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一百二十一章 赴京前的准备

第 124 章 赴京前的准备

祝雪迎恼得以头撞墙,捶胸顿足呀!自己绞尽脑汁想出的生钱法子,居然被朝廷霸占了,她一个大子儿也捞不到,自己家庄子上用的农具还得去衙门专设的农具铺子买,真是窝囊呀!不行,得捞点补偿,否则不亏大发了?

所以,当九王试探着问她想要什么赏赐时,她大眼睛一转,笑眯眯地说:“晓雪知道连年大灾,国库空虚,金银布帛什么的就免了吧。草民据闻女皇陛下的行草在书法届堪称一绝,斗胆请皇上赐下墨宝,就写‘邵记快餐连锁’六个字样吧!”嘿!皇帝亲笔墨宝,做成匾额门头的话,谁人敢剽窃盗版,这就是咱申请的专利!今后即便邵记快餐开遍大江南北,料想也没一家有那贼胆冒充邵记的招牌,冒充皇帝的手笔,杀头的重罪呢!晓雪的算盘心里打得可精了。

九王听后,心里那个气呀!这小子钻营生意经出不来了,多好的一次机会呀,这样的才华,这样的贡献,到工部或者户部任个四品的侍郎还是绰绰有余的,这妮子居然只要几个破字!枉她还在折子里特地凸显她的功劳,唉!真是烂泥扶不上墙。

皇帝陛下看了王妹的折子,被逗乐了:看来,这晓雪果然如皇太女所言那样,有状元之才,却一门心思做生意,对什么权利呀,官职呀,一概能推就推,能挡就档。唉!可惜了她一身的好才华,如果她不是祝将军失踪的女儿,该多好!唉!十三弟呀,皇姐为了你,亏待了清波,亏待了晓雪,朝廷也损失了一员能臣呀!

站在一旁的皇太女见母皇一边笑着,一边摇头叹息,以为她可惜晓雪这个好苗子,便凑趣道:“这邵晓雪也真是的,看她让母皇题的字,感情是想拿母皇的亲笔御书做招牌呢,真真是欠打。儿臣听说邵记快餐京城店已经开始着手装修,虽然此时已近年关,工匠和管事都休假回家过年了,不过依前些日子的进度来说,明年二三月里就能开业了。以邵记现在的名声,再加上母皇的墨宝……京城的衙役们可有得忙喽!”

“你对商业这块还挺关心的嘛!这等小事你也了若指掌?”女皇放下折子,瞪了她一眼,有些怪她不务正业。

皇太女薛尔容摸摸鼻子,讪讪地笑道:“母皇,儿臣在万马曾品尝过晓雪亲手烹制的菜肴,那味道……不是儿臣贬低御膳房,那味道跟御膳房做出的放一起,一个珍馐,一个猪食……”

“怎么说话的?难道朕跟整个后宫皇子女,平时吃的都是……哼!”女皇陛下的脸色有些难看,狠狠地剜了女儿一眼。

“儿臣不是这个意思,儿臣的意思是邵记的手艺堪称一绝。”皇太女讨好地冲母皇大人笑了笑。

“嗯!你这么一说,朕还对邵晓雪的手艺产生那么点兴趣了呢!”皇太女的推崇,让女皇陛下想亲口尝尝邵记的美食。

“邵记京城店开业的时候,邵晓雪一定会亲自来京,据说她在京城的房子都买好了,买的是告老的原御史大夫冯大人的宅子。看来是打算在京城常住了,母皇可以派几个御厨去跟邵晓雪学些手艺……”皇太女想着御膳房以后的膳食,都能像在“一品斋”里吃到的那样,忍不住悄悄地吞了口唾沫。

话说祝雪迎童鞋见在农具上再捞不到什么好处,便整日躲进机关叟的院子里,跟他一起捯饬趁手的暗器兵器什么的,还就出行的交通工具——马车进行了改良。

本来呢,她是打算开春后,带着风哥哥俩人骑马上京的。谁料想,我们可爱的小世子一听晓雪要上京城,估计要住上老长一段时间,便不乐意了,也要跟着去京城。晓雪把皮球踢给了九王殿下,乐得自己轻松。于是乎,英明神武的九王殿下,好长一段时间里,屁股后边都跟着个小尾巴,整天在她耳边唧唧歪歪:我?要上京城,我要去京城……

被他缠得没办法的九王,只好跟他约法三章:在京城只能住九王府中;不得与晓雪来往甚密;乖乖跟宫里出来的公公学礼仪。小世子是只要让他跟晓雪一起上京,什么都答应,不过做不做得到就很难说了。九王见他只将注意力锁定“同意上京”四个字上,其他的是一个耳朵进一个耳朵出,完全没听她说的什么,苦笑不已。唉!她这个儿子,上辈子欠他的,这辈子是来讨债的。

