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一百一十八章 推倒还是被推

第 120 章 推倒,还是被推?

“啊!”湿润处被他的手掌完全占领,突然,晓雪瞪大了眼睛,两腿死死夹紧,渐渐地,她的眼神变得清明。她发出一声尖锐的叫声,吓得熙染猛地抬起头来,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晓雪不自觉地使出些微内力,将措不及防的熙染踹下了床。晓雪飞快地从**跳了下来,连衣衫都未做整理,慌乱拉开门,跑了出去。

一边跑一边委屈的**着鼻子,泪花从眼眶流了出来,顺着她洁白如玉的面颊流下来,一滴落在跑过的地板上,晓雪狠狠地抹了一把泪水,恨自己不争气:娘的,本来抱着调戏小倌的心情来的,谁知道小白兔变成大野狼,差点反被推倒。奶奶滴,真窝囊!还好守住了最后一层防线,咱的第一次留给风哥哥呢……想到她温柔疗伤系风哥哥,晓雪的鼻子又有些酸酸的。

看到突然间跑出去的晓雪,屋内的熙染从地上优雅地站起来,慢条斯理的整理着自己的衣衫,走到床边坐下。不知从哪蹦出个狐狸脸大尾巴狸猫般大小的动物,跳上他的肩膀,紫色的猫眼弯弯的,好像在笑。熙染转过头摸摸它雪白柔软的毛,翘起唇角,嘴里发出依旧媚惑十足的声音:“呵,有趣……晓雪吗——”

无人的房间里,熙染闪烁着异样光芒的双眼,绽开慵懒散漫的笑,透出一股浓浓的妖艳之色,像是绽放在半空的烟火,一闪即逝。他“啪”拍掌三声,一道速度离奇的诡异身影出现在房内。

“你,去探探刚才那女子的底——不要伤了她。”此时的熙染哪里还有半分妖媚之态,他冷冷一笑,挥退来人,眼中的锐利仿佛一把将要出鞘的利刃。

“晓雪,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晓雪仓皇逃出万花楼,不管老鸨在后面鸡猫乱叫,也顾不上跟楼里的义姐打声招呼,一鼓作气跑回家中,钻进书房再也没出来。

谷化风见晓雪步履仓皇,失魂落魄地冲进书房,心中有些纳闷:傍晚晓雪是被她义姐江蕙兴冲冲地拉走的,怎么这会儿却跟受了欺负似的,躲进书房疗伤?不行,得去看看,晓雪平时看着豁达开朗,却最是容易钻牛角尖,别出什么乱子才好。

谷化风去厨房准备了晓雪爱喝的莲子粟米羹,端着来到书房前,轻轻推了推房门,从里面拴住了。谷化风将耳朵贴在书房门口,静静地听了会,坏了,一点动静都没有,不是好现象。他轻轻扣了扣房门,柔声道:“晓雪,你在里面吗?晓雪?”

他敲了好一会的门,半天里面才传来一声瓮声瓮气,加有气无力的回应:“在……”

嗯!事情很严重,晓雪的情绪极其低落。谷化风的声音更柔和了:“晓雪,没吃晚饭呢吧,我炖了你爱喝的莲子粟米羹,你先喝点儿垫垫。”

“我不饿,不想喝……”里面传来的声音带了些鼻音。

晓雪哭了?自从晓雪生病失忆以来,晓雪哭鼻子的次数屈指可数,就连六年前,吃了上顿没下顿,经常挨饿,还总遭人白眼的最艰难的日子,晓雪都是笑着面对。是什么遭遇,让晓雪如此的难过?

“晓雪,发生什么事了?跟风哥哥说说,或许能帮上你呢?”谷化风不愧为疗伤系男子,声音里充斥着安抚人心的宁静。

书房里寂寥无声,谷化风见状不禁皱起了眉头,以前晓雪遇到开心不开心,总会跟他分享,印象中上次小世子的问题发生后,晓雪尽管也是失魂落魄的,但还愿意向他倾吐,难道……晓雪又有什么无法拒绝的艳遇不成?

“晓雪,怎么?嫌弃风哥哥了,不愿意理我了?我好难过,风哥哥只有你了,如果连你都不再理睬我,我的生命将失去了意义。晓雪,我的心——要碎了。”谷化风的声音里充满了浓浓的悲伤,哀兵政策用得恰到好处。

“吱呀——”书房的门开了,晓雪出现在门内,面容湮没在漆黑的阴影中。虽然没有看到晓雪的表情,谷化风还是感受到她身上散发的浓浓的沮丧。

书房内漆黑一片,谷化风就着门外淡淡的月色,摸索着进了屋,将粟米羹置于书桌上,转身对依然在门边,看不清神色的晓雪,放低了声音道:“怎么不点灯——”

他的话,被冲过来一把抱住他的晓雪打断了。晓雪这两年个头拔起来后,时不时地趁他不注意,将他揽入怀抱,然后嬉笑着看他红了脸,调皮地吐着舌头跑开,但从来没有这样的抱过他。

