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一百三十六章 少年不可告人的秘密

一百三十六章 少年不可告人的秘密

几乎所有人,包括晓雪自己”都以为这下完了,又要道阎王老子那走一圈了。晓雪在那短短的一瞬,不舍地看了一眼暴走的黎昕、满脸泪水的小晨晨,和从斧跑的马车中跌下脚步跟跑的风哥哥,心中叹息着:别了爱我的和我爱的美男们,忘了我吧,去寻找你们的幸福,“

“扑”地一声,温热腥脆的鲜血,溅了晓雪一头一脸,呃,“出了什么问题?以前那次的经历,可没有这么恶心、这么血腥”难道是这世界的人血量比前世充足,血压比前世的高?

晓雪小心地将手挥向心脏处,生怕触动了伤口,造成二次伤害,她可忍受不住那雅心的疼痛。小心再小心,终于右手到达了左胸。咦?匕首嘞?晓雪的左手也接了过去,左手加上右手,接了半天,也不见凶器,她这才敢低头看看,哈!木有!!胸口上木有匕首,木有伤口,木有一丝疼痛的感觉。

“碰”晓雪的鼻子撞进了一个坚硬的怀抱,差点眼泪给撞出来。这个怀抱里充满了阳刚之气,胸脆和手臂粗壮有力,晓雪本来想推开这个胸脆的手,开始不老实,由推变为接。良好的乎感让晓雪心花怒放,红红的鼻子,加上窃窃地贼笑,让此时的晓雪显得猥亵极了。真是才离危险地,又起好色心哪。

“晓雪!!让我看看伤哪儿了??”晓雪又被抢进一个温暖安心的怀抱,晓雪正想说的话,被脖颈处流下的温热打断了。

这个怀抱颤抖着,充满了失去的恐惧,那接抱的脆膊,仿佛打算把她融入自己身体中守护一般。晓雪深切地感受到风哥哥的惊惧、害怕、无助与绝望,不禁鼻子有此酸酸的,这就是风哥哥,一切将自己放在第一位的风哥哥,如果自己真的在刚刚那一瞬间逝去的话,风哥哥一定会随她而去。晓雪心中为自己刚刚的大衣而懊悔,为自己让关心自己爱护自己的人祖心的恍瘦。

“哇,“晓雪吓死晨儿了,你不能死,你可干万不要死,以后晨儿可以不挑食,不贪嘴,不偷喝冰冰的刨冰,就是不可以失去晓雪,“呜呜呜你要是死了,我嫁谁去,我就成了寡夫了。晓雪,“呜呜呜“”小世子哭得鼻子一把泪一把,钻进晓雪的怀里,哭得直打嗝。

“谢过公子的救命大思!!”黎昕郑重地接起衣摆,就要跪下去”被那少年男子一把拉住。原来,在匕首触及晓雪左胸的一刹那,少年男子出手了,他的剑快如长虹,疾似闪电,一把削去果衣杀手攥着匕首的右手,然后闪身上前,一剑削下杀手的脑袋。晓雪脸上的血迹,就是欢下杀手的右手时,喷出的鲜血。

少年男子露出笑容,好一个阳光少年,刚刚所有的阴郁全都消散,露出万里睛空:不必多礼,姑娘不是也救了我一命吗?一命换一命,咱们扯平。”

“即便是这样,还是感谢您的救命大思。”黎昕、谷化风带着小世子给少年男子深深一鞠躬,无法表达他们对少年的无限感激,晓雪对于他们三人来说,比天还重要!

晓雪超着他们跟少年道谢的时候脱身出来,抹了一把脸上腥臭的鲜血,再看看地上三具惨不忍睹的尸体,干呕了下,又吸引住了三个男人的注意力。谷化风掏出帕子,为她撤拭脸上的血迹,祖忧地看着她茶白的脸色,连声问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是不是其他地方受伤了?让风哥哥看看,“”

“风哥哥奠非??”突然之间被热情包围,有刹那之间被冷落的少年,口中重复着谷化风的自称。他猛地睁大了双眼,死死地盯住前面那个青色的身影,寻找着儿时的熟悉感。

他双手浑身颤抖着”虎目合泪,脸上的表情似是袁伤,似是狂喜。他的反常被他身边的三位女子所查,异域面貌的女子与猥琐女子,相视一眼,充满了疑惑和好奇,却又强行咽下。

那名精神墅钱的六旬女子,暗暗瞟了她们一眼”对少年一拱手,恭敬地提醒道:“公子,找个地儿换下您这身血衣吧!”

少年强忍住心中的狂喜,深深地吸口气,状似很平静地点头“嗯”了一声。六旬女子松了口气,继续暗中监视着其余两名女子之间的眼神交流和动作。

那边晓雪手忙脚乱地应付着三个男人的关心,她一遍又一遍地解粉:“没事,一点事也没有,我只是被身上的血腥气恶心到了而已,真的没受伤。”

哦听面冷心热地埋怨道:“高手过招,一定要随时保持着高度的警觉,不可有一丝的大意。这次教元,你要牢牢地记住,不可再犯!”

