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一百一十七章 香艳妖孽美型男

第一百一十七章 香艳,妖孽美型男

晓雪跟随老鸨子上了二楼,在一个雅致的房间里坐了下来。

“小老板,不知道您喜欢什么类型的小倌儿?我们这有娇媚型的,清纯型的,冷‘艳’型的,妖娆型的……您看?”老鸨亲热的问着她眼中的小财神。

喜欢什么样的小倌?晓雪心里打起了鼓,说真的,她也不知道选什么样的小倌好,反正怎样都不能要小李子那样的太监男,要的话……那就要万‘花’楼的头牌吧。头牌嘛,一定有他的可取之处,反正咱是来见识见识的,又不准备跟那小倌怎么怎么,纯欣赏的,当然要来个赏心悦目的。

心中下了决定,晓雪头一仰,用自己并不擅长的老到,冲老鸨说道:“你们楼子里的头牌是哪个?”

“头牌?当然是我们‘艳’遍‘花’都无敌手,媚得神仙不思归的——熙染公子喽!”老鸨脸上的笑容绽放如故,点头牌,可以,只要你出得起价,“不过嘛,我们熙染公子可不是随便接客的……”

“啰嗦!拿去!现在熙染公子有空了吧?”晓雪知道他是不见兔子不撒鹰,便将上楼前江蕙塞给她的银票,看也不看往桌上一拍,一副很豪气的样子,反正不‘花’自己的钱。

那老鸨眼神练出来了,眼角一扫便看清银票上“五千两”的字样,血红的大嘴,差点咧到耳朵后头,他嘴里应诺着:“有空,有空,即便没空,也一定给小老板请来。”说着扭着屁股掩‘门’而去。

“哎呀,这就是逛青楼了……”晓雪待老鸨走后,拍了拍小‘胸’脯,喝了一大口茶水,压住刚才紧张的情绪,然后心底涌起兴奋情绪,让她乡巴佬进城似的,一会‘摸’‘摸’屋内的香炉她家是不熏香的,一会拨拉拨拉窗帘上的流苏。

不过当她看到那张宽大猩红的,充满‘**’靡气氛的大‘床’时,脸不禁一热,然后使劲摇了摇头,自言自语:我害羞什么,又用不到这个,我只跟这个什么熙染说说话,谈谈天,喝喝茶什么的,纯洁一点,我是二十一世纪的好青年……即使如此自我催眠,晓雪的心中还是 跳个不停。说真的,这次逛青楼,她是既好奇又期待,同时心里还有一丝忐忑。

反复来回的思量,晓雪觉得心里有些‘乱’哄哄的,小脸儿也开始有点微微发烫,缓步走到窗边,打开窗户透着气。

“吱”的一声轻响,‘门’被推开了,紧接着一阵轻轻的脚步声传到耳边。

听到这声音,晓雪一下子把心脏提到了嗓子眼,心里无声的高喊了:来了,来了,怎么办啊,怎么办?!

重点来了,晓雪彻底手足无措了,现在的她只能瞪着大眼睛盯着窗外故作深沉,心里思着对策。

脚步声越来越近,晓雪的心里越来越紧张,连着呼吸都开始急促起来。

猛然间,晓雪的脑海里划过一丝顿悟:咱是来逛青楼的,有钱的是大爷,怎么现在好像我成待宰的羔羊了?!不行,我要镇定,我要夺回主动权!哼——

想到来逛青楼的主动与被动关系,晓雪深吸一口气,转过头来,看着已经走到她身后的男人,不由的睁大眼睛,眸子里泛出异彩,一颗刚刚落回的心脏又揪在了嗓子眼,平息下来的呼吸重新回复急促,粉嫩的小舌头不由自主的‘舔’了一下嘴‘唇’,喉间似乎被一种干渴的感觉所笼罩,一双小手也不听使唤的狠狠绞着自己的衣襟。

眼前这个小倌……不,怎么可以用“小倌”这个低俗的词语来说这个男子呢?这应该极品中的极品,妖孽中的妖孽!

他的眼睛非常漂亮,妖冶的桃‘花’眼深邃若潭水悠悠,眼角却微微上扬,而显得妩媚。纯净的瞳孔和妖媚的眼型奇妙的融合成一种极美的风情。尤其是微微眯起半带笑意的时候,几乎有勾人魂的魅‘惑’。笑起来的时候因为外眼角生得极媚,所以特别的勾魂,漂亮到妖异的程度。

他款款走来,在晓雪的视线中愈来愈鲜明。他在晓雪身旁站定,斜斜地倚在窗边,一袭红衣如火,竟繁华富丽的让人移不开视线。

太阳西沉,金红‘色’的霞光从窗外洒进来打在他一身的红衣上,绣功极‘精’致的落樱妖娆散漫的在那丝缎上盛开着,衬得他美‘艳’不可方物,好似那最富贵的牡丹‘花’。那种极贵气和他那双微眯起的丹凤眼,妖妖‘艳’‘艳’的,竟比那天边五‘色’彩霞还要‘艳’上几分,还要让人惊叹。

贵气?晓雪突然觉得好笑,一个青楼小倌身上居然有着非同常人的尊贵之气,看来这万‘花’楼的老鸨子,可真是下了大本钱。正思忖间,那妖孽美男投向窗外的眼‘波’流转,‘露’出一抹笑容,那双眼中闪烁出妖异的明亮,嘴角上抿的弧度美得让人窒息。

这个人漂亮到一种可怕的程度,简直像一个妖物!

