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一百三十五章 小爷打得就是你

一百三十五章 小爷打得就是你!

少年男子用阴郁地眼光刮了说话女子一眼,成功让其闭嘴。接着又似笑非笑地看向眼前三名“天煞闷”的黑衣杀手,眼睛里是毫不拖饰地浓浓恨意,嘴里却似嬉笑怒骂般笑道:“你们以为撤出1天煞阁,的名头就可以吓退小爷?不撤出1天煞闹”小爷我顶多是管管闲事,将你们痛打一顿,消磨消磨无聊的涛途生活。既然小爷我知道你们是1天煞阁,的人,那,“你们一个都别想离开!!”

果衣杀手之一毕竟是老江湖了,他很快从少年男子的气势中平复下来,沉声道:“阁下果真要跟“天煞闹,结怨?就为了这两个素不相识的女子??”

少年男子哄笑道:“结怨?小爷我早就跟你们,天煞阁,不共戴天,何止一个“怨,字能替代的力”

“天煞闹”做的杀手生意,仇家何止千万,只不过“天煞闹”的实力和名头在那,很少有人敢拒战,极少的勇敢者也如飞蛾扑火般自取灭亡了。所以近年来“天煞闹”更加的猖狂,接的紊子,上至朝廷官员,下至平民百姓”只要有人出钱,没有她们不敢做的紊子,所以朝廷也对其十分头痛。

三位“天煞闹”的杀手一听,今日必不能善了,她们相互对视一眼,仿佛打了暗号般,三人一样的刀式,一样的步法,一样的身形,唰唰唰三刀,如三道斜平行线欢向那少年男子的胸口。

少年男子微微一笑,笑容里充满了死神之影、亡者之灵。他对跌至他身前的几位护卫冷冷地下死命令:“你们不许出手,小爷我要亲手送她们走上死亡不归路。”说着腾空跌起,使个了鹞子翻身向杀手们跌去。

到底是“天煞阁”的顶级杀手,伸手自是了得。那三人身形突变”朝着不司方向舞动钢刀,刀风劲劲,不管少年男子往哪边翻身都势必要撞到刀口上。

小世子见状,惊叫一声。晓雪紧了紧握住他的手,从容笑道:“别祖心,没事的。”小世子惊疑不定地看着晓雪没有温度的笑容,心中有此忐忑,敏感的他早已注意到,当晓雪听了“天煞阁”的名头之后”脸色变得很难看,接着他肩脆的手也猛地一紧。难道晓雪与这“天煞阁”也有什么椅隙吗?

那少年男子的目光似乎往这边轻瞟了一眼,嘴角微挑。只见他真气下沉,使个“干金坠”往下坠落,脚甫沾地”便侧身倒下,以左手为支撑,双腿连环踢出,左右横扫。

此时三位果衣杀手的武北重心全在上身,下身其弱可知,加之少年变化奇快,三人反应不及,全被他双腿扫落在地。少年男子又超他们身体倾倒无反抚之力的那一刹那,快速站起,一股真气从丹田汇聚,连踢三腿,腿腿踢在其中一杀手腹部“气海穴”。那杀手“扑”地喷出一口鲜血,摇晃两下,倒在地上。

就在这刹那间,一果衣杀手右手当胸举起,微微弹了弹中指,只听一声裂帛之声戈空而过。少年男子轻蔑地哄然一笑,心道:雕虫小计,也敢拿出献丑,举剑要搁,可是却无从下手,空中只听有声,不见有物。

少年的脸色不禁m变,正待躲闪,已是不及。就在此时,一个幽灵般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待他惊魂已定,定睛望去,露出惊讶的神情来:眼前这个挡在自己身前的身影,不是刚刚还是数十丈以外看热闹的年轻女子吗?

只见那年轻女子笑嘻嘻地转过身来,右手举在他眼前,拇指和余指间捏着根蚁子大小的小刺,不仔细看绝对看不出来。少年男子脸色一变,心脏陡然一震,那根小刺闪着蓝莹莹的碧光,显然淬有剧毒,若是被它钉上,不死也得掉上半条命。少年男子脸色发白”心有余悸。

年轻女子晓雪,将指间的小刺,婉有兴超地端详了一番,轻轻叹了口气,道:“唉!真是山中无老虎哦子称大王,这种雕虫小计,也敢拿出来献丑?还给你,接住!”说话间,右手陡然一甩,那根暗器带着尖利地破空声,直奈那名发暗器的杀手而去,速度比来时更是块上三倍不止。

那黑衣杀手见势,脸色一变,不敢硬接,仓皇向旁边跌去。即便躲得及时,也堪堪避过撤着他面颊过去的那枚小刺。

那杀手满脸惊魂未定,另一果衣杀手见今日讨不得好去,便色厉内径地喝道:难道姑娘也打算与,天煞闹,为敌??”

“天煞阁,?没听说过,很厉害吗?”晓雪掏掏耳朵,用脆膊肝子捣了捣自己身后的少年男子,一昏天真无邪地接样。她的容貌本就偏可爱无辜,再加上她很会装可爱,让少年男子心中竟产生一种怜惜之情。

在女尊杜会中,一个女子如果知道自己让人生出怜惜之情,将是多么耻辱的一件事”但是,晓雪是个异类,所以,当她瞟见少年脸上流露的表情时,浑然不觉,兀自捣了他一胳膊,嗔道:“问你呢,傻了??”

