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一百一十九章 煮酒赏梅烤鹿

( 字手打) 一百一十九章 煮酒赏梅烤鹿肉

雪,夜半时分悄然飘落,直至午时犹不依不饶地纷落着。那雪花洁白无瑕,像美丽的玉色蝴蝶,似舞如醉;像吹落的蒲公英;似飘如飞;像天使赏赠的小白花儿;忽散忽聚,飘飘悠悠,轻轻盈盈,无愧是大自然的杰作

雪是一种能够令人产生多种情绪的东西……当窗外那像柳絮、像芦花般的雪花,正在纷纷扬扬地从天而降的时候,当大地被雪花装饰得像铺上白色的地毯一样的时候,站在窗户边上,望望它们,雪花很白很白,白得那么纯洁。令人不禁有这样的感觉:雪不仅仅使万物变得纯洁,也使人们的心灵变得像它一样美丽、纯洁。

此时的晓雪捧着一杯热茶,倚着轩窗,在雾气升腾中,静静地凝望眼前的雪花,像蝴蝶一样调皮,一会儿落在屋檐下,一会落在树枝上,还不时飘在府中穿梭的下人们的脸上。

晓雪正待学着黛玉悲风伤秋一把,脸上的惆怅表情还未酝酿起来,她那婚期定在正月里的贴身小厮韩秋,抖了抖身上的雪,从门外进来,嘴巴里哈着白雾:“小姐,小世子传话来说:王府后花园里的梅林开得正好,雪映红梅,景色上佳,请小姐和风少爷去赏雪梅品浊酒呢”

“不是放你假,让专心绣嫁衣了吗?怎么还跑来伺候,有小松么?”晓雪揉了揉脸庞,收回“强说愁”的表情,斜斜地睨了眼怀里鼓鼓囊囊地韩秋。

韩秋笑嘻嘻地,两颊冻得红扑扑的,显得格外喜气:“就知道小姐心里对奴才们好,这不,我带来了。小姐放我们‘带薪假’,小秋和哥哥都心里不安,即便强呆在家里,心神不宁的也绣不出好绣品来。再说了,小姐这屋里多暖和呀,您就心疼奴才,让小秋在这里边做绣工边为小姐守屋子吧”

“好呀原来是惦记着小姐我这屋的壁炉呢,你就帮小姐好好看着炉火,若是熄了,叫你那明涓姐姐退了你的亲”晓雪披上粉色缠枝梅斗篷,回眸取笑他。

果然这小子红了脸颊,扭着身子道:“小姐就会拿奴才们开涮,赶快去吧,小心世子等急了。”

晓雪抿嘴一笑,暂时放过这个粉面含春的小伙子,踩着咯吱咯吱的雪来到一品斋专用厨房。里面谷化风正背着手,清闲自在地看着“嗤啦嗤啦”地蒸炸炒煮,忙得不亦乐乎的小韩冬,不时出言指点一二。

“风哥哥,现在不忙吧”晓雪一手臂上搭着谷化风的斗篷,一手开始不老实地搂上了风哥哥的蜂腰。厨房里的下人们早已习惯了小老板每日必修的戏码,礼貌地向小老板施礼后,视若无睹地继续忙碌着“一品斋”的菜肴。

谷化风一把拍掉晓雪越来越放肆的小手,剜了她一眼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小冬的手艺日臻纯熟,独掌大厨指日可待,哪里还用得着我帮忙?”

晓雪摸了摸被拍疼的手,讪讪地笑了笑,从刚刚起锅的“芙蓉百合卷”中拈起一块,放入口中,呱唧呱唧地吃起来,咋舌道:“不错,不错,有本姑娘五成的功力了,小姑娘好好干,指日可待呀”被心中偶像小老板称赞的韩冬,傻兮兮地笑了笑,继续卖力挥舞着铁勺,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报答晓雪的知遇之恩。韩冬这小姑娘虽然在厨艺上天赋异禀,可是性情上跟韩夏的细致、韩秋的伶俐截然不同,是一种傻乎乎的憨直。果然像谁谁说的:天才和白痴只一线之差。

谷化风白了她一眼,拿起筷子,将因晓雪拈走一块,而空出一块重新摆盘,才让小厮明智端去雅间。

晓雪拉过风哥哥,给他披上斗篷,笑道:“风,别忙活了,小晨晨家的梅花开了,让我们去赏梅呢”晓雪成年后,就时不时地直呼风哥哥的名,因为她觉得这样称呼比较有未婚夫妻的亲昵感,不过“风哥哥”这样的称呼也没扔下,尤其是撒娇耍赖的时候,这个称呼还是很管用的。

俩人在雪中慢慢地走着,晓雪一手紧紧扣着风哥哥温暖的指,一手伸向空中,去接柳絮般的飞雪,一种浪漫的感觉缓缓流入心头,情不自禁地哼起前世最喜欢的那首歌。

谷化风侧过头来,听着那柔柔的嗓音“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直到我们老的哪儿也去不了,你还依然把我当成手心里的宝……”心中涌上一股浓浓的幸福感,能和晓雪这样慢慢变老,直到白发苍苍,还能这样手牵着手在雪中漫步,还能这样相依相偎,多好

谷化风见晓雪停下来,调皮地吹着落在她鼻尖的一朵雪花,露出暖暖的笑,伸手帮她把斗篷上的风帽整理好,换来她灿然的笑脸。晓雪,你永远是我捧在心头的宝……

两人来到王府后花园时,等在门旁的桑子忙迎上来道:“姑娘、风少爷来了,世子已经等您很久了,请随小的这边走。”

