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一百三十七章 兄弟相认

一百三十七章 兄弟相认

谷化风嘴唇颤抖地望着少年背上赤红色的月牙状胎记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继而搂住少年崩溃大哭,口中不住地念叨:

“小雨,一定是小雨,“小雨,我的好弟弟”

“哥,哥哇,“…”少年哭得像个孩子,他紧紧地抱住谷化风,生怕失去什么似的,眼泪滂沱,打湿了谷化风青色的细棉布长袍。

兄弟俩抱头痛哭,那哭声中充满了重逢的喜悦,也满溢着近七年的灼灼之痛。晓雪听着笑着,泪水也止不住地流淌,她已经知道这少年的身份了,他就是七年前,被换上这具身体的衣物,代替小主子去送死的,风哥哥的亲弟弟谷化雨。

马车外,小世子一脸的迷惑不解,他拽了拽黎听的衣袖,问道:“刚刚这位哥哥不是被称为小王子吗?怎么又成了风哥哥的弟弟了?难道,“难道风哥哥是落难的王子不成?”

少年谷化雨的两今年轻的护卫,相互对视了一眼,彼此的眼中充满了疑问。另一护卫白发老姐,突然间发难,用别人肉眼看不清的速度,用指尖划开了两人的喉管。

两人双手摸着自己的脖子,一脸骇然地回望着老姐,喉管处发出丝丝的声音,渐渐地,渐渐地,两人的脸色发青,躺在地上抽掠不已,很快便被小鬼收走了。

刚刚便被黑衣杀手无头尸体吓去半条命的别虚淼,见状,白眼一翻,晕死过去,还好贺谨站她旁边,扶住了她后倒的身体。

黎听为此人利落的动作而咋舌,这看不出武功套路的身手,似乎并没有什么招数,却能在眨眼间致人死地,让这今年轻的武林盟主暗暗警戒着。他将吓呆了的小世子护在自己身后,一脸的戒备。

白发老姐傲慢地瞥了他一眼,音调平平地说了句:“小子,功夫不赖。不过,如果老身想对你不利的话,一炷香的功夫,你必像她们一样。”她的话虽然傲气十足,黎听却不得不信,因为,她学的是杀人的招数,或许不叫招数,她的每一举手,每一投足,都能取人性命。刚刚或许她在刻意掩饰,让人觉得她似乎只是个普通高手,此时的她却如地狱招魂使,生生能勾去人的性命。

虽然她表示对他们没有恶意,那浓浓的杀气,还是不能让黎听放松下来。

可怜的小世子,今天被吓了两次,脸色灰白地抱住黎听的胳膊,仿佛在抱一根救命稻草一样。

马车外的动静并没有影响到车内浓浓的真情。哭了半晌的谷化风,好不容易抑制住自己的情绪,声音沙哑地道:“小雨,我的好弟弟,没想到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快七年了,小雨都长大了,哥哥差点没认出你来。”

谷化雨急促地喘息了两下,用哥哥塞给他的帕子,抹干了眼泪,重重地摔了搏鼻涕,带着浓重地鼻音道:“哥哥当然认不出我了,我这脸是经过易容的。哥哥没怎么变,还是记忆里那个温柔的,疼爱我的哥哥。”

谷化风帮弟弟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自己的眼泪又止不住地流了下来:“小雨,这些年你是怎么过来的?受了不少苦吧!”

“刚刚好像她们称你为小王子来的?你不是风哥哥的弟弟吗?”也陪着哭得跟红眼兔子似的晓雪,抹了一把眼泪,冷不丁地插话道。

兄弟俩终于发现车内还有第三者,而此时的谷化雨还光着膀子呢。兄弟俩不约而司地惊呼着,谷化风手忙脚乱地帮弟弟穿上亵衣。谷化雨则的脸则变成了深紫色,他恶狠狠地盯着晓雪,仿佛要吃人般地,咬牙切齿地道:“你!!谁叫你进来的,滚出去!”

晓雪挑了挑眉毛,漫不经心地摔了揉眼睛,一昏懒散无赖地模样:“我的马牟,为什么我不能上?不要以为你是风哥哥的弟弟,就可以在我面前吆五喝六的,这个“滚,字,很妙,可惜,用不到我的身上。”

晓雪听到牙齿磨出的咯吱响,接着一股劲风袭来,伴随着谷化雨的怒吼声:“信不信我杀了你!!”