“好好妈“我一定死死地记在心里,印在脑海里,成了吧。比我老爹还啰嗦。”最后一句是晓雪在嘴巴里面咕哝的”却也没有逃过黎听灵数的听力,他摇头宠溺般地叹了口气,看来自己以后得多费点心思在她身上了,晓雪的对敌应变太苍白了。

在晓雪一再地强调、解释下,三个男子终于相信她一点伤也没有。晓雪舒了口气,看向自己的救命思人,见他也对着自己一身的血迹露出嫌恶的表情,便抛出撤榄技:“嗳!帅哥,到我们马车里换件衣服吧,这荒邪野地的,确实不怎么方便,就毒屈一下吧。”人家必定是个男子,不可能叫人家在露天的地方宽衣解带,万一被谁窥去了,这名节可就毁了。人家还那么年轻,不能被声名所累呀!

晓雪想得还真周到。

“帅哥?”少年拒了挑嘴角,但笑不语。他不看晓雪,眼睛反而总是不自觉地追随着谷化风忙碌的身影。

晓雪注意到这一反常现家,腐女的yy体质被唤醒:咦,咦?这小子老盯着风哥哥做什么?看你那猫冗见到腥的眼神,一定有问题!奠非?莫非这小子是背背山来的?晓雪忍不住鸡冻了,有JQ一定有JQ。不过一想到此的对象居然是自己最最重要的风哥哥,不行!一定要阻止风哥哥的“弯”势,先把这小子捋直了再说。

“不叫你帅哥,叫你什么?难道你喜欢我叫你小子啊?”晓雪踱步过去,使劲地拍了少年的肩脆一下,拉回他过分炽热的目光。

“晓雪!”从马车里给晓雪拿衣服换的谷化风,抬眼看过来,怜巧望见晓雪“不老实”的右手,贵怪地看着她放在少年左肩的手,道,“怎么能对你的救命思人动手动脚呢?快把手放下来!”说着,还对少年抱歉地笑了笑。

“呜呜呜呜……风哥哥不喜欢我了,风哥哥变心了,居然为了那个小子骂偶……”晓雪捂脸假装痛哭的接样,逗乐了所有的人。

谷化风红着脸将衣服塞到晓雪的手上,淬了她一口道:“就爱胡说八道!去,叫小松伺候着你把脸上的血洗洗,然后到后边茶松翠拍的车里将衣服换了。这位思人公子,如果不嫌弃的话,请到我们马车里换下衣物吧。”

“哦!好!”少年呆呆地咧嘴一笑,拿出一套换洗衣物,喜滋滋地跟在谷化风身后上了马牟。

“思人公子,您出远门怎么不带个小厮仆公啊,也有个贴身伺候的。”谷化风帮他将衣物推开,用手细心地抹平皱褶。

“…你……快别叫我思人公子了,听着怪别扭的。看您比我大上这么一两岁的,干脆我称你为兄,你呼我为弟,也显得亲切些。”少年脑腆地看着谷化风,眼睛里充满了渴望与希冀。

谷化风闻言手上的活计停了一下,便温婉地笑了笑,道:“好,那我就腆着脸托大了,来,哥哥帮你宽衣吧。”

少年鼻子酸酸的,眼圈也红了,他定定地盯着三分陌生,七分熟悉的面乳,重重地点了点头,带着鼻音笑道:“好,哥哥……帮我穿衣服。”仿佛,又回到那无忧无虑的快乐时光,小小的他,被哥哥抱上床沿,命令他伸开脆膊,脱下他因调皮而弄脏的外衣,边唠叨着边帮他换上洗得干净,带着爹爹味道的衣…

“哥……哥哥”少年猛地扑进谷化风的怀抱,趴在他熟悉温暖的怀里抽泣着。

粹不及防的谷化风,被他的冲力撞在了车厢上,空心的木体发出好大的声响,跟着少年的两个护卫接样的年轻女子,闻声一惊,便要冲进马车,被一道的老年女子阻止了:“公子在换衣物,还是不要靠近的好!”

“可是”猥琐女子眼睛滴溜溜转得飞快,想着刚刚公子的异样,和此时的怪异动静,不住地往马车里张望。

“公子是老奴从小领到大的,难道我还会害他不成,你们还是老实地呆在外边,免得连累我换骂!”老妈说着,收回阻拦的手,警觉地看着俩年轻护卫。

同样听到声响的晓雪,辨识出声响中风哥哥一声压低的闷哼,来不及穿外衣,便从后边马牟蹦出来,以最快地速度,撤起牟帘,便要冲进马牟,嘴里还嚷嚷着:“怎么了,怎么了?风哥哥别怕,我来保护你”随着眼前马车内的情形,晓雪的声音戛然而止。

这是肿么一种情况?少年男子**这上身,趴在风哥哥的怀里,背还一抽一抽滴。风哥哥狼狈地靠在车厢上,还不忘温柔地拍着年轻男子的背,“…啊!莫非,莫非,风哥哥也被他带弯了,成了他的裙下……不,裤下…”,呃,袍下之臣??

谷化风见晓雪一阵风似的冲进来,然后呆呆地看着牟内,才洗然般地捞过一件外衣,正待去遮挡少年曝露在晓雪视线中,光裸的背部。突然,他的手静止了,眼睛死死地盯着少年的裸背。

晓雪不禁好奇地顺着他的视线望去,只见那男子古钥色的后背上,一个月牙般的红色胎记,那么的显眼。红色胎记欲,很少见的样子!

晓雪正待细细鉴赏一番,谷化风的拿着衣物的手颤抖如风中残烛,他眼中舍着泪花,嘴唇哆味着,脸上的表情似泣似喜,声音也不成声调:“小雨……是小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