拿自己儿子没辙的九王殿下,将晓雪揪了过去,找个由头狠狠地训了一顿。可怜的晓雪,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遭此无妄之灾。当小世子兴高采烈地冲她炫耀:母王同意我上京了。她才明白,原来自己成了九王抒发怨气的撒气筒了。

赴京之行多了个小累赘后,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的计划被打乱,交通工具也就多了样——马车。晓雪心疼小晨晨,怕他承受不住近半个月的旅途辛苦,便想方设法地创造好的环境给他。

晓雪把她所能想到的减震的法子,全都告诉了机关叟,让他从中选可以施行的弄一套出来。机关叟对她所说的“弹簧减震”很是感兴趣,窝在黑屋里几天几夜废寝忘食之后,还真让他捯饬出来了。安装于马车轮子上,嘿!别说,还真能减轻颠簸,平稳舒适了很多。为了使效果更佳,车厢内垫了厚厚一层竹编垫子,再铺上两层柔软的被褥,躺里面就跟摇篮一样舒服。

马车的车厢内的设施也极尽舒适:可以折叠的靠墙座位;抬起成躺椅,放下为软榻的车厢底;暗了按钮从车壁弹出的小桌子;装着零嘴的暗格;能固定茶水免于倾倒的磁石杯扣;盛放小炭炉的独立空间;摆着打发时间闲书的书架……马车不大,该利用的空间全都利用上了,该有的功能全都有了,用机关叟的话来说:这就一综合了茶水室、书房、卧室为一体的移动小房间。

折腾马车期间,正月十六,黄道吉日,夏秋两位兄弟的大喜日子来临了。尤茗涓父母双亡,孤身一人,晓雪做了她的亲友团,在邵府的厢房里布置下了新房。韩夏韩秋俩兄弟从“聚锦农庄”发嫁,因韩管事对晓雪帮助良多,两兄弟又在她和风哥哥身边办事得力。晓雪给了他们不少添妆的陪嫁,加上邵家平时工钱多,奖励待遇丰厚,两兄弟的嫁妆虽说不能用十里红妆来形容,但是比起一般中等人家来说,还是丰厚了许多。沿途一些不知情的人见了,还以为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公子出嫁呢!

晓雪在家里忙得团团转,却又不知道从何忙起,一会看看糖果点心准备的足不足,一会关心关心茶水,一会看哪儿的摆设不顺眼指挥着搬来搬去……府里的下人们被她使唤得东一头西一头,新人还没到,人倒被她糊弄晕了。谷化风实在是看不过去了,将她拉在一边坐好,递了一杯茶让她捧着,让她只看着就好,别添乱了。

邵府的前院大红灯笼高高挂,布置得格外喜气,来参加婚礼的人多是与邵家有生意往来的合作伙伴,也有尤茗涓的远方亲人和店里的员工们。为了庆祝二当家的大喜之日,邵记快餐和“一品斋”都歇业一天。快餐店和一品斋的厨子们,都在大厨房里忙乎着,准备着今日婚宴的酒席。

“新人轿子到了!”随着门房的一声喊叫,晓雪站起来,领着众人迎了出去。两顶精巧喜气的轿子停在邵府不远处,一身艳红喜服的尤茗涓,满脸笑意地走上前去。

“请新娘踢轿门!”喜公一声令下,尤茗涓先到左边的轿门上踢了一脚,又踢了右边的。新人扯着红绫,过了火盆,拜了天地。礼成后被送入一间洞房。晓雪看着暗笑:为什么是一间,不是分为两间?难道晚上玩3p不成?晓雪所不知道的事,这世界的成年女子性。欲旺盛,一晚御两男的现象很是普遍,你看在场的除了晓雪这个乡巴佬少见多怪外,并没有人露出异样的神情。

晚上,无良腐女祝雪迎,带着江蕙等一干年轻女子去听墙角,刚听到“小夏、小秋”“妻主”的称呼时,就被早有预料的尤茗涓拉开房门,逮了个现行。晓雪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装作帮新人抓听墙角的似的:“听什么听,走了走了,**一刻值千金,别耽误新人洞房。”

回到房间的晓雪心中好似有很多小爪子挠呀挠的,脑子里充斥着香艳刺激的3p色情场景,想象着自己将来同娶风哥哥和小世子的美梦,鼻血纵横呀!第二天,顶着一对熊猫眼,出去跟向她请安的新人见面,人家精神百倍,她倒像打了一夜野战似的,哈欠连天。

尤茗涓婚后没几天,就带着新娶的俩夫郎去了京城。她放不下京城装修正到紧要关头的铺子,而且新买的宅子也需要韩夏韩秋去打理。晓雪真该给她“主人翁精神”奖励,邵记的一切,她比晓雪这个正牌主子还在意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