很轻松地钳住谷化雨没有使出全力的右手,晓雪依然一雷无赖滴模样:“哎呀呀,君子动口不动手,你可小心点,别弄坏了我的马车,世界上仅此一辆,很贵的哟……

“你”谷化雨眼睛睁得老大,眼里的血丝清晰可见。

“好了,好了!晓雪你少说一句!”谷化风拉过快要暴走的弟弟,为他整理好身上没穿好的衣物,白了祝雪迎一眼。

“哼哼,“风哥哥偏心,就护着自己亲弟弟。”晓雪看着风哥哥温柔地帮弟弟束上腰带,觉得是谷化雨抢走了风哥哥的宠爱,心中酸溜溜地,很孩子气地赌气了嘴巴。

谷化风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她,道:“本来就是你不对,男子衣衫不整的样子,是你能看的吗?你不是不知道,看了男子身子,是要负责的,“要不,“你也娶了小雨??“不要!”晓雪和谷化雨同时冲口而出,然后彼此对望一眼,然后又很默契地,同时将头扭向另一边。

“谁要嫁这个一点女子气概都没有的泼皮无赖!”谷化雨用很蔑视地眼光,看了一眼晓雪,嗤之以鼻。

“切你以为我想娶你呀!要脸蛋没脸蛋,要身材没身材。就你那点小肌肉,还不如小所儿六年前的厉害,你以为我爱看,我只不过是觉得你背上拿块小胎记有趣,才多看了两眼!”晓雪的话,不仅让谷化雨红了脸蛋,就连车外的黎听也闹了个大红脸。

刚刚苏醒过来的孙虚淼,连连摇头道:“有辱斯文,有辱斯文”

谷化雨涨红了脸,正准备发飙,被他哥哥拦下了。谷化风假意斥责晓雪:“晓雪!快闭嘴再说下去小雨的名节都被你败坏光了!你们俩也别再像斗鸡似的了,其实啊,在小姐出生的时候,我和小雨就被大官人定下了,说是兄弟共事一妻相互扶持,更好地照顾小姐。小雨,你又被晓雪看光了身子,不嫁也得嫁了。”

看着已经长成大人的弟弟,回忆起那些温馨的往昔岁月,谷化风又悄悄红了眼睛。谷化雨眼睛睁得老大:“什么?哥哥,你是…她她就是雪儿小姐??”

谷化风微笑着点头。小雨在这个精灵古怪的女孩子身上,努力寻找着记忆里那个刁蛮暴躁,整日欺负他的小小女孩的影子:眉毛很英挺,圆圆的眼睛完成小月牙记忆里,那眉毛总是竖着眼睛老是瞪着不太像;鼻子高高,小巧的嘴巴微微向上勾起记忆里,那鼻子总是抬得老高发出冷冷的“哼”声,嘴巴老是挖苦他是小黑炭丑八怪,也不太…如果硬说她们有什么相似的话,可能都那么令人讨厌吧!

“哼!”谷化雨的鼻子里也情不自禁地发出冷哼声“雪儿小姐又怎么样!如果不是她,我们兄弟怎么会失散七年之久;如果不是她,我们的娘亲怎么会落入山崖尸骨无存;如果不是她我们的爹爹又怎么会生死未卜杳无音信:如果不是因为她,我,我又怎么会背井离乡,成天食不知味睡不安寝……都她还有她爹”

“住口!你这是什么态度!”谷化风看着自己守护了七年的晓雪,不不仅仅是七年,从她一出生,就守护在她的身边,呵护备至,看她从一个脾气暴躁刁蛮跋扈的小小幼童,成长为一个意气风发才华横溢的少女。虽然他知道,自己的一家为了她分崩离析家破人亡,可是他一点也不恨她,这不是她的错!要恨只能恨那些买凶杀人的幕后指使,和那些为了钱财,视人命为草芥的恶毒杀手们。

此时晓雪的脸上坏坏的笑容已经收起,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庄重与伤痛。她能体会谷化雨的心情,毕竟自己温暖幸福的一家人,为了一个“外人。”就这样死的死,散的散。如果是她,她也会怨,她也会恨……

谷化风看着晓雪脸上的哀伤,心中一痛,马上用命令的口吻对弟弟说道:“小雨,赶快道歉!!晓雪有什么错,当时的她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做这个决定的是我们的娘亲,你别忘了,如果没有晓雪的娘,我们的娘亲早就没命了,哪里还有你和我,哪里还有我们的家!哪里还有什么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小雨!!你太让我失望了!!”

“风哥哥,你不要责怪他了。确实,你们家对我来说,可以说是恩重如山。没有小雨的以身相替,晓雪早就死在了“天煞阁,那帮杀手的刀下;如果没有风姨的舍命引敌,晓雪或许已被发现,尸骨无存;如果没有风哥哥的无微照顾,晓雪早已饿死病死在山林中……你们风家的大恩,晓雪铭记肺腑,无以为报,请接受我至诚的谢意,和深深的歉意对不起,还有,谢谢!!”晓雪长身跪于车厢内,不顾谷化风手忙脚乱的阻拦,对着两兄弟认认真真地拜了三下。就算是替这个被她占用的身体,做了她本该做的事。即使不为她,也为自己,若不是风家人的舍身相护,这具身体早已身首异处,哪里还有她的重生,哪里还有现在的辉惶?

谷化风也忙拉着弟弟跪坐于车,用手垫在晓雪磕头之处,晓雪拜了几下,他也跟着回拜几下,口中焦急又无奈地说道:“晓雪小姐,你这不是折煞我们了吗?快别这样,起来,起来呀!”

谷化雨动容不已,他没想到小时候蛮不讲理的小女孩,居然会因他的一席话,像他们兄弟下跪请求宽恕表达谢意。

她,懂事了呢,或许,成为她的夫侍,并不是那么的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