉得它跟前世的某些挂 羊头卖狗‘肉’的小洗头房一样,是一个肮脏的所在,秉持着敬而远之的态度。

江蕙挤眉‘弄’眼地道:“你也知道青楼?向往已久了吧!”

“什么跟什么,我才多大?十三岁而已,小心我告你‘诱’拐未成年儿童!”晓雪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

“切——未成年儿童?你好像前天已经举行过成年礼了,十三岁已经是大人了。姐姐我好心,带你去长长见识,开开荤,免得你娶夫‘侍’的时候,不知道圆房是什么!走走,别假道学了,跟我走准没错。”江蕙不容分说,拉起晓雪就走,根本不给她挣扎的机会。

万马郡大大小小林立着不下十余所青楼,其中大半都是赤‘裸’‘裸’的皮‘肉’生意,端的入不了流;只有那么几家充斥着浓郁的艺术气息,诗、词、歌、赋,琴、棋、书、画,在这里都可以尽情的领略。这样的青楼说白了就是销金窟,绝非平头百姓和往来白丁可以承受的起的,当然了,只要能够消费起,在里面就可以享受‘女’王般的服‘侍’。

假如确实没钱的话,那也有一个方法可以一尝温柔乡。所谓鸨儿爱钞,哥儿爱俏,倘若手中有上好诗稿的话,也可以博取青楼内哥儿的青睐,不光费用全免,还会奉若上宾。

而此时的晓雪,兜兜里不光没钱从厨房里被拽出来的,哪里有什么money,也更没有什么诗稿咱没打算剽窃前世的前人‘精’华,冒充文人,全是跟着义姐江蕙,才‘混’进了万马郡最为豪华的青楼——万‘花’楼。别看它名字起得俗不可耐,其中的寓意可得那些前来销。魂的‘女’人们的欢心: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哪个‘女’人不想家里夫‘侍’成群,外边“知己”满怀呀!

“晓雪呀,作为咱们大‘女’人来说,一定要学会逛青楼。正所谓‘女’人何苦要为难‘女’人,一定要对自己好一点,潇洒的活上一回。”江蕙拉着晓雪的手,淳淳善‘诱’的教导晓雪。

“呃……”晓雪不以为然地撇撇嘴,眼睛却充满好奇地看着对她来说新鲜至极的青楼。虽然咱对嫖小倌不那么感冒,逛青楼还是可以滴,大不了咱只欣赏,不那啥就是了。

青楼内装饰的极为奢华,奢华中又透着典雅,乍一看上去就像是星级宾馆一般,只是那上下来往、粉面含‘春’的青倌小厮告诉她,这里确实就是传说当中的青楼,要是用现代话来说,那就是红灯区、洗头房。

嫖娼?!晓雪的脑海里冒出了这个字眼,但立刻又把这个字眼一把抹掉,心里暗道:我可不是来嫖的,其实我就是来见识一下,感受生活的,我可都是成年人了呢。

这个时候,浓妆‘艳’抹的老鸨子扭着稍显粗壮的腰身,打摆子一般的走到江蕙跟前,笑开了满脸的胭脂水粉:“哎呦,我道是谁来了呢,原来是咱们的江大小姐来了,是不是还找上次的那个相好?咯——给您留着呢,留着呢,咯……”那笑声如同母‘鸡’下蛋般,令晓雪抖落一地的‘鸡’皮疙瘩。

很明显,江蕙是这里的熟客了。晓雪侧目:呀呀的,这小子也忒那啥了点,这几年来小‘侍’不停地往家聘,还嫌不cj,居然‘混’青楼!

“小李子,赶紧下来,你江姐姐来了。”老鸨子扯着嗓子朝楼上叫着,那声音比公鸭好听不哪去。他脸上笑意更浓,那脂粉有些不甚稳妥的朝下掉着。

“小李子?”晓雪听到这个名字愣了一下,而后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小李子,莫非是传说中的小李公公?

江蕙看了一眼晓雪的模样,脸上也是笑‘吟’‘吟’的,她从荷包中掏出一锭银子‘交’到老鸨的手上,说道:“这是在下的义妹,邵记的小老板,听说过吧,伺候好了,少不了你的好处。”

“哎呦,江大小姐,这可折杀奴家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就是您不说,我也得把咱们楼上最好的小哥儿叫出于小老板相陪呀。”老鸨子听闻晓雪的名头眼睛一亮,却很老练地跟老主顾又是嗔怪又是推脱,只是那锭银子在推脱的过程中像是变戏法一样就此消失不见。

这个时候,被老鸨子叫出来的小李子走了过来,看到眼前的江蕙,立马堆起了笑容,像是鸟儿一般的投入到江蕙的怀中,发出撒娇的声音:“江姐姐,你好坏哦,这么久都不来看人家,叫人叫都好生想念。”

这小李子不光嘴上撒着娇,手上也轻轻的捶打着江蕙,当真是我见犹怜,心疼不可方物。

站在一旁的晓雪,猛的打了个冷战,细细看清了小李子的容貌:白净的面庞,一双男人中非常罕见的丹凤媚眼挂在上面,小巧的鼻子下缀着一张薄薄的嘴‘唇’,看起来的确是非常清秀的小正太一个。

“哈,这不是来看你了么。”江蕙搂着小李子,非常娴熟地在他白净无须的下巴上‘摸’了一把,哈大笑着。

“讨厌……”小李子眉目含情的轻轻拍打了江蕙一下,将头轻抬,任由江蕙的手来回捏‘弄’他的下巴。

“姐姐,我……”晓雪有些不知所措了,嘴里叫着江蕙,想说些什么,但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心里念叨着:不行,我得假装老道一点,失节事小,丢人当大!

“咯……”老鸨子看到晓雪的模样就知道对方是个雏,但他又不能做出对待雏的态度,于是立刻恰到好处的笑了笑,对晓雪说道:“小老板呀,莫非您瞧上了小李子不成?咯……放心吧,奴家给你找个比小李子好十倍的!”

看似老鸨子开着玩笑,实质上他这样的人‘精’是在避免尴尬,当然了,他还有自己的算盘要打:要是不在这样的雏身上好好赚上一笔,那他这半辈子可白活了,这可是镀了金的大‘肥’羊呀……所以,她的真实目的是让这两人分开,落单宰雏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