晓雪紧紧地搂住谷化风,好像要将他揉进自己的身体。她埋首于风哥哥的颈窝,呼吸间是干净清爽,还有他特有的温暖味道。晓雪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仿佛要赶走妖孽美男留在她鼻息间的芳馥。

谷化风愣了一会儿,环住晓雪的身子,手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后背,想让她的情绪平定下来。突然,他的手停了下来,因为他看到了晓雪颈上熙染故意留下的小草莓。谷化风的心颤抖了,鼻间若有似无的香味让他更加的心酸。

他和小世子都不喜欢熏香,也不涂抹什么脂粉,因为晓雪不喜欢。晓雪身上只会有淡淡的水果香,而此时晓雪的身上是一种深远莫测、宽广凝重的香气。

这种香气他在九王夫身上闻过,据说是达伦进贡来的,是用深山中一种千年古木的汁液提取的,很是贵重。在达伦,也只有皇室中的男子才能用上。

晓雪的身上怎么会沾染了这种香味呢?谷化风的脑中充满了危机感,他轻呼一声:“晓雪……”他的声音消失在晓雪柔软的唇中。

谷化风开始既羞怯又慌张,随着这个吻的深入,他渐渐迷醉于这种刺激又新鲜的感官之中。他开始从被动的接受,转为主动。谷化风慢慢张开了口,伸出舌头轻碰了晓雪的一下,却又急忙缩回口中。晓雪把舌尖伸入他的口中,搜寻着他软滑的舌头,但他却有着男子的矜持,任舌软如泥鳅的在她舌尖滑过。晓雪追逐着他的舌尖许久,直到捉住它,将他舌头压住,用力的吸吮他口中芬芳的汁液,他身体抖然一颤,将身子一弓,迎向晓雪的胸膛……

就在两人激吻越来越热烈,大有一发不可收拾之态时,突然一个软软糯糯的纯净声音介入,让两人像被电触了似的,迅速从胶着中弹开。

“你们在做什么?”那个声音又一次重复了刚刚的问话,声音里的好奇是遮掩不住的。

晓雪望向声音来源处,裹在淡蓝色貉子毛斗篷中的小世子,眨巴着他特有的干净的眸子,在昏暗的风灯下亮的刺眼。

“呃……风哥哥喉咙里有根鱼刺,我帮他吸出来。嘿……风哥哥现在好多了吧。”晓雪说谎不打草稿的本事早就练出来了。谷化风的脸烫的可以煎鸡蛋了,还好书房里并没有点灯,否则他那红的比朝霞还绚烂的脸色,会引来小世子更多的问题。

“晓雪你骗人!”小世子嘟起嘴吧,很不高兴的样子,“你们刚刚明明在亲亲,别以为我不知道,哼!晨儿经常看到母王和王夫爹爹,就像你们刚刚那样,母王告诉我说那样叫‘亲亲’,是妻主和夫侍间的亲密动作,还让我不可以模仿!晓雪大骗子。”

晓雪心中那个汗呀,九王在想什么,跟老公亲热的时候怎么不知道避讳孩子,还解释给小晨晨听,真是个强大的母亲呀。

小世子眨巴两下眼睛,开口说?话令晓雪更是瀑布汗哪:“风哥哥是晓雪定下的夫侍,晓雪跟他亲亲。晨儿也是晓雪定下的夫君,晨儿也要亲亲。”他说得如此的理所当然,一点也没有害羞的感觉,仿佛这跟饿了要吃饭,渴了要喝水般的理所当然一般。

“咳……那个,小晨晨,这么晚了你来找我,是不是有什么好玩的事呀?”晓雪开始转移话题,她可不想承担引诱未成年人犯罪的罪名。

“哼!你不要顾左右而言他,我要亲亲,晨儿也要亲亲。晓雪偏心,晓雪喜欢风哥哥不喜欢晨儿了……”小世子跺起了脚,眼睛里开始闪着晶莹了。

“晓雪怎么会不喜欢小晨晨呢?晨晨这么可爱……”晓雪的眼睛开始搜索救兵。自从小世子跟她定亲以后,中间那道门不但又挖开了,而且开得更大更正式了,小世子出入两家从来不带跟班,因此,晓雪目之所及,无人救驾。谷化风现在羞得头都抬不起来,根本指望不上。

“那你要亲亲我。”小世子一脸期待,又有些兴奋地等待着。

晓雪被他缠得没有法子,只好走近两步,在他唇上蜻蜓点水般的飞快点了下:“亲了,满意了吧!”

小世子咂巴咂巴嘴,不甚满意地道:“这么快,还没尝出味儿呢就没了,真不过瘾!”你当是品尝提拉米苏蛋糕呢!

不过还好,他没有纠缠于此,献宝似的把手中的新玩具给晓雪看:“走!我们放仙灯去,机关伯伯帮我做的哦,可以飞上天庭。”

晓雪一看,这不是孔明灯嘛!不过只要他不纠缠于刚刚的热吻,别说是放孔明灯,就是让她做什么都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