桑子将两人带至梅林中那座精致的雅亭,亭中的小世子远远地看到她们便迎了上来,笑容比冰雪更纯净:“晓雪,风哥哥你们可来了,今儿庄子上送来新猎的鹿肉,晨儿不禁想起晓雪曾经讲过的《红楼梦》故事中,有段雪中赏梅烤鹿肉的情节。正好这梅林中的红梅开得正艳,与洁白的雪相映成趣,不如我们也来烤鹿肉赏雪梅吧”小世子的脸上的光彩眼中的期盼,任是铁石心肠的人也不忍拒绝。

晓雪心中暗叹:什么雪中赏梅,小世子是醉翁之意不在梅,在乎香烤鹿肉也这个小吃货。面儿上却怜爱地摸了摸小晨晨冻得有些发红的小脸儿,道:“大冷的天儿,不在屋里呆着,净想些歪点子小心冻着。”

薛晨皱着高挺秀气的鼻子,厌弃地道:“一到冬天,就成日将我关在房里,闷都闷死了,我又不是林黛玉。我的身子已经很棒了,不会因这点风雪就生病的。好不容易申请到在亭子里赏梅的资格,晓雪你就别扫兴了。快点,快点”

走近亭子的晓雪,遥遥地看见亭中人影绰绰,便笑着问薛晨:“小晨晨,你还请了谁来赏雪?感情是拉我做大厨帮你挣脸面的呀”

薛晨一脸纳闷地道:“没有啊,就我们三个……母王?王夫爹爹?怎么你们也来了?”小世子看清亭中的人物时,一脸诧异,感情这老两口不请自来呀。

“呵呵今早听晨儿说后花园梅林中红梅盛开,与白雪相衬,别有一番情趣,果然如此,好雪好梅呀今日我与你王夫爹爹闲来无事,陪晨儿煮酒赏梅,难道晨儿不欢迎吗?”九王瞥了晓雪一眼,并未理睬,只是带着慈爱的微笑看着自己的宝贝儿子。

“欢迎,当然欢迎啦,母王,我们还准备烤鹿肉呢,一会晨儿亲自帮母王烤上一块,给母王下酒。来人,还不将准备好的烤架和鹿肉呈上来?”小世子单纯地以为母王是怕他寂寞才来陪他的,高兴的无以复加。

“嗯你姐姐嫣儿也恰好在家,不如将她也请来,我们一家人热热闹闹的。”九王就是要把场面搞大了,省的便宜晓雪这家伙,想在我的后花园中左拥右抱享齐人之福,先过我这关

“好呀自从嫣儿姐姐到京中任职后,就鲜有机会跟姐姐一起用膳了呢晓雪,你调些底料,我们吃锅子烤鹿肉,人多热闹吃锅子刚刚好”薛晨高高兴兴地吩咐厨房,去弄些吃火锅用的荤素食材。晓雪也认命地跟过去充当大厨,感情今日让她过来是做劳力的呀

晓雪让苍松去邵府搬来吃火锅用的炭炉,将炉火烧得旺旺的。厨房端来配好的锅底、菜品,再来到亭子时,亭子里九王一家闲适悠哉地嗑着瓜子,品着香茗,指点哪朵梅花开得最有姿态。亭子的四面都升起了炭炉,暖意融融,熏得亭子周围的雪花开始融成水痕。晓雪看看人家,再看看端着蔬菜的自己,活脱脱一小丫头的命呀

进入亭中烧烤架已经支起来,石桌上摆满了待烤的鹿肉、鸡翅、鸡腿和一些用铁钎串起的土豆、面筋、茄子等蔬菜。晓雪的大棚蔬菜,在韩管事的照顾下,规模扩大到了上百亩,这万马郡的富人家冬日的蔬菜,几乎都是晓雪庄子上供应的。

邵记快餐只几样昂贵的菜式用了大棚蔬菜,其他只是豆腐、白菜、萝卜等冬天常见的菜式,和晓雪发明的豆芽、粉丝、凉粉、素鸡等新式素菜。虽然是在冬季,快餐店的菜式也不单一,味道还是一如既往的好,生意依然一如既往的火爆。

“一品斋”的蔬菜一天一桌,也是用不了多少,加上邵府和九王府蔬菜的用量,庄子上的大棚蔬菜还是能供应得上的。

闲话少说,晓雪进了亭子,看到烤架,心中不禁暗暗称妙。这烤架比晓雪请人定做的要精巧的多,而且更为科学,炭火能够充分燃烧,烤串接触炭火的面儿更均匀。在样式上跟晓雪家的比起来,一个是贵族,一个是贫民。

晓雪禁不住冲口而出:“好烤架这是请哪家铁铺做的,我也去打制几个。”

小世子薛晨咯咯地笑了起来:“晓雪,这烤架别说万马,就是整个华焱,再说大点,整个三国大陆,都没一家铁铺能做出来。”说着一脸的得意,纯净的大眼睛里写着:快问我,快问我。

晓雪果然没让他失望,问出了:“那——你们家这烤架是哪里弄来的?”

小世子马上迫不及待地将答案给了她:“是机关伯伯亲手做的,他的手艺举世无双,能做出会跑的小木马……”然后巴拉巴拉将机关伯伯的英雄事迹,说个没完。

晓雪打断他兴致勃勃没玩没了的叙述,问道:“机关伯伯是何方神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