少年男子洗然若初醒,做出了一个很傻的动作搔搔后脑勺,很不好意思地道:“……哦!“天煞闹,是很厉害的杀手组织,堂口遍布会国,如果被她们盯上,便如蚀骨之蛆,避都避不开。姑哦……你还是不要插手的好!”

“真这么厉害??”晓雪歪着头,斜着凤眼看他,那接样可爱到不行。

被称作王子的少年男子,脸噌地红了,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脸红,心中产生的燥热感让他感到很陌生。他咳嗽了两声,点头答道:“确实很厉害。我是与她们有不共戴天之仇,与她们扛上自是没有话说。姑娘有家有院有夫侍,还是不要搀和的好!”少年眼角扫了一眼不远处的哦听和小世子,很域恳地劝说着。

“姑奶奶我偏不信邪,“天煞阁,有什么了不起,不过是一群杀人放火,拿钱办事,坏事干尽的一群垃圾而已!要是怕她们,这世界上公道何在,正义何在。从今天起,就要让“天煞闹,尝尝被杀、被灭、被虐的痛苦滋味,让她们好好品味品味“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深刻舍义!两个黑不溜秋的,还傻愣着做什么,来,来,姑奶奶陪你们练练!”晓雪勾着食指,好像在唤小狗一般。

发暗器的黑衣杀手哪里受到过这样的侮辱,一张脸透出骇人紫气,喉间咯的一声响,蓦地双拳一并,便向晓雪打来。晓雪却笑眯眯地回身看着少年,好似全无所觉。黎听一皱眉,倏地运气脚下,抢前一步,扣住那黑衣杀手的手腕。晓雪柳眉一挑,露出不爽之色:“冰块脸,你怎么又来抢我玩具,你烦不烦啊你!”

黎听英眉一挑,冷声道:“这种跳粱小丑,哪里需要大小姐你动手,还是由我来代劳吧,免得脏了你的手!”

那果衣杀手右腕被锁,见黎听与晓雪说话之空,以为有机可超,便使出一招“抛砖引玉、。”右拳后拖,左拳疾送。怎料拖带之间,对方不但不动,翻掌又将他左腕拿住。果衣杀手不及细思,“盘空腿”飞起。不料他才一抬脚,黎听已踏中他脚背。果衣杀手脚痛欲裂,几乎昏了过去,欲抬左脚,忽觉两道冰冷刺骨的寒流从那男子双掌透来,一时如堕冰窖,洋身僵硬再无半分气力。

另一杀手见同伴吃亏,闷声蹿上前来,双掌悄没声息,拍舟黎听后心。

这一掌既狠且快,一旁的小世子未及惊呼,却见我们的武林盟主身形一闪,刹那间竟与手中的杀手换了位置。那杀手双掌方至,见状生恐伤了自己人,掌力疾收,谁知一股寒流顺他收掌之势,由她同伴的后心汹涌而来,直透五脏。这杀手只觉一阵筋酸骨软,扑扑两声,与她同伴一起,双双扑跪在黎听的脚下。

晓雪见状,拍手大笑道:“哎呀呀,打不过就求婉,原来“天煞阁,的名气就是这样来的呀,姑奶奶我算是见识到了,果然闻名不如见面呀,失敬,失敬!”

晓雪正笑得花杖乱颤,躺在不远处的被少年打得吐血的杀手,突然之间暴起,手握一把匕首,快似闪电般,直冲晓雪而来。那两名跪地的杀手仿佛得了什么暗号似的,拼死抱住黎听的手臂,让他一时之间不能动弹。

晓雪毕竟是缺少对敌经验,一时之间竟忘记的躲避,眼睁睁地看着那匕首直冲自己心脏而来,在这危急的一刻,她居然还有闲心想道:前世我因剔骨刀捅入心脏而穿越,此时若是匕首捅入自己的心脏,自己会不会又穿回去?

黎听目眦尽裂,脖子青筋暴起,口中猛喝一声:“晓雪!!”抱住他脆膊的两个杀手,犹如被丢弃的破娃娃般,被黎听暴走的无形之气,弹射到十丈之外,口中喷洒的鲜血怜似漫天的红色雨珠,落地后变形的四脆,深陷的前胸,都表示俩人没有生还的可能了。

小世子在一旁捂着嘴巴尖叫着,眼睛里满是绝望的恐惧,惨白的脸色比他营养不良的时候更甚,他身形摇摇欲坠,双腿终于支撑不住身体的重量,软倒在……

不远处得得的马蹄声中,一个总是温柔低沉的声音,此次也变了腔调:“晓雪”马牟中挥出头来的谷化风,眼睛瞪得老大,脸上的表情充满了绝望的袁伤……

大家就这样眼睁睁,又无能为力地用惊恐地目光,看着那闪着银光的匕首,如同夺命死神的镰刀般,仿佛电影的慢镜头,一点点地接近,接近,又接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