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122章 铭岩逢故人

122章 铭岩逢故人 娶夫纳侍 青豆

一百二十二章 铭岩逢故人

尤茗涓她们走了不到 一个月,晓雪带着俩美男也上路了。随行的队伍还是比较可观的:三辆马车,一辆坐着小世子,一辆是晓雪和谷化风的小厮们乘坐的,一辆当然是小世子身边的小锁、桑子和魏乳爹的车子。六骑骏马,晓雪的赤骥和风哥哥的雪兔,后边跟着她们的大丫鬟:胭脂和小夕,当然少不了小世子的护卫贺谨和刘苏了。

一行人拖拖拉拉,早上出发,入夜才来到铭岩镇——晓雪的老根据地。林豆蔻热情地欢迎了晓雪妹子的到来,这几年铭岩的包子铺在她的打理下,也有越做越火之势,当然也少不了邵记名声越来越响 的功劳。林家和邵家的五间宅子,已经被翻盖成三进三出的大院子,很有些大户人家的感觉。

林奶奶和林爷爷满面红光,日子过得舒心,反倒比六年前看着更年轻,更精神了。她们以前就把晓雪当自家孙女一样疼爱,这次见晓雪带着俩未来夫君回来了,喜得合不拢嘴巴。直道一见晓雪就知道是个不凡的,果然,不但生意上一帆风顺平步青云,还跟九王府结了亲,成了皇亲国戚呢!(这哪门子皇亲国戚呀!就一随叫随到的免费厨子,加世子保姆。)

林豆蔻这个当年的小丫头,现在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她的大儿子林宇轩已经快两岁了,走路还不太稳,摇摇摆摆的跟小鸭子似的,甚是可爱。小女儿林琉璃才八个多月,已经能看出是个淘气的家伙,最喜欢让人架着她的胳膊踩着人的肚皮,往上“攀岩”。俩小家伙都不认生,林宇轩跟小世子王八绿豆对了眼,腻在小世子的身边抱也抱不走。薛晨见林宇轩眼睛大大,嘴巴小小,样子极为可爱,居然生出要抱着小轩轩睡觉的念头。魏乳爹赶忙阻止,因为他知道小世子虽然睡觉挺老实,难保不会半夜因旁边多了一坨生物,迷迷糊糊中将其踢下床去。小轩轩的爹爹李弈棋也赶忙劝阻道:“轩儿还小,怕晚上尿床。”才打消了小世子的念头。

小世子和林宇轩一见如故,对他很是舍得。见小轩轩对他手上的棉花手筒上的毛毛很感兴趣,不停地用手揪呀揪的,便大方地将心爱的暖手筒送给了他。小世子冬天里最宝贝的这样东西:貂毛暖手筒、棉手套、棉背心盒棉袜子,都是用晓雪在九王府花园里摘的棉花,指导风哥哥做出来的,他和风哥哥、晓雪每人都有一套呢。他平时对这些晓雪发明风哥哥缝制的物件儿,很是珍惜,只有在出门的时候才拿出来用用。这次能主动送暖手筒给林宇轩,能看出他多么喜欢小轩轩了。

小琉璃呢?则趴在晓雪的怀里,只要谁想抱开她,就扯着嗓子干嚎,就连晚饭时候,也是晓雪一勺一勺喂她喝,加了胞胎叶凝露的牛奶和米粉。整个晚上,只要在晓雪的怀里,她就笑的跟小弥勒佛似的,强抱走她就啼哭个不停。没办法,晓雪只有拿出前世哄小侄子的耐心,将她哄睡下了,才得以脱身。

晓雪的屁股还没坐热,以前几个上山下水逃学旷课的难姐难妹,就约好了似的,陆续前来。赵明英的变化最大,才两年工夫,体型就朝着她娘赵老三靠拢了,那个肚子挺得,跟晓雪前世姐姐怀孕五六个月的似的。赵明英的胖弟弟也已经出嫁,嫁得是他的远房表姐,据说是个风一吹就倒的瘦干鸡。晓雪想象着,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马芯兰现在已经开始帮着她娘管理“君悦大酒楼”了,看上去听干练的,她跟以前那个一起抓过螃蟹的霍晓东,不知什么时候看对眼了,头年的时候将他娶回家做了侧夫。她的正夫是百里外三堆集上的首富的嫡子,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谈不上喜欢。跟身为侧夫的霍晓东倒像蜜里调油般的如胶似漆,还打算在五六月份,让他怀上马家孙子辈的第一胎呢,如果是长女的话,就把霍晓东的身份提为平夫,他的女儿也就是嫡长女。

几个少年时代的狐朋狗友,饮酒聊天知道深夜,怀念往昔青葱岁月,无限向往。她嘲笑你被夫子罚顶着砚台背书,你取笑我被螃蟹夹得掉金豆子,或是几个人一致取笑晓雪喝醉酒,边歌边舞卖弄**……到最后,赵明英她们全趴下了,只剩下半清醒的晓雪感叹岁月如流水,这样单纯的快乐一去不复返,成年的她们,肩上都有了自己要承担的责任,为了自己,为了身边的家人,不懈的努力和追求……

第二天一大早,早春的杨柳风,虽不寒冷,却依然有些凉意。又是在镇西的路口,依依送别。以前是晓雪送的别人,今日自己却成了被送的人。无论是晓雪送别人,还是别人送晓雪,总抹不去涌上心头的离情别绪。京城距离铭岩万马万里之遥,再要回来相聚,不知何日何夕,无论是晓雪还是林豆蔻她们,均执手相看,泪眼朦胧。

