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一百三十四章 覃闾小王子

一百三十四章 覃闾小王子

初春的巴彦克拉山隐隐透出一抹新绿,林间间或几株迎春花张开嫩黄色的花辨,露出两三根洁白的花蕊。”沙沙沙,纱沙沙“”在微风中绿条连着叶子和花儿随风摇动”好像在为这美丽的春天舞蹈。

本来七八天便可以行尽的山路,第七天的时候,皖雪她们的队伍依然在望不到头的深山中,散步般地行进着。

小世子坐厌依了马年那接小的空间,就吵闹着要骑马。腕雪是知道他的,说是骑马,不过是坐在马上,马大牵着在因子里转上一圈而已,要他袖自骑的话”肯定难免落马的惨剧发生。

若是让人牵着马让他骑的话,这深山老林的”再走上七天也出不去。

不让他骑,又不堪他可怜巴巴的,被遗弃小构般含泪的目光的茶毒。无奈之下”晚雪只好让小世子囊着屏厚的斗篷”坐在自己的身前,两人共乘一骑。

小世子马上收回他的泪眼,接上喜笑颜开的高兴接样,迅速程度可与I剧中的“变脸”相媲美。”晚雪,让马跑快点”我还从来没感受过脆马驰骋的滋味呢!冰块脸,我们赛马吧”我们的赤哦一定赢过你那果不溜软的脑马!”小世子对黎听做出桃衅的接样,却一点气势也没有,反而像撤娇的娃子一样可爱到不行。

小世子称黎听的马是肥马,原因是黎听的马跟他的体型一样,太过壮顾,架子比一般脆马要高上一个头,洋身肌肉纠洁,充满力与美的冲突。总之,马随其圭跟它主人一样是个大块头。

力听冷淡地扫了他一眼,依然保持着惯有的面无表情”他的表情只有在晓雪面前才有变化”其他时候都是冷眼相待”于是得到了小世子“冰块脸”的称号。现在的小世子已经不那么怕他了他知道慕听虽然很可怕”却不会对跟晓雪有关的人或事做出可怕的事,所以胆子越来越大,敢跟他小小地桃衅一下,危险时候往皖雪后边一钻”保证危险解除。

马背上晃荡了七天的晓雪1也想找点什么事打发无聊的旅程听了小世子的话语,便表示出自己的兴起来:“小晨晨这个提议不错”听儿,咱们赛马吧。我的赤哦这几天毫无用武之地,脾气都变暴躁起来。我们两个人战你一个为了公平起见,我们先跑”数到十以后,你再出发。就这么说定了哦,驾!”

晚雪也不管黎听同不习意,一夹马腹便冲了出去口小世子在皖雪的提醒下,伙低身子囊紧斗莲,一脸兴面地呵呵直笑。皖雪的赤哦不愧是万里挑一的宝马虽然承受着两人的重量,跑起来依然轻松,仿佛没有负重般。道路两边的山林不住地向后倒退,有些微寒的风吹在脸上晓雪的心在纵情地斧驰中飞扬飞扬“

黎听本来不想跟她们做这种幼菲之争的”可是看到婉雪她们冲了出去又不太放心。虽然他也知道晓雪的功力来说”对付一般的毛贼山匪绝对没有问题,可是心里还是不放心她独自行走山林,何况再加上个只会拖后腿的小世子?因此,当晓雪和小世子的背影只剩下一个小小的果点的时候,黎听无奈地一震疆绝,追了出去。

谷化风从马车中挥出头来,无奈地摇头叹息。贺谨刘苏身为小世子的贴身护卫,却没有追出去”因为她们知道有婉雪小姐和盟主在,小世子绝对安全。于是,她们依然尽职地护卫在世子马年的周围,保证风少爷的安全。

晓雪一手护着小晨晨,一手握着疆绝”口中不住地喝道:“驾驾!赤哦快点跑,跑赢小听儿,赏你麦芽糖吃。”赤哦是一匹嗜甜的马,最爱香香甜甜的麦芽糖。它仿佛听懂了圭人的话般”撤开四蹄,在峙岖的山路上如雇平地般,跑得那个飞快!

晚雪感到无比的畅快,嘴里发出“哟吼”的叫喊”宁寂的山林里隐隐传来回声阵阵。小世子略略笑道:“好好玩,我也来试试,啃吼”然后屏气倾听山中的啃吼、啃吼几几声。

腕雪刻嘴一笑”听见回声的习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也随之传来,晓雪扭头一看,正是黎听在越行越近。皖雪赶忙收起玩要的心情,个嘱一声:“晨晨”坐脆了,我要加速了哦!赤哦,加油!驾!!”为了麦芽糖的赤哦,使出洋身解数,展现其如风般的速度。

晓雪见赤哦跟小所儿的距离又拉开了,便扭头冲后面做个鬼脸,戏径道:“追不到”追不到,哈哈,“…”

小世子也伸着头往后冲着黎听吐舌头,突然”回过头来的他,尖叫一声:“皖雪,看前面”紧张的叫声,拉回了扭头不断挑衅的晓雪的注意力,她回过头一看“嘿!又有人送上门来帮她打发无聊的时光了。

就在她们前面的不远处”地上躺着一个口吐鲜血的四句女子,旁边跑着胳膊上被鲜血浸湿的年轻女子,她正努力抬起吐血女子的上身,使之靠在自己的腿上,边给她擦嘴边的鲜血,边连声问道:“娘,娘,你怎么样?娘,你不能有事啊,娘!”

