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120章 机关伯伯

第一百二十章机关伯伯

通过小世子一番指手画脚,废话连篇后,晓雪总结出了机关伯伯的身份:

机关伯伯自称“机关叟”,是五十年前名动江湖的“机关侠女”秦百通的儿子——秦永康。“机关女侠”精通各种机关、暗器制作,只要你形容得出的物件,她几乎没有做不出的,江湖上十大暗器榜中的暗器,有七个出自她之首,尤其是暗器榜之首——“暴雨梨花针”更是精巧中的极品。

“机关女侠”的祖训是技艺传女不传男,传媳不传子。她连得三子后,终于中年得一女,宝贝得不像话,加上女儿的爹爹又是个不会教孩子的,弄得小女儿吃喝嫖赌样样行,品性上更是抢男霸女堪称中州一霸。秦百通也曾想把她拘在家中,严加管教,可是此女是烂泥扶不上墙。彻底失望的秦百通,就从儿媳中挑选一个有天分的,将自己的手艺全教给了她,她就是二儿子秦永康的妻主——君白燕。

其实这三子之中,二儿子秦永康在机关上最有天分,小时候,他往往看过母亲做过一两次物件儿后,回到自己的屋中摆弄上两天,就能做出个跟母亲做的相差无几的出来。秦百通经常拍着他的肩膀,感叹:康儿为什么没生为女子呢?秦家传女不传男的祖训,杜绝了秦永康学机关的兴趣。

不过他的妻主君白燕是个妙人,疼爱这个夫郎几乎到了可以把天上的星星摘给他的地步。秦永康说东,她不敢往西,让她打狗,不敢撵鸡。所以君白燕从岳母大人那雪来手艺后,总是不顾岳母的叮嘱,细细地教给夫郎。因此,当君白燕得了岳母的真传后,秦永康也学会了母亲所有的手艺,而且比君白燕学得还要精。

这秦永康在家为公子时,跟九王的正夫兰明瑞是闺中好友,经常用从母亲那偷学来的技巧,做一些有趣的小玩意,送给兰明瑞。

所以在秦百通逝世后,君白燕因为不愿意给邪魔龙娇灿做害人的机关,被其残忍杀害后。秦永康为了保全妻主的骨血,带着年方八岁的女儿,求助于已经嫁给九王做正夫的闺中密友兰明瑞,在九王府一住就是十五年。

薛晨是他来王府的那年出生的,可以说是他看着长大的。小世子幼时身体瘦弱,躺在**的时候为多,秦永康就想方设法做一些好玩的新奇玩具给他把玩,逗他开心。所以薛晨对他印象很深,亲热地称他“机关伯伯”。

平时秦永康住在王府偏隅东北角落一个不大的小院中,很少出院门。尤其是自打他的女儿发誓为母亲报仇,拜了天下第一剑郑思佳老前辈为师,上山发奋学武后。秦永康除了偶尔去小世子的东院外,都在院中摆弄机关暗器。

他的女儿二十岁那年,用父亲设计的精巧暗器,加上一身卓绝的武功,经过一番恶战,终于将杀母的仇家斩于剑下。大仇得报的秦永康习惯了小院中的闲适生活,不愿意成为女儿笑傲江湖的累赘,依然偏安于王府一隅,过着和机关玩具为伍的生活。

晓雪听了这个故事,心中一动。她脑中有很多前世有利于民众的农具、用品,像脱谷机、水车、双牛牵挽的曲辕犁等等。如果这机关叟真的有如此本事,真当找机会跟他聊聊,真能做出来大量生产的话,岂不是一项利国利民利自己的大好事?

于是,晓雪眼睛闪亮,面容焕发地看着九王殿下,语调坚决地道:“我想见见这个机关伯伯”

正往翻开的锅底中下肉片的九王,动作一顿,看了眼她,并不理睬,继续涮她的肉片。薄薄的肉片出自晓雪的刀工,在开水中一打滚儿就能吃,鲜嫩可口,再沾上晓雪独门的酱料,美味无穷。九王慢条斯理地咽下口中的美食,喝了口茶水,才吩咐身边的伴柳道:“去请永康兄弟来赏梅,顺便尝尝邵记小老板亲手烤制的鹿肉。你不要偷懒,还不赶快烤肉?”九王还真把晓雪当厨子使唤起来。

赏梅,秦永康不一定稀奇,不过美食嘛,他是来者不拒的,尤其是邵记小老板亲手烹制的,那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呀。

果然不久后,伴柳身后跟着一个精瘦的老头,蓄着一把飘逸的胡须,颇有些仙风道骨之感。这时代有妻主的男子是不能蓄须的,所以猛一见这长着长长胡须的老头儿,晓雪觉得很是稀奇,不禁多看了几眼。

“小姑娘,这样看人是不礼貌的哦”机关叟秦永康深深地吸了口气,仿佛要把空气中的烤肉香气全吸进肺里一样,眼睛落在滋滋冒油的烤肉上,像被万能胶粘住一样,再也拔不出来了。

晓雪见状好笑地将烤的金黄的鹿肉,刷了最后一遍蜜油,翻烤了两下,拿至石桌旁,熟练地给每个人切上一份。别看机关叟干瘦干瘦的,吃起东西来,一点也不斯文。他三两口将晓雪给他切的鹿肉吃下肚,感到很不过瘾,便来到长长的烤架前,占据了一半,拨旺炭火,拿起一串两斤多的鹿肉学着晓雪的样子烤起来。

晓雪只无声地冲他笑笑,不时地指点他如何才能烤的均匀,偶尔还用手中的毛刷帮他刷上蜜油,撒些调料。小世子见状,闲不住了,高声叫着:“我也要烤,我也要学着烤晓雪说自己动手烤的食物才美味。”