别时依依终须别,晓雪紧了紧身上的斗篷,翻身上马,回首相望,强颜欢笑:“回去吧,后会有期。”后会有期是何期?晓雪忍痛沉声说了声“走”,扭头向通往巴彦克拉山的那条道路奔去。

因为队伍中有几辆马车,晓雪她们都放慢了纵马的速度。尤其是踏上山中不宽还算平坦的官道时,更是跟散步似的,优哉悠哉。小世子从车中伸出头来,兴奋地指点着一处,开心地叫道:“晓雪,快看,我记得我们在那里摘木耳时,有个小蛇爬出来,晓雪吓得叫的声音比我还响!哈,我才知道晓雪原来是怕蛇的!”贺谨和刘苏也想起了当时的情景,不禁捂着嘴巴偷笑起来,一条一尺来长的没有半分威胁力的小小菜花蛇,居然把晓雪这么大的人吓得一蹦三尺高。

晓雪见他挖出自己旧日的糗事,撇撇嘴,心道:怕蛇怎么了?姑娘我还怕老鼠、蜘蛛跟蚂蝗呢!这不叫胆小,叫真性情,懂不?不过她没有说出来,不想自己又被那些无良的家伙取笑。

晓雪左顾右盼,回味着儿时的无忧无虑。初春时节,正是挖荠菜的好时候,邵记每到这个时候推出荠菜包子,需要大量的荠菜,就从村民们那收购。虽然晓雪因赶路起了个大早,还是没有进山挖野菜的村民们早,他们三三两两,有的一家人全体出动,有的跟乡邻结伴而行;有铭岩周边的村民,也有镇上空闲的民众。

在这进山没多久的官道上,晓雪遇到熟人了呢。“咦?这不是晓雪吗?两年没见又长高了,也长俊了,周大婶差点没认出你来呢!”说话的是曾经跟晓雪她们共过患难,共同抵御狼群袭击的周猎户一家。看样子,周猎户带着女儿是准备进山打猎的,她的夫郎和女婿则挎着篮子,应该是去挖野菜,准备在这里分头行动呢。

“周大婶,你这是准备打猎去呀!您可是镇上打猎的一把好手,十里八村没有能比得上您的。”晓雪一顶高帽子给她戴上,拍得她晕乎乎的。

“哈,哪里哪里……晓雪这劳师动众的,是准备到哪儿去呀?”周大婶看着晓雪后边,外表低调内里豪华的马车,好奇地问道。

晓雪笑着答道:“邵记在京城开了分店,我准备去看看,布置布置开业事宜。马车里是我未来的夫郎,他恰好也准备赴京,我们结伴而行。”

周大婶咋舌道:“晓雪准备把快餐店开到京城去了呀!好厉害!听说你在万马发展的很好,那里上至达官贵人,下到平民百姓都爱吃你们邵记的饭菜,赚钱哗地。”

“哎呀,哪有那么夸张,是好事者越传越邪乎。赚钱嘛,倒是小赚了一笔,撑不死饿不着而已,谈不上赚大钱。”晓雪谦虚地道。

“对了,你们京城店还缺不缺人呀?我家小六子今年十三了,在私塾读了几年书,陆先生夸过她人聪明伶俐,算学也不错,你看……”周大婶也听说邵记的待遇,管事的一年的工钱加奖金,居然比县太爷的俸禄还要高出一大截呢,真是令人眼馋呀!

“京城店里的都已经安排好了,倒是不缺什么人了,”晓雪见周大婶瞬间垮下来的表情,沉吟了下,又接着道,“不过,将来肯定还是要在别处继续开分店的,需要大量的人才,如果您女儿想加入邵记的话,明儿送到庄子上,让韩管事看看分到什么班上比较合适!”

周大婶旁边的壮实少女的表情从失望,转为激动:“小老板,我对厨艺很感兴趣,想加入厨师班……”

话没说完就被她娘一巴掌给拍回去了:“去什么厨师班,将来不过是个厨子,哪有做掌柜的好,工钱还多!”

晓雪笑了笑,道:“周大婶,你可别小瞧了邵记的厨子,手艺好的可是比掌柜的拿的工钱还多哦。就拿韩管事的女儿来说,她的厨艺现在比我差不了多少,现在是万马‘一品斋’的大掌厨,月薪五十两加提成,一年嘛,至少有千两的收入。”

晓雪见她看不起厨子这份职业,有些不高兴,想她前世也只是个小小厨子而已,看不起厨子就是看不起她。所以,在举例上,拿出最成功的韩冬的例子,满意地看着周大婶眼里闪着不同寻常的光彩。

晓雪故作深沉地摸摸自己的下巴,道:“京城的达官贵人比万马多了去了,嗯!要不要在京城也弄个‘一品斋’这样的精品饭店呢?”暗示她,京城的“一品斋”的厨子之位还空缺着呢!

周大婶看看女儿,又看看晓雪,点头道:“既然敏儿喜欢厨艺,那就按你的意思,选厨师班吧!你要好好学,多用点心,将来咱们家就靠你了!”

晓雪笑笑没再说什么,看了看天色,拱手道:“周大婶,晓雪还得赶路,就此别过,后会有期。”说着,一挥手,她们的队伍又继续向前迈进。

周大婶也顾不上打猎了,当天就带着女儿去了“聚锦农庄”,顺利通过韩管事的考核,进入了厨师班。邵记又一位厨艺新星,即将冉冉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