她们身前,此时除了三个向她们下手的黑衣人外”立着一今年轻男子,肤色居然是健康的古铜色,五官轮廓分明而深莲,浓密的眉毛版逆地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不嚣的果瞳里闪着危险的光芒。

好一个青春洋隘的少年,他的飞扬跌店中,又流露出阳光少年的目空一切。

他和黎听一样,都似乎不属于这个女尊时代的狂捐男子。他又和力昕不同,黎听身上背负着世俗眼光下的沉重与悲袁,习惯了用冰冷漠然武装自己,习惯了隐藏自己的喜怒衷乐。他的恣意旷野中,接杂着令人心痛的自我否定,是一种负面的不嚣不屑。

而这少年则是明朗的,仿佛天下男子就该是他这样,自信自强无所畏惧。他给人的狂野不朐感觉,是外放的无拘无束的,仿佛在他的成长世界里,无所谓的女尊男卑,他的版逆狂放是自然的,放松的,无朐无束的……让晓雪很是好奇,到底什么样的家庭,会养出这样一个飞扬青春的阳光少年呢?

那少年男子的身后立着三位随从模样的女子,一个鹤发童颜,精神嬃捋,目中流露的精光出卖了她高手的身份;一个鼻挺嘴阅,眼睛内陷,看上去有些异域之风;另一个,年龄跟少年差不多,老鼠眼鹰钩鼻,眼中不时流露出一丝邪气,看着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这四人立在两名受伤女子身前,一哥打抱不平的模样。

和他们对峙的果衣人沉不住气了:“朋发,奉劝你不要多管闲事”小心力祸上身!”

少年男子狂做地用下巴对着她,一哥不屑的表情:“这闲事,我要是非管不可呢?”

黑衣人桀桀怪笑道:“我们“天煞闹,的买卖,小子,你觉得你管的起吗?奶奶给你两个透择:一,立马让开,我们可以既往不咎;二,跟她们一起死!!”

少年男子在听到“天煞闹”后,脸色立刻变得很难看,缓缓从口中挤出几个字:“天煞闹,?!!”

“不错!”果衣人以为他怕了,便哈哈笑道,“怎么样?怕了吧!赶快让开,绕你们不“”,果衣人话没说完,被一种冰冷的窒息感,将话堵在口中,忘记往下要说什么。

少年男子笑了,笑容灿烂到让人的心情跟着莫名其妙的的好了起来,但仅仅是一瞬间,周围但凡看到这灿烂笑容的人都觉得心脏似乎有种针镶的刺痛感,紧接着一股彻骨的寒意从脚底掌猛的窜向头顶,连着汗毛乳都使劲的收缩起来。那灿烂的笑容上挂着的一双眼睛充满了会人窒息的杀意,更为可怕的是杀气犹如实质般的喷涌而出,缓缓的扫过对面的两位黑衣人。久经纱场的果衣人心里升出几欲先逃的念头”可他们感觉自己早已被那股冷刻的杀气牢牢锁死,脚步想迈却怎么也迈不出去。一时间,每一个人都被窒息的感觉困犹,想要大口吸气却又怕惊到那少年。尤其靠近与少年正面交锋的三个黑衣杀手,居然被少年散发出来的气息震慑到两腿发软,洋身不停的颤抖着。这是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这股气息分明就是死神才能够具备的……

晓雪此时已拥着薛晨下了马,她用脆膊射子拐了下追上来在她身边站定的黎听,一点也不为这恐怖气氛所震慑,还嬉笑着:“哎!冰块小听,跟你有得一拼哦,瞧瞧这杂势,有没有惺惺相惜之感?”

黎听冷哼了一声,向前站了一步,以一种保护者的婆态,给人以安会感。被囊在斗莲里的薛晨,伸出脑袋,好奇地向那边张望着,他已经被黎听三不五时散发的冷气锻炼得免瘦了,所以此时一点也不害怕。

仿佛过了一个世犯”那少年冷笑一声,终于开口了:“天煞阁,??哈哈!踏破铁鞋无觅处,居然让我撞上了,今天,你们一个也别想走!!”

“王子殿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天煞阁,杀手众多,还是少惹为妙。”说话的是那个异国面貌的女子,虽然声音很低”在晓雪和黎听听来却清晰无比。

王子殿下?莫非这四人不是华炭人?华炭皇室男性子孙要么称皇子,要么称世子,这王子的称呼貌似只有西北的草闾才有,难道这少年是草间的王室成员?若真是草闻小王子,他带着区区几人,在两国关系紧张的时候深入华炭,有什么目的?

晓雪的眼睛变得深邃起来,望向少年的目光中,充满了探究……