“灵眸莹秋水,质傲霜难赛;

映雪自成芳,但闻‘花’香袭人眷;

醉是‘欲’还浅朱‘唇’,埋臻离离凝脂润;

但不见木芙洛逸千乡誉,唯秋幽兰自成芳。

颦笑颜开雾,盈盈莲怯望;

自得伫一‘色’,却听悠然糯铃还;

纤弱怡自琴瑟好,臂若藕残端得观;

身不觉夜合郁郁百里飘,当夏紫薇蜕凡俗。”

就在晓雪沉浸在这名男子的容貌当中,口干舌燥之际,耳边传来了半是清朗半是媚‘惑’的声音,一首词响彻在耳边。

“小姐,你好,我就是万‘花’楼的头牌熙染,你可以叫我小染……”‘吟’完词的妖孽美男凑近了晓雪,晓雪几乎感觉到他脸上的绒‘毛’,扫到了她敏感的面颊,耳旁的声音‘性’感低沉而又柔糯。

两人的脸颊相距尺,晓雪能清晰的感觉到对方呼出的炙热气息铺洒在她的脸上,透进汗‘毛’孔,令她全身上下一阵绵软。

不知道该如何表述此时感受的晓雪,只能努力的睁大自己的眼睛,盯着自称小染的妖孽男子媚态十足的双眼,脑袋顿时当机了。

她清晰的瞧见对方刚才还‘潮’湿朦胧的双眼竟然会动,两只眼睛慢慢的向两侧斜上拉伸,形成两道狭长,透着一种难言的光芒。就像是雨后云端彩虹根部的绚烂,又有着黎明前黑暗的深邃,两种截然不同的韵律竟然如此契合的在一个人的眼睛里看到。

“你是我见过的最美丽、最特别的‘女’子。”那妖孽的声音又变了,变成了让晓雪感到一阵电流穿过身体酥麻感的颤音。

一根修长白腻的手指轻轻伸到晓雪的跟前,然后温柔的托起晓雪的下巴,同样散发着莹白光泽的拇指轻轻拂过晓雪的嘴角。

一阵冰凉又带着致命吸引力的感觉让晓雪不由自主的配合手指的动作,轻轻将下巴抬起来,小嘴半张着与对方微微上翘的嘴‘唇’相对,微微朝外吐着馨兰般的气息。

别!别再靠近了!晓雪的内心里充满了挣扎,似乎一个饕客面前一盘剧毒的绝世美味,明明知道有毒,却忍不住想去品尝,又偏偏强力制止自己去抵制‘诱’‘惑’。

“嘿!小染是吧,你不觉得咱们距离太近了吗?要不……咱坐下喝一杯……”晓雪干笑着,紧张的面颊都不听使唤的‘抽’‘抽’着,手上微微用力,想跟这个对她有致命‘诱’‘惑’力的男子,拉开些距离,否则她不能正常思维。

“闭上你的眼睛。”熙染轻启嘴‘唇’,声音绵甜柔弱,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媚‘惑’更甚,让晓雪似乎被催眠般,按照他的意志,闭上了自己的双眼。

咦?我怎么这么听话?他,他到底想做什么?晓雪心跳逐渐加快,长长的睫‘毛’轻轻的颤抖着,显示着内心的紧张。

可她现在心中充斥的不只是紧张,因为这个时候她的根本就停止了一切思考,似乎对方将她的思维冰冻住了,让她只能选择被动的接受,丝毫提不起任何一点反抗。尽管她的内心深处想要拒绝,但身体上的感觉却让她无论如何也拒绝不了。

这种感觉有点像……有点像是被一件神秘的物件吸引的感觉,明知道这个物件对于自己来说不是那么现实,可天生的猎奇心理就是被勾起后,就非要探寻个究竟不可。

“我……”晓雪试图摆脱这种陌生的情绪,想说点什么缓解暧昧的气氛,她感觉到自己的嘴巴被两片略显冰冷的柔软噙住,然后一条温暖的滑腻灵巧的从她的齿缝间钻了进来,探寻她的香舌。

“轰”的一声,晓雪的脑袋一下炸开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蔓延她的全身。这一刻,她的所有思维彻底宣告崩溃,只剩下呆滞在那里不断升温的躯体,傻傻的任由这个叫熙染的妖孽男子亲‘吻’。

“你的嘴很甜,有种柠檬的味道,我喜欢。”小染在晓雪的耳边轻轻的说着,炙热的呼吸打在晓雪的耳垂,然后那些气息又打着转的钻进她的耳朵里。

一阵雷击的感觉让晓雪身体猛的颤抖了一下,耳畔麻麻的、痒痒的感觉让她情不自禁的发出低低的呻‘吟’。当那充满情。‘欲’的低‘吟’从她口中溢出的时候,晓雪大囧,脸哄得一下跟打翻了番茄酱似的:这……这糜‘艳’的声音不是我发出的,不是我……我要清醒,清醒!

晓雪所不知道的是,这世界的‘女’子体质本就比较敏感,‘欲’……望很容易就被撩拨起来,在熙染这样的绝世妖孽男的‘诱’‘惑’下,神仙也抵抗不了。

“嗯……嗯……”晓雪感到自己的身子已然融化,不受控制的软绵绵向下瘫倒。

这个时候,她感觉到一双有力的臂膀将她拦腰抱住,然后自己就腾空而起,跌入到一片绵软的云堆当中。紧接着,一张变得温热的嘴‘唇’再次封住了自己的嘴巴,那条滑腻的舌头再次钻入自己口中,死死的与自己的香舌纠缠到一起,而自己竟然开始生涩的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