九王拗不过他,只好吩咐下人再搬只烤架来,小世子在风哥哥的指点下烤他喜欢的鸡翅膀和土豆来。在被烫了N次,抹成小花猫后,小世子的烤串终于能独立完成,他很孝顺地给母王,和王夫爹爹分别烤了一串,也很大方地给姐姐分了一串,然后一脸希冀称赞地等在那儿。

九王咬了口肉串,外焦里生,而且咸的难以入口,可是看着儿子亮晶晶的大眼睛里充满了渴望,便强扯出一丝微笑,称赞道:“我儿真聪慧,第一次烤肉就如此美味。”说着假装津津有味地将那串烤串痛苦地咽了下去。

王夫的那串烤茄子还好,咸淡适中,但火候没掌握好,烤的偏老,只剩皮了。王夫学着九王的样子,吃了两口,笑着夸道:“甚好”

狡猾的世女从自家母亲的尝第一口时眼中看出了门道,趁弟弟眼巴巴地看着母王等表扬是,迅速将手中的鸡腿,跟谷化风刚刚烤好的,换了个个儿。所以,当小世子向她讨称赞时,她吃着香喷喷的鸡腿,大方地赞道:“好吃,真好吃。”大口大口啃鸡腿的动作,让小世子欣喜异常。

小世子兴致大起,言称:“今天母王的烤串交给我了”准备大显身手一番,没看到九王瞬间僵住的表情,和王姐的窃笑。

九王忙想办法阻止小儿子烤肉的兴致:“晨儿,来你最喜欢的鱼片涮好了,快来吃,一会煮老了口感就不好了烤肉的粗活就交给晓雪吧,别伤了手,留下疤痕就不美了。”说着冲晓雪使了个眼色。

晓雪接到未来岳母大人的暗示,忙附和着道:“是呀,是呀,这种粗活交给我吧,小晨晨多吃点,来,这块鹿肉你来分,记得给我留一块哦”小世子的注意力果然被成功转移了,开始兴冲冲地拿着匕首分鹿肉。桌子上一片刀光剑影,吓得九王她们直往一边趔。

本来雪中赏梅烤鹿肉是件雅事,被小世子一闹,弄得整个亭子里气氛一会儿紧张,一会儿哄笑,好不热闹。

当众人酒足饭饱,捧着一盏香茗,安静坐在亭中赏雪之时。晓雪从烤架中拨拉出一个炭条,用手帕包住一头,在亭中的地上刷刷地画出一个圆形的图案出来,指着此图对机关叟道:“秦伯伯知道此物有何用吗?”

在晓雪画图的时候,秦永康的注意力已经被吸引过去,凭他多年的经验,此物必定非同小可。听闻晓雪的询问,抚着他珍爱的美髥,笑道:“此物一端有水流出,莫非是打水的用具?”

晓雪一击掌,笑曰:“不愧是机关叟,一猜就中此物名‘水车’是灌溉用的农具,也叫三人脚踩水车,可以从低处将水引入高出,浇灌地势较高的农田。还有一种水车,可以用水力带动石磨和风箱,甚是方便。”

机关叟眼睛一亮,能够看出他生出了浓厚的兴趣。晓雪心中暗喜,一般在某一方面有独到之处的专业人员,见到一样业内的新鲜事物,自然会生出见猎心喜之意。就像做厨子的,见到道新鲜的菜式,总会想弄明白它的做法一样。果然,机关叟上钩了。

就在晓雪窃喜之时,没料想九王殿下也凑过头来,道:“嗯不错,做出来后交给户部,在全国推广应用吧”

虾米?交给户部?那我的发财计划岂不是泡汤了?晓雪暗自咬牙,看来这个九王还在小心眼地记恨上次拒绝她,刷她面子之事,看不得她有一点好呀。晓雪僵着脸笑道:“九王殿下,晓雪也只知道皮毛,不知能不能做成功呢”

看了晓雪的简图后,开始在地上写写画画的机关叟,猛地将炭条往地上一扔,豪情万丈地道:“能做成功,一定能成功晓雪……是吧?你将这图画在纸上,到我院子里,我们好好合计合计。这要是成功了,干旱时就不用挑水浇灌了,哈哈……哈哈”

切——一个小小的水车图就如此兴奋激动,如果他知道我手中还有爬犁、曲辕犁等农具雏形图的话,不高兴得疯掉才怪。哼哼,不能让九王知道,否则她的赚钱大计非被破坏不可。

可惜晓雪的算盘打错了,她压根就不该在九王面前提及此事。九王对这水车很是重视,跑机关叟的小院,比晓雪还勤。晓雪提出的人力脱谷机、双牛牵挽的曲辕犁等农具图纸,一到机关叟的手中,便被九王知晓。九王更加重视此事,在第一架水车面世,并首试成功后,便报于皇上,得到皇帝的嘉奖。

当脱粒机、曲辕犁面世后,耕地和收获的便利,让举国上下的农户种田热情空前高涨,加上《荒田法》,垦荒开荒兴起一股热潮。华焱的农业自此步入一个新的里程。

“邵晓雪——又是邵晓雪,好一个邵晓雪啊”女皇陛下在看了九妹薛慕蕊送来的奏折后,连连叹息着。

“母皇,儿臣认为此人大才,可堪大用。”皇太女算得上是晓雪的老熟人了,趁机举荐。

“嗯——起用之事暂缓,朕自有分寸。就……先赏些钱物给她吧双牛牵挽犁,事半功倍,不错,不错,呵呵……”

女皇陛下眯着眼睛,低下头假装在看奏折,表情藏在阴影中:邵晓雪啊邵晓雪,你有惊世卓绝的才华,可你为什么是祝清波的女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